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阿里木与回部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最强炊事兵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虽然合赤惕部已经吞并了土尔扈特部,但这还不算完,本查干-科布多广袤的草原上还散布着许多部民。他们中的大部分还在静静的等待合赤惕人的接收,也有一些颇有野心的人想要自立门户。对于此,布尔罕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征服。他要用战争手段征服那些不开眼的人,不只是为了壮大部族还为了那些受苦的人!布尔罕不认为这是侵略,反而是一场正义的解放战争。

    布尔罕这次没能说服扎都罗,反而被他说服,就由扎都罗和噶丽将军一起对土尔扈特部发动战争。一直以来,扎都罗都隐于布尔罕的羽翼之下得不到应有的锻炼,即使在赤那思卫队也是一样。但对于刚刚继位的布尔罕来说,他急需要亲族将领信任之人帮助自己,扎都罗就是个不错的选择。雏鹰总要展翅飞翔,幼兽总有嗜血的一天,布尔罕在期待!

    半个月之后,扎都罗等人捷报频传,布尔罕这里也迎来一个令人诧异的消息,这个消息关乎阿里木的商团。

    对于阿里木合赤惕部贵族还是有些微词的。以前双方合作很融洽,只是这次与土尔扈特人的战争,阿里木以及商团的悄然离去,让合赤惕人有种异样的感觉。当侍卫来报发现阿里木商团,几乎所有的贵人都不由得眉头一紧,面露不喜。

    “他来做什么?我们在与土尔扈特人作战的时候,他在哪里?如今战事基本结束,他又来发财,对于这样的人我们合赤惕人不稀罕!”

    “对!我们不稀罕!”巴图拔根的话将贵人们的不满情绪点爆,阿里木这样做在合赤惕人眼里视为不义。不过,对于商人来说一个稳定的投资环境才是他们需要的,况且阿里木与合赤惕部并没有从属关系,合赤惕部也不能要求他们为之付出。再者说,阿里木实际上已经付出的够多的了,乌日昭往来打点财物还都是阿里木捐献的。对于这样的埋怨之词布尔罕并不认同。

    “都静静!”布尔罕好不容易平复大家的不满说道“诸位!不管当初阿里木大叔是出于什么原因离去,我们都不应该埋怨他。我们为合赤惕部牺牲付出这都是应该的,因为她就是我们的根。而阿里木凭什么?他既非我们从属又非部众,但付出并不比在坐的诸位少。这其中或许有误会,而且我相信阿里木大叔的人品,同时也相信我阿爸的眼光。”

    当布尔罕将阿勒特搬出来的时候,一众贵人都默默的低下了头。阿勒特虽然已经去了,可是他在部民心中的形象却无法磨灭,地位不可动摇!

    布尔罕继续说道“走!随我去看看。我们可以驱赶郊狼、土拨鼠,但却不能将朋友拒之千里!”说着就带领着首领卫队离开了,其他贵人见状只能紧紧跟随着布尔罕的脚步。

    等再见到阿里木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明显发福不少,以前的战马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需求,坐骑也换成更加强壮的骆驼,见阿里木这样,合赤惕部一众贵人就更加有些吃味了。当驼铃彼此响起,布尔罕才注意到,阿里木此行的规模之宏大恐怕要超越以往了。

    布尔罕打趣道“阿里木大叔!尽管商路已经贯通,可是你来得似乎不是时候啊!如今的合赤惕部可没有太多存货给您,这趟您恐怕要赔本了哟!”

    “赔本?”阿里木摇了摇头“布尔罕贤侄!我阿里木此番前来是来帮助朋友的。我知道合赤惕部与那土尔扈特部终有一战,而你们力小势微。虽然我阿里木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但我有数百畏兀儿勇士,还有近千帐亲族,还有...”

    阿里木言语激动,走到一个骆驼旁推倒箱子,里面散落着用油脂浸过的箭簇,又一个箱子里是整齐光亮的弯刀,下一个是还透着寒光的枪头,再下一个...

    当阿里木将这些战略物资展现出来的时候,他并没有发觉合赤惕人沉默了,反而兴奋的难以言表“贤侄放心!打仗并不是人多就一定能赢,我相信我们合赤惕部一定会战胜那万恶的土尔扈特人。这些东西或许还只是杯水车薪,但我还有数百畏兀儿勇士,他们也并不比蒙古人差,我们也乐意为朋友而战!”

