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合赤惕部改革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最强炊事兵与南宋同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事不宜迟,整个改革以及整合部族需要趁热打铁。这倒不是布尔罕心急,而是他害怕莽高那边会出现问题,从而影响到整个大局,为了防止夜长梦多布尔罕决定明天就翻牌。

    第二天,整个紫泥淖还没有活泛起来的时候,代表合赤惕部以及土尔扈特部的大小贵族已经大多到场了,双方无论是谁都等待了太多时候,现在是需要收获的季节了,各个都显得十分兴奋,尤其是杜根一系!他还和其他贵人一起有说有笑,似乎已经预定即将到来的权利和利益,相比之下莽高则要安分的多。他没有交头接耳,而是环顾四周,这一切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原来合赤惕部的那些小贵人今天只有伊拉贡到场,而他也很可能是继承父亲乌日昭的地位罢了。而那些小贵人才是未来合赤惕部真正的贵族,可他们却没有到场,这对于接下来即将瓜分权利、利益而又极度缺乏贵族的合赤惕部相当不利,莽高也感觉到大会的气氛还是那样宁静,似乎什么也不会发生,可是自己的心头总是觉得这样的气氛就是不对,他刻意的将座位朝后挪动了一下,刚离开就马上有不知死活的家伙顶替,莽高也乐见于此,没有过多计较!

    实际上,莽高的感觉一点不错。刚刚沐浴在阳光下的紫泥淖,它宏伟的身躯在空旷的原野里显得格外醒目,不愧是一座坚城!此时大街上开始有人三五成群的活动着,可是随着军队调动频繁,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到今天的不寻常,人们选择了闭门不出。四个城门都由赤那思的士兵专职把手,尤其是居住着大量土尔扈特贵族的城西,更是由扎都罗亲自坐镇。为了今天的大会,布尔罕下令调动了原合赤惕部近一半的兵力分散在城里,城外还有噶丽将军从奴隶和俘虏中精心挑选的5000大军以及那兀鲁斯大营驻扎,以确保万无一失。这一切的行动都是在贵人们进入大议会厅之后进行的,所以绝大多数贵族才没有觉察到异样。

    大厅内贵人们已经就位,布尔罕才从内厅出来。原本还有说有笑的议会大厅一下子变得肃然起来,这是对于布尔罕这个部族首领最起码的尊敬!

    布尔罕就坐之后,其他贵人们就开始按照自己的地位找地方坐了,对于莽高这样的刻意回避的人,当然有人当仁不让的占据“有利地形”了。看到所有人都已经就位布尔罕开始了今日的议题,今天可不仅仅是年初的一场普通会议,这更像是一场权利的分割大会,一顿饕餮盛宴。

    布尔罕对着坐下的诸位贵人示意,特别是对于杜根。而杜根也会意的笑了笑,显得很得意的样子。

    “诸位!”布尔罕开始讲话,这就意味着大会正式开始了,贵人们都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生怕错过什么!

    “诸位!自去年秋季以后,两部整合如今已经快有大半年了。可是最近两部摩擦不断,更甚者前天还发生了流血冲突,我在想是不是我们的方针有问题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

    布尔罕直接点出昨天的事情,这让杜根有点坐不住了。他目前还不知道布尔罕究竟是打得什么主意,先试试看!

    “启禀布尔罕首领,人生活在一起难免会磕磕碰碰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事也怪我们这些人,是我们没有提前劝阻,让事情发展的这种地步,实在是罪过呀!”

    杜根说完,他的一帮“心腹”也在旁边帮腔-“是呀!是呀!”这种双簧的搭配就好像是在说“我们以什么身份管这件事?以合赤惕部贵人还是土尔扈特贵人?”这明显就是要权的,虽然很隐晦不过对于经常玩弄权术的布尔罕来说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布尔罕摆手打断杜根的话。“杜根长者,话虽不错。可是这不是更加显得两部缺乏沟通和认同?”不管杜根再怎么狡辩这都是不争的事实,慢慢的大厅里的人们开始冷静下来思考这一切。

    布尔罕继续说道“这样的局面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决定效仿成吉思汗做法成立一个大断事院,处理部族内部纠纷、查查不法。”

    “嚯!”布尔罕刚抛出这一点,大厅一下子就炸开了。人们开始交头接耳纷纷讨论这件事。“大断事院!”这对于绝大多数蒙古贵族并不陌生,是当年成吉思汗首创用于掌刑政狱讼,处理部族内部事物纠纷!没想到今天第一个议题居然如此重大,如果能成为这个大断事院的断事官那就相当于汉人的丞相一般!

