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师傅失踪了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未来天王末世刺客系统桃花难渡:公子当心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些黑水冒着浓烟,落在地上的时候,整个地面都被腐蚀出了一个大窟窿。这一流就是足足1个小时,当黑水流尽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肉身明显的瘦了一大圈!

    随后,师傅在我赤裸的身体上,以朱砂笔开始描画灵纹。

    “师傅啊,你别用鼻尖戳我的屁股啊!”

    “师傅啊,那里是我的嘴巴,嘴巴也要画啊!”

    “臭大叔,那是我的命根子,你别在那里描啊!”

    大叔在画灵纹,我实在是看的别扭,毕竟是我自己的身子,一个劲地在旁边嘟囔,烦的大叔差点没往我身上贴一张镇魂符!

    花了半个多小时,我的肉身上被画满了红色的灵纹,师傅口中念念有词,右手掐了一个莲花诀,轻轻点在我肉身的额头之上。

    这一点,所有的红色灵纹一瞬间全部亮了起来。

    “大叔,这是什么灵纹,这么厉害!”

    我吃惊地问道。

    “北魏时期,有一个方士的爱妻死去了,他很悲伤,到各地探访想要寻找救活他爱妻的方法,却没有任何结果,最后当他心冷寻死之际,有老翁骑白鹤而来,落在了他的面前,交给他一卷经书,里面记载了如何将人复活的方法。不过可惜,这经书里教授的方法只能在人死七天之内施行,超过七天则无效了。可是这方士的爱妻已经死去多日,连这经书内的方法也无力回天!感叹命运多舛,悲痛欲绝的方士还是自杀身亡,但是这经书却留了下来。我有幸读过,不得不承认,这经书是纯粹扯淡的,压根就不可能成功,因为这方法需要死者肉体具有惊人的灵性。不过,如今可以放在你身上试试看。”

    师傅的解释让我心中猛的一沉。

    合着这方法他没试验过啊!那还敢说有把握,完全是拿我试水啊!

    “我了个去,大叔,你不厚道啊……”

    我才抱怨了一半,就被大叔猛地一震跌入了自己的肉身内。

    此时,我的肉身内一片红芒,这红色的光芒刺痛我的眼睛,我开始越来越不舒服,越来越烦躁,最后失去了意识……

    我是在第二天中午醒过来的,当我醒来的一刻,我先是一惊,随后猛地坐了起来,看见一束阳光照耀在我的手上,我的双手并没有变成利爪,而是恢复成了人形!

    我心中猛的一喜,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彻底站在了阳光之中,温暖的日光洒落在我的身上,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开心和愉快!

    “太好了,复活了,师傅成功了!”

    我开怀地大笑起来。

    此时,我转身,看见自己是住在医院里,而在我的床边,一个人都没有。

    “大叔人呢?”

    我正狐疑,走出了房间的门,看见一个护士小姐走了过来。

    “你是端木森小朋友吗?”

    护士小姐微笑着问我。

    我木讷地点了点头,却看见她将一封信交到了我的手里,随后摸了摸我的脑袋说道:“小子,师傅有事离开三个月,医药费老子都交了,你早点出院,然后回家等我。我不在的这段期间,要是有委托,都给老子接下来,好好锻炼锻炼自己。三个月后,我要是回来发现家里脏乱差,你就等着被我收拾吧!蒋天心留字。”

    我拿着信,双手微微发抖,随后在人来人往的医院里,一声大吼:“你个臭大叔,坏大叔,没天理的大叔!”

    我这一吼,身边的人都大吃一惊,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当天我就回了家,家里的玻璃,茶几都换了新的,只是还是很脏,我叹了口气,大叔说离开三个月,事先也不打招呼,莫名其妙的。不过他不在,我还得继续生活,到厨房间找了块抹布,准备好好做一做清洁工作。

    只是,当我擦拭师傅房间的橱柜的时候,我却看见里面放着一个黑色的铁盒子,蒙着一层巨厚的灰尘!

    “臭大叔,都不知道爱干净。”

    我抱怨了一句,将铁盒拿了出来,只是没想到铁盒很沉,我一时没有控制好手上的力度,一下子将铁盒摔在了地上。

    铁盒落地的时候,打开了一个小口子,我将铁盒捡起来的时候,正好将铁盒完全打开,令我惊讶的是,里面只放着一张照片。

    一张看起来有些年份,不过是彩色的照片。

    照片上是的背景里是一片非常美的地方,犹如花海一般,而在照片上,也站着很多人。

    照片上那么多人,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师傅,只是和我印象里不同的是,照片上的师傅穿着淡蓝色的道袍,脸上带着恭顺的笑容,很干净很斯文,如同翩翩公子,非常英俊潇洒。

    而在他身边站着的是一个穿着黑衣,很平凡但是气场很强的男人,而师傅的红色封鬼葫芦此时却绑在他的腰间。他站在人群的中间,脸上还露出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只是我看见师傅站在他身边,样子很是尊敬。

    最让我惊奇的是,照片上竟然还有一个奇奇怪怪的骷髅!我不禁好奇,他们拍照,怎么还抱着一个骷髅摆造型!而且,这个骷髅的手里还拿着一本花花公子,真让我受不了,居然还恶搞一个骷髅!

