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章 一语中的

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一号红人法医狂妃陆少的暖婚新妻惹火999次:乔爷,坏!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门中飞出来的东西是鸡毛掸子,声势不小,带起来的风声紫珏听得清清楚楚;可惜的是,准头差点,没有打中紫珏也没有打中马儿,倒是差一点点打中了门房,把他吓得大叫一声。

    马儿也被吓了一跳,好在是匹老马四只蹄子不安的动了动、长嘶一声后就安静了下来。

    准确点说,紫珏是被马儿吓到了,那个鸡毛掸子还真没有让她受多大的惊吓:距她太远了点儿。

    第一次骑马的紫珏正中的惊魂未定之中,马儿不经她的使唤就动了动,虽然马儿很体谅她没有跑也没有跳,动作很小,但是依然让紫珏差点尖叫出声。

    鸡毛掸子落地后,门里的人也气呼呼的出来了,看着紫珏双眼几乎能喷出火来:除了姜池氏还能有哪个呢?

    “你还敢回来?!”姜池氏是在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来,如今她真是把紫珏扒皮抽筋煮了都不解恨。

    紫珏被马儿吓得再次抱住了马脖子,听到姜池氏的话她是真得很想回两句的,只是现在她没有那个功夫:要怎么才能离开马儿呢?

    门房看到二姑奶奶亲自赶到了,还那么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眨眨眼看看紫珏退后了两步:他不是让人给二房送信吗,怎么来的人会是二姑奶奶呢?

    虽然守门的腿都长且快,可是这个时候也就到了二房吧,二姑奶奶来得可真得太快了。

    见紫珏还是抱着马儿动也不动的样子,姜池氏更是火冒三丈,认为紫珏是不把她放在眼中。故意给她难看;她哪里知道紫珏是吓得动弹不得,眼下顾不上她呢。

    “你真得以为池家没有你不行是不是,我告诉你说,你把到手的都给我吐出来。再给我们娘们好好的赔礼,到官府去分说清楚救出我儿子来……”

    姜池氏最着紧的就是钱和儿子,所以气得半死之际也没有忘了让紫珏去做什么:“你不应一声就以为能行。今天你不给我一句话,我、我就死在你面前。”

    她说了半天还是知道紫珏对于池家的人意味着什么,打死紫珏的话就算是说出来也作不了数,再说也显得她太过蛮横。

    所以她以自己的性命威逼,想要让紫珏按她的要求去做;姜家把他们母女三扫地出门,这事儿如果不挽回,不止是姜才的名声不好了。就连她和女儿的名声也坏了。

    姜才娶不成媳妇,姜婉也找不到婆家了。

    此事要想挽回就只能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只有紫珏出面、池家老太爷再托上两个人,姜氏一族才有可能回心转意。

    紫珏在马上在心惊胆战之间回了她一句:“你要死就去死。”实在是因为在马上心里慌的很,想不出更多的话来回击。

    如果让她下了马。最起码会加上几句:是要上吊还是要用刀,我这里都给您备齐喽。

    姜池氏没有想到等来紫珏这么一句话:“你个小丫头,我是你姑母、长辈,你居然如此不敬尊长,真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

    她上前就去拉扯紫珏:“你给我下来,我要好好的管教管教你,你这个十几年来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

    紫珏身子本就僵硬不敢动,姜池氏用力拉扯就让她拉着马脖子自马上掉下来;她的身形娇小,双臂抱着马的脖子脚就沾不到地儿。倒是不会摔倒。

    但是她一来受惊,二来也怕马所以就松开双手:刚刚她是想松也松不开,现在她的手比她的脑子要快多了,因此她就砸在了姜池氏的身上。

    姜池氏有些胖。

    丈夫早逝可是她并没有吃什么苦,姜家不用她去操心什么,也没有人敢真正的欺到她头上来;而在娘家有父亲撑腰。她这些年来过得日子舒坦着呢。

    所谓的心宽体胖嘛,她看上去有些福态并没有显出多胖来,但身上着实是藏了不少的肉。

    紫珏砸在她身上还真是没有受伤,连疼痛感都没有,反到是有个肉垫让她可以躺一躺,歇歇骑马带给她的疲累很不错。

    一时半会儿的,紫珏还真是不想起来;因为在马的身上她可是吃足了苦头,如今这份舒服劲儿可真是太难得了。

    姜池氏如同被杀的猪一样嘶叫:“滚起来,你个死丫头还不滚到一边去。”

    紫珏伸了伸胳膊抬起头来,看到马已经被人牵走更加放心:“二姑母,二姑母?”她叫的一声比一声大,头还转来转的四处瞧着,一脸的迷惑:“二姑母!”

