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战前准备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督军与南宋同行这个福晋有点萌大宋的智慧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布尔罕召集贵族议事,原因就是脱朵的两万大军南下,恐不利于合赤惕部。

    布尔罕看着默默不做声的众人,心中也感到压力倍增,首领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担当的。以前看到阿爸坐在上面很神气威风,而自己在下面谈笑风生一点都没有感觉到高处不胜寒,今天才知道,什么叫涉险!

    “首领!脱朵的两万大军离此只有不到50里了,预计也就是两三个时辰的事,您倒是拿个注意呀!”这么关键的时刻,巴图拔根晏然已经成为第二个乌日昭了,成为群臣中的领袖人物。布尔罕也是着急,他开始不停的走动,希望能够有什么办法。

    “要不然,我们走吧。土尔扈特人大概是要黑水城的。几次三番就是为了它我们干脆就让给他们吧,这样也能保住我们的基业了。”一个小贵族不合时宜的说出这样的话,就引来巴图拔根的不满。“你说的这叫什么话?别忘了阿勒特首领就是死在该死的土尔扈特人手中,而这次带队的就是我们的仇人--脱朵。我都怀疑你还是不是合赤惕人?再说了,我们有这么多老人和孩子还有牛羊能走的了吗?以脱朵的为人,我们必然会被杀死,部民沦为奴隶,女人承受胯下之辱,牛羊成为餐盘之肉。”巴图拔根说得一点都不错,那个小贵族也只能羞愧的低下头颅。

    布尔罕也想要和脱朵一较高下,好手刃仇人,可是他目前只有4000多兵力。赤那思和那兀鲁斯还太年轻不堪大用,剩余的还要守卫紫泥淖老营。这1:5的比例实在是有些难以承受。

    布尔罕看了看郭威将军,这里面就他一个人是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虽然是个汉人可是如今布尔罕想要听听他的意见,说不定可以获得什么启发呢!

    大概是看出布尔罕的意思,郭威主动站出来说道“布尔罕首领,别的事情我郭威或许不太清楚,可是有一点郭威最明白。那就是如果今日是阿勒特首领一定会率军迎战,当年和杜尔伯特人的战争中,明知道和鄂尔勒克因意在消耗合赤惕部原本不多的兵力,我们与一万杜尔伯特人作战,没有一个害怕的。大不了一死,问题就在于敢不敢亮出锃光的马刀。最后我们赢了,杜尔伯特人被吓破了胆。况且在汉人的历史上,实力悬殊不一定就意味着战败,也有几千破十数万的经典战例,所以卑职认为可以一战!”

    布尔罕听了郭威的话,就觉得自己有些羞愧。未战先败思想占据了他的主观,这种想法如果继续下去会将合赤惕部带入深渊的。重新振作的布尔罕内心想到“郭威说得不错,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必可胜。未战先败又如何能知道自己不可胜?”

    打定主意的布尔罕重新回到王座,对底下群臣说道“不管你们之前如何想法,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齐心合力来应对脱朵,他们虽然人多可是我们有坚固的城池还有4000多可战之兵,如果有人不出力,或者怀有二心,休怪布尔罕无情了。”布尔罕一句一字的说清楚,以便秋后算账,合赤惕部的贵人都明白,首领既然这样说了,那这一战就不可避免,必须付出120%的努力才行。

    接下来,布尔罕开始布置任务。

    “我们的兵力太少,虽然有4000多人,可是分散在城墙上也没有多少。况且城内没有足够的粮草维持牲畜,我决定除了马匹和必要的保留其它的牛羊都杀掉吧!做成肉干。”这个诸位贵族倒是没有异议,太多牛羊又没有足够的草料,只会掉膘还不如杀掉,可以获得更多的食物。

    “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只有防御,更应该有进攻。”布尔罕接下来的话让众多贵族感到诧异。一共就只有那么几千兵力,还要谈什么进攻?人们很是不解。坐在最末位的新晋贵人神相刘鼎臣对此却十分认同。由于迎亲等因素让合赤惕部损失一部分贵族,再加之如今是布尔罕当政,当然要用自己的人马了,就这样阿迪亚和刘鼎臣就成为了新晋贵族,这还是两天前的事情。如今自己也是贵族了,在这样生死存亡的大事面前也应该尽一份力,抱着这样的想法刘鼎臣说出自己的一些看法。

    “布尔罕公子说得没错!汉人那边就有这样的做法,叫攻防有度,可攻可守。这样才不至于被动。我认为我们可以效仿西夏之与成吉思汗做法来延缓脱朵大军。”刘鼎臣说完,大家都大眼瞪小眼,不知所谓。还西夏之与成吉思汗,这有什么可比?合赤惕部贵人们不知道这些,可是不代表没人知道。碰巧了,布尔罕就知道此事!

