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黑水城之战 一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与南宋同行最强炊事兵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离开家之后的布尔罕带着刘鼎臣和库存的铁蒺藜离开了黑水城,他需要用这些东西拖延脱朵的行军速度为合赤惕部接下来重要的防守反击战预留时间准备。距离黑水城不到20里的地方就是原来居延塞旧址,那里地形就如一处山涧一般。大军通行不可能走两头的高坡,布尔罕他们决定就在这里布满铁蒺藜。

    完工之后还不能撤退,还需要和脱朵的前锋交战,最好是将他们引到瓮城消灭。此时的脱朵可以说是意气风发。旁边的鹰奴不断的用最华丽的辞藻来歌颂他的伟大,让他有些飘飘然了。

    “扯而呼!你带5000兵马打前锋,最好是能够把黑水城给我打下来!”脱朵叫来大将扯而呼,吩咐一些之后就让他自由行动了。

    过了一会儿,灰头土脸的扯而呼带着几个侍卫回来了。这引起脱朵的不满,于是问道“扯而呼,**的干什么了?怎么弄成这般模样?”

    扯而呼也是一脸委屈的说道“将军,卑鄙的合赤惕人给我下了套,到处都是铁蒺藜,马踩在上面马上就会摔倒。”

    “该死的合赤惕人,该死的布尔罕。我一定要杀了他们!”虽然有些恨铁不成钢,可是扯而呼也是自己手下最得力的大将了,他也只能发发牢骚骂骂人好出口恶气。

    “没用的东西,随我来。”等到脱朵到达现场才发现,果然是难以通行,没办法只能派人打扫了,一个个将合赤惕部散布的铁蒺藜再捡起来。偶然间他发现有人影攒动,就派人追赶。因为翻过山坳的兵马不多,布尔罕决定就用这些人做诱饵了。一阵砍杀之后,将剩余的都引导瓮城。而此时脱朵的大军也即时赶到,看到城门洞开而且有人已经冲进城门了,顿时大喜拔出腰刀向后挥舞几下说道“弟兄们,看到了吗?那里就是黑水城,而且我们的人已经攻进去了,只要拿下这座城,里面的财物女人随便你们抢啊!给我杀呀!”脱朵刚说完,两侧的土尔扈特士兵纷纷拔出弯刀前去享用盛宴了。要知道合赤惕部可是出了名的富足,里面更有女人,还有数不清的牛羊和宝贝,这能不让他们动心吗?

    看到脱朵中计了,巴图拔根给城下的布尔罕一个讯号,布尔罕马上就会意了。他开始组织士兵将瓮城里的土尔扈特人赶尽杀绝。等到那些赶集的土尔扈特士兵抵达城门的时候他们豁然发现这就是一个坑,一个大坑。

    黑水城在建设的时候,布尔罕就想到了防御,因此,每个150米都会有一个突出部,呈扇形这样便于射杀两侧的敌人。而且城门上装有铁栅,只要放下那么就会将里外隔开,瓮城里的人就相当于被宣判死刑了。等到敌兵抵达,两侧的箭塔上射下夺命的羽箭,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土尔扈特人如今却被杀的哭爹喊娘。

    骑在马上的脱朵看到此形,狠狠的朝着空气挥动几下拳头。大好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而他们又没有带攻城器具。好在额济纳并不缺乏木材,这些年合赤惕部好好的经营着额济纳,布尔罕的方针被认真贯彻,黑河两岸栽种着成片的沙枣树和胡杨林,并且还有朝着沙漠扩张的趋势。

    不出两个时辰,土尔扈特人就已经打造好工程器具了。脱朵对此很满意,此前他曾向叔叔保证为他夺取黑水城作为王帐所在,如今进攻受挫他也希望能够另辟蹊径,就想起对付汉人的一贯做法--假意劝降,等开城投降了,怎么说还不是他们作主?

    土尔扈特人已经摆好造型了,不得不说很壮观,给人一种威压感。合赤惕人也时刻做好了准备,布尔罕就在城头指挥部队。他们没有等来脱朵的进攻却等来一个使者。

    布尔罕心中好一阵鄙视,脱朵连谈判都不敢前来,果然是心虚了。

    只听到城下使者说道“合赤惕部的首领请亮明身份!我是土尔扈特部将军脱朵帐下大将阿姆格,有要事与首领相商!”

