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风云起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未来天王末世刺客系统桃花难渡:公子当心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岩老头撂了句狠话,急急匆匆地走了,看的我直发愣。

    我撇了撇嘴巴,还没来得及消化李岩的话,第二个访客也到了,师傅的老熟人老高一步步走进我的家门,随后轻声对我说道:“蒋天心还在睡觉吧?这个懒虫,告诉他,江浙沪这边的阴阳代理人都很支持他,需要什么帮忙之处立刻说出来。”

    老高一转身,也匆匆离开了。

    一个大早上,接待了两个前辈,这也是史无前例的事情。

    当然,来访的客人里也不全是来捧场的。

    很快,我和师傅的老对手魔老太亲自登门了,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阴沉,拉着恋心儿的手走进了我的家门。

    我一看见魔老太来了,顿时一惊,下意识地想要叫醒师傅,却被魔老太叫住了。

    “不用这么惊慌,我就来为北方的巫婆子们留个信。”

    她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了一封黑色的信封,随后她对着我冷冷地笑了笑转身离开。

    魔老太的留信!我自然好奇,看看师傅还在睡觉,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缓缓走近了黑色的信封,慢慢地打开了信件,当信封打开的一瞬间,猛然间!里面窜出来一只巨大的鬼魂,漂浮在空中。

    不过鬼魂很快暴露在阳光之下,烧成了灰烬,只是黑色的灰烬漂浮在空中,竟然形成了一排字:傻蛋,吓了一跳吧!

    我看着这个黑气,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至于吗?堂堂魔老太来欺负我这个小辈。

    不过,这些都是小插曲,等到师傅起床之前,我这个早上已经露露细细招呼了至少十来波人,甚至还有茅山的一位道长。

    “小子啊,今天早上很热闹啊。”

    师傅打着哈欠,眼皮耷拉着走到了客厅里。

    “你怎么这么轻松!师傅啊,这已经是世界大战啦!就好像是去年法国和巴西的世界杯球赛一样紧张啊!你怎么能这么轻松!”

    我嘴巴一噘,连连抱怨道。

    师傅却是哈哈一笑,说道:“抱怨了要打,不抱怨也要打,何必自己给自己添加心里负担那?话说,你小子的手心那个白点没事吧?”

    师傅这么一问,我才想起来自己身上还被中了蛊!立刻打开手心仔细一瞧,白点比昨天大了一些,但是依然没什么感觉,用手指按上去也没什么特别的触感。

    我对着师傅摇了摇头。

    “哦,我刷个牙,等一下带你去见见上海的几名养蛊人。”

    师傅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卫生间。

    我倒是一愣,心里一惊,上海这样的大都市,竟然还有人养蛊!

    下午一点,师傅带着我出了门,在我想来,上海人口密度这么大,在这样的城市养蛊,那根本不可能,万一出事了危急到了四周的邻居,那可不是小事情!所以,我断定师傅说的上海养蛊人一定是在郊区的,至少是城乡结合部。

    结果,这一次,我又大错特错。

    师傅叫了辆出租车,一路开到了上海市人民广场后面的福州路上!这里距离上海南京路也就几十米远,是上海最最繁华的地段。99年的时候,四周还有一些石库门的老房子还没拆,里面住着一些老人。

    “怎么到这么繁华的地方来了?”

    我望着四周高楼林立,玻璃大厦,路上行人一个比一个时尚潇洒,我小小的脑袋看的发晕。

    “恩,有一位姓苗的老前辈就住在这里。”

    师傅笑着走下车子,拉着我走进了密集的老式住宅区。

    穿过幽深的弄堂,在走了5,6分钟之后,师傅带着我爬上了昏暗的阁楼,整个阁楼都是背阳的,走进去之后有一种进入了地窖一般的感觉。

    “等下进去之后,千万不要乱碰东西。”

    师傅叮嘱道,走到阁楼上的一个小门前,伸手敲响了门。

    在我的印象里,养蛊人应该都和刘启民或者是之前遇到的老太婆那样看起来奇形怪状,一看就是怪人。毕竟,蛊师,蛊人都是天天和毒虫打交道的,甚至我听闻,很多疯狂的蛊人还将蛊虫往自己的身体内移植,结果把自己搞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所以,这门还没打开,但是我心里已经有一些畏惧了。

    就在此时,大门被打开了,走出来一个穿着干净整齐,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老者,约莫60岁左右,看起来很精神,面色红润,脸上带着笑容。

    “天心啊,来了啊,快进来快进来。”

    他笑着把我们请进了家门。

    说实话,整个阁楼上的房间真不宽敞,一共两间,里面一间的房门关闭着,而此时我们进入的是客厅。

    客厅里放着一个书桌,一张长沙发,一个书橱,以及很多的植物!让我吃惊的是,这么多的植物,生长在这样一个背阳的房间里竟然没有一株枯萎的,全部都生机勃勃。

    我走进房间的时候,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很清醒,仅仅呼吸了几口就让我脑子一片清醒,很是神奇。

    “苗老前辈的冷香蛊真是越来越神奇了,我就这么一闻,就感觉到了整个人很精神啊。”