    “难道刘大人所说是布下铁蒺藜?”

    “不错。就是铁蒺藜,我发现冯记那里就有,即使浇筑新的也不是难事。更何况还有陶蒺藜可用,我想延迟个把时辰没有问题。”刘鼎臣是相当自信的,布尔罕听后也拍手称赞。同时这样也就解决布尔罕的顾虑了。

    “我原本以为,派人出城埋伏会有危险。这是九死一生的任务,如今有了神相的好主意,也就正好打消我内心的顾虑了。”布尔罕不由的笑了起来,同时对于抵抗脱朵大军更是信心倍增。

    他走到地图旁,指点着说道“你们看,我打算让至少两千人马躲在这里。”顺着布尔罕所指,众人顿时明白首领为什么会有所顾虑了。这里距离东城只有不到五里的距离,虽然能很好的隐藏可是架不住游骑的探查呀。

    “如果我们用铁蒺藜拖延一些时间,再吸引一小拨敌人于瓮城,就可以率先和脱朵接战,吸引其马上对我们进攻,而忽视了伏兵。这样即使两三天脱朵恐怕都不会派遣游骑到那里了。等到两方再也打不动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以蓄锐之士攻彼方疲惫之兵,定能打破僵局,大败敌军。”

    说到这里,众人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同时刘鼎臣也暗中佩服布尔罕,果然不是一般之人,看来押宝押对了。

    主意虽然不错,可是要选对执行的人才可以。布尔罕想到了巴图拔根,就对他说“巴图拔根叔叔,我希望你能够带领这支队伍。”巴图拔根乍一听,就马上摇头说道“首领,我不行的!不行...您是知道的,我不可一日无酒无女人,我怕坏了大事。况且脱朵一定知道我在黑水城,而且每次大战都没能少了我。如果我不在了生性多疑的脱朵可能会想到什么,从而威胁到伏兵的安全,破坏首领的大计。我不行的。”

    虽然听起来仍然像是推辞之言,可是仔细想一想巴图拔根说得有理。如果那样的话,合赤惕部目前的战将就都不能离开了,也只能另选他人。

    此时刘鼎臣再此发言“首领,我觉得三公子扎都罗就很合适。第一他能镇得住场面,第二他也勇武过人,有三公子在伏兵的事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布尔罕想了想,觉得刘鼎臣的话很有道理。其实,他还有自己的打算,他不仅仅是希望扎都罗离开,而且希望蒙力克也离开。这样,即使不敌,他们也能尽快逃走,逃到紫泥淖去,这大概就是布尔罕的一点点私心了吧!不过事情不能做得太明显。

    “扎都罗是个很好的选择,不过大局观他把握的不是很好。做一名战将可行,统帅则有些牵强。这样我再派蒙力克过去,一方面可以约束扎都罗,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另一方面把握机会。”

    群臣听后也觉得,布尔罕这样安排考虑很周详,也没有什么异议。只有刘鼎臣似乎想要说什么又在布尔罕的目光注视下歇菜了。

    对策想好了,布尔罕开始布置起来。

    “乌力吉!”听到布尔罕点到自己名字之后,乌力吉马上单膝下跪听从布尔罕指派任务。“乌力吉,你作为部族大管家首先要处理的事情就是将多余的牛羊宰杀制作成腌肉和肉干,然后按需分配,如果有人胆敢抵抗政令杀无赦。那兀鲁斯大营权利配合。还要通知冯记和匠作们马上赶制箭支和其它守城武器!”受到命令的乌力吉和伊拉贡都点头称“是!”

    布尔罕接着又对伊拉贡说道“伊拉贡,你的那兀鲁斯大营是由奴隶孩子组建的,为了防止他们内外勾结我再配给你200精兵,和我门下300奴隶。这五百人你组成一个团队,由你亲自统领,负责城内治安,若有鸡鸣狗盗,阴谋叛乱,抢劫食物的人一概杀无赦!能否办到?”