    布尔罕登上城头,也对着下面的什么阿姆格说道“嘿!我就是。脱朵让你来带了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

    阿姆格一看,上面是一个小孩子。哈哈大笑起来。“我可没听说过合赤惕部有个娃娃首领,别弄了,快叫你们的阿勒特首领前来聆听脱朵将军的教诲吧!”

    他这话彻底激怒了布尔罕,脱朵派使者前来无非就是劝降,当年蒙古大军可没少做过这样的事情。这家伙明显不知道阿勒特已然身故,如今的合赤惕部是布尔罕当家,可是如此侮辱阿勒特那就罪不可赦!布尔罕张弓搭箭朝着远处抛射出去,目标正是那个阿姆格。大概是看出布尔罕的杀意来了,阿姆格没有急着逃离,而是朝天空看去,他想要看清那支箭的来路再做判断。天不如人意,那么细的箭杆又是朝着天空攒射,哪是那么容易判断的?只听见箭支划过天空急速下落与空气摩擦形成催命的音频。咔!箭从阿姆格的喉部直直的钻入他的体内,箭头蕴含着的巨大能量将他的前胸击碎,连战马都受到波及,巨大的冲力,让一匹成年马倒地,等到阿姆格滚落下来才挣扎的爬起来,朝着本阵跑去。只留下阿姆格破败的残躯,孤零零的躺在城门前面。

    看的清清楚楚的脱朵,简直就是气急败坏。心想“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这个道理合赤惕人都不明白吗?真是气死我了!”他拔出腰刀向前一挥“给我杀呀!杀!...杀,把他们都杀死!我要将黑水城杀的一个不留!不留!”

    脱朵的话就是命令,早已经严正以待的土尔扈特士兵,开始架着长梯向着黑水城冲来。人们的喊杀声滔滔不绝,士兵犹如洪水猛兽般朝着这边冲来,只是他们不知道,黑水城就是阻拦他们的堤坝。那朵朵的浪花在如此宏壮的堤坝面前也只能化作无数水滴四散飘落,他们不值得同情。

    布尔罕看到这些如潮水般来临的土尔扈特人,也拔出腰刀开始指挥士兵加入这场“盛宴”之中。近了...300米...又近了...150米,就是这里了,他大喊一声“放!”

    早已经准备好的弓射手开始朝着人群中释放夺命的箭矢,合赤惕部的人们选择的是三段式射法,这样的火力才能更持久,同时杀伤力也最大。射到空中的箭支一层层密密麻麻的,朝向土尔扈特人飞去,不出三息就听到,弓箭入肉的声音。相互作用力之下将一个个人射倒在地,有的被炸成马蜂窝,有的则要死不死的样子,还在努力趴着。只是他的速度实在太慢,又是一拨密集的箭雨,他就随着前辈一样消逝了。

    从古到今,矛与盾、攻与防都是相生相克的。人们在不断改进中共同进步,土尔扈特人也是一样,前面已经有了榜样如果再不改变,那就是盲目。很快,新的一拨上来了,布尔罕看来,他们显然要聪明一些了,至少他们手里多了圆盾,怎么也可以抵销一些弓矢带来的威胁。

    这拨明显不同,不像上一拨那样连城墙还没有摸到就已经消亡了。合赤惕部的弓射手很快发现,弓矢对他们的威胁越来越小了,即使是簪射也没有太大的作用,布尔罕让弓箭手都退下了,保存体力是目前做长久抗争的关键。不要以为小小的圆盾就能包打天下,合赤惕部还有其它武器等着你们细细品味呢!

    眼看着,云梯就要到达城墙了,垛口下方突然亮出一排排射击孔,这些是做在墙体里面的,内部是合赤惕部的秘密武器--弩炮,一种既能发射长矛又能发射石弹的装置。这些大家伙需要五个人才能操作,而且射程近射速慢,好在威力大。城头的讯号响起,里面的弩炮相继开火,一根根巨大的箭失穿墙而出,有的云梯手整整一排都会被一根长矛贯穿,威力还不减将后继者串成糖葫芦一般。