    布尔罕看着大厅内四下探讨的贵人,感觉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继续说道“大断事院设大断事官一名断事官数名。这大断事官我看就由莽高贵人来担当吧!他经验丰富为人正直定会公正无私的处理事物,至于这断事官,我稍后自有任命!”

    布尔罕这么一说,旁边的阿迪亚差点没笑出声。布尔罕也觉察到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仿佛再说“事先已经交代过了,可不要给我办砸了!”多少有些怪罪的意味。阿迪亚也知道自己错了,只能用咳嗽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同时,人群又开始沸腾了。“公正无私?为人正直?”无论怎么看莽高都和这两样不靠边,布尔罕怎么能这么说?杜根心里开始暗骂布尔罕,无论怎么样自己都应该当这个大断事官才对,他莽高算什么东西?其他人心中也大多是这样想的,只是看杜根以及合赤惕部贵人都没有异议他们也不好出头,毕竟这样得罪的可就不是一个人了,他们以后还要在部族中混的!

    布尔罕之所以让莽高来担任大断事官可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这是经过他深思熟虑的,也是和大多数合赤惕部贵人通过气的。这就相当于布尔罕给莽高的投名状吧!为了防止莽高在会上会摇摆不定,他还是决定早点给他吃这个定心丸,也让他能够认清谁对他才是更重要的!而当事人莽高刚一听到这个任命都快惊呆了,这简直是天降福祉呀!没想到我莽高也有出人头地的时候呀!莽高心里高兴坏了,同时也更加肯定自己的决策是对的,布尔罕也没有食言。为了防止拖得太久而引起其他人的嫉妒,而坏了好事,莽高马上上前跪倒在地,看见布尔罕就拜行大礼!

    “臣莽高谢大汗隆恩!臣必将公正执法、苛求己行以报大汗信任重用之恩。”说完又是几个响头。这一幕让在座的诸位更是看他不起,合赤惕部的还好,土尔扈特的明显是带有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来看待他。

    “大汗?”布尔罕颔首而笑,不错,莽高这家伙果然上道。布尔罕如今虽然没有称汗建制也没有得到其它部族的认可称为“大汗”,“大汗”这个称呼还不能使用,不过布尔罕没有怪罪莽高,草原上又有几个人不希望得到这一称呼呢?布尔罕也不例外,虽然他已经有了大汗的权利和势力,缺乏的也仅仅是一种认可和形式罢了,这也依然不妨碍他提前享受这种待遇。

    布尔罕让莽高退下回到自己的位子,接下来还有更多的事宜要讨论拍案。莽高应声退下,这一次他是昂首挺胸的,他没有回到自己位于角落的座位而是直接将屁股对准那个抢他座位的人,那人也很识趣的退居“二线”。在草原上,身份决定地位,地位决定座次这是不变的道理,没有必要因为一个席位而得罪一名新贵那就太不划算了!

    莽高当大断事官虽然理由有些牵强,不过这毕竟是土尔扈特贵族把持的一个重要职位,再加上杜根选择性的沉默,其他贵人当然没有意见了。

    解决通过了大断事院,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这光有大断事院还不行,光顾解决问题还不够,还要找到问题的根源所在。”大家都觉得布尔罕说得在理,尤其是合赤惕部的贵人们。众人各抒己见,绝大多数都没有提到点子上,更多的是绕开“合并”之事,反而要求重新启用土尔扈特人管理土尔扈特部。刚刚受到布尔罕大礼的莽高又站出来说道:“大汗!我们两部原本就是兄弟之邦,虽然有磕磕碰碰可是我们的恩情还在。只是大家久经战乱彼此生疏了,如果能相互尊重、相互认识这样的事情必然很少发生,臣也有信心居中调停!”

