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是战,还是......?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最强炊事兵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了目标就应当行动了,经历了半个月的行进,前去祭奠先汗阿勒特的队伍终于又回到合赤惕部的王城-紫泥淖。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要讨论是否要兵进套部了!

    刚回家的布尔罕没有心情干别的,他一门心思想着复仇!给母亲请安之后,就急急忙忙出去前往议事大厅,那里还有诸臣在等着自己。

    事儿是由杜根挑起的,自然要先听听他的意见,布尔罕第一个就点了他。

    “大汗!臣认为套部猖狂又多次与我合赤惕部冲突,是因该教训一下的时候了。但是,事先我们却要做好准备,毕竟套部可不是没娘的孩子啊!”

    杜根说出很多人的顾虑。是啊!套部不是没娘的孩子,他的娘家可是当年的土默特部,这个曾经中部蒙古的王者。虽然说,在俺答汗及三娘子相继去世之后,这个曾经的庞然大物已经不复当年的雄壮。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今日也没有一个部族能够小看了它。

    “大汗!臣不主张攻打套部。”巴图拔根站在合赤惕部的切身利益的角度,经过深思熟虑才上前进言!

    “大汗!臣不同意原因有二。这一么就是如大济农所说,套部不是没娘的孩儿,这打了小的惹了老的,我们日后必然会和土默特部发生战争。土默特部所处之地水草丰盛,因此实力也强大,我们不可能一蹴而就将其击败。到那时战争拖得越久对我们越是不利,谁知道会不会有其它部族打我们的主意?”

    “这二么就是,我们刚刚经历了变革,两部仍在整合之中。贸然发动战争会使部众厌恶,而且我最害怕的就是有别有用心之人从中作梗,分化部族。那样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巴图拔根话中有话,即使现在部族中真的没有异心之人,那巴图拔根的顾虑也是有道理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呐!

    杜根和莽高听了此言都没有反驳,他们知道一直以来他们就是合赤惕部贵人监视的对象,说还不如不说,否则越描越黑!

    布尔罕听了几位大臣的意见之后都觉得有道理,大体意思还是不希望打仗,或者不希望大打!如果要让布尔罕放弃,他有些不甘!同时他也明白某些人的用意了,他希望用一场绝对性的胜利来压制住那些宠宠欲动的投机者,他慢慢将目光聚焦在自己最为亲近的两位大臣身上。

    阿迪亚捕捉到了布尔罕渴望的目光说道“大汗!臣不反对攻打套部,可是不是现在,至少也需要两年之后才能行动!否则合赤惕部必将被拖入战争泥潭不可自拔!”

    布尔罕有些失望,却又听到神相说道“非也非也!”布尔罕听到这就似乎又看到了曙光一般,他急忙说道“神相,请畅所欲言!”

    “大汗!诸位贵人,不知道大家看清我合赤惕部当前局势没有!以为如何?”人在讨论出兵与否,神相反而问这些?让大家有些不解!

    在大眼瞪小眼片刻之后,噶丽又一次当了出头鸟。他自豪的说“那还用说?如今我合赤惕部自然是繁荣昌盛。水草丰美、牛羊满圈、马匹成群、人丁兴旺!照我说那就是形势一片大好!嫣然有中部蒙古王者之姿啊!”

    诸位大臣也极力认同,连布尔罕都觉得是这样的。就在大家沉浸在自豪当中,却被神相打破了。

    “哼!既然这样,那臣恳请大汗将臣这两年来的俸禄发还!”

    神相的话让群臣讥笑不已,连阿迪亚也不能幸免!布尔罕更是笑得前仰后附!“哈哈!笑得我都快哭了。”布尔罕从来没有给阿迪亚和刘鼎臣这些大臣许诺下什么俸禄,不止他们。是所有人都没有,有的也只是一些牛羊马匹或者粮食什么的,在草原上可不像中原,金银不是什么稀罕物!

    “神相要银钱做什么?”布尔罕倒不是拿他打趣,而是想要知道,或许这就是好奇心吧?