    师傅笑着坐在了沙发上。

    老人为我们倒了两杯热水,随后坐在了我的对面。

    “把手伸出来吧。”

    他看着我,微笑着说道。

    我一愣,随后奇怪地看了看他和师傅,师傅对我点了点头,我才将左手伸了出来,展现在了苗老的面前。

    他拉着我的手,仔细端详了一下,随后,从背后的书桌上取出了两根银针,轻轻刺入我手中白点中心,只见银针刺破了我的皮肤,但是却没有一滴血流出来,银针的针尖微微变黑。

    “浮生蛊,果然是近代第一大蛊师刘启民的手段啊,真是太高明了,他一共在你的身上中了两只浮生蛊,一死一活。一般如果人中了蛊后,毒虫会盘踞在中下蛊虫的部位,此时,其实只要通过特殊的手段将蛊虫给挑出来就行了,不过,刘启民中下了两只蛊虫后,你现在看到的白点是死蛊虫,所以你没有痛感。活的蛊虫还没发作,隐秘了起来,一旦发作就会要了你的小命啊。”

    苗老微微摇头,叹气着说道。

    “那就没有治好的办法了?”

    师傅急忙追问了一句。

    “基本没希望,刘启民手段很高明,可以说是南疆最出色的大蛊师,他亲手下的蛊基本无治。不过,如果你能带着你的弟子到苗疆苗金前辈那里求医的话,或许还有希望,毕竟苗金前辈是老一辈里蛊术最出色的。不过,距离你和他的大战只有三天,时间太仓促了。而且距离发作时间只有7天了,苗金前辈又隐居不出,很难找到,时间上来不及的。”

    苗老摇了摇头。

    师傅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看的出他并不希望我的生命受到这么巨大的威胁。

    “不过天心啊,你也不要着急,我倒是有办法可以将这浮生蛊拖延一两天,不过你这徒弟要遭一点罪。”

    苗老将擦拭好的银针放回了桌子内,随后笑着说道。

    “能够拖延吗?”

    师傅一激动,竟然站了起来。

    “恩,以我的能力能够拖延这浮生蛊发作5天时间,不过,你的这个弟子需要受点苦,遭受三种蛊虫的噬咬,不知道,你愿意吗?”

    苗老的话一出,我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师傅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难看起来。

    这里就要先介绍一下这位师傅带着我却认识的苗老。

    苗老全名苗兴旺,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但却是最早一批相应国家号召上山下乡的有为青年,他被分配到了广西附近。

    这一去,他在那里认识了改变他一生的一件事物,那就是蛊!

    苗兴旺放弃了一次次返回上海的机会,在苗寨里一住就是十多年,深深地被各种各样的毒虫吸引,甚至到了这把年纪还是处男之身,更没有太多的收入。

    他学习了各种各样的蛊术,虽然说不上非常精,但是绝对算的上是高手,而且,他研究的蛊并不是为了害人,而是为了救人。

    他相信,蛊术也有双面,一面为祸苍生,一面治病救人。

    经过这么多年的研究,他在圈子里也有了些名气,很多中了蛊术病患都会来找他,而且往往能够药到病除。

    话归正题,师傅听到要以三种蛊虫噬咬我的身体,立刻面色大变,看到出,师傅很紧张。

    我这人从小大大咧咧的,很多孩子爬虫子,连小小的毛毛虫都怕,我却不是,在孤儿院的时候我甚至敢伸手去在抓地上的蟑螂,那年我才3岁。

    所以,听到要以蛊虫噬咬我的身体,在我的印象里想的也就是被蛊虫咬两口,也就有点疼而已。

    不过,很快,我这个幼稚的想法就被师傅给打破了!

    “前辈,是哪三种蛊虫?”

    师傅紧张地问道。

    “苗疆的金花蛊虫,南疆的黑心虫,以及我自己培植的秋华蛊虫,从你徒弟的两条小臂内钻入,随后顺着血液流遍全身。这三种蛊虫都没有太大的毒性,但是综合起来却能够对其他蛊虫产生剧烈的昏睡效果,也就由此来麻痹浮生蛊。”

    苗兴旺此话一出,我立刻发现刚刚自己的想法有多白痴!

    看着自己的两条小臂,想象着三只小虫咬开我的皮肤,钻入我的经脉,然后我的血液里全部都是毒虫!一想到这里,我就浑身发颤。

    “这个,师傅我看多五天也没啥用,要不就算了吧。”

    我尴尬地笑了笑。

    师傅看了看我,随后走到苗兴旺老头的面前,深深一拜,随后开口说道:“那就有劳前辈了。”

    我了个去啊!师傅这不是坑人吗?我不是说过算了吗?怎么不听我的意见呢!竟然替我自作主张,受苦的可是我啊。

    “恩,小伙子,放心吧,我的蛊虫都很小很可爱的。”

    随后苗兴旺老头一把将我拽入了一直关着的房间。

    一走进房间,我才明白,为什么整个房间刚刚是关着的,因为房间的地板上,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小木盆,上面都盖着封盖,而在封盖上海写着一些小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