    刚听完莽高的话,杜根不经暗骂“蠢货!”此时他的头上已经顶起一片雷雨云,开始有些按耐不住了。布尔罕观察着他,只要他敢有异动,内厅的刀斧手就会立即将其斩杀。不过布尔罕倒是觉得莽高不简单啊!刚刚接受任命,这还没有一盏茶的时间就开始角色扮演了,这也太快了吧?不过他的提议实在是太好了--那叫一个“正合我意!”呀!布尔罕迷着眼哈哈大笑。

    “精辟!精辟呀!两部如今的对立,就是因为我们过于疏远彼此,没有充分的认识对方才引发这样的误会。因为缺乏沟通只会误会越来越重,最后发生这样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我决定依旧效仿成吉思汗恢复千户制。”

    又一个效仿成吉思汗的制度,人们再次轰动了。闭目养神的杜根也一下子睁开双眼,显得十分兴奋。他看了看周围坐着的贵族,土尔扈特部的要明显多于合赤惕部。虽然布尔罕上台之后,扶植了一批新贵族像:阿迪亚.艾买买提、刘鼎臣、蓝染、冯记、费迪南、吕翔、耿鄙、余氏父子等......虽然这些新贵族充实了合赤惕部,但是他们都有职务,如果在千户制度方面布尔罕重用这些人,那么杜根正好可以见缝插针。也就是说无论怎样都是土尔扈特部贵族占优势。杜根心中已经开始庆祝起来,他不住的点头,似乎已经知道结果。

    杜根能想到的难道布尔罕就想不到吗?

    “在座的诸位,绝大多数都是地地道道的蒙古人,我想大家都知道这项制度吧?”布尔罕问话,诸贵人们频频点头显然认同布尔罕说得。“那我就不多说了,两部部民按照全丁、合户等比例分配,形成千户,各千户设千户官那颜一名,那颜可以自行组建幕僚和卫队不得超过50人,违者当以谋反罪论处。当然部族会提供他属下幕僚卫队一半的支出,另一半要各千户那颜自行解决。诸位有问题吗?没有就公布各千户那颜名单吧!”

    反对?笑话!大家还等着听名单呢!杜根也没有反对,在他看来布尔罕也就这样吧!一个连毛都没张齐的小孩子,他能耍什么花样?再说了,这千户制他是知道的,这么好的一次权利洗牌,他又怎么会反对呢?

    看到没人反对,布尔罕将早已拟定好的名单拿出来,递给阿迪亚。就由阿迪亚代劳宣读了。阿迪亚恭敬的接过名单,清了清嗓子。刚展开读起来,就发现不对劲了。

    “各千户那颜:额日勒图、巴桑查干、蒙克、草勒孟、......”阿迪亚越往下念越是心惊,里面大多数都是土尔扈特部族贵人,合赤惕部的也仅有不到1/3。他耐着性子全篇读完,回头看着布尔罕,布尔罕没有什么动作。倒是土尔扈特贵人们显得异常兴奋,阿迪亚担心年轻的大汗未来的日子不好过了,同时也开始怪罪布尔罕没有和他们商量就提出名单,这样做很危险。

    土尔扈特人开始庆祝,名单中几乎涵盖了这里所有的土尔扈特贵人。笑得最欢快的就是杜根了,他认为布尔罕终于还是妥协了。听听那些那颜的名字,每一个都是那么的熟悉。

    有句古话叫做,别高兴的太早。

    “既然设置了千户,目前我们合赤惕部共可以分划出48个千户所。真的让我管还真是管不过来!杜根长者,您在原土尔扈特部好像就是济农吧?”

    杜根不知道布尔罕究竟是要干什么,就随意点头。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谁让他是土尔扈特有名的薛禅呢?不过这薛禅也是相对的!

    “好!既然杜根长者原来就是济农,那还是拜托您干您的老本行了。哈哈!”布尔罕说着同时恭敬的邀请杜根坐到自己的右手面上。阿迪亚很是顺从的让开了座位,退而求其次。

    杜根的手被布尔罕牵着,他感觉幸福到家了。济农是蒙古部族的一个特殊职务,它既主管祭祀又相当于副汗,地位十分崇高。

    “我相信以杜根长者的才华与学识,担当济农是实至名归的吧?”人们还没有消化前面的大容量信息,布尔罕又丢出来这么劲爆的讯息总得给人一些思考的时间吧!

    见没人反对,布尔罕又说“既然没人认为比杜根长者更适合这一位置的,那就这么定了。费迪南?”

    听到布尔罕传唤,刚刚进入部族统治阶层的费迪南十分兴奋,他马上离开自己的座位来到大厅中央,学着蒙古人的做法单膝跪地,右手虔诚的覆在心口应到“大汗!”

    布尔罕挥手示意他免礼,这才起来。只听布尔罕首领说道“费迪南,先前部族教化都是由你父费老先生掌管,如今老先生年迈不堪重负,由你接手。而杜根长者如今是部族大济农,掌管祭祀、教化也就是你的直属上司,你要好好配合济农大人不可分心。”

    布尔罕的话直接了当的安排了杜根的工作重心。阿迪亚先前还有些担心,可是看到布尔罕如此安排心里放心不少,看来这个年轻的首领他们还是低估了!