    姜池氏如果不是趴在地上肯定会给紫珏两下狠的,可是现在她只能大骂:“臭丫头,滚开。”

    紫珏却还是茫然四顾:“二姑母,你在哪里啊?”她说着话坐起来,好像想起身的样子,可是一个站不稳就又重新倒下,把姜池氏抬起的上身又砸回地面。

    姜池氏痛的闷哼一声,接连两次胸部受创,她的感觉就只能意会而不能言传了,且也没有法子说啊。

    紫珏这才大惊小怪的叫道:“二姑母你在这里?”

    姜池氏气得眼珠子都红了:“你、你滚开。”想多骂几句的,但是如今她被紫珏压在身下,最终还是把要骂的话全吞了回去。

    紫珏很好说话:“我不知道你在这里,我马上就起来啊,二姑母。”她说着话挣扎起身,任谁一看也知道她现在身子不舒服,所以起了几次的结果都是再次倒在姜池氏的身上。

    姜池氏终于想起自己带来的婆子和媳妇子们:“你们死了吗?!”

    有个媳妇子心直口快:“夫人,您不是有什么事情都让我们当作没有看到,不许我们开口、不许我们伸手吗?”

    姜池氏刚刚就被气得不轻,这个媳妇子差点气得她吐血:“你们是不是都想再去人牙子那里?”

    婆子和媳妇子们过来,拉紫珏的拉紫珏、扶姜池氏的扶姜池氏。

    此时的池府门前已经聚了不少的人,大家大眼瞪小眼的瞅稀罕:大户人家的夫人们很少能见到,今天可真是开了眼。

    紫珏可真得不好受,腿也痛胳膊也痛,还不是那种受伤后的疼痛,有点酸有点麻……,说不清道不明的痛。

    被媳妇子们一拉紫珏更痛了,可是挣不开胳膊,她低头就咬向了左侧的媳妇子:痛啊,你们就不能放开我?

    姜池氏如果不是有口气在,她相信自己已经气死了,站起身来还没有立稳,转身扬手一个大耳光就向紫珏打了过去。

    她都没有哼一声,不要说是紫珏不知道她要打人,就是她身边的婆子们同样不知道她要打人;可是紫珏因为被人拉的痛了一急之下就用了她的救命绝招之一:咬。

    低下头咬上身侧媳妇子的手腕时,姜池氏的一掌也打了过来,却在紫珏的头顶挥过去,重重的甩在紫珏右侧媳妇子的脸上。

    那一声清脆的声音让每人都听得清楚,就算没有挨打的人都能猜出这一掌有多么重。

    被打中的媳妇子身子再也站不稳,“噔噔”退了两步才站定,看着姜池氏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夫人,是您让奴婢们扶起大姑娘来的。”

    门房的眼睛直了,到现在他再不确定马上那位是池家的大姑娘,他就是个天大的傻瓜;可是身为男丁他除了极力劝姜池氏外,根本不敢上前动任何一人。

    幸好幸好他有祖宗的保佑,早早就让人去了二房,不然池大姑娘有个闪失:不,没有闪失就凭二姑奶奶在门前和大姑娘动了手,他就是有两条小命都不够挨板子的。

    姜池氏没有打中紫珏,也顾不得媳妇子的疑问,她瞪向咬人后成功挣开媳妇子的紫珏:“你还敢打我,真欺负我们是孤儿寡母,是不是?”

    孤儿寡母可是姜池氏多年来出手无往不利的杀手锏,只要抬出这个词来,谁在她面前再强横那就是欺负人啊,欺负她没有丈夫、欺负她的儿女没有父亲。

    是人都要避开这种恶名,所以姜家也多次忍让她,池府的众人也不和她一般见识。

    紫珏反手一掌打过去:“你想打我?”她可不是吃亏的人,姜池氏要打她,第一下子躲过去是运气,可是再打下去她肯定吃亏啊。

    因为她现在痛的立都立不稳,就想着先下手为强,能多讨点便宜就多讨点便宜。

    一掌打出去,紫珏才知道自己倒底有多痛,这是打人吗?这分明就是自虐啊。

    姜池氏暴怒当中却没有紫珏的好运气,被紫珏一掌打在了脸上;其实那一掌半点响声也没有,落在众人的眼中都有些疑惑:大姑娘这是在做什么,摸二姑奶奶的脸?

    紫珏痛的一点力气也没有用出来,自己还因为甩胳膊而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姜池氏指着紫珏:“你、你——”她一掌又甩了过去,用尽全力的她这一掌可不像紫珏那么软绵绵的。

    “二姐,您为什么动这么大的怒?”一只手牢牢的握住姜池氏扬起来的胳膊,夏氏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到姜池氏的耳中:“有什么事情也要回家再说,在门外就闹将起来……”

    夏氏开口从来不说废话,一语中的就先派了姜池氏一个不是。(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