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喀尔喀情况复杂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最强炊事兵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晚上,义若呼首领带着一帮子贵族宴请刘鼎臣一行,这让他们心中感慨万分。合赤惕部强盛才会有如此待遇啊!

    “刘大人!不知小女在合赤惕部还习不习惯?”义若呼关切女儿,他就这么一个女儿自小宠爱有加,见不得女儿受罪,他这样问也在情理之中。

    刘鼎臣放下酒杯说道“义若呼首领,您就放心好了。夫人在合赤惕部生活的很好,布尔罕首领很是爱惜她,众贵人也都十分尊重!只是布尔罕首领为了合赤惕部利益又娶了两房别妻,但这丝毫不能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

    义若呼点点头,这和女儿所说的基本一致,看来还是多心了!男人嘛!作为部族首领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和亲就是一个重大课题!如果让他知道,被他奉为座上宾的刘鼎臣正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会不会立即将他五马分尸?

    寒暄片刻,刘鼎臣步入正题,问道“义若呼首领!我此番前来是要与额列克大汗有要事相商,代表的是合赤惕部,希望首领能够引荐!”

    义若呼有些诧异,喀尔喀蒙古臭名昭著,尤其是土谢图汗部更甚。为什么合赤惕部会派人来和额列克相商要事?莫不是来结盟的吧?这可更是怪事了,布尔罕不应该不知道土谢图汗部的威名,更重要的是额列克情况不太妙啊!

    看出义若呼的表情后,刘鼎臣觉得其中必有隐情。“义若呼首领,有什么不便之处不妨明说。”

    “唉!”义若呼唉声叹气,其他贵人也是如此模样,搞得刘鼎臣心里有莫名的恐慌。“刘大人,最近喀尔喀蒙古的情况不太妙啊!去岁额列克大汗冬狩从马上摔了下来就没好利索,最近身体急转直下。几个台吉相互之间都有动作,弄得整个土谢图汗部乌烟瘴气,我看你还是不要去的好,去了额列克大汗也不能主事。”

    看来喀尔喀蒙古还真是复杂啊!不过在刘鼎臣眼里这或许还真是个好机会。原本他担心喀尔喀蒙古的贵人会因为合赤惕部有着天然的壁垒,谈判会有所影响。不过,如果真如义若呼说的那般,倒不妨各个击破。毕竟能得到合赤惕部的支持,是每个台吉所希望的。

    “义若呼首领!不管怎么说,刘某身负布尔罕首领使命还请首领代为引荐!”刘鼎臣话都说到这样的地步了,义若呼也就不再推辞了。倒不是义若呼怕事,而是害怕来自合赤惕部的人会有危险而不好向布尔罕交待。

    休息几日后,义若呼就带着刘鼎臣一行人前往土谢图汗部的朵列延,一处位于鄂尔浑河畔的王庭!

    刘鼎臣原以为进入喀尔喀蒙古的地界就距离其王庭不远了,没想到这一走就是半个月!土谢图汗部如此之大,其势力不是合赤惕部能够比拟的。同时心中也做了比较,掌控如此之大的草原却连百万人口都养活不了,这墨尔根汗也是徒有虚名罢了。如果交给布尔罕那一定又是另一番景象吧?

    想着想着,前方传来嘚嘚马蹄声,光听声音就知道有不少呢!双方很默契的排成排,兵对兵将对将止步于五十米之外。一会儿,对方出来一个亲兵模样的人上前询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前来有什么事?速速报来!前方就已经是王帐所在,如有逾越格杀勿论!”

    亲兵都是这般模样,口气很硬!他们是代表主人在询问,当然要显得高人一等了!义若呼马上赔上笑脸,将战马上前几步说道“呵呵!我是兀良哈后部首领义若呼,今带贵客前来拜访额列克大汗,劳烦小哥通报一声!”

    像义若呼这样的大贵族拜见大汗额列克,这些小兵是惹不起的。奈何他们今天不走时气(方言:倒霉的意思!)领头之人正是布尔罕的对头哈斯龙。刚刚还若无其事浮想联翩的他,本想糊弄糊弄就结束今天的巡逻任务,没想到让他遇到了义若呼?

    “什么?义若呼?”哈斯龙乐透了!心想:哼哼!死老头,当年宁将女儿嫁给布尔罕那个混蛋也不嫁给自己,今天你落在我手里,看我怎么弄死你!

