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意外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督军与南宋同行这个福晋有点萌大宋的智慧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话布尔罕已经放出去了,就是没人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布尔罕端庄的坐在看台上,两旁都是贵族,见此情形有人焦虑有人有人等着看笑话了!

    “怎么?都不敢了?就这还要当部族最优秀的勇士?还是都回家搂着老婆作梦好了!”布尔罕一番冷嘲热风之后,就起身准备离开了。他就是要看看这些人还有没有血性,敢不敢尝试?

    正当布尔罕朝着议会大厅走去的时候,一个骨感瘦弱的年轻人站出来说话了。“既然没人,那我就当第一个好了。”

    有人站出来了,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布尔罕也扭过头看着这个勇于尝试的人,他说道“很好,我还以为我们蒙古人的勇气都被磨平了,勇士报上你的名来!”

    义乐特马上单膝下跪,右手覆于胸前恭敬的回答道“我尊贵的大汗,您最忠诚的门下奴仆义乐特向您致敬了,请允许我接受挑战。”义乐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反正自己现在已经是首领卫队的一员,如果再获得那个标统的职位那就更好了,可以让家人也摆脱苦难了。这才是他第一个出头的目的,这样也能获得布尔罕的关注,出镜多点以后就能在军队中得到更多。

    “好,义乐特!我准了!同时现在你已经不是奴隶了,你自由了连带你的家人。”同时话语一转问向贵族们“你们中有谁不同意吗?”众人纷纷表示无异议,只有坐在最远处的草勒孟有些吃味,却又不敢表现出来。

    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每个挑战者最多可接受五次挑战而不败则可过关,最后由优胜者相互挑战最终留下十个人即可。

    义乐特是无所谓了,可是其他人看到他这样一个瘦弱的人当然想要占点便宜了,殊不知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别看义乐特瘦弱看似弱不禁风的样子,其实他很有内涵!作为一个奴隶,一个称职的奴隶,义乐特春天要给牲畜接产;夏天又要放牧;秋天要打草为越冬做准备;冬季还要替主人围猎。他是幸运的,没有死于饥饿、病患、折磨、野兽,这就是他的资本。很快义乐特就先后击倒五名挑战者,他可以休息了。马上就有侍女端上可口的羊肉和马奶酒,并且不停的冲着他抛媚眼!蒙古女人敢爱敢恨,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对英雄特别关注!

    场地很大,可以同时容纳十组在那里对决。在布尔罕眼里,他们大多是依靠蛮力在较量,没有丝毫技巧可言,先前的那个义乐特还有点看头。正当他失望所余就在他不远处的一组,两人已经打斗了好长时间,精彩的对决引来场下阵阵呐喊!布尔罕被这样的气氛吸引了,他开始关注起两人。他们一个看似健壮,一个敏捷。都使用长柄武器,那个体格健硕的人使用的是一柄蒙古人传统的重型长矛,它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苏鲁锭长矛,很是霸道。而另一个则是使用一种看似柔软的长枪。年轻人在苏鲁锭每一次的攻击下都会被巨力逼退几步,不过好在他身形敏捷加之枪法精妙,也能做到攻防有度,进退自如。刚看了一会儿布尔罕就已经清楚这个年轻人的真实意图了。不简单啊!每次都不与敌人硬碰,恰到好处的卸力与之游走,为的就是要让对方率先力竭。因为他知道,如果贸然攻击即使凭借技艺获胜,恐怕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在坐的哪位贵人**出来的,看来举办这样的比武还是很有必要的。

    人说:是金子总会发光!但布尔罕认为埋在泥土里的金子就不会发光。要想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就必须要给他们得以施展的舞台。民间自有高人在!这也就是为什么古代君王频频发榜招贤的缘故了。可恨合赤惕部如今基础过于薄弱,而能够提供的舞台也不够大,只能这样了!

