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问责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医统江山夜天子督军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银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又是新的一年,春草刚刚发芽,合赤惕部就开始着手筑城事宜。尽管去年准备工作做得很到位,可是工程一开动就让合赤惕人感到棘手。虽然已经是春天了,大地解冻,一切都焕发着生机。但额济纳即使是晚春的夜里也十分寒冷,温度常常会掉到冰点以下。在这样的温度下,水泥的强度大打折扣,不仅如此。大地表面上已经解封,但三米以下仍然处于冰冻状态,一铁锹下去最多只能增添一道白印。

    在额济纳修筑一座新城的难度要远远超过紫泥淖,但布尔罕还是低估了古人的智慧。为了赶在土尔扈特人秋牧转场之前(土尔扈特人夏牧区在额尔齐斯河、鄂毕河中上游地区,冬季越冬区在本查干-科布多附近。)合赤惕部的长者们想了很多法子。其中就有为了构筑地基,人们先是开挖深沟,三米以下的地方就将河水引入,再驱赶黄牛使用铧犁在冰冷刺骨的水中作业。为了防止地基久历冻土封解使得结构变形,合赤惕人第一次将钢筋与水泥结合在一起,整个地基都是由钢筋构造框架,再塞以水泥石块。当城墙露出地表,低温就是最大的阻碍,这似乎也难不倒合赤惕人。合赤惕部的老人们就将牛粪饼堆积起来点燃,腾起的雾霾笼罩了整个施工现场,布尔罕曾亲身体验过,里外温差至少在6度左右。城墙离开地面,砌多少就用毛毡覆盖外面点起篝火等待水泥凝固,就是用这些方法,合赤惕人居然硬生生在额济纳这块看似苍茫的大地上,让一座巨城拔地而起,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而那些长者的贡献是不容置疑的,布尔罕甚至让蒙力克将他们的经验之谈整理成册流传后世。

    春去夏至,和往年一样,游牧的草原部族都会随水草迁徙。土尔扈特部一部分迁至鄂毕河沿岸的牧场,而另一部分迁至距离合赤惕部最近的本查干湖附近牧场。因为双方牧场之间相隔一座戈壁阿尔泰山,虽然不是什么高山,确是为合赤惕部的筑城计划提供了保障,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土尔扈特部牧民的游牧范围,这使得黑水城(因为新城实在原西夏黑水城旧址上修建的,所以人们也称之为黑水城。)对于土尔扈特部而言一直是个秘密,不过时间久了,双方也会有所交流,这个时候合赤惕部就是想瞒也瞒不住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土尔扈特人来黑水城附近与富裕的合赤惕部换取日常所需的物品,双方的交往日益增进,土尔扈特人越发觉得黑水城附近有古怪。从远处看,黑水城并不像是一座大城,还和以前的土围子一样,就是以前的土围子现在变成了石围子(从戈壁捡拾的石块堆积起来,从远处看给人的视觉错感。),人们也不会太在意。

    有的牧民甚至拿此开起玩笑来,“你们说合赤惕部那边额济纳是怎么回事?”一个好事者这样寻问着伙伴,之后就有人戏谑的说道“那有什么?大概是额济纳的土围子残破不堪,合赤惕人怕自己女人耐不住寂寞跑出来偷汉子,所以换成一个石围子!”那人的回答马上引来众人一顿大笑。像土尔扈特这样的大部,是看不起合赤惕的,在他们眼里甚至是人口过百万的喀尔喀蒙古都不放在眼里。

    而对于合赤惕部而言,他们有这样的心态那才好呢!这样黑水城就能修筑的更好,到时候好吓他们一大跳,后来也的确如此。随着黑水城城墙不断的加高,其规模也越来越宏大,前来置换物品的土尔扈特人才发现,什么时候在自己面前突如其来的闯出一座巨城。那时候的土尔扈特人被惊呆了,黑水城的城墙和紫泥淖一样都是十米高,只是他的防御更加出色。这些年合赤惕部从明廷那边“聘请”了不少匠人,他们打造好的器械如:弩炮、床弩、弓矢甚至还有成吉思汗时代的回回炮都第一时间装备在黑水城上。所以,黑水城给土尔扈特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恐怖。