    义若呼看着哈斯龙分开人群走在前头就知道事情不妙了,他能做得就只有祈祷这家伙今天没喝高!

    “义若呼!不得到大汗召见各部首领不可擅离职守,你竟敢私自前来。还将来路不明之人带到王庭,你好大的胆子!来呀!将他们给我拿下等候大汗处置!”

    接到哈斯龙的命令,周围的亲卫迅速讲他们团团围住,彼此都亮出兵刃,远处弓箭手已经搭好箭,只是他们还有分寸。不由分说向着以为极有权势的一部首领瞄准,背后的风险还是极大的。

    眼看着哈斯龙这是要摆开阵势了,义若呼怒了!别看他平常做事唯唯诺诺,低头哈腰。今天他还必须要在合赤惕人面前硬气一回。他指着哈斯龙大骂“哈斯龙!你什么意思?我只不过是带几位贵客前来拜见大汗的,怎么叫擅自离开驻地?再说了,此前我亦经常过来怎么没听说过大汗说过这样的话?”

    哈斯龙被义若呼诘问得无话可说,喃喃几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那是以前没有,如今大汗重病缠身,当然要严格一些了!”

    “正是因为大汗身体不适,我们才来拜见的!在下会些医术,或许可以为大汗解除病痛!”刘鼎臣的话让义若呼有些六神无主,有!还能说,这没得你怎么也能说?万一治不好大汗,岂不是要大祸临头?

    就在诧异的时候,得到的确实刘鼎臣自信满满的眼神。义若呼也是个聪明人,马上接上刘鼎臣的话。“对!这位是我请来的神医,哈斯龙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通报?可不要耽搁了大汗的病情!”

    这又上升了一个高度,哈斯龙有些下不来台面,只是硬撑着说道“我不管他是什么神医之类的,我只知道他来路不明,给大汗治病更要搜查,这是我的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来呀!给我搜!若有阻挠格杀勿论!”

    哈斯龙说得没错,可是刘鼎臣不能让他如意。此番前来为了探路他还带来太多好东西,光是**就不下40柄,如果真让哈斯龙搜了去,且不说能不能要回来,按哈斯龙的性格恐怕还会给他们网罗罪名,尤其是这个特殊时期。到那时恐怕在想解释已经晚矣!

    在远处弓箭手的注视下,合赤惕部一行人不敢妄动!倒不是怕了他们,而是身怀特殊使命前来,在没有完成任务之前不可意气用事。

    就在哈斯龙得意万分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就差点要了他的命!

    “听说有医士前来,怎么还没到?”来者是位雍容华贵的夫人,看着恭敬的朝两侧分开的侍卫就知道此人的地位超凡。哈斯龙没敢多想,赶忙下马单膝跪地,右手覆胸恭敬地称之为“阿雅夫人!”

    被称呼为阿雅夫人的女人连眼皮都没挑一下,朝着刘鼎臣走来说道“这位想必就是那位医士了吧?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随我替大汗诊治?”

    刘鼎臣的相貌和蒙古人相去甚远,再加上他装扮的仙风道骨般很容易就猜出来了。

    眼看阿雅夫人就要带义若呼一行进入王帐了,哈斯龙还不死心上前进言道“阿雅夫人,这些人来路不明,还是让臣探查一番再说吧!”

    阿雅夫人的美眸迸发出深邃的目光摄人心魄,刘鼎臣心中暗赞“好一个媚妇人!”却见夫人冷言说道“容你探查?恐怕大汗早已人去尸寒了!莫不是你信不过金帐侍卫还是信不过我?不要以为是喀尔喀尼的义子就有资格在这里摆谱。今儿若大汗无事方则罢了,若大汗有个三长两短,有你好受的!”

    说完就带着刘鼎臣几人朝着王庭最大的那顶帐篷走去,只留下满身冷汗的哈斯龙跪在那里。别看她是个女人,可是手段狠辣。即使是大汗额列克的三个儿子在这位继母面前也显得服服帖帖,丝毫不敢造次,更不要说他们这些下臣了。

    刘鼎臣一行紧跟在阿雅夫人身后,沿途她还说“几位不要见怪,有些人就是那样得意忘形,尤其是大汗如今身体大不如当年,他们才敢跳出来欺负我一个妇道人家!”

