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生命不应该被蔑视

作者:暗丶修兰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未来天王末世刺客系统反派BOSS有毒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西安类似的兵马俑纪念

    “你来这里干嘛?找死吗?”

    师傅语气很不善。

    “我只是来通知你们一声,四天后,一号坑内会有十个兵马俑战魂复活,如果你们不阻止的话,它们可是会跑到街上来的哦。”

    梦如晴说完这句话以后,就慢慢地往外走去。

    师傅一下子冲了上去,抬手就是一拳打向梦如晴。师傅的身手我是知道的,虽然比不上李岩老头,可是也是练家子,据说,师傅是练过几天形意拳,崩拳很有劲!

    师傅的身子往前急冲,跨出三步后,却被梦如晴身边那个穿着中山装的男子拦了下来!

    他抬起脚,横扫师傅的脸,师傅以拳相挡,竟然还被震退了好几步!

    而最让我吃惊的是,刚刚这个男子距离梦如晴至少有5米远,却几乎是在转眼间就到了梦如晴的身边,速度之快,令我咋舌!

    梦如晴却好似没有看见这一幕争斗,不慌不忙地走到了大门口,没有转头,却说道:“蒋天心,我劝你还是留点力气,四天后,那十个复活的战魂中有一个是古代名将,章邯,他为秦朝末代名将,战力之强,我相信,你比我心里有数。”

    梦如晴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大门,带着她的黑色大蛇,消失不见,穿着中山装的男子深深看了一眼师傅后,紧跟着一起离开。

    他们一走,鹰钩鼻男子才缓过劲来,刚刚他吓的直接躲到了会场的里侧房间内。

    游行道人走到师傅的身边,面色凝重。

    “刚刚那个和你交手的男子,应该是十常侍里的冯云吧?速度如风,双腿可踏水而行,亦可如刀般劈裂巨石。是十常侍里的一员狠将。”

    师傅没有回话,点了点头。

    我低下头,看见师傅背在身后的左手还在不停的发抖。

    师傅走到鹰钩鼻男子的面前,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蒋天心,你想干什么?”

    鹰钩鼻男子被师傅刚刚一拳给打怕了,看着师傅,就好像看着虎豹一般。

    “你刚刚听见了吗?四天后,一号坑,十个战魂归来,其中还有章邯之魂,加派人手保卫,如果真的让这十个战魂闹出了事情,别说是完成这次的招魂计划,你的乌纱帽迟早不保!”

    师傅说完后,走到会场桌子边,一把抓起桌上放着的兵马俑雕塑,拉着我离开了会场。

    走在路上,我看着师傅手上的兵马俑雕塑,奇怪地问道:“师傅,你为什么相信梦如晴的话?她不是坏人吗?”

    师傅摇了摇头,将雕塑丢给了我。

    我接过后,看见雕塑背面刻着一排小字。

    “之前欠你的情,这次还给你——妖姬。”

    梦如晴欠过师傅什么情,当时的我并不知道。

    师傅也没有告诉我。

    有时候我觉得大叔这人太过讳莫如深,他想告诉你的,不用你问他都会说,他不想告诉你的,你怎么问,他都不会说。

    其实,很多年后的今天,我回忆起和师傅在一起的日子,也会不自觉地苦笑。因为和他在一起,我总是会经历各种各样的危险,遭遇各种各样的怪事。

    可是,每次我的苦笑最后都会变成微笑。

    因为,那是我记忆里最美好的时光,也是我这一生中,最单纯的日子。

    十个战魂一起复活,并且就在四天后!

    如果王风和行悟和尚没受伤的话,倒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偏偏这两个主力军,却在之前和嬴政之魂的交手中,受了重伤。

    行悟和尚被鬼气冲体,虽然以佛力护住了五脏六腑,不过依然表现出了萎靡和生命力下降等症状,不时的晕倒,现在还躺在病床上挂着呼吸器呢!

    王风倒是没有这么惨,他是外伤,因为这家伙之前发疯似地叫嚣嬴政之魂,结果在鬼气散开的时候,嬴政之魂重点照顾了下这位王疯子!

    八匹黑色战马之魂踏过他的身子,将他5根肋骨踏折了不说,还弄碎了他的两个膝盖骨!

    这位北京阴阳代理人协会的副会长,连下床都做不到,大小便还要护工用盆子装!

    很快,作战计划就定了下来。

    游行道人对付两个战魂,玄风子两个,师傅一个人对付三个,剩下的三个,以阵法困住,特别是一旦真的发现了章邯之魂,一定不能交手,以困为主,等其他战魂被封印或者镇杀之后,再联手收拾章邯之魂。

    第二天一大早,师傅带着我直奔一号坑,作为中国最早发现的兵马俑群,一号坑从80年代开始就陆陆续续被挖掘和研究,并且渐渐地开放为游客景区,99年的时候,来西安就肯定会来看一看兵马俑。

    其实,不得不说一句,秦始皇真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物,生前是统一六国,平定中原的第一皇帝!死后同样化作令我身边这群高手无可奈何的鬼神!