    站在已经舒展身姿的新城面前,布尔罕感慨万千。额济纳环境之恶劣;施工之艰难;作业量之巨都不是紫泥淖可以比拟。即使这样,半年时间,合赤惕人仅用了半年时间就让她拔地而起,其中付出的努力、牺牲与创新,都包涵着感动。

    新城因为是在原黑水城旧址上兴建的,所以人们也称她为黑水城。她将用她坚实的臂膀和强壮的体魄保佑合赤惕部不被侵扰,子民和财产不被掠夺。

    黑水城开放十几天后,收到通报的脱朵一开始以为是哪个牧民来打趣他,后来回报的人越来越多,他也不得不重视,他觉得应该亲自到合赤惕部额济纳走一遭了,于是点齐人马立即动身。

    经过几天的路程,脱朵终于来到额济纳,这里经过一年多合赤惕部的改造已经变化了太多,虽然河两岸的沙枣树变得密集了,当然沿河的风景也美了许多可是脱朵没空欣赏。他看到不远处屹立着一座坚城,合赤惕部这是什么意思,顿时脱朵气不打一处来。他带着500名侍卫急匆匆朝着黑水城北城奔去。

    守城的士兵看到远处因为战马咆哮而击起的尘土不敢大意,有士兵说道“放下铁栅。”

    轰!的一声重达300多斤的铁栅轰然落地将正门封死。这样也不影响百姓的进出,两侧都设有偏门,比正门要矮一些,只能供行人进出,如果是车马则需要由正门才能畅通。脱朵到达北门后才发现可供骑兵进出的通道已被一处铁栅封住,再加上这座城以及合赤惕部带给他的恨意就更甚了,他一马鞭就抽在一个守城士兵脸上,那名士兵还是用长矛做防卫姿态,只是脸颊还在淌血,鲜红的血液已经将上衣染红,卫兵好似全然不知一般忠于职守。等到守城大队人马敢来救援才被替下回去处理伤口了。

    一名合赤惕部的队长见此人如此跋扈,也怒道“什么人,胆敢在我合赤惕部黑水城滋事?还伤我卫兵,当真以为合赤惕部好欺负吗?”在说话的功夫大量的士兵手拿长矛堵在门口,矛尖直指脱朵一行的要害。

    “黑水城?”脱朵眼里的愤怒到达一个极限,土尔扈特附庸不在少数,他无论走到哪里不是好酒好肉伺候,想睡什么样的女人都有,唯独这合赤惕部数次让自己难堪,这次更加过分一声不吭整出来一座城池,如今一个小小的守门官居然对自己高喊二叫,是可忍孰不可忍!“你们合赤惕部好大的口气呀!一个小小的奴隶都敢这样和我说话,找死不成?你知道我是谁吗?”

    话音刚落,就听到城里有人叫到“脱朵!”脱朵楞了一下,发现是老冤家噶丽。城外发生这样的事情,当然有士兵向噶丽这个守将报告了,别人怕他脱朵,作为阿勒特及布尔罕的铁杆,他才不惧呢!大声说道“脱朵你错了,他是一名队官却不是奴隶。”虽然看不起脱朵,但是为了不激化矛盾他说话还是很客气的。

    脱朵看到主要负责人来了,于是下马指着城墙问道“噶丽,我来问你,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早知道土尔扈特人会发现前来责问,布尔罕连台词都给噶丽想好了。噶丽不慌不忙照着先前布尔罕告诉他的回答“哦!你没看见修城墙啊!”

