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合赤惕部改革前奏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最强炊事兵与南宋同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里木这边安抚了阿迪亚,但布尔罕几人秘密会谈却没有达成什么共识,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

    今天本来是为了庆祝阿里木等回部加入合赤惕部的一次欢迎宴会,却发生这样恶劣的事情,尤其还是在阿里木以及布尔罕等人面前,这不得不让布尔罕恼火。以前人们不是没有发生过口角矛盾,但在一个部落里,就是再怎样都很少有动兵器的冲动。由此可见,这群土尔扈特人还是对于合赤惕部没有归属感。一想到这里,布尔罕的后背就有一种冰凉的感觉,人口锐减的合赤惕部,如果没有足够的部民支持以为后盾,很有可能会被土尔扈特人一夜灭亡,看来土尔扈特的事情必须要解决了。

    虽然闹事者已经被羁押,可是没有人敢急着处理这件事情,即使是布尔罕也是一样。随着部民不断的施压,布尔罕也只能再一次聚集几个亲信贵人讨论究竟该如何解决?

    和上次一般无二,噶丽和巴图拔根主张将土尔扈特人全部贬为奴隶,这样就更加便于管理。但这样却实实在在打了布尔罕一个耳光,当初他曾说过,合赤惕部不需要奴隶,力求整合两部,如今看来也确实显得急于求成了些。

    而郭威和刘鼎臣二人则是坚决不同意,这样做非但不会解决问题,反而会将矛盾激化,这样恐怕合赤惕部又要再一次陷入战争了。就这样双方争执起来,到后来僵持不化,布尔罕也是一个头两个大。自己虽说是来自后世,可毕竟没有执政的经验,这可如何是好?

    突然间,正在发愁的布尔罕发现一旁的文学侍从阿迪亚,那个阿里木大叔的侄子似乎只专注于自己的本职工作,研磨、记录。

    “阿迪亚!听你叔叔说你熟读经史,胸怀沟壑,你来说说你对此事的看法。”本来布尔罕就很心烦,再见阿迪亚只顾研磨他当然心中不快。之所以问他也是想要羞辱他一番,且听听他会怎么说,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哼哼!看我怎么收拾你。

    阿迪亚听后先是一愣然后心中窃喜。自从来到合赤惕部,虽然从叔叔嘴里得知合赤惕部的不凡,可这两天的亲身感受让他对于合赤惕部的执政者更加钦佩。先前已经打定主意上位,这可不就是个好机会吗?

    “呵呵!”阿迪亚放下笔墨,双手很自然的贴近小腹恭敬的说道“布尔罕首领!诸位贵人!事情很明了,只是不知道首领是想要去表呢?还是除根儿呢?”

    嗯?...布尔罕心想,难道他真有解决之道?“快快讲来!”对于阿迪亚自然还没有像刘鼎臣那样的礼遇。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阿迪亚也不会在意。他接着说道“如果是想要去表,那么根本无需再议。杀人偿命!无论到哪儿都是正理儿,首领只需将凶手法办即可。”

    这个大家自然知道,问题是现在不能这样做啊!或者不仅仅这样就能解决问题了,如果只是这么简单,那还用布尔罕犯愁吗?

    布尔罕想要听听他如何除根。

    阿迪亚又道“若是想要除根,那就要找到这根在哪?且不说背后是否有人推动,但这关键问题之所在就是合赤惕部人少,而土尔扈特势大。”

    分析的不错,难道他真有什么解决之道?布尔罕怀着怀疑的态度说道“还请明言!”虽然是怀疑,但礼遇已经与之前发生了根本的转变。

    “布尔罕首领!说到底,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悲惨事件,究其原因还在于,彼此缺乏互信、沟通,而土尔扈特人也缺乏应有的对合赤惕部的归属感。要想从根本上解决此事,恕阿迪亚冒昧提出,无非四字真言:分而治之!”

    “分而治之!分而治之?”布尔罕一连自言自语的说了两遍,他似乎从这四个字中获得了启发。

    阿迪亚进一步阐释“对!正是分而治之!布尔罕首领可想一下,如今的合赤惕部所遇到的事情,不正是当年成吉思汗所经历过的吗?”

    怎么又和成吉思汗扯到一块儿了呢?在坐的众人,除了一旁自己端详的刘鼎臣,恐怕没人知道这两者有何关联。

    “有话就讲,有屁就放!绕那么多弯弯,把人的脑子都弄成浆糊了。”噶丽是直性子人,他缺乏必要的政治智慧。他最烦的就是那些喜欢故弄玄虚的人,以前是刘鼎臣,现在又要多了一个阿迪亚。

    文人谋臣说话总是遮半边,这与生性率直坦言的蒙古人形成反差,自然为他们不喜。实际上布尔罕也不喜欢这样,他更喜欢那种长刀直入式的表达。所以此刻噶丽的抱怨他并没有出言制止。

    刘鼎臣苦笑一声解围道“你说得可是当年的千户那颜制度?”

