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嘿嘿

作者:谭丙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一号红人法医狂妃陆少的暖婚新妻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最强狂兵天价小娇妻:总裁的33日索情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不懂烟!”

    看着童连那似乎有些嘚瑟的样子,唐重笑笑并摇头。

    “切!浪费我表情。”

    童连哼了声,有些不满地扭头就走。

    嗯?

    看着走向楼梯的童连,唐重眉头不经意间皱了皱,就刚才他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但却没有抓住,被童连那反复无常的表情弄得他有些疑神疑鬼。

    最近敏感的他,对待所有事情他都要思绪清楚,生怕出了什么问题,但是面对童连,他并没有多想,但始终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却被一种熟悉的朦胧给遮掩了。

    “算了,今天痛饮一番,明天再想吧。”

    朦胧的感觉让唐重抓不住问题的关键,只能笑着摇了摇头,抛开烦恼,怎么说今天也算难得,童连来这里正好可以陪他一醉方休,缓解一下最近周身的事情给他的压力和痛苦。

    说到底,唐重再怎么掩饰,一个人承受的程度终究有限,他也需要某种方式来释放自己,虽说酗酒并不是一种好的方法,但在喝酒的时候能够放开心神,暂时放松,也可以暂时减轻一下精神的压迫感。

    “童连!”

    唐重脸色微异,突然朝着童连喊了声。

    “干嘛?”

    童连回头看着唐重,嘴里的烟已经快要烧完。

    唐重快步朝着童连走去,将手里的东西递向了他。

    “干嘛?”

    童连一惊,瞪着唐重,直直后退了几步,像是在防洪荒猛兽一般。

    “你先把这些东西提上去。”唐重一手找着钥匙,一手把东西递至童连面前。

    “你呢?”

    童连狐疑地看着唐重。

    “还差一样东西。”

    唐重笑笑道。

    童连有些不情愿地接过后,对着转身离去的唐重喊道:“啥东西?”

    “酒!”

    唐重未回头。

    “酒?”

    闻言,童连喃喃了一句,眼神很是复杂地看着唐重的背影。

    继而,童连转身上楼,开门一看,面带一丝笑意。

    “还是老样子啊!都是身价几十个亿的人,说出去别人肯定都不会信呢。”

    看着屋里一成不变的陈设,一脸笑意的童连眼里夹带着一丝复杂。

    随即,童连敛了敛神色,将食材放进了厨房,然后开始着手准备,洗菜淘米什么的,他还是可以做的。

    不久后,唐重抱着两箱啤酒进了屋,有些意外地没有在客厅看到童连的身影,听到厨房里有些声音,不由往里面探了探,继而一脸诧异。

    “你很奇怪呢!”

    唐重放好啤酒,也转身入了厨房,看着正在摘菜的童连,说道。

    “嗯!”

    童连点了点头。

    嗯?

    见此,唐重一头雾水,更不明白了,不由问道:“怎么了?”

    “我要出国了。”

    童连看了眼唐重,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闻言,唐重神色一顿,片刻便露出一丝笑意,道:“做什么?”

    “学习经营管理。”

    童连未回头。

    “哦!看来你得努力了啊!”

    闻言,唐重笑了笑。

    “是啊!”

    童连点了点头,苦笑着道:“老实说,我对这方面真没有太大的兴趣。”

    “你不是也答应了吗?”

    唐重说了句,面无表情地系好围裙开始做菜。

    闻言,童连顿了顿,苦笑地点了点头。

    “说起来,你最近在做什么?”唐重随意地问道,手里动作不断。

    闻言,童连神色又是一顿,怔了怔,有些失神。

    “怎么了?”

    虽然一直在做自己的事情,但对于童连,唐重的余光一直关注着,所以他的神情被唐重轻易看到了。

    “嘿嘿……”

    童连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最近我在学习吹短笛。”

    “短笛?”

    唐重愣了愣。

    “嗯!”

    童连点了点头。

    “你怎么想起学这个?”

    唐重也是一笑,眼里一阵异色和惊奇。

    “这不,准备出国了,所以想学个两手,出去泡妞…嘿嘿……”

    童连嘿嘿笑道。

    嗯?

    唐重奇怪地看了眼童连,有点犹豫,最终没有问出来。

    “去哪?”

    唐重又问。

    “美国。”

    “过年回来么?”

    童连有些无奈地看了眼唐重,道:“学完归来。”

    闻言,唐重怔了怔,犹豫了下,又问:“最近发生了什么吗?”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

    童连有些奇怪地看着唐重,眼里着半许不解。

    “没什么。”

    唐重有些疑惑地摇了摇头,看着童连笑了笑道:“对了。你的短笛学得怎么样?一会儿让我见识见识?”

    这次,轮到童连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个…嘿嘿……还差点火候……如果你执意的话……”

    “乐器我也懂点,一会儿说不定还能指点你一些。”

    见童连有些尴尬的模样,唐重内心的阴郁也是散了些,笑着说道。

    “好…好啊!”

    童连怔了怔,神色古怪地说道。

    唐重点了点头,并未看童连,专注着自己手里的事情。

    一个小时后。

    唐重和童连二人合力做好了他们最后的一顿饭,虽然多数事情都是唐重在做,不过童连也会偶尔帮忙。

    饭桌上。

    童连一边赞美着唐重做出的菜品,一边猛灌着啤酒。

    唐重也是如此。

    两人的话语都不是很多了,仿佛一切都在酒中。

    半个小时后。

    “还记得……额儿……”

    童连打了个酒嗝儿,微有些醉醺突然开口。

    唐重看着童连,等待着他后面的话,但童连又灌了口酒后,并未再说,谁也不知道他要说些什么。

    不久后,一箱酒被两人喝完。

    童连准备去拆第二箱啤酒,但被唐重拦住了。

    “等你回来再喝吧!”

    唐重这样笑着说道。

    童连看着唐重,愣了好久,点了点头。

    ……

    夜间。

    唐重辗转反侧难眠,半箱啤酒对现在的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只要不去沾浓度高的白酒,即便再喝一些他依旧没有半点事情。

    只是,他心里始终有些阴郁,想着许些事情一时难以入眠。

    呼呜……

    突然,一阵青涩古怪的笛声在隔壁响了起来,断断续续的,如果是一般人的话,肯定是听不到那古怪而又青涩的声音。

    “呵呵……”

    唐重轻笑了下。

    饭桌上原本忘记的事情,童连似乎准备履行。

    咔嚓!

    这时候,唐重又听到了一声开门声,应该是童连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咚咚……

    很快,唐重就听到了敲门声。

    “你不用起来,听我吹就好了!”

    唐重准备起身开门,却意外地听到童连在门外如此说道。

    嗯?

    唐重眼里一阵疑惑,但还是止住了身体。

    呼呜……

    青涩而又古怪的声音再次响起,没有婉约清脆的音韵,也没有令人感觉动听的旋律,有的只是不熟悉和古怪。

    唐重听来总感觉怪怪的,突然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喝多了,一开始他并没有在意,但也往后听,他就开始感觉全身不舒服,并不是痛苦,而是一种极度古怪的感觉,就像有无数蟑螂在身上快速地爬行一样。

    大约三分钟后,笛声消失。

    但!

    唐重依旧感觉到那种古怪。

    “怎么…样……怎……么样……”

    就在唐重十分诧异想要知道原因的时候,门外响起童连那紧张不安的声音。

    闻言,唐重笑道:“怎么你还害羞啊?!”

    这个时候,唐重也感觉那种怪怪的感觉渐渐消失。

    门外,童连紧张不安的神情也随着唐重的话语渐渐恢复平静。

    “嘿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