    “废话,我不知道修城墙?我是问你你们修城墙是要干什么?”大概是挺累了,脱朵将双手插在腰间,一气一喘的等待着噶丽的回答。

    而噶丽只是笑了笑“我们以前的土围子,残破不堪如今想要个石围子好抵御不知好歹的狡狼。”噶丽的话中有话,任谁都明白其中的含义,脱朵也不例外。

    大概是气急,脱朵连说三个“好”,一挥手指挥士兵入城说道“好啊!你们合赤惕部翅膀硬了,可以不把我们土尔扈特部放在眼里,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土尔扈特人的厉害。来啊!给我拆。”笑话,这城是由石块和水泥筑成,岂是你能简单拆毁的?估计也就是气话,可是噶丽不这样想,要是真的让他动手那才是对合赤惕部最大的侮辱,他也挥了一下手,就听到瓮城四周的城墙上有士兵跑动的声音。

    也就几息时间,脱朵愣住了,他大骂士兵们“都他娘的干什么呢!让你们拆都傻看着干啥,又不是让你们送死!”旁边的士兵用手拉了一下脱朵的衣角示意他向上看。待他看去,也和卫兵们一个德行,瓮城四周布满弓箭手,而且都是满弓,只怕噶丽一声令下他脱朵就会马上变成一只刺猬。他慢慢收起弯刀以免造成误会,同时慢慢向着城外退去。脚忙手乱的在亲兵伺候之下上马还振振有词的说道“好、好、好的很,我今天不是你的对手,你们就等着土尔扈特部的报复吧!”说完队伍就一哄而散,四散逃离这个事非之地。合赤惕部的人则在城墙上挥舞着旗子,一面用最生动的语言描述脱朵。土尔扈特部和合赤惕部第一次交锋完败,噶丽不敢大意,或许和鄂尔勒克因的大军就在不远处,他马上命人起草文书火速送抵紫泥淖,告知首领阿勒特和公子布尔罕知晓。

    收到噶丽的文书,阿勒特不敢大意,虽然这件事情上合赤惕部占据道义所在,可是毕竟是附庸部族,如果土尔扈特因此而怪罪,那其它部族或许也不敢帮忙。所以,阿勒特召集贵人们议事,最后决定部族,及早实施迁徙。只要大军抵达黑水城,相信和鄂尔勒克因也不敢强求。近几年,合赤惕部又是修路又是筑城,搞得声势浩大,备受各部关注。尤其是阿里木亲族近1000帐回部的加入,甚至是明廷都开始注意这个草原上新兴部族了。为了防止套部和明廷对紫泥淖和吉兰泰的劫掠,阿勒特还是留下了小部分部民和军队驻扎,而带走全部的奴隶,经过这件事,有必要将黑水城加以强化了。

    与噶丽所想的一般无二,脱朵亲自带人到和鄂尔勒克因的朵列延好一顿哭诉,杜根最看不惯的就是他这个样子,所以先入为主的断定一定是他自己惹事在先,就知道找和鄂尔勒克因来擦屁股,呸!什么玩意。

    听完脱朵的话,和杜根一个想法的人占大多数,他们都不屑与脱朵一起共事,要不是看在和鄂尔勒克因的份上,他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和鄂尔勒克因也是一样,一开始以为又是脱朵在搞鬼,后来他从士兵口中也得到大致的消息,这就需要重视的了,不过他还需要听听贵人们的意见才好决定。

    “大汗”一个身材略胖的贵人站出来发言道“我认为,这件事我们需要显示一下我们土尔扈特的存在感,毕竟我们还是宗主。这些年合赤惕部越来越不像话了,如果真如脱朵所说那样,我们就必须行动,要责问合赤惕部用意,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我们还怎么统领其他附庸?”看到有人附和,脱朵立马跳出来添油加醋了,被和鄂尔勒克因一顿痛骂。

    刚才的那位贵人说得不错,可是大家还是觉得要是简单的责问或许不起作用,派军队去又好像有些麻烦,主要是他们都常年接受合赤惕部的贿赂,此时要是不替他们求情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总之贵人们的大体意见就是不能严厉了,和鄂尔勒克因见到此情形也只能顺从贵人们的,于是就派杜根长者去趟合赤惕部走走看看,同时也将和鄂尔勒克因的看法传达过去,希望他们能好自为之。从心里讲,和鄂尔勒克因实在不愿意和合赤惕部闹出矛盾,这次脱朵撺掇着要他出兵,可是他不明白,如今土尔扈特部已经被丁零人后裔拖住兵力动弹不得,如果真要对合赤惕部用兵,那就意味着放弃鄂毕河沿岸丰沛的水草,那么,何处才是土尔扈特人的夏牧场?

