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皇上的秘密

作者:夜惠美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一号红人法医狂妃陆少的暖婚新妻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惹火999次:乔爷,坏!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柔顺的慕婳令皇上脸上笑容越盛。

    前世他就不曾亲近过唯一的女儿,换了时空,换了身份,他竟是可以握着女儿的手前行,以前吃过得再多的苦和经受再多的磨难为这一刻都是值得的。

    “婳婳,以后像今日一样,有拿不准的事就同朕说,别一个人冲到前面去,若是感觉有危险陷阱,让三郎去。”

    “”

    慕婳落后皇上半步,垂眸望着被皇上紧紧握住的手,眼角微微扬起,皇上是喝多了?

    对她不是对女子,倒似对女儿?

    只怕连当年盛宠的七公主也没这般亲昵。

    “太后未必对你有坏心,朕最怕是有人借着太后行事。”

    皇上声音很轻,深邃的眸子盛满几分无奈,“还有一点,你仔细赵王,朕养出一个不知好歹的畜生!倘若你发现他对你不利,不必留有余地,先保证你自己的安全。”

    “赵王殿下万一被臣所伤?”慕婳试探般问道。

    “被你杀了,朕都不会心疼他!更不会因为赵王的性命而对你”

    皇上猛然醒悟这般表态会吓到聪明的慕婳,“朕同木齐的情分不一样,你也知道朕一直把木齐当做兄弟,木齐有没有同婳婳说,朕同他和杨耀一个头磕到地上,不是至亲兄弟可同生共死?杨耀生不出女儿来,我们三兄弟只有你婳婳,朕虽然有好几位公主,但多是登基前所出,一直养在太后身边,同朕不甚亲近。七公主又为权势意图弑父,朕对朕的儿女们已是绝望。”

    “你不一样!”皇上笑盈盈满含期许和疼爱,“婳婳,你同他们都不一样,朕对好以前若有因三郎的原因,如今朕对你,比对三郎还要用心,因为女孩子是要父母宠着捧在掌心的。”

    慕婳感觉从皇上掌心传来的温度,有点烫,有点涩然的感觉,轻声问道:“是因为沐少将军吗?”

    “不是!”

    皇上眼里极快闪过失落,婳婳没有认出他?

    也是,婳婳怎么可能认出他?!

    “朕把一切能给的尊荣都给了她了,追封燕王,陪葬皇陵,以后朕还会把她的画像请进太庙功臣阁,永受帝国的供奉。”

    虽然慕婳没对皇上坦诚,但彼此心知肚明她就是已经战死的少将军。

    皇上望着慕婳,轻声说:“朕对你好,不是因为她。”眼角多了几分湿润,只要一想到尸骨无存的少将军,他依然感到痛彻心扉,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她再一次血洒疆场,原本他以为自己做得足够了,但每次午夜惊醒,他都无法完全释然。

    再也无法承受慕婳倒在他面前!

    慕婳更觉得迷糊,只是因为她是木齐的女儿?怎么有点玄幻呢?

    不过此时此刻皇上肯定不会明说,慕婳也不敢强行要求皇上坦白,“陛下对我好,我会记得,臣会献上所有的忠心,”

    “朕只要你好好活着,活着享受盛世的繁华和朕给你的尊荣富贵,婳婳,任由有危险的事情,你都不要去做。”

    皇上郑重其事要求慕婳做出保证,“朕我再无法承受了。”

    半转过身去,皇上擦拭眼角,活人的痛苦悔恨,死掉的人永远也不明白的,当然皇上也不希望慕婳能体会到那样的痛。

    无庸公公悄悄给皇上递上帕子,对慕婳恭敬的一笑,“慈宁宫到了,郡主先请。”

    侍奉皇上重新整理龙袍,无庸公公才随着皇上进入幽静的慈宁宫。

    自从太后娘娘等同于被皇上变相圈禁,慈宁宫已经很少有人出入,往日热闹富贵的慈宁宫冷冷清清,在慈宁宫侍奉的宫女太监也没了往日太后风光时的骄横,显得无精打采。

    皇上后宫的妃嫔几乎也不再向太后请安,除了太后娘娘扶持的太子殿下外,几乎没人会再来慈宁宫,纵是太子,也多是太子妃沐氏来看望一二。

    皇上把昔日孝顺的母后忽略彻底,而几乎丧失所有权柄的太后只能在慈宁宫孤单单的了却余生,比之太后辅政时的风光无限,此时太后显得格外凄凉。

    这一点从太后娘娘身上就能看出来,太后显出苍老之色,整个人如同老妇一般,被宫女搀扶着,身体佝偻,步伐缓慢,再无当日的气势。

    慕婳不会因为太后权柄赫赫而谄媚,也不会因为太后静养而轻视,一如既往行着标准的礼仪,“太后娘娘万福金安,拜见太后娘娘。”

    太后的声音比以前沙哑许多,望着跪伏在面前的女孩子,明艳娇嫩,沉稳端庄,“起来吧,再让你跪着,一会儿皇上又该说哀家心狠了。”

    “谢太后娘娘。”

    慕婳浅浅一笑,站起身来,默默站在一旁。

    “太后的话让朕汗颜,朕何时责怪过您心狠?”皇上直接走进来,笑容满面:“见太后凤体安康,朕就放心了。”

    慕婳眼见太后耷拉下的嘴角一抽,皇上走到太后面前,微微弯腰行礼,没等太后说话便起身坐下,太监宫女端上茶盏,皇上道:“慕婳你也坐下。”

    “遵旨。”

    慕婳坐在宫女端来的秀墩上,看得出这些宫女只怕都是皇上安排的,不等太后吩咐便为皇上效命。

    太后捏着手腕上的佛珠,“哀家若是不让太子妃传话召见慕婳,皇帝是不是永远不会踏入慈宁宫半步?”

    “朕怕惊扰太后您调养身体,而且朕知道每次朕见您,您总会生气,既是如此,不如不见。”

    皇上始终淡淡的,完全不似对待扶持自己登基的生母,若说有多恼恨太后,慕婳也看不出,只是皇上不在意太后了,甚至不在意太后是否把他当做儿子!

    这同大办太后寿宴的皇上完全似两个人,太后做寿时,皇上对太后有几分真心孝顺,甚至是感激的。

    “你连母后都不叫了?皇帝,哀家”太后苍凉的目光闪过一抹锋芒,突然在她身上涌上一股当年摄政时的气势,“哀家想问一句,你还是哀家的儿子么?”

    皇上端着茶盏的手微顿,勾起嘴角道:“您说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