    “放心吧!布尔罕首领。”此时伊拉贡才彻底佩服布尔罕,他想问题是那样全面,对策也是那么准确,这是自己所不能比的。而且他居然没有可以排挤自己还给自己增加人手,这份气度就更加不能比了。如今他唯一的希望就是阿爸还活着,以及日后可以为忽阑好好争取。

    “郭威将军,你们汉军营人数较少,弓骑非所长,就担当后备吧,哪里需要救援您就要去哪里,能办到吗?”

    “当然首领,请您放心,郭威只要还有口气在就定不会让首领失望的。”郭威内心很激动,因为布尔罕没有忘记自己,看来真如儿子所说,公子还是很信任汉人的,这就迫使他更加努力,为合赤惕部奉献自己的全部,哪怕是生命也在所不惜--士为知己者死!

    命令已经下达,诸位将军和贵人都领到任务各自忙活去了。布尔罕则开始交待扎都罗和蒙力克。

    “二弟、三弟,我需要你们带领赤那思卫队和首领卫队到外面设伏,等到脱朵疲惫不堪的时候,主动出击给与其致命一击。”说完他一把将蒙力克和扎都罗搂在怀里“记住了,如果敌人势大不可为,或者第一轮就城破了,不要逞强速速离开,前往紫泥淖找噶丽将军知道吗?”听了布尔罕这话,扎都罗哪里能够听得进去呢?他年纪虽小可是也明白大哥的意图,拼命摇着头说“我不,我就不。除非大哥和我们一起,我不然就我在城内指挥,大哥到城外去。”

    布尔罕亲切的抚摸着两人的头,说道“别傻了,大哥是部族首领,是不能丢下部民不管的,从来都只有和部族一起殉葬的首领和贵人而没有独活的狼王,这是对部族子民的负责,没有谁生来就是高贵的,生前身后名也是有代价的。”虽然不知道大哥又再说什么高论了,只是知道要听从首领的命令这就是蒙力克的想法,他劝阻了扎都罗领命离开了。

    布尔罕之所以让赤那思一起去,还有个原因就是。他们是合赤惕部未来的种子,如果这次不能免除灭亡的厄运,布尔罕希望他们能够成为合赤惕部的未来。

    草草收拾一下,布尔罕来给阿妈请安。大战的传言已经散开,街道上到处都是忙乱的身影,还有胆小者的悲鸣声。杨采妮显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她正定自若,手里拿着一串佛珠,嘴里还念叨着什么,似乎是在祈祷。

    妻子淖彦朱丹看到布尔罕来了,想要叫母亲却被布尔罕制止了,随即让她和林小娘子一起出去了,他希望能和阿妈一起待会儿?时间不多了,虽然有众贵人的辅佐,备战也是井井有条,谁能知道脱朵什么时候到呢?

    念过一遍经文之后,杨采妮才缓缓睁开眼。

    “坐吧!”布尔罕找了椅子坐下,准备聆听母亲的教诲。

    “当年你阿爸每次出征我都会诵几遍经文,如今你也一样。你们男人呐就是没个消停的时候啊!来穿上你阿爸的内甲,他每次出征我都替他亲手穿上,只是去迎亲那次没有穿。来...阿妈给你系上。”

    布尔罕站起来,任由阿妈给自己系上细绳。这件内甲是阿妈当年亲手制作的,它不知道替阿爸挡了多少致命伤害,如今依然完好无损,都是阿妈每次修补的结果。这样的氛围容易让人落泪,布尔罕已经抑制不住了。杨采妮用手擦干儿子的眼泪“记住,男儿有泪不轻弹。”“记住阿妈的话,活着像个英雄,死就更要像个英雄!好了你去吧,至于我们这些女人你不用关心了,我们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布尔罕不敢多待,他害怕自己的内心陷入亲情的包围之下不能自拔。此时他已经不是阿妈的儿子了,他是部族的首领,他不能因为要得到亲情而贪生怕死,或许说不通,但是布尔罕就是这么想的。他离开的是那么迅速,以至于连妻子都没来得急拥抱一下。只能听见淖彦朱丹含泪叫到“布尔罕!我的小男人,你记住了我还是那天那句话,你的小狼刀真美!”而布尔罕只能头也不回的离开大宅,前往未知的战场,他要为了自己的部族时刻准备献出自己的生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