    杜根此时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什么不满来。因为他知道即使反驳也是无济于事的,成吉思汗时代和蒙元时代济农可不就是掌管这些吗?而且,合赤惕部和绝大多数草原部族不同,杜根看到了昔日蒙古汗国的身影,或许这是一个机会。未来合赤惕部必将统一草原,甚至是统一中原,那么如今的孩童,那些还在学堂接受教化的孩童,岂不是自己的学生?

    没人知道杜根内心想法,除了布尔罕!很多人尤其是土尔扈特部的贵人,刚才的“胜利”已经让他们有些得意忘形了,纷纷起身表示这样做不合规矩。布尔罕没有理会他们,只是蔑视的瞟了一眼。“笑话!正主还没有反对,你们凑什么热闹!”

    就在人们据理力争的时候,杜根站出来跪倒在大厅的中央说道“臣杜根谢大汗恩典,臣必将勤俭做事、安分守己,辅佐大汗共建大业,重回成吉思汗时代的荣光!”

    杜根的话让全场的人惊呆了,不!应该是震惊了!连布尔罕这样事先有准备的人也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好在身为上位者的终日涵养让他最先清醒,他一拍座椅大叫“好!好!好啊!不愧是济农的不二人选。重回成吉思汗时代的荣光!我们的圣山布尔罕山,有多久没有绽放荣光了?今日杜根长者为我们定下了目标,诸位让我们为此目标共勉,来干杯!”

    “喝!”众人齐声的震撼是无与伦比的。在做的人每一个都血液沸腾了,沉默了太久的蒙古人似乎又要爆发了,人们看到了未来-一个由蒙古人建立的强大帝国!

    看着场下酣畅痛饮的部族贵人,一个个活泼可爱,他们此时就像是孩童一般欢快,相互将马奶酒泼在对方身上,没有生气没有恼怒只有彼此的嬉戏。

    布尔罕亦被这样的气氛感染了,开始肆意享用甜美的马奶酒,内心激动不已。自从他的地位被确定以来,他无时不刻不在想着要恢复成吉思汗时代的荣光,幻想着有一天能够站在帝国的翰耳朵的别列台上对天宣誓:我!布尔罕是这帝国的主人!有时连作梦都会笑醒!

    就在布尔罕发呆的时候,阿迪亚和刘鼎臣两位布尔罕的亲信重臣开始敦促布尔罕尽早完成今日会议最重要的部分,布尔罕也意识到,欢庆的节目上得有点早了。

    “诸位,安静!请安静!”阿迪亚奋力的呼喊着,可是大厅里的人已经高兴的玩疯了一般又岂会在乎他?最后没办法还得布尔罕用大汗的“威压”来震慑众人,杜根也在旁边帮忙。两人的组合可以说是天下无敌了,合赤惕部这边一看到布尔罕站起来就很知趣的停止了欢呼,土尔扈特人也在杜根几声威严的咳嗽声中平静下来。

    大厅内又重新回到先前井然有序的时候了,布尔罕笑笑说道“诸位,刚才的无状差点耽误最重要的事情。”

    慢慢安静下来的部族贵人们又开始交头接耳了,今天大汗给大家的惊喜已经够多的了。

    布尔罕没有迟疑,这需要速战速决才是。刚才杜根的一番话以及后来的狂欢已经打乱了布尔罕的部署,他需要直接了当的掌握这一最为重要的部分。

    “既然行政部分我们已经定好了,那么军事上也应该改一改才能更好的适应未来合赤惕部的发展!”布尔罕说完,大厅内的各方贵族都频频点头,大家心想也是啊!只有杜根脸部肌肉一蹦心想“这下坏了!”

    布尔罕继续说“我是这么打算的,目前部族共有48个千户。每户人家出一名壮年组建军队,各千户不再直接统兵,只负责处理日常政务。这样既不影响生产又可以有足够的兵力来守卫我们的家人和财产。”

    布尔罕这么一说,马上就有那颜听出其中端倪。有人心中想到“我说么!合赤惕部怎么会好心让我们这么多千户那颜?原来是没有兵权的那颜,看看那些合赤惕部的那颜,一个个都是书生样,开始还笑话他们来着,没想到被这个小毛孩子给骗了,还什么成吉思汗时的惯例,简直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嘛!”也就是心中想想,他也不敢真的说出来。不过这也说明,大多数人已经开始醒悟了。

    “大汗!臣有一事不明!”终于有人肯跳出来当出头鸟了,布尔罕也很乐意为他们解惑!