    “当然是回家了!想我刘鼎臣都已过而立之年,仍尚未娶妻实乃大不敬。得些俸禄好回中原娶房媳妇,了此一身罢了!”

    刚才还有所节制的群臣,听了神相这话笑得更加无度了。神相可真有意思啊!开个玩笑还这样清新脱俗的,还一本正经的!就在群臣笑话神相之时,布尔罕却全无笑意。如果刚才是在开玩笑缓减气氛,那现在就像是动真格的了!

    布尔罕大步走下座位,来到神相跟前说道“神相,您这是要走啊!也罢!您总得说出为什么要走吧?如果是我布尔罕的错,我改!当然您决意要走我也不留您。如果不是我的错,那我恳请神相留在合赤惕部辅佐我共谋大业!”

    布尔罕坚信,像他这样的主君能够如此礼贤下士定可以留住神相,没想到神相不为所动。

    “大汗!您都是快要死的人了,还图什么大业?”神相此言一出,立即引来群臣的不满,大家纷纷高喊“刘鼎臣大胆!”欲要拔刀将其拿下,布尔罕挥手制止了。

    看着一副宁死不屈要慷慨就义的神相,布尔罕恭敬的请教道“请神相教我!”

    刘鼎臣知道火候到了,指着人群骂道“一群鼠目寸光之辈,吾羞与之谋!”骂完转而向布尔罕说道“大汗!如噶丽将军所说,如今合赤惕部俨然如中蒙古王者之姿!我们能够感觉得到,那么土默特部就感觉不到?喀尔喀蒙古感觉不到?亦或是准噶尔部感觉不到!”

    神相说完,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是啊!合赤惕部过于显眼了,俗话说得好出头的椽子先烂!恐怕此时合赤惕部已经被人惦记上了!

    神相继续说道“是!合赤惕部如今是风调雨顺、水丰草盛、牛羊成圈、马匹连群。可是,你们想想如果人祸天灾将至,合赤惕部如何自保?我可听说当年大旱,合赤惕部老人结队赴死,其场面何其壮观?是否还要再现当年之故事?恐怕没机会了!到那时,我可以肯定,合赤惕部必将是诸部族分而食之的绝佳对象。要知道,我们合赤惕部可是出了名的富庶!”

    神相所言并非危言耸听,其中厉害关系大家都是知道的。

    既然形势如此危急就有人不禁要问该如何解决?

    “诸如土默特部所在之地,虽说不能称之为肥美,却要强过我们太多!当下之机唯有取一产粮之地以为后盾!”

    “神相!但凡产粮之地,无不是膏腴之地,心头之肉哪有那么容易夺取?况且,凡此类地方皆在中原之国,我等草原哪来如此沃野?”

    聪明人往往一点就通,阿迪亚立马就想起一个地方。“嘶!老伙计说得可是河套平原?”

    见阿迪亚已经点通,神相欣慰的点点头。而布尔罕也在听到河套平原之后一拍大腿心想“哎!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河套平原那可是塞外江南之说啊!在后世那也是地道的产粮区呀!”

    “大汗!这河套平原就是原汉代之朔方、五原二郡。武帝北击匈奴之后,设此二郡修边事、屯田保民以此抵御匈奴复犯。因此,此地兴修水利引黄灌溉,农业极为繁盛。后汉经历五胡乱华时代,农事废弛,直到唐代复兴。及至宋辽之后便是我大元游牧放马之地,真正的塞外明珠啊!也由此可知,此地农牧皆宜,正好可做我合赤惕部之根本所在啊!”阿迪亚不愧为“百事通”熟读史书,刚一起头他就能说出其中重点。

    布尔罕听后感慨原来如此啊!神相弄这么一出就是要弥补合赤惕部的短板。曾经几人还在一起讨论过相关事宜。合赤惕部未来面临的最直接的问题就是人口和粮食。游牧看起来很富庶,可是抵御风险的能力要比农业低,尤其是在一个旱涝保丰收的地界儿更是如此。不是有句话叫黄河百害,唯富河套嘛!虽然这几年在布尔罕的推动下,合赤惕部领地内大量种植沙枣、红枣之类的果树,为的就是以防万一。河套平原一直都是布尔罕的盘中肉,只是没有如今这么迫切!