    远处,冲车慢慢开过来了,此时箭塔上面的投石机开始用作了,他们瞄准冲车开始抛射石弹,石弹开始呼啸着朝着冲车方向投射。影响因素太多了,所以投石机没什么准头,只能依靠量多来取胜。今天长生天可不全都站在合赤惕部一边,大概抛射了数十枚石弹了,没有一个击中冲车的,眼看就进入投石机的投射死角了,没有办法,布尔罕必须先解决掉冲车才行。蒙古人的冲车虽然简陋,可是很有效,比汉人的要有效多了。巨木的头削尖,包上铁皮,然后做几个架子将冲锤架起来,用绳索连接,四周在覆上生牛皮就好了。对付这样的大家伙,合赤惕人还是有办法的,只等到冲车进入到城门口的时候,早已经架好的热油猛然倾泻,滚烫的油脂将下面的士兵顿时烫的皮开肉绽,惨叫声此起彼伏。光是这还没有完,阿里木带回来的棉花正好被做成火绒布,已经浸好油脂十分易燃,士兵们在将领的领导下,将火绒布成叠的抛在冲车四周。土尔扈特人并不知道合赤惕人要干什么,吸饱油脂的火绒布被火箭点燃,顿时冲车四周腾起烈焰,这时再想要扑灭无异于白日做梦。四周冲天的火焰吞噬了一切,包括那些没来得及逃走的士兵,被活活烧成一具具干尸,黑色的身躯已然碳化,空气中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烤肉香味。

    看着冲车都被毁坏了,这次进攻也就没有太多价值了。虽然脱朵有一万五千兵力,可是也不容他这样挥霍,只能收兵了。一场大战下来,天已经完全黑了,预备役士兵顶替苦战几个时辰的一线士兵,城墙上也燃起火把。布尔罕开始巡视起四周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影响力是那么的大,士兵们一个个眼里透露这崇拜和感激之情。也是难怪,自古一来,习惯用木头勒勒车围城的蒙古部族,只要被敌人战马一冲,那些简易得不能再简易的围栏一个来回就会被洞穿,到那时,就是杀戮与被杀戮了。只有像合赤惕部这样,有如此坚城才能仅凭几千人马抵挡数万大军,己方却没有什么伤亡,这就是奇迹。士兵们脸上露出笑容,含着干肉就睡着了,布尔罕也找了个地方铺上毛毡休息一会儿,他不敢回家害怕母亲担心也害怕脱朵孤注一掷。

    与布尔罕的心境不同的是脱朵,他正在自己大帐中大发脾气。这一战不仅仅损失了大将阿姆格不说,更重要的是伤亡两千多人,可是连城墙都没上去。眼下天已经黑了,不利于作战,蒙古人大多是夜瞎子,他也只能等待明日再战了。

    第二天,天还没有全亮,黑水城上的火把还没有熄灭。脱朵就亲自来到城下,经过一晚上的休整,土尔扈特人再一次精力充沛了,他们准备磨刀霍霍向牛羊!

    布尔罕也早早起来,看着城下列队齐整的土尔扈特人感觉好笑。明明没有什么军事素质还非要讲排场,这不是要找死吗?一点章法也不懂就以为人多就可以打胜仗?简直脑袋绣透了,难怪一个六万户部民的大部居然被丁零后裔打得不得前进半步!

    看到布尔罕在城头,脱朵心里想到“难道阿勒特真的已经死了?哈哈!这可真是长生天开眼呐!他终于死了。”虽然内心高兴可是他不能太过表现,否则会被布尔罕发觉,这个小畜生可是精明的很啊!

    “布尔罕,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献城投降我可以答应你赐你全尸,而且不为难你们的部众,你看如何?”

    脱朵用的是商量的语气,不过在布尔罕看来,这些都是无用的。“脱朵,你这个无耻小人,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我就送给你一句话--你要战,那便战!哪那么多废话!”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再待下去会有生命危险,脱朵立马拍马回到本阵。接下来的就是重复昨天的故事。只是土尔扈特人学乖了,他们不仅带着圆盾还派遣骑兵进行骑射用以压制来自城头上的威胁,这招果然管用。合赤惕部这边开始出现伤亡了,然后就是云梯和冲车一起用作。云梯倒是好对付,两侧的箭塔就可以完全压制了,只是冲车今天不时那么容易了。虽然和昨天一样使用热油和火绒布,可是不管城头上扔下多少火绒布,土尔扈特人都用生皮将其盖住,这样即使有再多的热油也烧不起来的。

    “轰!”~...“轰!”~土尔扈特人在不停地撞击着城门。这无形中给与合赤惕部巨大的压力,人们不免有些手忙脚乱了。再加上,脱朵也不是一个傻瓜,北门虽然是主攻方向,可是其它三个城门他也没有放弃骚扰,有几次更是突然转变主攻方向打了合赤惕部一个措手不及,人手的分担,造成的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对云梯的压制力减弱。

