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章 暴走的水清

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一号红人法医狂妃陆少的暖婚新妻惹火999次:乔爷,坏!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承勤听到紫珏的大叫,真想过去堵住紫珏的嘴巴;先不说他的名声如何,紫珏做为一个姑娘家,被人听到这些话而生出误会来,那岂不是他的罪过?

    他脸也红了、脖子也粗了:“紫珏,你又没有吃酒,不过几杯茶而已也能醉了?不要胡说八道的让人误会。”

    他是好心,完全只是不想让人误会了;要知道他和紫珏只是跌倒在榻上,真得真得什么也没有做过啊,怎么可能有孩子!

    兰儿却仿佛没有听到夏承勤的话大哭起来:“大姑娘,你如此做让我们公子怎么向水公子交待?你这样做,又让我们公子怎么在人前做人?”

    “你怎么可以行苟且之事,就算两家长辈都有意让你和我们公子成亲,但是一天未成亲你们一天不是夫妻,如今做出这样的……”

    夏承勤第一次怒了:“兰儿,闭嘴!”他真得很生气,兰儿就算是急怒攻心也罢,还是太过伤心也好,都不应该在此时添乱的。

    水清站稳了回头看看夏承勤,他的目光很幽怨,弄得夏承勤更为尴尬,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

    紫珏瞪起眼睛看夏承勤:“你叫什么叫,我会不知道这不是好事儿?”她哭丧着脸看看水清,又看看自己的肚子:“死了,我要死了!”

    水清过去挽起她的手来:“不要乱说,好端端的说什么死不死的;你不会有娃娃的。”他说得斩钉截铁。

    兰儿又哭出声来:“水公子,你怎么还不明白呢,大姑娘她自己都承认她和我们公子……”

    水清猛得声音提高:“承认什么了?!我倒要问你一句,倒底想要做什么——你不是一直想说话嘛,好,今天晚上我就听你说个清楚明白。”

    “说不明白,说不清楚,看哪一个敢离开试试;”他说着话声音又放缓了,可是话里却带着森森的杀气:“这里是将军府,旁的没有要人性命的家伙那可是一件都不少。”

    兰儿的脸色一白,不敢再看水清的眼睛情不自禁的靠向夏承勤:“婢子哪里有什么意思,是大姑娘自己说的,水公子你怎么不怪大姑娘反而要怪婢子?”

    水清的眼睛眯起来:“你非要我把话说清楚是不是?原本我看在夏兄的份儿上,想让你好好想个清楚明白,咱们明天把事情摊开来说,我想你可能会有什么苦衷。”

    “现在来看,绝对不是了。”他拉一把紫珏,让她坐到自己身边:“坐好,紫珏。”

    让紫珏做好,给紫珏弄了一杯凉茶后,他才看向兰儿:“紫珏是个童真未泯之人,对于男女之事根本就不懂,夏兄你听得出来吧?我也听得出来,只是不知道你兰儿为什么听不出来。”

    夏承勤扶好兰儿对水清赔礼:“兰儿她必不是有心的,女人家经不起事,水兄你不要误会了兰儿。”

    兰儿连连点头:“就是,就是,水公子你不要误会了兰儿。”

    水清看一眼夏承勤,叹口气道:“我便知道如你这般,如今是没有是非分辩的能力,什么都会是好的,所以才想明天再说的。”

    “至于是不是误会——”他看一眼地上的碎片:“虽然说这些碎片不是一件东西的,但是只要交给大夫的话,肯定能找到一些东西,而那些东西都在一件东西上。”

    “兰儿,你说要不要我现在就找大夫来验验!”他猛得一拍桌子喝道:“在我府中害紫珏,你是把我水清当成了傻子,还是没有把我大将军府放到眼中?”

    兰儿惊惧的躲到了夏承勤的身后,没有再回一句话只是拉着夏承勤的衣袖低低的哭泣,仿佛是被吓坏了。

    夏承勤看看地上的碎片:“水兄,你想得有点太多了,兰儿她……”

    “夏兄,你也是聪明人为什么就不能用脑子想一想呢?”水清叹口气:“你知道我为何去取酒而没有返回来吗,是因为你的兰儿来说你有些乏了,想早点歇着。”

    “她还有点含羞带怯,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也能让我想到其它的方面去——你要和她在一起好好的说话,我怎么好再去打扰?”

    夏承勤回头看一眼兰儿:“你真得去做了?”

