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功不抵过

作者:蓝盔十九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雪鹰领主大主宰修仙狂少不朽凡人权力巅峰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自成想了想,道:“刘东主,如果不是发生纸币的事,你打算永远受他们的要挟?”

    “三年,”刘兴道:“他们告诉草民,他们只会在兰州待三年,只要刘府不告发,三年期满,他们就会归还孙儿,然后孙不知鬼不觉离开,刘府亦无多大损失,平日只不过供应他们一些茶饭……”

    “刘东主这就糊涂了,”李自成正色道:“此等之人,岂会言而有信?其实,三年期满,他们已经不用拿你的孙儿要挟,只一个通敌之罪,刘东主可吃罪得起?以后还是要受他们要挟,长期下去,岂能不对天命军犯罪?”

    “草民实在是糊涂……求大都督责罚……”

    李自成笑道:“刘东主为了孙儿,一时糊涂,也是情有可原,如今还能将功折过……”

    对于百姓,李自成一向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说到底,也不能完全怪他们,“家天下”的大环境下,有几个家族能挺过乱世?

    百姓的心中,没有国家、民族,只有自己的小家庭,能想到家族就很不错了,实际上他们也很可怜,被敌方的探子盯上,谁敢站出来揭发?搞不好自家就是罪人……

    “大都督……”刘兴抬起有些失神的双目,眼中的泪迹尚未干透,“大都督能原谅草民吗?”

    李自成反问道:“你说呢?”

    “草民一切都听大都督的,草民有罪,愿意一力承当,只求大都督绕过草民的儿孙……”

    “无论如何,你的孙儿是无罪的,本都督不会为难一个孩童,本都督会竭力救回你的孙儿,”李自成点点头,“至于刘东主,所有事情弄清楚之前,还请在天命都督府做客。”

    刘兴自然知道“做客”二字的含义,他私通朝廷的探子,无论是什么原因,罪名是免不了的,李自成暂时没有为难他,也答应放过他的孙儿,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至于他的儿子……他已经顾不得了,在天命都督府,他没有选择的余地,刘兴忙曲起双膝,叩拜在地,“草民听从大都督发落!”

    李自成让亲兵将刘兴押下去,郭世俊忙道:“大都督,要不要审审那几名探子?趁着他们刚刚被捕,心里出现波动……”

    “自然要审,”李自成道:“小米,着人将那三名探子押过来,三人分开押送,分开关押,从现在开始,不要让他们再有任何形式的接触!”

    “是,大都督!”

    何小米小跑着出去了,李自成将审问的事,全权交给郭世俊,自己便回家吃饭去了,郭世俊虽然看着年轻,但心里年龄却是不小,对付几个落网的探子,应该比他更有经验。

    李自成一夜好睡,隔日起床后,先是去操训场跑了属圈,待身子微微发汗,便回家洗漱,尚不及早饭,何小米来报:“大都督,郭大人求见!”

    “奥?来得这么早,看来昨夜收获一定不小,”李自成放下茶水杯,道:“先带世俊去书房喝茶,我随后就到!”

    何小米走后,李自成匆匆吃过早饭,便轻手轻脚入了书房,见郭世俊正在品茶,笑道:“世俊来得这么早,昨晚收获不小吧?怎么样,他们招了吗?”

    “大都督!”郭世俊连忙起身,硬是行了大礼,方才回到座椅,“他们已经招了,都是洪承畴的人!”

    “奥?”李自成心中大喜,不是朝廷的人就好,洪承畴已经见识过天命军,而且因为在固关大败,双方还曾达成口头协议,他着人来兰州刺探讯息,倒是意料之中的事。

    洪承畴与天命军有过协议,虽然没有文书,但事实就是事实,只要王安平在那边放出讯息,他将吃不了兜着走,而且,他与天命军维持互不进攻的时间越长,将来就越说不清,可以说,自从有了那份协议,洪承畴就落下了把柄!

    只要不是朝廷的人,李自成就不用担心了。

    郭世俊道:“大都督,这几人如何处置?”

    “刘兴的孙儿呢?救出来了吗?”

    “救出来了,”郭世俊道:“探子将刘兴的孙儿锁在城外的一所破屋内,每日按时送去一些清水、馒头……”

    李自成点点头,道:“我倒是有些奇怪,他们既是洪承畴派出的暗探,为何不隐瞒自家的身份,却是与刘府过不去?这样不是容易暴露吗?”