    而在骷髅的旁边,站着一个木讷的男孩子,有些傻傻的,不过双手里却有奇怪的火焰冒出来。

    在他们的身后,是一群年轻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阳光幸福的笑容。

    “没想到师傅也有如此年轻的时候啊,这应该是师傅以前的同伴吧,看起来都很厉害的样子啊。”

    我不禁莞尔。

    就在此时,忽然间门口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的确是你师傅以前的同伴,而且都厉害的惊人。”

    竟然有人悄无声息间出现在了我的家里,我没有反应,我吓了一大跳,抬起头,看见一个戴着黑色口罩和黑色墨镜的男子站在我的面前。

    “你是谁!”

    我开口问道,不自觉地往后退,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对于这种不请自来的家伙,我都很堤防。

    “不必担心,我只是来告诉你,一周之后,杭州会发生命案,会有十个女中学生相继跳楼身亡,到时候会有人上门来请求帮助,你需要接下这个委托。”

    奇怪的男子说完之后转身就往外走。

    我立刻追了出去,想问个明白,却发现他的身影一转眼就不见了。

    “奇怪了……”

    当时的我感觉真的很奇怪,这男人来无影去无踪的,还以为是厉鬼呢,可是家里四周有结界,厉鬼进不来啊。而且还疯言疯语说了一大堆,我就更怀疑了。

    然而,当一周之后,李大山带着杭州刑侦处处长亲自登门找我师父的时候,我才知道,真的出事了!而且和这个男子说的一样,十个花季的女中学生,在同一天,同一时间,一起跳楼身亡!死的时候,身上都刻着一个黑色的奇怪纹身。

    我知道,这一次的事情,肯定又很不简单!

    李大山带来的这位杭州刑侦处处长名叫张科,办案能力并不强,但是人际关系很好,这一次发生的中学生集体跳楼事件,是他上任以来最大的案件,各方的压力简直就快将他给压垮了。

    他才求助自己的老朋友,李大山。

    李大山听了案情之后,立刻带着他来找了我师傅,只是没想到,师傅外出了,就我一个人在。

    “真是可惜啊,天心不在。我们还是先回去了。”

    李大山和张科悻悻然地往回走。

    我摸了摸口袋里师傅的信,咬了咬牙,一下子站了起来,坚定地说道:“这次的案子,我来接!”

    现代学生学习压力比较大,每年高考,中考的时候都会发生类似的跳楼事件,这个在如今的社会已经算不上是什么新闻了。

    但是,这一次杭州发生的十所中学,十个中学生同一时间集体跳楼,这就已经超出了普通自杀事件的范畴。

    当然,这是我独自接下的第一个案子,心里同样非常紧张。一来如果真是厉鬼作祟,那我并没有太大的把握能够对付厉害的厉鬼,一般的阴魂倒是能用师傅交过的几手灵符给镇了。二来是我只有十岁,在别人眼里,怎么可能信任一个孩子的话。

    所以,对我来说,这件案子可以用考验这个词来形容。

    花了几个小时时间准备了一下行李和工具之后,下午三点,张科处长的车开到了我的楼下,我搭他的车一起到杭州。

    坐在车上的副驾驶座上,我看的出这位张处长面色很凝重,中午的时候,如果不是李大山美言,加上师傅确实不在,这位张处长肯定不会同意让我参与这个案件。即便如此,现在我也只是作为顾问的身份加入进来。

    说实话,第一次自己接受案子和委托,我的压力也不小,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大。而且师傅也给不了我什么建议,这件案子如果我不能帮到忙,甚至是给不出好的意见,那等于是倒了我师傅的面子,毕竟我是代表我师傅接下的委托。

    “小森啊,你入行几年了?”

    张科一边开车一百年问我,声音虽然听起来很和蔼,但是我听的出他声音里的不信任。

    这时候要是开口说我刚刚进入这个圈子,那估计张科直接就掉头把我送回上海了,所以我也算是撒了人生中第一个大谎。

    “我5岁那年就开始偷偷跟着师傅学艺了,今年已经开始独自办理好几个委托了。”

    我这话一说出口,张科明显松了口气,也没多问什么。我倒是很佩服我自己,撒谎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的!

    晚上6点多我们到了杭州,原本张科准备安排我先住下,但是就在我们进入杭州市区不久,他接了个电话,脸色顿时一变。

    “怎么了?张叔叔?”

    我好奇地问了一句。

    “刚刚接到报案,在杭州第三高级中学又有学生想在晚自习期间跳楼,被老师发现后,救了下来,现在人已经被带到派出所做笔录了。重案组也跟着一起过去了,我们也过去看一看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