    “诸位也都听到了,说说想法吧!”对于战争这种事情,布尔罕可不敢随意做决定,至少现在不能,他还要听听贵族的意见。

    巴图拔根一直都是以合赤惕部为中心的,没有人比他更加上心了。“大汗!听了刘鼎臣大人的话,让臣茅塞顿开,同时也让臣感到羞愧难当。没想到我合赤惕部竟面临如此困境而不自知,这是我等做臣子之过啊!至于要打套部,臣没有意见。但是,臣必须要讲明。套部有如荆棘环绕,非使巨力不可破,否则恐被其缠身。”

    巴图拔根说得是,这一点也是诸多贵族所担心的。布尔罕再次看向刘鼎臣。“神相,我知道你有想法,请明言岂不痛快?”

    “呵呵!还是大汗知我啊!巴图拔根大人所言不假,但是,在我看来套部之荆棘在于土默特部。两部尤为母子关系。若要亡其子,必先制其母。”

    没错,这个道理就和蒙古人逮马驹一样,必先控制母马让其不能动弹这样才好下手。神相给大家空余时间遐想,随后又意气风发的说道:

    “若要制衡土默特部,必须要喀尔喀蒙古不可。两部纷争众所周知,这正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地方。”

    “神相!你怎么知道喀尔喀蒙古会帮我们牵制土默特部?要知道喀尔喀蒙古都是喂不饱的白眼狼,说翻脸就翻脸,而且没有足够的好处他们是不会出兵的。”巴图拔根的问题也正是布尔罕想要知道的。

    “哈哈!巴图拔根大人,我这里就正好有一个诱饵,有它在不愁喀尔喀蒙古不上钩!”

    “噢?愿闻其详!”布尔罕有些等不及了。

    “大汗!诸位贵人!喀尔喀蒙古看似统一,其实严格说起来也就只有土谢图汗部而已,其它小部族不予考虑!而前者占据先人之地久矣,门下部众逾百万,草场不足。如果能有一片草场让其游牧,想必土谢图汗部必定渴望!”

    不错!草原部族说到底都是为了生存,如果能有一片草场那可实在是太好不过了,可是合赤惕部还有哪块草场给它呢?

    “大汗!恕臣冒昧!原土尔扈特冬歇牧场科布多就是一块难得的好地方。”

    众人听了之后感到这刘鼎臣果然阴险。自从与土尔扈特的兼并战争以来,合赤惕部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控制科布多,恐怕现在的科布多是在准噶尔部的实控范围吧?倒是本查干湖附近的牧场在合赤惕部手中,那里也是个好地方,只是不知道大汗舍不舍得?

    “大汗!科布多靠近准噶尔部,与我合赤惕部而言是鞭长莫及,可那也是合赤惕部的牧场,给谁说那都是。只是未来将要与准噶尔部产生交集,难免会利益不保,还不如干脆拿来送人。此外,本查干说到底离喀尔喀蒙古近,与科布多是同样的际遇!两者对于合赤惕部皆是鸡肋,可是对于喀尔喀蒙古来说那就是一顿饕餮盛宴啊!再者,包袱丢掉,诸如准噶尔部和喀尔喀部就都被大漠和戈壁与我分隔,到时拿下河套,也好经心经营河套,还能与我当下领地形成互补,真的可以做到,进可攻退可守的地步。”

    布尔罕开始在地上踱步,他在思考,在考虑其中得失。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将科布多当成自己的领地来看,现在看来它还是有价值的。如果处置得当,或许真如神相所说能换一个河套平原也未可知呢!只是本查干送人了去,多少有些担心。因为黑水城就在附近,如果喀尔喀蒙古背信,那么黑水城首当其冲。如果不送,那又有什么能够打动喀尔喀蒙古呢?

    片刻之后,布尔罕终于做决定了。他一拍座椅,起身说道“我决意就用科布多及本查干之牧场换取与喀尔喀蒙古的合作,诸位意下如何?”

    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定神下跪高唱“臣等谨遵大汗圣谕!”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