    阿迪亚眼睛一亮,自打进屋以来,他就知道这个汉人不简单,极有可能是这位年轻首领的西席先生(西席:古人席次尚右,右为宾师之位,居西而面东。),如今看来确实不简单。

    “不错!正是千户那颜制度。大家可想,当年成吉思汗一统蒙古诸部,大小部族整合不下百余个,其中不乏如:蔑儿乞人、塔塔儿人、札答阑人、泰赤乌人这样的死敌大部,可是蒙古部族并没有因此分裂发生内乱,反而一步步强大起来最终一统天下,成吉思汗最大的倚靠就是这千户那颜制度。

    将部民拆分整合为数十个千户所,以有功之臣统领。它不仅彻底清除了氏族贵族赖以复辟的土壤,改变了以往氏族、部落联盟自由结合的分散状态,促进了经济的相互渗透和吸收,还把各级那颜和广大百姓固定于特定的地域内,从而形成层层的隶属关系,巩固了大汗及其“黄金家族”对国家的统治。

    可以说,千户那颜制度彻底的分化了氏族力量,加强了中央集权,使得中央对地方有力的掌控。如今,这一制度正好得以化解土尔扈特人带来的危机,也有利于合赤惕部未来的发展与壮大。”

    布尔罕听着频频点头,身为一个地道的蒙古贵族,布尔罕自然知道千户制度的好处。诚然,合赤惕部以前也有过类似的制度。那是老汗时代确立下的苏木制度,与千户制形制相同。当年老汗时代为了吸引边缘势力和散户来投,所以合赤惕部都是自由民的身份,后来发现这样做是很吸引人却不利于管理,所以老汗就将牧场划分为十三部,每部都是一个苏木。凡是游牧到哪个苏木就归属那个苏木管理,每个苏木设置一名镇守和一名房长管理日常事物和战争。

    苏木制度虽然有利于吸引部众百姓也便于管理,但是却不利于团结。随着后来战争的不断爆发,各苏木之间时常因为抽丁、对外战争等原因引发矛盾。到阿勒特时代,苏木制度就被如今的贵族统领制度所取代。

    但阿迪亚的分而治之不仅仅只有千户那颜制度这一招。

    “千户那颜制度只是将大氏族分化成若干便于管理的部分,虽然降低了他们的影响力,但还不够彻底。此外还需将两部部民混杂编排,各千户长官轮流替换,以及明确退出机制,这样才能更加便于首领对各千户的掌控。

    土尔扈特人是一个大的部落联盟,它不可能事铁板一块,我们还可以拉一帮打一帮,将千户制度进行更加彻底。”

    嗯?...此时布尔罕看待阿迪亚的眼神都发生了转变,心中喜道:这下可是捡到宝了!自己手下谋臣只有刘鼎臣一人似乎有些不够,刘鼎臣善谋,阿迪亚似乎对于国家体制颇有见地。阿迪亚的一番话让布尔罕的思绪开阔,他需要时间整合那些想法。

    布尔罕起身说道“今天就到这儿吧!这千户那颜制虽好,但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斟酌,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我得好好想想。...哦对了!你还没有自己的住所吧?总是和阿里木大叔挤在一起也不是个办法。这样,你待会和神相一起让他给你寻个好地方,就住西城吧,那里也比较方便我随时征召,就这样吧!”说完也不管阿迪亚是何想法就径直离开了。

    西城?西城是合赤惕部贵族聚居地,看着有些愣神的阿迪亚,刘鼎臣用胳膊肘碰了一下他说道“愣着干什么?就凭刚才那番话,你已经被布尔罕首领认可了,就等着飞黄腾达吧!”

    阿迪亚又是一愣,随后恭敬的行礼说道“还请大人日后多多提携!”他这话让刘鼎臣听着不舒服,赶快打住道“可别!日后你我就是同殿为臣了,可以相互多走动一下,说提携的话可就有些过了。”

    “是了!是了!”阿迪亚急忙摆正姿态,看来这位西席先生还是很好相与的。

    回去的路上布尔罕一直想着千户制,总觉得它有什么地方不完美。走着走着就到了莽高的家门口,布尔罕这下又想起另外的事来,于是他大跨步向着莽高家走去。

    “首领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请首领恕罪!”一进门莽高就带着妻妾儿女在门口下跪迎接了,布尔罕没有过多的寒暄,直接让莽高进偏厅议事。