    阿里木的一番话很具有感染力,周围的畏兀儿勇士纷纷拔出弯刀欢庆着。透过刀刃折射出的寒光,布尔罕不由感慨:阿里木的成功不仅仅是依靠聪明的头脑,过人的胆识,还必须有这般英勇无畏的亲族战士以为后盾呐!

    布尔罕光顾着感慨了,也没有在意一旁的巴图拔根等人。等到阿里木说完,几人全部低下了高傲的头颅,他们都明白自己错怪了阿里木,尤其是巴图拔根,他当初最为激进,如今想来内心更加过意不去。

    内心几经斗争之后,巴图拔根还是决定向阿里木道歉,他毫无征兆的单膝跪地,右手覆于胸前,极为诚恳的说道:

    “阿里木朋友!巴图拔根错怪了雪中送炭的贵人,却是把您当成了养不熟的白眼儿狼!还请您不要与我巴图拔根这般粗人一般见识!”

    “这...这是从何说起?”阿里木被巴图拔根如此怪异的举动绕的不清,脑子里一片浆糊,不得不看向布尔罕,希望能从布尔罕这里知道些什么。然而,布尔罕面带悲情,似乎又不愿意过多说起。

    巴图拔根见状说道“阿里木朋友!我们已经战胜了强大得土尔扈特人,但是...但是我们的标杆,领头人伟大的阿勒特.巴图尔却永远的倒下了,他被恶毒的土尔扈特人算计,虽然大仇得报,可...可一切都晚了!”

    乍听闻老朋友阿勒特的遭遇,阿里木有些不敢相信,但又看看布尔罕和众人的表情,他才肯定这是事实。难怪阿勒特没有前来迎接他,难怪他们对布尔罕如此恭敬!

    阿里木回过头来却见布尔罕泪光闪烁,从内心讲布尔罕很欣慰也感激阿里木不顾自身安危前来帮助合赤惕部,但是阿勒特的离去让这一切都显得有些凄凉。

    自合赤惕部与土尔扈特人交恶以来,他就开始争分夺秒准备这些物资,希望能够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对合赤惕部有所帮助,如今看来确实有些晚了。不过他毕竟是过来人,上前安慰布尔罕道“孩子!坚强点,如今合赤惕部还需要你!你阿妈和弟弟们也需要你!做个男人。”

    是的!我要坚强!这是布尔罕内心的呐喊!虽说现在大仇得报,不过土尔扈特人也是代他人受过,真正的幕后黑手脱朵如今已在哈喇忽剌的羽翼下得以庇护,未来他终将带兵一统卫拉特诸部。而要实现这个伟大的目标,壮大合赤惕部就是当务之急,而阿里木以及所属回部的到来,无疑就是合赤惕部壮大的一个开始。

    自从先首领阿勒特魂归天国,再到与土尔扈特人的战争,一连数月合赤惕部都笼罩在悲闷的氛围中,阿里木的到来也给了布尔罕一个机会,借此举行一次氏族会议和迎接仪式,用以冲淡那份悲情,但前提是不能太过火了。

    晚上!代表各个氏族、部落、族群的大小贵人们悉数到场,前来参加阿里木的欢迎宴会。因为母亲喜欢清静加之最近见不得这般欢闹的场景没有到场,就连带着淖彦朱丹也一同陪着母亲在自己屋内休息。

    外面的人欢歌载舞,积压多日的阴霾此刻正在有序的释放。事前布尔罕已经有过交待,所以大家也都能把握分寸。

    今天最大的焦点不是热情豪迈的蒙古人,而是有着浓重的异域风情的维族男女。火热的维族女孩,帅气的小伙儿,在舞池中央尽情的释放激情,从今天开始他们就将成为合赤惕部的一份子。

    歌舞完毕,阿里木举起酒杯说道“布尔罕首领!阿里木这厢有个不情之请。”

    噢?布尔罕早已经料到阿里木会有别的请求,心中盘算如果不是太过份不妨应允。可是其他贵人却是眉头紧锁,一个个心中猜忌:这些个回人就是无耻,明面上说是投靠,背地里不知道要从合赤惕部得到多少呢!商人就是如此见利忘义,还希望他们雪中送炭?

