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意外频发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最强炊事兵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大汗额列克果然派人前来邀请刘鼎臣前去参加土谢图汗部的部族会议。部族会议刘鼎臣没少参加可是要在别的部族参加这还是头一次。来人前来邀请他规格相当的高,是额列克帐前大将忽都吉兀斯,而且对他十分尊敬,这不免让刘鼎臣心中惴惴不安!

    抵达王帐,刘鼎臣看到大帐内已坐满前来参加大会的土谢图汗部贵族,上首位便是大汗额列克,看来他确实是好了。人坐在王座上显得威风凛凛,也更加精神了。

    “哈哈!本汗的救命恩人来了,快快...快请上座!”额列克显得十分积极。而刘鼎臣却不敢自恃骄狂!

    “不敢...不敢!大汗,我乃升斗小民怎敢与众贵族同席?您这不是折煞在下嘛!”

    “哈哈!原来是碍于身份?也是怪我了!诸位!今日本汗召集大家前来就是要宣布一件事,一件大事!”

    额列克刚说完,部族贵人们就纷纷开始议论起来,人们猜想大汗究竟是要宣布什么事情弄得这般正式。

    “我决定请先生留在我土谢图汗部,教导我几个孩儿,同时不妨做个咨议大夫!”此言一出便引来一阵嘈杂,刘鼎臣也是意外非常。他实在是没想到额列克会这样礼遇他,原本以为最多只是多给些财物赏赐罢了,没想到一下子将他提升到“太师”一样的地位,多少让人有些意外。如果是早些年刘鼎臣或许会眼红一下,如今境况与那时大不相同,土谢图汗部的“太师”还不能吸引刘鼎臣。

    正欲推脱,却听到喀尔喀尼奏报“启禀大汗!臣认为此事不妥。且不说此人有没有才能教导诸位台吉,单论他的身份就十分可疑。如果是敌人派来的奸细,在我部就位高职其危害也越大。大汗!还是先弄清楚此人来历再做定夺为好!”

    喀尔喀尼的顾虑不无道理,确实刘鼎臣的来历有些不明。与他产生过交集的也就只有阿雅夫人、义若呼、哈斯龙和多尔济几个人而已。贵族们相信他们也未必知道刘鼎臣的全部秘密。

    额列克若有所思,喀尔喀尼的话确实有理。虽然他喜欢刘鼎臣,却也没有忘记自己还是土谢图汗部的大汗,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由自己的意志决定的。

    “嗯!确实要确定一下来历,先生不是本汗信不过你,而是必须要做的。阿雅!先生是你带过来的,你就给诸位贵人说说,也还让人们放心。”

    额列克这么一说,阿雅和刘鼎臣二人心中都是一惊。刘鼎臣知道这一劫他是在劫难逃了,不由得看向额列克旁边的衮布,希望这个盟友能够替他回转一番。而衮布此时若无其事的坐在一旁,完全没有将刘鼎臣求救的眼神放在心里。

    阿雅支支吾吾,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她实在没有什么能说的。难道说,当初只是看不惯哈斯龙而仗义出手,没想到弄巧成拙?

    “这,大汗!先生他...先生他可不就是个医士吗?其实我觉得,先生究竟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于大汗有救命之恩,有这就足够了!”阿雅支支吾吾,一听便知露出马脚了。

    “阿雅夫人,不要再为他人开脱了。这个责任你承担不起。”

    “喀尔喀尼,你这是什么意思?”阿雅怒目道。

    “什么意思?待会儿就知道了。”摆脱阿雅的责难,喀尔喀尼拱手对额列克说道“大汗!臣已查明此人并不是什么医士,而是合赤惕部的奸细。他亲近大汗,为大汗治病也是另有隐情,所谋甚大,请大汗将此人惩处以震宵小!”