    就在布尔罕感慨的时候,双方的战况发生急转。果然如布尔罕猜得那样,壮汉连番的攻击让他的体力迅速降低,此时他已经汗流浃背,不停的喘气,两人很是默契的彼此防范绕着圈。台下的人看到这样的情形不乐意了,有起哄的人大喊“快打呀!怎么不打了?壮汉上啊,踩扁这个毛孩子!”这一起哄,让壮汉更加冲动起来,他挺着苏鲁锭朝着那青年就刺去。布尔罕有些不忍心看下去了,都说了身形矫健还敢这样鲁莽的刺去?只见他身子一闪,用枪格了一下苏鲁锭,身子就迅速转了一个360°,有用枪尾朝着那壮汉的小腿窝就是一磕。由于先前体力透支,再加上此处正是薄弱,就这么一磕壮汉就已经单膝跪地。小年轻乘胜追击,此时枪头回转过来,顺势就朝着他后背猛抽过去。壮汉被打趴在地,年轻人没有再做什么,这就算是点到为止吧!壮汉翻过身子,大口喘着气,用手不停的用力敲击着地面,他恨呐!

    布尔罕不知道这两人正是莽高和额日勒图的儿子-歹歹统阿和巴雅爾。巴雅爾感觉自己真没用,眼看着家族复兴有望了,自己却在这最关键的时刻输了。多日来父亲给他施加的压力迫使他万分努力,就在他一连击倒四名挑战者的时候,让他遇到了那个年轻人,自己以及家族的梦想破灭了。

    此时,这段最为精彩的对决结束了,而其他的九个人也都相继出线。歹歹统阿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不再需要比试什么了,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布尔罕端起一碗马奶酒,侍卫给歹歹统阿递过去。结果酒一饮而尽的歹歹单膝跪地说道“谢大汗赐酒!”

    多长时间没有见过如此爽快的人了,布尔罕不由得显得兴奋异常。“勇士报上你的名号!”

    布尔罕对这个懂得进退而且能知己知彼的年轻人越来越感兴趣了!

    小小年纪的歹歹统阿并不怯场,他大胆得说出自己的骄傲:“启禀大汗,我叫歹歹统阿!是大断事官莽高之子!”布尔罕听后默默地点头,难怪如此年轻,原来是莽高之子。这就更加难得了,莽高身居高位子嗣却如此优秀确实难得。

    就在这时,听到歹歹统阿的话,巴雅爾更加气愤了!他心想“你一个大断事官的儿子还用和我来抢这一个名额?这对于你来说或许不算什么,可是对于我们家而言那就是最后的希望了!”巴雅爾越想越激进,他实在无法忍受人们像欢呼英雄一般围着歹歹统阿,而自己却无人问津?他挣扎着用尽自己最后的力量,抓起苏鲁锭朝着歹歹的后背劈过去。

    这一切都进行的太快了,快到连守卫都不能及时下手制止;快到歹歹统阿都不自知;快到围观的人不能发声提示。这一切也被布尔罕看在眼里,就在巴雅爾起身拿起苏鲁锭的时候,布尔罕就已经预判到将会发生什么了。他站起来怒道“狗胆!”随手就将盛放马奶酒的桦木碗朝着巴雅爾脸上甩去。

    “砰!”...空中还在挥洒着马奶酒,却见巴雅爾脸上血肉模糊仰面倒地。可见布尔罕的力道有多大,即使这样歹歹统阿依然没能逃过一劫。苏鲁锭长矛的矛尖还是划破他的衣甲,顿时鲜血四溅。像他这样的贴身衣甲没有丝毫防护性可言,布尔罕看到歹歹统阿倒地,后背的白肉外翻,幸好不是太深!

    “来人!速传军医!还有将这个无耻之徒给我拿下。”布尔罕连下命令人们才反应过来。卫队士兵立马上前将罪恶之徒巴雅爾拿下。看到儿子受伤,莽高第一时间冲到了歹歹统阿的身旁,不停的鼓励儿子和歹歹说话。歹歹也算是硬气,医官来了对他迅速施以治疗、缝合伤口他都是咬牙挺住。这一幕让布尔罕对他更加看重了。

    见医官已经赶到布尔罕指着还躺在场地的巴雅爾说道“我举办比武就是要选出勇士、英雄一个能让众人信服的英雄。没想到居然会有你这种人,像你这种人要你何用?来人给我拉出去砍了!”