    “阿里木大叔!我父在时就曾教导我们以子侄礼带您,叫我一声贤侄即可,不要过于生分了。”布尔罕的话出口,阿里木赶紧顺从。布尔罕接着说道“不知大叔有何请求?只要我合赤惕部力所能及,定然不让大叔失望。”

    布尔罕如今是部族首领,他自然要为部族着想,以免对阿里木过份礼遇让其他贵族心生不满。

    不过,阿里木倒是没有让布尔罕难堪,反而让布尔罕以及一众贵人佩服不已。

    “布尔罕贤侄!我阿里木有个子侄,品行端庄,知识渊博。希望贤侄能收留在身畔,一来可以让他一展抱负,二来也是想要让他谋个一官半职,也总好过我们这些跑买卖的人,生活稳定不用再风餐露宿,指不定哪天就身首异处,也是保全我哥哥家的这棵独苗啊!”

    说着阿里木从眼睛中挤出几滴热泪,同时用人听不懂的维语和他身后的那个维族人说了几句,随后将他推到前台好教布尔罕看看。

    “阿迪亚!还不快拜见布尔罕首领?”

    年轻人多少有些不愿意的样子,眉头始终都是紧锁。但是,既然阿里木当着众人的面将他推到人前,他也只好认了。

    阿迪亚学着蒙古人的礼遇单膝跪地右手覆于胸前说道“阿迪亚.艾买买提参见布尔罕首领!”

    动作标准毫不拖泥带水,灰白色的维族亚麻长袍拖曳在地上,更加显示得精神。此刻,他的身体已经舒展开来,布尔罕仔细端详,此人面善眉和,书生气尽显,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一看了就喜欢的样子。

    如今布尔罕最为缺乏的就是人才,哪怕是个奴隶布尔罕也绝不放过,更何况他是阿里木的子侄呢?如果真有本事,不妨留在身边。

    “嗯哼!”布尔罕清了下嗓子说道“听你叔叔说你知识渊博,是不是真的?”

    面对布尔罕的询问,阿迪亚只是抬头看了看。对于这些蒙古野蛮人,他从心眼里瞧不起。若是没有他们,他美丽的祖国叶尔羌汗国就不会被该死的准噶尔人收为附庸,自己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要不是他身负血海深仇,还要惜此命报仇雪恨,他说什么也不愿意来这合赤惕部。

    “呜!...”见阿迪亚竟然毫无表示,布尔罕有些生气。阿里木刚忙说道“是啊!是啊!阿迪亚你赶快给首领露两手?”片刻之后还是没有动静阿里木尴尬的说“这孩子有些拧!您别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实际上他是有真才实学的,用汉人的话讲就是学富五车。哦!对了。他会说三种语言,识得五种文字,精通汉、维、蒙语言文字。是不是啊阿迪亚?”

    阿里木见阿迪亚仍然不为所动,有些生气了。用维语轻声说道“小子!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如果你想要复仇就得听我的,要不然你就同你的族人一起去找真主侍奉吧!”

    经过阿里木这番说道,阿迪亚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是多么的不智。等他反应过来准备弥补的时候却听到布尔罕摆手说道“算了!看他的样子也算是个读书人,既然是你的子侄,你又将他吹上了天,那就留在我身边吧,我也正好缺一个文学侍从!”

    “文学侍从?”久居叶尔羌汗国,加之对中原文化的了解,阿迪亚当然知道这个文学侍从的含金量,只是一个草原上的野蛮部落也会需要文学侍从吗?尽管为了保命以及复仇,他不得不委曲求全,可是布尔罕说出这话,阿迪亚心中只有冷哼!倒是阿里木满心欢喜,大呼“谢!布尔罕首领隆恩!”在他看来,文学侍从这个官职怎么也是宰相的预科班,阿迪亚这小子说不定日后还真能当宰相呢!

    正说他满心欢喜之时,大殿外突然变得嘈杂起来,不一会儿就见一个带刀侍卫小步碎跑到布尔罕跟前轻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当下布尔罕盛怒的表情尽显无余。

    “砰!”的一声,布尔罕正在喝酒的桦木碗被摔得粉碎。满腔怒意的布尔罕环视在坐的贵人们,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今天就到这吧!刘鼎臣、噶丽、巴图拔根、郭威你四人随我内廷议事,其他人都散了吧!”

    说着就离开了,只留下不知所措的一众贵人以及阿里木叔侄。阿里木见此情形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也很精明的离开,他还需要好好敲打一下阿迪亚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混小子。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