第一百六十四章 猜不透的狮子心

作者:弗洛伯伯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雪鹰领主大主宰修仙狂少不朽凡人元尊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最新章节!

    关于火焰杯的那场意外,大部分学生都显得有些愤愤不平,但这并不包括格兰芬多学院的那群小狮子们。

    当哈利和赫敏一路走到公共休息室前,肖像画打开时,突然灌进耳朵的喧哗声震得他们差点儿仰面摔倒。

    接着,他只知道自己被大约十几双手拽进了公共休息室,面对着格兰芬多学院的全体同学。他们全都在尖叫、欢呼、吹口哨。

    很显然,对于自己学院里出了两位勇士这件事,向来团结的小狮子们总是兴奋多过于不甘的。

    “你们应该告诉我们你报了名!”弗雷德·韦斯莱大声吼道。他看上去半是恼怒、半是激动。

    “你们怎么能不长胡子就顺利过关了?”乔治·韦斯莱也同样嚷嚷道。

    “我没有,”哈利说,“我不知道怎么——”

    哈利觉得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他自己也正迷糊着呢!而赫敏更是垂着脑袋,任由她那头乱蓬蓬的头发遮住了自己的脸。

    这时安吉利娜旋风般地冲到他们面前,维护道:“哦,即使不可能是我,至少也是格兰芬多的一员啊——”

    “是啊!总比让赫奇帕奇的迪戈里来当勇士强,哈利!”凯蒂·贝尔尖叫道,她也是格兰芬多球队的一名追球手。

    “我们准备了吃的东西,哈利、赫敏,快过来吃点儿——”

    “我不饿,我在宴会上吃得够多了——”

    赫敏则一言不发地就穿过人群,撇下众人往女生寝室去了。

    然而,闹得最欢的都是男生,尤其是韦斯莱双胞胎兄弟。他们似乎觉得不太适合去强行阻拦赫敏,所以就全把目标放在了哈利身上。

    没有人愿意听他说他不饿,没有人愿意听他说他没有把名字投进高脚杯,似乎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也没有情绪庆祝这件事。

    每个人都想知道他是怎么办成的,他是怎么骗过邓布利多的年龄线,把他的名字投进高脚杯的……

    “我不知道,”他一遍又一遍地说着,“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大家根本不理会,就好像他什么也没说。

    “我累了!”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他终于忍无可忍,大声吼道,“不,说真的,乔治——我想上床睡觉了——”

    哈利特别希望看到罗恩,他的这个好朋友总会理解他的,可是他似乎都不在公共休息室里。

    哈利一再坚持自己需要睡觉了,差点儿把试图在楼梯口拦截他的克里维小兄弟俩撞倒在地。最后他总算摆脱了众人,匆匆上楼来到宿舍。

    令他大为宽慰的是,他发现罗恩和衣躺在床上,宿舍里只有他一个人。哈利把门重重关上时,罗恩抬起头来。

    “你上哪儿去了?”哈利说。

    “噢,你好。”罗恩说。

    罗恩脸上笑着,但那是一种非常别扭、勉强的笑容。

    哈利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披着李·乔丹刚才系在他身上的鲜红色的格兰芬多旗子。他想赶紧把它脱掉,可是那个结系得很紧。

    罗恩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看着哈利费力地解开旗子。

    “那么,”当哈利终于把旗子脱掉,扔到墙角后,罗恩说道,“祝贺你……我是说,祝贺你们。”

    “你这是什么意思,祝贺?”哈利望着罗恩说。

    这会儿,罗恩的笑容显然有点不大对劲,他就像是在看着什么不相干的东西一样望着哈利。

    “没什么……别人都没有跨过年龄线,”罗恩说,“就连弗雷德和乔治也没有。你和赫敏用了什么——隐形衣?”

    “隐形衣不可能让我们越过那道线。”哈利看着罗恩的表情,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油然而生。

    “哦,抱歉,”罗恩说,“我还以为,你们一块儿用了隐形衣……因为隐形衣可以同时罩住两个人,是不是?这么说,你们是找到了别的什么办法,对吗?”

    “听着,”哈利说,“我没有把我的名字投进那只高脚杯,我想赫敏也没有——她今天很沮丧,一直都不肯跟人说话。”

    罗恩扬起眉毛。

    “是啊,你们都没有……那会是谁呢?”罗恩挤出了一个笑脸,干巴巴地道,“谁会无缘无故帮助别人成为勇士呢?”

    罗恩的语气很奇怪,既像是在为哈利考虑问题,又带着一丝莫名的不自在。

    “他们为什么要那样做?”