    很快弓手就感觉到压力倍增,稍微有几个没来得顾及放过了,就意味着整个链条的崩塌,想要重新弥补除非土尔扈特人退兵。就这样,有土尔扈特的士兵爬上了城墙,接着是两个...三个以及更多。这怨不着弓手不卖力,战斗几经打了有好几个时辰了,敌兵是一拨接一拨的上来,弓手都换了3遍了,可是还是架不住土尔扈特人多势众。没办法只能让士兵和他们拼刀子了。在城墙上,双方开始短兵相接。随着上来的士兵越来越多,城墙上的压力也就越来越大,没办法布尔罕只能将郭威将军以及300名汉人士兵派了上来。

    汉人士兵虽然不如蒙古士兵体格强壮,可是他们人手一支长枪,动作整齐。“杀!”前排出枪,“出”前排拔枪侧身后排在这个空档出枪,就这样不停的往复,没有多余的动作,一击必杀,缓缓推进。愣是将已经快要占据整个城墙的土尔扈特人赶下城头,有的人更是被推下了城墙,都可以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即使有了郭威将军的生力军,合赤惕部还是挡不住不断爬上城头的土尔扈特人,此时,巴图拔根找到布尔罕说道“首领,我看能让二公子的伏兵出动了。再拖延下去我怕咱们会挺不住的。”布尔罕以为是时候了,就命人点燃了狼烟希望蒙力克能够及时发现前来救援。就在这时,城门被撞开了,布尔罕又急忙下去指挥士兵在瓮城阻击敌军,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只会更快的陷落。

    “杀!啊”...喊杀声此起彼伏,布尔罕站在瓮城外面的城门口,合赤惕部的士兵列阵以待,这里是通往内城的最后屏障,也是合赤惕部阻挡敌军的最适合的地方了。

    “轰!”...“轰”在撞开外城之后,涌入内城的冲车又开始操磨瓮城城门了。“轰”每撞一下,就能看到一些细小的石块从门腔上面塌落下来。“轰!”每一声都是那么的摄魄。看着这些年轻的士兵布尔罕觉得战争真是残酷的。大门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撞破的,所以仅仅依靠200多人也只是在城门口做阻击了,这样接触面最小,起到一个小型隘口的作用。突然布尔罕发觉身后有大队人马赶来,回头一看是伊拉贡等人,还有整个黑水城里的健妇也都前来帮忙了。

    “你们?”

    “首领!我们知道我们虽然都是奴隶,可是我们这些年在合赤惕部享受的是原部族贵人一般的生活呀!如果城破了,土尔扈特人还会像合赤惕一样对待我们吗?我们恐怕不是被杀就是重新沦为奴隶,这样的日子你们还愿意过吗?”一个原本是土尔扈特部的奴隶,高声的问道。

    “不愿意!我们不愿意!”身后的奴隶都发出他们内心的呐喊来!没错,几年来他们都已经把自己当作是合赤惕部的人了,即使有些人还没有脱去奴籍,可是这依然不妨碍他们以此为豪。

    布尔罕此时才发觉当初的决定是多么的英明,他双手抱拳对着这些可爱的人说道“谢谢,布尔罕在此谢谢大家了,你们都是合赤惕部的子民,永远都是!”布尔罕的声明就是说他们现在不再是奴隶了,这一点再此点燃了现场的气氛。

    “轰!”土尔扈特人的冲车打断了正在高兴的人们,威胁还在,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列阵,呈锥形阵!”“呼!”在伊拉贡说出列队之后,合赤惕部士兵就发出整齐的号子。在气势上可是一点都不比土尔扈特人差。

    “咔嚓!”顶门的横杠有些劈叉,布尔罕也拔出他的腰刀,突然间他发现他的一只手被什么温柔包裹了,分神一看原来是忽阑。俊俏的小模样还是那么天真快乐,还没有被大战的氛围影响到。

    “你怎么来了?”大战即将发生,布尔罕不明白忽阑怎么就跟过来了。现在又不能把她送走了,这样影响到整个列阵了。

    她没有丝毫的不快,反而扬了扬手中的小弓说道“我要证明我比她强!”布尔罕当然知道那个“她”是谁了。

    只是紧紧握着忽阑的小手,他需要忽阑时刻都在自己的掌控范围之内。“轰”又是一下,城门上的门闩一下子就断裂开来。冲车巨大的动能使得它又朝前冲了几米,才被布尔罕早已布置的沙包阻挡,这也是布尔罕的一种策略。他需要这辆冲车减缓敌兵进入的速度,等土尔扈特人通过狭窄的缝隙之后才发现,合赤惕人早已经摆好锥形阵等着他们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