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英雄之殇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这个福晋有点萌大宋的智慧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大草原,乳飘香...”有感而发的布尔罕突然发觉这是广告词了,就停了下来。可是淖彦朱丹听得却津津有味,她见布尔罕停下来就问道“怎么了?说得挺好的,草原真美?”是啊!布尔罕和淖彦朱丹两人相依着看着远处的草原,连绵不绝草场,和那有如云朵一般的羊群,不由的入神了。

    义若呼的陪嫁其中之一就是这辆马车,虽然比之合赤惕部的四轮马车“简陋”,好在适合女孩子家。布尔罕就为淖彦朱丹充当马车夫,陪她说说话,要不然她想起自己的部族和家人突然哭起来那可怎么办好呢?

    行了三天的路了,为了能够尽快回到合赤惕部,淖彦朱丹也被迫放弃马车改为乘骑战马,蒙古姑娘可不是只能坐在马车里的。也是淖彦朱丹娇气非要和布尔罕同乘一匹马,新婚刚过两人还在蜜月期,这也难怪。

    突然远处传来几声狼嗥,吓得淖彦朱丹直往布尔罕怀里钻。或许在其他人看来,这就是几声普通的狼嗥,可是在经验丰富的阿勒特面前,这声音绝不正常。布尔罕已经发觉到什么不对的地方了,这让他不由的想起,前几天哈斯龙的那番话语。看来回去的道上果真不容易呀!同时也将这件事暗暗归咎于哈斯龙所为了。

    他将淖彦朱丹放下“你先换一匹马,我到前面看看。”同时招收让一个卫兵牵匹马过来,淖彦朱丹死死的抓着布尔罕的手,久久不能。布尔罕无法,只能安慰她“我就去一小会儿,不会有事,你要注意保护自己,知道吗?”随手将自己心爱的狼头小刀塞到朱丹怀里,这才催马向前阵跑去。

    等布尔罕到了前阵发现,事情要比他想像中的严重。一名游骑浑身是血的躺在前面,阿勒特和乌日昭以及这次前来的贵人们也都在,前锋部队已经开始收缩防御。布尔罕下马问父亲道“阿爸,情况怎么样?”

    看到布尔罕来了,阿勒特心更加沉重了。他本不想惊动布尔罕的,看来还是不行。他想起还在养病的扎都罗以及家中的杨采妮,他有直觉告诉他,这次危险了。他实在不愿意布尔罕受伤,虽然他已经证明过是个合格的战士,作为父亲他还是不愿意儿子上战场,因为战场之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来了?情况不容乐观。”他静静的坐下,似乎对即将来临的大战不以为意,其实他内心在打鼓,或许这次就将终结。“与往常的敌人不同,这次他们没有露面,只是射杀了游骑,并没有向我们压过来。”两旁的士兵悄无声息的聚集人马,尽量让大家围成一个圆阵。常年的军事训练让合赤惕部出产众多的战士,他们知道只要大战未到,就需要保留和补充体力,所以,很多人在进行自己本职的同时,有休憩一会儿的、有吃些小食的、也有擦拭弯刀的,这一切都显示出人们已经预料到一场大战即将来临。

    布尔罕坐下来,和阿勒特他们一起研究该如何应对,毕竟敌人还没有现身,不知道人数、装备,这需要准备几套方案以备不时之需。

    布尔罕研究了一下周围的地形,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伏击的好地方,周围都是一个个小山包,虽然不大,却很好的遮挡了视野。从大局观来看,十分利于进攻,地形很适合骑兵冲锋,而且无论站在哪里都不会形成制高点。

    就在布尔罕研究策略的时候,淖彦朱丹的女奴找来,说是小姐叫他。布尔罕只能向众人告罪离开。

    “布尔罕你告诉我,是不是要打仗了?”看着有些惊恐的淖彦朱丹布尔罕上前将她拥在自己怀里,就像当年对忽阑一样。本来两人的政治婚姻不会产生如忽阑那般的爱意!此时他却是感受到怀中的小女人需要一个男人博大的爱来关怀,她太容易受到伤害了。拍拍爱妻的手布尔罕说道“没事的,就是几个马贼,很快就能平静了。大概要在这里过夜了,你要好好注意自己。”同时将大氅披在爱妻的身上,给她系上绳结。

    还在瑟瑟发抖的淖彦朱丹,并没有因为布尔罕的安慰而平静,只是显得要比刚才要坚强许多。她双手紧握那柄小刀说道“我的小男人,能嫁给你是我一生的幸福。我已知足了,你尽情杀敌吧,如果敌人上来了,我是不会让他们得到一个完整的我。”看着这个小女人布尔罕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从她鼓励的眼神中得到力量,他要活着,可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关爱他的女人们,为了蒙古。