    不知什么时候额日勒图已经跪在儿子一旁了。先前儿子力竭倒地他也感到一丝失望,可是他没有冲上去照顾儿子,他怕杜根等人又怕布尔罕误会,可是如今儿子闯下如此弥天大祸他不出面实在不行啊!当听到布尔罕要处死巴雅爾额日勒图几乎要抓狂了。他奋力拨来侍卫,跪在巴雅爾前面猛地磕头,不一会儿额头就已经破了,鲜血染红了那一片。

    “大汗开恩呐!巴雅爾以前不是这样的,他是太过心急了!大汗求求您开恩不要杀他,他还年轻才十八岁呀,大汗要杀您就杀我吧!”

    额日勒图如此说道,让布尔罕更加难堪“额日勒图你当我不敢杀你吗?”就在布尔罕发怒的时候,莽高也跪下说道“尊贵的大汗!请允许臣说句公道话!”

    莽高的面子布尔罕不能不给。“你说!”

    布尔罕正在气头上,而且额日勒图已经将布尔罕逼上梁山,先看看莽高会怎么说了!

    “大汗!孩子们比试一下,难免会出现急眼的时候,这很正常。而且我儿歹歹统阿只是轻伤养些时日就好了,大汗!我想就不要深究了吧!”

    布尔罕转眼看着医官,那医官很配合的点点头,显然莽高说得不错,确实是轻伤。说实话此前布尔罕也没想到会是额日勒图的儿子,如今如果一个解决不好会招人非议。刚刚罢免了老子的那颜职务,又要处死儿子,这是要赶尽杀绝的节奏啊!作为一个部族大汗,布尔罕不能这样做。可是光莽高一人求情份量还不够。就在此时杜根决定救额日勒图一命,此前他就曾答应过额日勒图会在大汗面前进言,如今大汗都要杀他了,再不求情就没机会了,同时也是要借此机会挽回声誉,拉拢一下人心。

    “大汗!臣亦同意莽高大人的说法,孩子们一起难免会磕碰,好在没有造成更恶劣的事情。我看就饶他不死吧!”

    有杜根的求情事情就好办多了,合赤惕部这边的贵人也看出门道来,都纷纷下跪求情,土尔扈特那边也不甘示弱。今天对于额日勒图来讲是他感觉人缘爆发的一天。

    有这么多贵族出面,布尔罕也就有台阶下了。“既然大家都认为这样,那就饶他不死。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巴雅爾罚那兀鲁思大营服役三年,以抵今日罪责。额日勒图教子无方剥夺贵族称号,贬为庶民。额日勒图!这样的责罚你可认罚?”

    额日勒图想着,虽然这样的责罚有些过了!儿子在那兀鲁思服役三年,那可是去当敢死队了,虽说比正规士兵要危险,却暂时保住性命,日后还有机会。至于那个贵族称号,如今他们家本来就已经是形同虚设了,剥夺也就剥夺吧!

    “谢大汗不杀之恩!谢大汗不杀之恩!小人认罚!”听到父亲这样说,巴雅爾无力的瘫软了!布尔罕只一个眼神,医官就上前救治。稍后回禀“大汗!人没事血已经止了,只是力竭而虚,加之失血所以昏厥,休养几日就好了!”

    听到医官这样说,额日勒图才算彻底放心了。他不住得谢着大汗,还有众位贵人,可是心中失望总总不能消除。

    “额日勒图!我听说你以前就是个勇士,搏击技艺高超。明日到赤那思大营做个教习吧,那些孩子没个好的老师成长太缓慢了!”布尔罕说完就起身离开了。留下还在沉浸在幸福中的额日勒图还有倍感意外和无奈的众多贵人。

    杜根对于布尔罕如此,十分不满。好嘛!我们这一大帮子人,又是下跪又是求情,最后收人情的是你这个捉刀手?这天底下还有没有公德心啊!其他贵人倒是没什么想法,尤其是莽高!他原先还在担心万一额日勒图再投过来,布尔罕是不是会重新评估策略而优先打压他呢?让布尔罕接手额日勒图是最好的选择了。

    经历了巴雅爾事件,合赤惕部曾一度“热闹”过一阵,不过又被布尔罕的一个新决定所取代,而且还让人倍感意外!

    PC:再一次求推荐。目前还没有勇气和起点申请签约,第一本也不打算上架签约了。但为了能得到认可,还是希望大家要是觉得小说不错,有多余得推荐票,请支持支持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