    喀尔喀尼说得振振有词,而周围的众贵人听后纷纷议论,场面瞬间变得嘈杂了起来。怎么好好的大汗的座上宾会是合赤惕部的奸细?不明真相的贵人,要求额列克立马处决刘鼎臣,显然他们都是喀尔喀尼一伙的。只有衮布知道,刘鼎臣并非奸细,反而是使者。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蒙古人也是有这个传统的。不管他们私底下喊得再怎么热烈,只要刘鼎臣说出实情,一切都迎刃而解!

    额列克还是不相信,尤其是从喀尔喀尼嘴里说出来,几年来他已经不再值得额列克信任了,只是一时腾不出手来收拾他罢了。

    “喀尔喀尼,你说先生是奸细可有证据,如果有本汗自当秉公办理,如若没有那你就是蓄意诬陷,休怪本汗不讲情面!”

    额列克这话的意思就是要告诉喀尔喀尼,有一说一,二是二。不要因为今日势大就可以得意忘形。

    喀尔喀尼嘴角轻蔑的笑了。他拱手道“大汗!证据确凿,如果有半点伪造臣愿以死谢罪!”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还有什么好说得?

    只见喀尔喀尼一挥手说道“来啊!将人押上来!”很快侍卫们就将一些带着黑色头套的人五花大绑押入王帐,尽管这些人很不情愿,但小胳膊拧不过大腿也只能任其施为。

    当人被押入王帐刘鼎臣就已经知道-完了,这下全暴露了。原本还打算私下里找个机会和额列克坦白一切,没想到被喀尔喀尼着了先手,使得他异常被动。

    “大汗!这些人就是他的同伙。”喀尔喀尼用手指着刘鼎臣同时说道“最可恨的是义若呼首领在其中担当了不光彩的角色。”

    喀尔喀尼说完,那侍卫很是粗鲁的将一个人的头罩去下,人们都惊呆了。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义若呼赫然在列。不用想,定是那哈斯龙干得。义若呼虽然手脚被绑,口也被封住,但却一点都不屈服。他用怨毒的目光看着喀尔喀尼,扭动着身体想要找他拼命,奈何被侍卫押着,行为受限。

    王座上的额列克很生气,他倒不是气义若呼里通外敌,而是气喀尔喀尼自作主张。义若呼再怎么说也是土谢图汗部的贵族,而且是一部首领。即使他真的私通外敌也不是你喀尔喀尼能自作主张随意抓人的,而且你看看人都成什么样了。最重要的是,义若呼是合赤惕部首领布尔罕的岳父,如果被合赤惕部知晓此事,两部极有可能爆发战争。虽然土谢图汗部不惧怕合赤惕部,却也担忧,在四面受敌的情况下那就不能同日而语了。

    喀尔喀尼也是知道的,奈何两个小畜生合计将义若呼一顿毒打。迫不得已他才弄了这么一出,否则他还要静观其变呢!

    “大汗!经臣查证,此人...”喀尔喀尼用手指着刘鼎臣然后看着义若呼“此人,买通义若呼让其将他们带到王帐,目的就是意图谋害大汗。来啊!将那些兵刃带上来!大汗请看这些就是他们暗藏的兵刃。而且此人的随从个个都是搏击好手,臣在缉拿他们只是颇费周章,显然是训练已久的死士。”昨日一夜的严刑拷打还是有些价值的,至少从义若呼的随从那里知道,这些人确实来自合赤惕部,而且还给义若呼带来大批礼物。其贵重程度连见惯世面的喀尔喀尼都不由得眼红起来。当然添油加醋是少不了的。

    看到额列克胸前起伏剧烈,呼吸急促。喀尔喀尼认为时机成熟了,只要他再多说些义若呼等人的坏话,相信额列克一定会有动作!“大汗!臣以为...”

    喀尔喀尼还要说,以为额列克会顺他的心意,没想到却是触怒了额列克。额列克拍着王座高声说道“够了!还不快给义若呼首领松绑?”

    大汗的话他们这些小喽啰怎敢忤逆?马上将义若呼松绑,而义若呼也不是傻子,不是泼妇。他知道在王庭和喀尔喀尼理论能有什么结果?