    一个月后,杜根抵达合赤惕部的黑水城。看到那高大的城墙,他恍然发现合赤惕部已经不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合赤惕部了,也知道自己这次是错怪了脱朵。脱朵是对得,早知道这样就应该让和鄂尔勒克因带兵过来,最好是灭掉合赤惕部。这些年,斯拉夫人东进,杜根没少和这些毛子打交道,往往一个木寨就需要土尔扈特部损失数百人才能攻克,更别提这样一座坚城了,他心中悔恨万千呐!事已至此走一步算一步吧!

    总的来说合赤惕部对于杜根长者的礼遇到了极致!人说事有反常必有所妖,没错。布尔罕已经猜到杜根此行的目的,眼看就是秋末了,土尔扈特部还会迁徙到科不多。这是一个威胁,原本想来是下战书或者提一些非分的要求的,没想到只是派杜根长者来责问一二。这就好办了,来时一个月,布尔罕要好吃好喝,还要他连吃带拿,就是不给他个正话,就这么吊着他让他先在黑水城呆个小半年再说。而黑水城这边,一样还是该干嘛干嘛!说白了就是拖延时间。

    “我要见你们首领阿勒特,他需要给我一个交代。”杜根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来黑水城也有半个月了,除了接风宴上合赤惕部所有贵人都在将他灌醉以外,他再也没见着阿勒特,连布尔罕和乌日昭都玩起失踪了,其他贵人却不是主事的,找了也白找。

    守卫大帐的卫兵有些无奈,这位来自土尔扈特部的贵人,一天来部族大帐找首领七十二次,他也不嫌烦!“我老实告诉你吧,能主事的贵人都到紫泥淖了,估计还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回来。”布尔罕躲在大帐内偷笑,显然卫兵说得都是假的。

    这可急坏了杜根,他要将这里的事情向大汗和鄂尔勒克因紧急回报,奈何他已经间接被软禁了,虽然好吃好喝供着,可是他心里跟明镜一样。

    一天,策划了许久的杜根连随从都没带跑回了科不多,阿勒特知道后就觉得坏了,于是赶紧派乌日昭带齐物资以及杜根留下的随从赶赴科不多。

    一个月后,土尔扈特巡哨的游骑发现快要冻僵的杜根,表明身份后,士兵将他送到科不多土尔扈特部朵列延,和鄂尔勒克因看到几乎成一个雪人的杜根都有些认不出来了。他上前把拉开他散乱的头发才勉强认出。“杜根长者,您这是怎么了?您的随从呢?卫兵呢?”听到和鄂尔勒克因问及此事,杜根出人意料的哭了出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大汗!我...我是逃回来的。随从和卫兵都还在合赤惕部呢!”

    和鄂尔勒克因一听,立马火冒三丈,看样子杜根一去合赤惕部就被软禁了,同时也更加确信合赤惕部有问题,否则他们软禁杜根干什么?

    “大汗!我到了合赤惕部后,就发现额济纳果然如脱朵所说筑起一座大城,特别宏大的城池,比莎车城(叶尔羌汗国都城)要大数倍,而且也越高。里面的防御器械,兵器甲杖应有尽有。显然是有不臣之心呐!”听完杜根的叙述,和鄂尔勒克因一下子坐在王座上,心想“还是没能避免啊!”群臣也都默默低头不语,反而乖躁几天的脱朵大喜,这下可以为自己正名了。

    和鄂尔勒克因马上召集贵人们议事,最终在贵人们的一片声讨声中确定下来,明年就对合赤惕部用兵。那些贵人收了合赤惕部好处没有帮着他们说话是不是有些不地道?当然不会!什么人都是自私的,在脱朵的奋力劝说之下,合赤惕部就有如一只待宰羔羊一般,人们等不及要瓜分这餐盛宴,哪里还会为了合赤惕部而得罪多数贵人们呢?

    就在土尔扈特人趁着初春准备战事的时候,乌日昭也带队抵达科不多。和鄂尔勒克因见也没有见他,礼物是收下了,人可以走了。乌日昭意识到和土尔扈特部的大战是不可避免了,好在这些年合赤惕部发展了不少内线,或许可以躲过这劫!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