    呜~...呜~...两声悠扬的号角声打断了布尔罕的沉思,他不情愿的丢掉妻子的手,来到“指挥部”,远处已经有人们露头,他们排列着整齐的队形慢慢向着合赤惕部圆阵压来,巨大的压强从四周逼近,原本打算占据一个高地,如今已不再现实了。

    “阿爸,我们突围把!趁着他们还没有合围赶快突围。”布尔罕已经意识到一旦敌人形成合围之态,他们将再也没有机会了。可是阿勒特不希望如此,他说道“我需要看看是什么人,有没有可能不进行这场没有意义的战斗。”说完就上马赶赴前方,乌日昭会同阿勒特一起过去了,随行的只有50几个亲兵。

    布尔罕心中暗叹:阿爸还是没看开啊!这分明就是来抢亲的,很有可能是哈斯龙一伙。从这些整齐的队列中不难发现,他们绝不是马贼,而更像是贵族的亲兵。

    阿勒特前去“赴会”,布尔罕不能不早作准备,他叫来亲兵队长格里姆乔对他说道“你马上点起200人速去增援首领,一旦对方发动攻击就立即前去增援。”格里姆乔马上就去执行布尔罕的命令。同时布尔罕也安排好了淖彦朱丹以及他们的逃跑路线。

    最前方,阿勒特和乌日昭一行前往敌方本阵,乌日昭大叫“哎!朋友让你们的首领出来说话。”谈判是草原上最常见的事情,几乎除了深仇大恨什么都可以通过谈判解决,只要你能付出足够的代价。

    对方并没有答应,上来就是一箭正中阿勒特旁边的一名侍卫,显然他们并不需要谈判,那名士兵应声摔下马,嘴里淌着鲜血。这支箭是朝着阿勒特来的,看到没有射中阿勒特,脱朵有些失望,他随后挥手,只见无数的骑士从山坡上俯冲而下,朝着阿勒特他们这边掩杀过来。

    “阿勒特首领,布尔罕公子说得对,我们应该及早突围,他们好像就是想要我们的命。”乌日昭一边催马疾驰一边向阿勒特建议道。此时,幸好布尔罕早有安排,格里姆乔从侧翼直击敌方前锋,与他们绞杀在一起,才没给对方施展骑射的机会,要不然阿勒特他们想要摆脱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站在高处,布尔罕看清楚发生的一切。他马上带了50人前去接应阿勒特。

    “阿爸,我带人去帮格里姆乔。您和乌日昭叔叔先走,我都安排好了从西面突围分成两拨。”布尔罕真心希望父亲这次能够听他的,至于自己嘛!他是十分有信心照顾好自己的。

    然而,不论布尔罕怎么说阿勒特都是固执己见要布尔罕先突围不然,他就不走。就在两父子争论不休的时候,一支罪恶之箭悄然而至。就听到那声音就像是小石子撞击在帆布上的声音一样,阿勒特的身体向前挺了一下,双眼怒睁然后就缓缓伏在马背上。布尔罕看着父亲这样,他惊呆了。一支利箭正中阿勒特的后心。乌日昭要比布尔罕成熟许多,战场上的事他见多了,虽然他也十分震惊但是此时没有时间去做过多的无聊的动作。他首先将阿勒特的身子扶正,然后用随身的小刀将多余的箭身去掉,然后对布尔罕说道“你带人赶快突围,要多带些马匹,直接回黑水城去。”看到布尔罕有些无动于衷,他怒道“你阿爸已经这样了,你难道要我也一样死在争论不休之中吗?”

    乌日昭的话深深刺激到了布尔罕,这都怪他自己不好,为什么要让阿爸的后背露给敌人?布尔罕终于作出正确的选择,他只带了50人护送阿勒特和自己的妻子,离开战场。

    射中阿勒特是个意想不到的收获,脱朵正为此高兴呢!突然发现小畜生似乎要逃,他马上组织人马一起围堵布尔罕等人。合赤惕部的士兵怎么会让他们如愿?布尔罕就是他们部族的未来,个个要拼死护卫。先是一百余人冲开包围圈,然后扩大缺口,为布尔罕等人大开方便之门,使得他们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布尔罕是最后一个离开缺口的,突然听到利箭呼啸的声音,他侧了一下身子,就看到是合赤惕部特有的三棱箭,伸手一抓就落在手里了。布尔罕回头张望,发现乌日昭正在收弓,他大声对布尔罕说道“布尔罕!回去好好对忽阑,告诉他阿爸不能再庇佑她了,就由你来照顾她的下半辈子吧!如果你敢辜负忽阑,我即使在长生天那里也不会放过你的。”