    他松松筋骨,活动活动手腕说道“哎呦!喀尔喀尼,以前我还真没发现你居然有做大汗的潜质啊!”

    义若呼这句诛心的话让喀尔喀尼很是难堪,只能拱手抱歉的说道“义若呼首领,事从紧急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多多海涵!不过...我倒想反问义若呼首领给大家解释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被喀尔喀尼反将一军,义若呼一时语塞。接连被几个贵族问得无话可说,他又没有本事辩驳,难道怎么被他们这样戏谑和诽谤?

    当然不行!再怎么说义若呼也是布尔罕的岳父,刘鼎臣不能让他任人欺辱。正好喀尔喀尼不是要个说法吗?那好,刘鼎臣决定给他一个说法。

    “启禀大汗!在下确实对大汗以及夫人撒了谎。”刘鼎臣站出来朝着额列克深深的鞠了一躬,表示最真诚的歉意。他这样让义若呼惊呼“先生你怎可这般...?”刘鼎臣冲他摆摆手,示意不要过度惊恐。

    “你看看,他自己都承认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一刀杀了完事!”刘鼎臣刚承认哈斯龙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被喀尔喀尼喝退“滚一边去,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的确,额列克听了哈斯龙的话也是一阵恶寒。心中怒道:你们父子俩还真把这王庭当自家地了?

    说了这么多,额列克也应该表一下态了。他对刘鼎臣说道“先生,本汗不明白了,你倒是说说?”

    “大汗!我的确不是什么医士,这些傍身医术也是早年游历之时同一个道人处学得。之所以能救大汗一命实属巧合,在下曾为与大汗病态相似之人治愈过才敢一试。如果非要谢,那我觉得应该谢谢长生天才是。”

    话从刘鼎臣自己的嘴里说出来要让人信服的多。原本额列克还不相信,如今看来事情不那么简单啊!

    喀尔喀尼很是得意:很明显,不是医士那就是奸细。哼哼!正当他第一之时却听到刘鼎臣说道“我虽然不是医士,但是看病救命却要强过那般巫医太多。我的真实身份是合赤惕部使者,此处有金牌可验明身份。”说着就从怀中拿出一面金牌。这是刘鼎臣临走之前布尔罕命人铸造的,以表明他使者的身份。

    此言一出,王帐内好似炸开了锅,事情可谓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啊!刚才还是合赤惕部的奸细如今又来了一次身份大逆转成了合赤惕部的使者,而且还是大汗的救命恩人,实在是让人感到意外。

    阿雅夫人看着陌生的刘鼎臣,从他手里接过金牌,递给额列克。额列克人已经老了,眼睛花了,金牌上的字都看不清,于是命人将金牌内容拓印下来,以便于观看。

    “嗯!...不错,的确是合赤惕部的使节。你看还有我们当初约定好的标记!”额列克拿着拓纸观看还不时的让阿雅一同来辨认。果然!当初布尔罕与额列克就两部贸易达成共识,相互约定了特殊图案符号,以便于信使的往来。此事只有极少数人知晓,而阿雅就是其中之一。

    同时拓印了好几份,喀尔喀尼不死心。他不愿意好不容易逮着的机会就这样破灭。拿着拓纸仔细端详,希望能从中看出端倪,只是其中的标记不可伪造。看后笑了“哈哈!我就不明白了。先生既然是合赤惕部使者,却又为什么遮遮掩掩不能表明身份?”

    这话问得好,看看场中的兵刃,一个个透着寒光。再看看他的随从一个个身怀绝技不难让人想到,刘鼎臣即使是合赤惕部使者也必然另有目的,否则不会这般隐藏。为何不一开始就表明身份,非得是喀尔喀尼揭露才表明?

    面对喀尔喀尼的责问,刘鼎臣从容以对“哈哈!喀尔喀尼大人弄了这么一出大戏,我不好好配合一下岂不是让您白忙活一场?”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