    “我不知道,”哈利说,他觉得下面的话听起来耸人听闻,像演戏一样,“为了害死我吧。”

    罗恩的眉毛扬得那么高,似乎要消失在他的头发里了。

    “没关系,你知道,你可以把实话告诉我的。”他说,“如果你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很好,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撒谎呢,你并没有因此而惹来麻烦啊,是不是?”

    “胖夫人的那个朋友,那个维奥莱特,她已经告诉我们大家,邓布利多让你们入选了。是的没错,你、还有赫敏,一千加隆的奖金,是吗?而且还不用参加年终考试了……”

    “我没有把我的名字放进那只高脚杯!”哈利说,他开始感到恼火了。

    “是吗,好吧,”罗恩抿了抿嘴,“不过你今天早晨还提到过,你说可以在昨天夜里下手,没有人会看见你……你知道,我并不是傻瓜。”

    “你现在确实给我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哈利没好气地说。

    “是吗?”不管是勉强的还是真心的,罗恩脸上的笑容现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说真的,我对自己过去曾经误会过玛卡这件事感到很抱歉——非常抱歉。虽然他做事总是神神秘秘的,可他在应该光明正大的时候从不会和别人玩虚的!”

    说罢,他猛地把帷帐拉过来遮住他的四柱床,撇下哈利一个人站在门边,望着深红色的帷帐发呆。

    他原以为有几个人肯定会相信自己的,而其中一个就在那帷帐后面。

    在床上翻来覆去过了很久,哈利才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然而,对面的罗恩却一直瞪着眼睛望着帷帐,在他心里,是消之不尽的烦闷。

    “哈利和赫敏……哈利和赫敏……为什么会这样?他们抛下了我,一块儿成为了勇士……为什么会这样?”

    这种感觉就好像有无数只虫子在他的心里乱爬,他想要挠一挠,但却根本挠不着。这种烦乱的心绪简直逼得他要发疯了。

    整整一晚,罗恩瞪着充满血丝的双眼,一点儿都没睡着。

    ……

    另一边,赫敏自从回到寝室后,就一直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一动不动。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想些什么,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

    被人冤枉的感觉太难受了,而且还正中了她最坚持的原则,毫无来由、没有一点儿预兆。她就像是被一颗炸弹砸了个正着,措手不及间,什么都来不及去思考了。

    事实证明,哪怕她再怎么聪明,她也只是一个极度要强的女孩子而已。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委屈,她甚至都忘记了怎么应对。

    一直到了深夜,她的室友见劝不了她,已经回床上睡觉了,突然一个轻微的响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

    赫敏没有动弹,因为她一直都沉浸在空白的内心世界之中,这会儿根本没听见。

    然而,那响动一直持续着,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敲击着窗户。它一直在响,就好像没人搭理就誓不罢休一般。

    被子里的赫敏终于注意到了这个动静,她微微动了动,掀开被子茫然地朝寝室的窗户那边望去。

    过了许久,她才辨认出来,那是一只她没见过猫头鹰,它的爪子下面似乎还抓着什么包裹。

    赫敏将被子推到一边,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换衣服就钻进了被窝。

    她抿了抿嘴,将身上已经变得皱巴巴的校袍随意抚了抚,便走到窗边将那只猫头鹰放了进来。

    猫头鹰“咕咕”叫了一声,便放下包裹转身飞走了。

    赫敏朝窗外看了看,晚上的霍格沃兹和往常一样一片漆黑,半空中,一轮月牙正静静地悬在云层中朦胧不清。

    她借着微弱的月光举起包裹左右看了看,却发现并没有署明寄件人,只有一个孤零零的“给赫敏·格兰杰小姐”字样潦草地写在了包裹的最底部。

    “是谁送来的包裹?”

    赫敏带着些许疑惑,打开了包裹。

    那是三瓶泛着幽光的黑**药,它们被捆在了一块儿,用一个填满了棉花的大盒子非常小心地装着。在盒子的最上面,还放着一张小小的卡片。

    在卡片背面,详细地描述了这三瓶魔药的用法,并一再注明了“只为防身,不要轻易使用”。

    而在卡片的正面,就写了两句话:

    “远离争斗,保全自身。”

    “虽然有些迟了,祝生日快乐。”

    赫敏咬了咬下嘴唇,眼眶中的泪水不自觉地就溢了出来。

    “哪里是‘有些迟’,分明就迟了一个多月了!”她擦了擦止不住的眼泪,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久违的笑容。

    是的,虽然她的生日总会有人遗忘,而她也一直都表现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但是却有一个人一次都没有遗漏过,那就是玛卡。

    可赫敏又哪里知道,向来就注重维护朋友关系的玛卡,很少会漏掉别人的生日。哪怕是邓布利多,他都费了些心思打听到了生日时间呢!

    至今为止,邓布利多已经连续四年收到不同款式的羊毛短袜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