    布尔罕没有给他什么承诺,只是一个肯定的眼神。就是这样一个眼神也让他万分激动,马上又重新加入战团。合赤惕部虽然人数少,可是个个勇武,远不是这些临时客串一下的牧民能比的,渐渐的追击布尔罕等人的敌兵越来越少了。

    在换乘过几次战马之后,人们看到了希望。马上就要进入合赤惕部的势力范围了,合赤惕的游骑通常会散布百里,只要到了合赤惕部牧场就意味着安全。

    为了迷惑敌人,布尔罕将他的50人分成两拨,一拨继续和自己赶往额济纳,而另一拨则去紫泥淖报信,告诉噶丽将军注意防范。

    经过两天的疾驰,在傍晚的时候布尔罕终于看到黑水城的模样了。有游骑已经回去报信,因此城门洞开,街道两侧也都实施了管制。布尔罕骑马速度丝毫没减直接向着全城最高大的建筑物奔去。宋老神医早已经等待在门口了。一下马,布尔罕就将阿勒特近200斤的身体抱起来一路小跑,放在床上,连旁边的巴图拔根都诧异,他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阿妈以及两个弟弟也及早的守护在床边,过了一会儿宋老神医出来。众多贵人争先恐后询问阿勒特的伤情,宋先生用毛巾擦着手无奈的摇了摇头。“晚了!中箭之后姿势不对,呼吸不畅加之两日奔波疾驰震伤脏腑,老朽虽然尽力却无力回天,只能用九针渡厄醒神法让首领神志清醒半个时辰,有什么要紧的话就可以及早了...”老神医都这么说了,听到这一切的布尔罕一下子瘫软在地上,这一切都怪他不好,他拼命扇着自己耳光。内心的愧疚需要释放。

    “布尔罕,你阿爸要见你。”林小娘子出门将布尔罕叫进屋里,众贵人很识趣的将这最后半个时辰交给阿勒特的家人,他们只是在默默守护着,部族里的老人开始向着长生天祈祷,希望奇迹能够将临。

    布尔罕看着躺在床上的阿勒特,他的脸上泛出荣光,大概是回光返照带来的效果吧!布尔罕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一下子扑入阿勒特的怀里痛哭起来。

    看到哥哥哭了,两个弟弟也是一样。阿妈哭红肿的眼里再一次泛起泪花,阿勒特一把将他们搂入自己的怀抱说道“布尔罕,你已经成亲了,是个大男人了。阿爸是得到长生天的召唤,去见你的额布格了。不要哭乖孩子,不要哭。汉人有句话叫男儿有泪不轻弹,收起你的眼泪。”阿勒特好好的安慰着妻儿,他不希望自己即将死去,让亲人悲痛。

    阿勒特的还很虚弱,可是他强撑这身体坐起来,抚摸着孩子们,他需要交待一下生后事了。“布尔罕,蒙力克、扎都罗你们过来!”从父亲的语气中几人都明白,他是强撑着的。孩子们很乖巧的把小脑袋靠在父亲的怀里。

    “我知道我没有多少时间了,你们要好好听哥哥的话,知道吗?”蒙力克和扎都罗都点点头,脸蛋上的泪珠在不停的滑落。“布尔罕,从今往后你就是家里最大的男人了,我希望你能够当好这个家,同样也能当好部族的家。做人要刚强不要学阿爸,刚强了一辈子最后却优柔寡断了,好了你们出去吧,让我和你阿妈好好说说话!”

    布尔罕也知道,阿爸阿妈的感情极深,阿妈的身体孱弱,是经受不起这样的打击的,父亲是想要安慰她吧?布尔罕领着弟弟们离开了屋子,来到外面。马上就有贵人为了上来,布尔罕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坐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布尔罕突然听到屋内母亲那四声裂肺的嚎叫,他也顾不上太多,一口气跑进去,却已发现父亲阿勒特,悄然闭上双眼,嘴角还残留着笑容!就这样一个神一样的男人追随长生天去了,布尔罕内心的一根支柱轰然倒塌,他有些经受不住,身体在摇晃,幸好有乌力吉扶着他,然后兄弟三人相拥而泣。杨采妮哭了一阵子,取出阿勒特背后的箭头,递给布尔罕道“布尔罕,你记住了不论什么时候你都要给我找到他,杀了他来祭奠你的父亲。”全场的所有人心中都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这个汉人女子身上散发开来,布尔罕跪下恭敬的接过那枚葬送父亲的恶毒之箭,并且向伟大的长生天发誓,一定要让仇人血债血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