    兰儿低头头揉着衣角,过了一会儿轻轻的道:“兰儿看公子心情不错,所以想陪陪公子,才会去拜托水公子。”

    她倒是承认,很痛快的承认。

    水清看看她微微的眯起眼睛来,转开头就好像怕兰儿能弄脏他的眼睛一样,再也不想看兰儿一眼:“那个壶怕是有些问题。”

    兰儿连忙一扯夏承勤的衣袖:“公子——”她虽然没有辩解,可是那个委屈的样子比说什么都要强。

    夏承勤看着水清认真的道:“水兄,我知道你对今天晚上的事情生气,但是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不要迁怒于兰儿。”

    水清叹气再叹气,连叹三口气才看夏承勤,看完后又叹一口气:“你、你……”

    “水兄,你不要认为是因兰儿和我的关系,我就绝不会怀疑她做坏事——我这样说当然是有根有据的;就算你不来亭中是兰儿有意为之,可是紫珏过来却是意料之外。”

    夏承勤看着水清极为诚恳:“水兄你认为兰儿害紫珏,她怎么可能未卜先知?我是对不住水兄,但绝非有心只是不小心而已,你想如何责罚我都没有半句怨言。”

    水清又气又恼连瞪夏承勤几眼:“她当然不是想害紫珏,只是想和你成其好事!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可能是太过担心还是有其它的原因?”

    “可是没有想到紫珏来了坏掉她的好事,也不知道她如何想得,居然用那壶给你和她备下的茶水害紫珏!”

    “紫珏哪里是病倒了,分明就是吃了一些不应该吃的药;只是紫珏天真烂漫混不懂男女之事,所以才没有铸成大错。”

    “还有,你也阴差阳错的没有吃那个茶,否则你可以想一想,我推门进来会是什么样子?!”

    水清磨了磨牙:“当然不会出什么大事,因为兰儿再去找我的时候,只说大姑娘来了请我过来,催得还挺急——她也不想你和紫珏真得有什么事。”

    说到这时他看向兰儿:“是不是这个样子的?你承认与不承认都无妨,我可以马上就请大夫来,相信他们可以验明那壶里下了什么药。”

    夏承勤半信半疑的看向兰儿,心里还是抱着很大的信心,或者说是希望:他相信兰儿,他的兰儿是个善良的人,怎么可能会去害紫珏呢?

    兰儿也没有理由去害紫珏啊——他想来想去还是相信兰儿的多,认为是水清想得多了;如果紫珏是真得被人下了药,那药也和他的兰儿无关才对。

    “你告诉水公子,此事是不是和你有关?”他轻轻的一握兰儿的手,给她力量让她不要害怕;不管如何,都有他会身边。

    兰儿却低着头没有抬起来,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紫珏听得有点糊涂:“下药?水清你糊涂了,她为什么要下药害她自己,不可能的。”她扯了扯衣服:“好热,先脱下这件衣服来好不好?”

    水清看看紫珏轻轻一叹:“兰儿,我本来想带紫珏回房后,再请夏兄问你一句话的;不过现在我倒是可以问出来了——可有解药?”

    兰儿看着自己的脚尖依然没有说话,缩在夏承勤的身后就好像是个受气的小丫头。

    水清忽然间身影一晃,紫珏身边就没有了他的身影,也就是眨了一下眼睛,再看的时候水清又坐回到紫珏的身边。

    就好像刚刚看到他不在只是自己的眼睛花了:但是,他手里掐着兰儿的脖子,压得兰儿跪倒在地上,身子向后微仰。

    夏承勤被吓了一跳,刚要过去想救下兰儿的时候,就看到水清的嘴唇动了:“兰儿,不要以为我不会杀人。”

    “我的耐性是不错,但在今天晚上却很差。”水清的眼睛看着兰儿:“夏承勤的确是我的朋友,但是在我这里却没有朋友如手足、妻子如衣物的说法!”

    “为了紫珏,不要说是你就是什么千金大小姐,我杀了也是杀了。夏兄,你最好不要动,否则小弟心中一慌手劲大点,怕是你和兰儿都要后悔的。”

    水清的脸上没有了笑意,一双眼睛冰冷的盯着兰儿的眼睛:“我再问你一遍,也是最后的一遍,你想说便说不想说也随你。”

    “有没有解药?”他是一字一字的吐出来,温热的气息喷到兰儿的脸上,却让她感到了刺骨的冰。

    无人见过水清这个样子,就如无人知道水清身怀武功一样;夏承勤知道水清是真得怒了,知道水清现在所说的话绝对不是玩笑,他说要杀人十有**真得会杀人。

    因为平常的水清没有怒过,因为平常的水清都是温和的:越是这样的人如果生气了,那才真得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夏承勤连忙对兰儿喝道:“兰儿,你还不快向水兄说,那药倒底和你有没有关系?”他还是不相信兰儿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就如同水清不相信紫珏和他有什么事情一样。(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