    刘鼎臣觉得她好似换了一个人,分明是颠倒黑白嘛!谁欺负谁,很明显的!不过他确更喜欢和这样的女人打交道,因为她们更聪明也更有手段,看来日后可以从这个阿雅夫人方面多多入手。

    就在他们快要到达王帐的时候,一个侍女急忙跑出来焦急的对阿雅夫人说道“夫人不好了,大汗喘不上气了,脸也憋紫了!已经派人去请巫师了,可是好半天都还没到!”

    “啊?”这还了得?阿雅知道,她如今的一切都是来自于额列克的宠爱,如果额列克就此归天,等待她的命运将会十分悲惨。不是殉葬就是沦为额列克三个儿子中一个的玩物,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即使将来无可避免也要尽量拖延时间,好让她早做打算,布局!

    只见阿雅撩起袍子拉着刘鼎臣的手就往王帐跑去。此时的神相脸上泛起一丝羞红,那羞红是来自两方面的。一是男女授受不亲,二是一个男人居然被一个女人拉着跑,竟然还没有反抗的力量,确实够丢人的了。

    却说刚进大帐就发现里面云雾缭绕!不,是乌烟瘴气才对!只见正位软榻上躺着一位面色酱紫的中年男人,贪婪的呼吸着空气。只是这秽浊的空气更加让他难受,双手拼命要撕扯胸膛,几个侍女竭力遏制不能!

    软榻前面有个三尺见方的土坑,里面都是灰烬。从空气中弥漫的气味就知道,此前定是烧了不少牛马粪和艾草。浑浊的空气,艰难的呼吸,刘鼎臣判断额列克是患有严重的痰瘀之症,如今痰血阻隔气管,所以才呼吸困难!

    简单而准确的判断之后就立马从旁边拿起一个木片,从白蜡里面挑出些许浓膏状的白蜡,掰开额列克的嘴,抵在舌根。不一会儿只见额列克反应激烈,面部朝下。“哇!”一下,泛黄且带有淤血肿块的一口大痰猛烈的倾泻而出。

    “哎...呦!”这个气味实在难闻,不知道在他体内伴留多少时间了!阿雅看到额列克有所好转,他竟然能睁开眼睛了。虽然还是有些无力,可是明显要比之前精神了。

    “多谢神医出手相救,要不然真不知道大汗会是怎么样!”这是发自内心的,而刘鼎臣也恭敬的回道“夫人客气了,大汗所患是严重的痰瘀之症,可不敢在烧艾草了。需赶快通风,让秽浊之气尽早散去,否则还会加重,到那时恐怕药石无益了!”

    “我就知道他们盼着大汗早日归天,一个个都没安好心!”眼中寒光乍现,杀气四溢。真应了一句话叫不要动我的奶酪!

    刘鼎臣慢慢退却开出一副理气化痰的方子交到夫人手上问道“夫人,不知可有这些药物?”

    阿雅看了看手中方子,笑道“有的!早知道那些巫医不可靠了,我已经派人及早采买好药材,幸好方中药物我处皆有盈余!今日还是要多谢神医,要不是有您在大汗恐怕很难渡过这一关了。”

    两人有说有笑,刘鼎臣也是个健谈之人,总总都能旁敲侧击的从阿雅那里探听些喀尔喀蒙古的目前的现状。

    忽然帐外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一个青年男子不由分说径直朝着软榻跑来,也不看已经睡着的额列克直接跪在软榻前拍打着额列克的身躯哭道“父汗啊!你怎么就去了呀?多尔济还想聆听您的教诲呢!父汗!”

    “住嘴!多尔济!大汗还没死呢!你就来哭丧?”阿雅训斥着多尔济,而他仍不以为然!心想:小娘皮,等老子当上大汗,非要让你享受一下,再把你赏给奴隶,让你一天都不得安宁!

    此时额列克睁开双眼,阿雅马上上前将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胸前。这一幕却吓坏了前来哭丧的多尔济。“啊!”一个大男人,若不是心中有鬼怎么会被自己的父亲吓得瘫软在榻前?额头的冷汗直流,刘鼎臣甚至发现他的裤裆已经湿润了。不一会儿,又进来两个穿着华贵的公子,想来是额列克另外的两个儿子吧!他们看到多尔济这样,都有些掩饰不住笑容,纷纷上前拜见父亲,同时把那个没用的家伙架在一旁。

    多尔济被吓得不轻,此时他最恨的人不是阿雅,而是给他报信好消息的哈斯龙!这个该死的家伙,要不是背后有喀尔喀尼在,他早已经死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