    “大汗!如果真如大汗说得那样,那岂不是各千户那颜都没有了兵权?那谁来统兵打仗呢?”这位土尔扈特贵人一口气将他心中的不解全都说出来了。杜根暗地里暗骂“蠢货!哪有如此提问的?这不是往人家嘴里送吗?”

    布尔罕笑了笑“不急!慢慢来!”

    “各千户只有行政权,没有军权也是为了让各千户那颜专心治理所属千户,不用因为战争而分神!至于军队的统属这就更不用担心了。我准备组建四大骑军,分别为虎骑军、龙骑军、豹骑军、狼骑军以及那兀鲁思大营为我合赤惕部之正规军队。军制就定为五人为伍、十人为什、五什为队、两队为都、五都为标、两标为部、五部为营。各级长官为伍长、什长、队正、都统、标统、都尉、校尉。除都尉、校尉由我签署任命其他均由各部士兵推选产生。”

    “敢问大汗,四大骑军和那兀鲁思大营都建起来的话,我们就没有足够的青壮,生产从何谈起?况且赤那斯怎么办?”因为事先没有和巴图拔根通气,他当然不知道布尔罕的具体计划,只是为了合赤惕部,他还是硬着头皮向布尔罕问清楚再说。

    布尔罕没有怪罪他的意思,这样反而显得更加真实,让土尔扈特人看看合赤惕部的政治环境。“巴图拔根叔叔,四大骑军建立需要能征善战者,而他们无不是各帐家中顶梁支柱,让他们全部服役那也太浪费人才了。我打算每年只让一支骑军入役,其它三支只保留建制,如果发生战争也好方便征召。至于赤那斯卫队,它将和首领卫队合并,同时合并的还有郭威将军的汉军。首领卫队只保留3000人,那兀鲁思大营仍然是由伊拉贡统领和首领卫队一样是常驻兵力。为了弥补入役将士家人,但凡入役则可免去赋税,还可以得到部族赏赐以表彰其一年对部族做出的贡献!”

    布尔罕说了一通,大多数贵族也都同意,不同意还能怎么?布尔罕大汗可是站在部民切身利益的角度,没有人愿意反对这些。只是巴图拔根还有不明白得地方他又问道“大汗!不知道这建制是什么意思?”

    经巴图拔根一问,布尔罕才意识到他说漏嘴了。二十一世纪的一个普通词都有可能成为他们理解的障碍。关于这个建制布尔罕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也只能支支吾吾说个大概意思。

    “建制...建制就是除了士兵只保留那些军官。对,差不多就是这样。”经布尔罕这么一解释众人都明白建制的意思了,在他们的理解中建制就是军队的指挥系统。

    待布尔罕说完,大厅里沉寂了片刻。在杜根数次使眼色之后,一个先前的千户那颜大胆的站出来质疑这一切。

    “启禀大汗,臣额日勒图有话要讲!”额日勒图大胆的跪在大厅中央,布尔罕一眼就认出他是杜根的嫡系,他大手一挥说道“讲!”

    “大汗,您这样是否有些过份?”额日勒图说完,包括杜根在内的所有人都心中一寒。这额日勒图也太过大胆了吧?公然质疑部族首领,以后可能就是帝国大汗的布尔罕,而且语气如此强硬直白,简直不可理喻!杜根意识到不能再让他这样下去了,否则惹恼了布尔罕大家都玩蛋!

    “额日勒图,你这个该死的奴隶坯子,你怎么跟大汗说话呢?还不向大汗认罪?”随后又转身给布尔罕作揖“大汗,额日勒图出言无状,公然挑衅大汗的权威臣恳请大汗给予责罚!”

    布尔罕听着杜根的话,内心暗暗笑了。就这样的人也配和我一起争夺部族的控制权?十分不懈与之共竞。布尔罕没有理会他的请求,只是对着额日勒图说道“噢?既然你认为我这样做过份,那你倒说说我怎么过份了?”

    “大汗,我额日勒图是个粗人不懂得那些弯弯,我只知道作为部族首领一部大汗,处理事务至少要公平公正吧?可是大汗您确没有做到,如果按照您定下的制度那么我们这些土尔扈特部贵族就相当于被夺去了兵权,而您的亲信也就是合赤惕部贵人则拥有兵权。谁不知道草原上的规矩?有人有兵器那就有财富和女人,有肥美的牛羊肉和可口的马奶酒?你们说是不是啊?”