    看着面前广阔的一号坑,望着静静矗立在一号坑内的一个个兵马俑,虽然我知道现在的它们都仅仅只是雕塑。

    然而,少年时代的我却忍不住在脑中遐想,我似乎看见了2000多年前,嬴政指挥大军横扫中原大地的盛况。

    我似乎能够想象,他坐在王座之上,俯瞰天下的豪情。

    在我小小的心里,竟然有一种淡淡的寂寞,好似我竟然能够体会这位千古一帝的孤独。

    高高在上,却无人可信。

    想要万寿无疆,却被自己的孩子杀死的那种悲伤。

    站在一号坑边,我竟然流下了眼泪,顺着我的眼角,落下……

    “小子,你干嘛呢?怎么哭了!”

    师傅捶了我一下脑袋,奇怪地看着我。

    被师傅这么一捶,我整个人一激灵,随后惊讶地摸了摸自己布满泪痕的脸,喃喃地自言自语道:“我为什么会哭?奇怪……”

    只是这一次,师傅什么都没说,轻轻摸了摸我的脑袋,拉着我走进了保安处。

    很多年后,当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一天站在一号坑边我会流泪,我也会明白,师傅为什么没有追问我原因。

    一号坑99年时候的保安处基本上都是军人值班,因为里面的兵马俑个个都是国宝,师傅的来访并没有让他们感到意外。

    接待我们的是保安处的一个干事,名叫许国庆,人很豪爽,是个退伍的侦察兵,身手很好,而且因为在边境呆过,所以对于我们圈子里的很多事情他也有所了解。

    第一次发现战魂复活的就是他,后来也是他接待了王风。

    许国庆给师傅和我倒了茶后,便开始诉说他发现战魂复活那天晚上的事情。

    “那天晚上是我留下来值班,还有我的搭档小王,今天请假了。我晚上提着手电筒在走廊附近晃悠,一般我们值夜班的,晃悠两圈就回来了。说实话,这一号坑里邪的很,什么怪事儿都发生过。前些年,有人晚上值班还听见过有马叫声,去年,我们捉住过一个偷文物的贼,结果发现那贼的时候,他非但没跑,还一个劲地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发抖,我们走进一看,这贼不仅浑身发抖,而且还吓尿裤子了!问他咋回事,他告诉我们,一进一号坑,就看见好几个古代武士冲他大吼,吓的他半条命都快没了!所以,即便是我们保安也不愿意多在一号坑附近晃荡。早点巡逻结束,早点回来,大家吹吹牛,看看书,挺乐呵的。”

    许国庆很健谈,只是说的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我倒是听的挺新鲜的,不过师父却不乐意了。

    “许干事,咱们说重点吧。”

    师父这么一说,许国庆脸上一红,笑了笑后开始叙述那天晚上发生的情况。

    “晚上我转悠了一圈后,见没什么事情,心想应该没啥大事,就不准备转悠第二圈,早点回保卫处,和小王聊聊天,吹吹牛。我回到保卫处后,看见小王正对着墙壁发呆,整个人站的挺直的,像是在站军姿!你也知道,我们这里都是当兵的,有时候习惯改不了。我就喊了他一声,他回头看我,似乎看见是我后松了口气。接着我俩喝喝茶,聊聊天,约莫到了11点左右,他忽然说要出去巡逻!我就说,晚上没啥事情,让他不要出去了。他却不听,提着手电筒就往外走。我还心想,这小子挺认真啊。结果,他出去没过3分钟,我就听见一声大叫,这么一喊,我顿时心里惊慌,连忙拉电闸,整个一号坑立刻灯火通明,我冲出去一看,就看见一个兵马俑雕像举着青铜剑就刺向了小王!当时我都吓坏了,虽然我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可是这种怪事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毕竟我和小王都是当兵出身,小王就地一滚,躲开了青铜剑,我俩一前一后,将这兵马俑围了起来。我还按了报警器,半小时后,就有警察到了,当时兵马俑已经变回了石像的模样。”

    许国庆很健谈,他把这事情说的和评书似的,听的我都快入迷了。

    师傅却一直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等许国庆说完之后,师傅一下子站了起来。

    “小王家在哪里?”

    师傅这么一问,许国庆倒是一愣。

    “他家住在,西安的长安区,咋啦?怀疑他有问题?”

    许国庆惊讶地问道。

    师傅却不回答,拉着我走出了一号坑,坐进轿车后,和师傅说了地址,直奔长安区。

    “师傅,怎么回事?”

    我还没缓过神来,轿车已经在路上飞驰了。

    “如果我没猜错,小王的身上一定有战魂附身过,现在是不是还残留在他的身上还是个问题!梦如晴留下的那个兵马俑雕塑并不仅仅是为了给我留字,还有别的用意。”

    师傅严肃地回答道。

    等我们到达长安区,联系了当地警方之后,很快在派出所的帮助下,我们到了小王家。

    派出所民警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声“咚咚咚……”的响声,听起来很沉闷,但是就是没人开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