    “你们守着门口,50步之内不得有任何人打扰,违令者杀无赦!”当布尔罕说出“杀无赦”三个字后,急忙端送茶点小食的侍女不由一震,莽高也是同样的感受。他招呼着下人和家人赶快离开,同时尽量安抚妻女。对于他这样的土尔扈特贵族,还是很本份的,不知道今天布尔罕首领怎么了,莽高的心中腾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待一切妥当后,布尔罕坐在小塌之上,那股威严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

    “莽高!我需要你的支持!”没有多余的话,直奔主题!就这仅仅几个字,短短一句话就让莽高有些承受不起。他一下子跪倒在地,布尔罕也没有扶他,脸颊上的汗珠顺着刀削般的面庞滑落。

    莽高内心想着事,他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来得这样快!土尔扈特的事终于要解决了吗?相比杜根小动作不断,莽高可以说是安分守己的典范了,他自己也知道杜根没有亲族部众的帮助即使再奔波也是无济于事,还不如他的分量足!大多数土尔扈特人都希望和合赤惕部的人一样享受同等待遇,尤其是那些丧失贵族管辖的奴隶更甚,他们不会轻易帮助杜根,除非杜根许诺的利益更大,而杜根的短板就在于没有了亲族。他的亲族部众早已经被脱朵挥霍一空了,如果得不到自己的支持,很有可能是为他人做嫁衣,这也是他没有给杜根一个准确答复的原因。然而,首领布尔罕的突然到来,让他心提到嗓子眼,随着一声“我需要你的支持!”又让他安心不少。无论从哪方面看杜根和布尔罕之间胜负都是五五之数,那么自己就成为这场角逐的制胜点,正好可以为自己谋求更多利益。在关于加入哪方阵营,莽高更加趋向于布尔罕,因为如果加入杜根,无论事情成败第一个受伤的永远是他。杜根成功必然除自己而后快,杜根失败布尔罕第一个杀的也是他,莽高有种感觉那就是杜根在他眼里从来都不是对手。加入布尔罕这边则大大不同,半年多的相处让他多少也对这个神赐之子有所了解。和他的父亲一样是个正直的人,或许略显稚嫩可是假以时日必然成为草原上最闪耀的新星。以布尔罕的为人,加之今天他的那句话,莽高可以想见未来他的地位绝对比杜根高出不止一劫,只要自己不动歪念,那么自己以及家族就可以一直昌盛下去。

    打定主意的莽高抬起头来“布尔罕首领,莽高自打投诚以来就唯以首领马首是瞻,为合赤惕部奉献全部,照汉人的话就是-鞠躬精粹死而后已!绝不敢有异心!”

    “好!好!好的很呐!今日的话,我记下了!你是个聪明人!”布尔罕说完就起身离开了。莽高还在那里跪着,他心想:这就完了?布尔罕没有给他任何有价值的承诺也没有警告他什么,即使这样他也感觉到浑身不自在,是不是自己哪里出了披露?嗨!还管这些干什么,我是自己人我怕什么?

    刚才可把他吓坏了,全身都湿透了。妻子殷情的过来问道“怎么样了?首领没有难为你吧?”看了看妻子,给她一个卫生球“什么眼色啊!我要是有事,还囫囵在这儿站着?”说完甩了甩衣袖朝着内堂走去。

    “既然没事,你流那么多汗干什么?”

    “妇人之见!我这是热得,热得你知道吗?...哎!没什么事就出去吧,不要打扰我休息了!”妻子有些茫然了,这才中午刚过就要休息?差点忘了大事“对了,刚才杜根长者又派人来了,首领在家我没敢做声,只是将人带到客房先招呼着,要不要见一见?”

    听了妻子这话,刚才还在小塌上躺着的莽高马上如急眼的兔子一下子跳起来“你没告诉他首领在这里吧?”

    “哼!不要以为就你们大男人心眼多,我们女人就不会骗人了?”说完顺便给他还了一个卫生球。

    莽高听后大笑“哈哈!人说噶罗斯的女人有旺夫命,果然啊!你可真是我的宝贝呀!”顺势将妻子抱上小塌,人逢喜事精神爽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同时少儿不宜!

    完事之后,被窝里两条白肉依偎着,虽然还是中午不过对于两人来说已经不在乎什么白日宣淫了,妻子一副满足的样子,用秀发逗弄这莽高“哎!莽高,那个使者你还见吗?”

    “当然不见了,就说我病了!别管什么理由,总之不见。嘿嘿!杜根还想要拉我下水,也不看我莽高是什么人!”

    搞定莽高,布尔罕心中盘算着明日的部族会议,就有九成把握完全压制杜根了。

    杜根和莽高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彼此之间都想错了,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得莽高加入布尔罕阵营,也正是因为莽高的加入才拉开了合赤惕部轰轰烈烈的大改革,蒙古部族自蒙元之后的第一次系统的改革,也成就了后世西隋帝国的基石。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