    “属下也问过这些问题,”郭世俊的双目熠熠生辉,“说起来大都督可能不太相信,这三人知道固关的战事,所以他们对打探讯息一事,并不上心,只想在刘府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

    “消极怠工?”李自成奇了,“他们既然是洪承畴派出来的暗探,自然受过一定的操训,如果不能给洪承畴送去讯息,难道洪承畴不会起疑?”

    “所以他们也会送去一些讯息,都是天命军的日常情形,属下听了,觉得没有多少实际的价值,”郭世俊道:“这次天命都督府大张旗鼓要发行纸币,洪承畴给他们传命,无论如何,都要破坏纸币的发行。”

    李自成不知觉摸之后下巴,连洪承畴的亲信都对朝廷失去了信心,那洪承畴,乃至朝廷的失败,也就不远了,自己还需要韬光养晦吗?

    再要伪装下去,整个大明,都被盗贼闹得乌烟瘴气了,将来如何收拾残局?

    看来,躲在朝廷羽翼下的战略,是要改一改了!

    “他们是否还有同伙?他们的话可信吗?”

    “属下将三人单独关押,单独审讯,口供基本差不多,即便以死相威胁,也没有多少讯息可挖,”郭世俊道:“他们直属于固原,平日都是单线联系,像他们这样的小分队,也许还有,但与他们没有联系。”

    洪承畴向兰州、西宁派出暗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天命军的属地上,安置了大量的流民,想要混在其中,实在太容易了。

    天命军有一个打探敌情的汉清局,却没有自己的反谍报机构,看来,这方面的工作要加强。

    李自成开始怀念起吴二毛,可惜,他现在远在四川……

    “大都督,怎么办,要杀了他们吗?”郭世俊眉头一皱,却是想出一条计策,“大都督,如果当众公布他们的身份,在市集口杀了,杀一儆百,再用雷霆手段打压物价,保障纸币的价值,倒是一个机会……”

    李自成思索片刻,道:“这个就交给世俊了,杀了之后,将人头做为礼物送给洪承畴,再附上一封信,如果他再生出异心,天命军不但东出陇山,还会将双方的协议送给兵部尚书张凤翼,让他去向朝廷解释。”

    也许洪承畴还有什么政治上的敌人,但李自成不知道,只能拿朝廷来吓唬他了,崇祯多疑的性子,对于在外将兵的武将,既充满期待,又十分疑虑,一旦被他盯上,你就等着被砍头吧,再大的军功,也敌不住天子之怒。

    这三名暗探,现在已经没有利用的价值了,正好为纸币的发行祭旗。

    郭世俊没有耽搁,立即将原先在大街上宣传纸币的人手发动起来,进行新一轮宣传:

    朝廷派出探子,在兰州进行破坏,阻碍纸币的发行,哄抬城内物价,让百姓充满担忧,为保障纸币的正常发行,保护城内的生活秩序,两日之后,将在东门大街市集口将探子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刘兴还是关押在都督府,但李自成允许他的家人前去探望,儿子免责,孙子也找回来了。

    刘记粮店的粮价,回落到纸币发行之前的水平,各种货物的价格,也是也随着粮价一同回落。

    两日后,三名被捕的探子,在成千上万百姓的亲眼注视下,被砍了脑袋。

    百姓拍手称快,兰州城内的各种商行,物价也是应声而落,都恢复到纸币发行的稳定状况,李自成着人重点查探了城内的粮食、食盐、肉类的价格,都是恢复到原先的水平,部分货物还有小幅的下跌。

    兰州城内,百姓逐渐安下心来,刚刚出现的浮躁势头,被探子殷红的鲜血浇灭了。

    李自成将刘兴释放出来,他受到暗探的要挟,做出对天命军不利的事情,情有可原,又通过暗示的方式,及时向华夏银行示警,算是立了功,但功不能低过,被罚了三千两银子,算是买个教训。

    为免兰州的商户歧视刘氏,中间的曲折,天命都督府并没有公布详情,只说当日出兵围剿刘府,完全出于误会。

    不过,发生了这样的事,李自成相当恼火,外松内紧,一面保持市坊的稳定,一面暗中着人调查,专门打击隐藏的探子。

    随着天命军的实力越来越大,打探天命军讯息的人,也会越来越多,李自成干脆成立了汉阳局,由亲兵总旗官任二喜任局长,领百户衔。

    新组建的汉阳局,将招收一个总旗的人手,现阶段专门调查朝廷的暗探。

    李自成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对各地官员的监督,在天命军的属地上,原先朝廷的命官留下了不少,如果不能及时整肃,难免会留下原先的恶习。

    不过,汉阳局与大明的锦衣卫不同,他们只有调查权,没有处置权,更不能随意诬陷官员,一切以“事实为依据、律法为准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