    在额日勒图的带动之下,有些惟恐天下不乱的人也纷纷呐喊着“是啊!是啊!”

    布尔罕制止了这些人,他向额日勒图问道“你觉得你当一个千户那颜亏了?那好既然这样,我允许你换换。只要交出千户那颜的凭证印信你想要当将军我不反对。”同时他走下座位指着那些叫嚣者“同样还有你们,如果有谁要换的话今日一律批准,我布尔罕说话向来算数!”底气十足的布尔罕不怕这些人造反更加不怕他们当将军,布尔罕环顾一周先前还嚷嚷的土尔扈特贵族都害怕得直往后躲,一个个低下头来。

    布尔罕大步上前,甩了一下大氅稳稳的坐在他的王座之上,以一种鸟瞰众生的眼神看着大厅中不安分的人。心中更加显得兴奋,没人敢直视布尔罕的双眼。他之所以有底气就是因为他知道,经历了长期的战争的土尔扈特人已经厌倦了战争,人们需要的是安定的生活。尤其是在以脱朵为首的一帮子主战派“刺儿头”的消失,这一愿望就更加迫切了。如今土尔扈特部被曾经的附庸下属合赤惕部吞并,虽然心中多少有些不愉快可是在与能过上好日子相比这都不是阻碍两部整合的关键。与那些贵族老爷相比,百姓还是迫切希望两部能够尽早整合,这样富裕的合赤惕部就能接济他们更多物资。实际上,即使没有百姓的意愿,布尔罕也看不起土尔扈特人。自响沙泉战役之后,土尔扈特部除了杜根和莽高就再也没有能够独当一面的贵族了,即使布尔罕放手让他们造反,他们也未必能组织得起来。别看一个个现在牛哄哄的,等马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一个比一个怂。

    布尔罕想的没错,经布尔罕这么一问,很明显摆在额日勒图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屈服要么反抗。此时的额日勒图感觉手脚冰凉,体冒虚汗,脸涨得通红,额头上已经不满细小的汗水。再数次用恳求的眼神和杜根交流无果之后,额日勒图终于崩溃了,他瘫软在大厅里。勉强的跪下对着布尔罕说道“大汗,臣愚钝无知,没能理解大汗的良苦用心,罪该万死。如今臣已经想明白了,还是...还是不换了吧!”

    听了这话,布尔罕一阵得意,而杜根则扭过头去,不再看这个笨蛋!

    “额日勒图!很好,你能明白本汗的良苦用心这很好,我也十分看中你的才能,不过...貌似你的身体有些问题,我看这样你先回家将养些时日,毕竟那颜的担子很重可不要为此连累了身体,身体才是最重要的。阿迪亚!额日勒图的所属千户,就让尼木达来(合赤惕部新晋贵人)先做个副千户统领吧!”

    阿迪亚赶忙应是。就这样布尔罕看似轻描淡写的就解除了额日勒图一切职务,让在坐的土尔扈特贵族心惊不已。

    这只能当做这次大会上的一个小插曲罢了。军制改革完成后,也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大会就此散去。原本信誓旦旦的杜根离开的时候就想斗败了的公鸡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威风,他无精打采的离开会场。反倒是一开始没人关注的莽高春风得意、圣眷正隆!身边不觉得就围上一大帮子人,宛若恒星一般!

    “哼!莽高只不过一个小人罢了,凭他也能当上大断事官?看我不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有自知之明就早点辞去职务!”一个杜根系的愤青开始完味起来。

    “得了吧!这总归是土尔扈特人的骄傲,总比让合赤惕人拿去了好呀!况且,就凭你能给人家制造什么麻烦?人家可是有大汗在背后支持,你还是好好做你的事吧。我老了,也不想那些没用的东西了,我只希望能搏个贵族的头衔让我的几个儿子过得好一些,其它的不想了,也不敢想了。”

    那人一听,想想也是,可不要像额日勒图一般,图没有改变什么反而丢掉了贵族的头衔,没看最后他像是被拖死狗一般被首领卫队拖走?黄白之物撒了一地!想着一边看向杜根,心中隐约就觉得膈应不已,赶快逃离那个是非之地。这样的场景可不少见,这也正式标志着杜根的彻底失势,他再也不能威胁到布尔罕半分!

    PC:傍晚的时候再更新第二章,今天可能会稍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