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经济侵略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最强炊事兵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顺利的完成定亲和结盟的程序之后,大队合赤惕部开启了归途的旅程。坐在马上布尔罕想了很多,尤其是他看到兀良哈后部那样破败的样子,以及人们看到合赤惕部彩礼是的激动之情。这一切让布尔罕想起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在后世,布尔罕看过一本叫《货币战争》的书,里面通过揭示大量不为人知的历史真相,再现了国际金融集团及其代言人在世界金融史上翻云覆雨的过程,通过分析统治世界的精英俱乐部如何通过煽动政治事件、诱发经济危机,控制世界财富的流向与分配,旨在告诫逐步开放的中国金融市场警惕潜在的金融打击,为迎接一场“不流血”的战争做好准备。蒙古部族很少使用货币,至于金银也只有和明朝贸易的时候才能派上用场,布尔罕不认为货币能起到作用,不过里面的一些观念和想法倒是可以加以改良成为入侵其它部族的工具,那就是--经济侵略。

    正是因为看到兀良哈的贫穷才让布尔罕突发奇想,只有这样合赤惕部才能更好的控制这样的部族,不知不觉中,布尔罕连他的老丈人也算计在内了。其实不然,自从布尔罕从宁夏回来后,就有一统天下的志愿了,尤其是这次关于自己婚姻使得这一愿望更加迫切。越是贫穷的国家在经济侵略后越是能成为发达国家的附庸,这样未来布尔罕当家作主了,统一草原就更加省事了。自古至今草原上都信奉强者,弱者就不应该获得同情,有句话叫可怜之人皆有可恨之处,布尔罕不知道语境用到这里是否合适,反正就是要平复自己的内心罢了,不要内疚于此。

    骑在马上,布尔罕要完善自己的计划。他想合赤惕部的经济侵略不只能在像兀良哈一样的弱小部族成功,或许那些如套部蒙古和土谢图汗国也有可乘之机的。阿里木往年从合赤惕部进购马奶酒和毛料,他会销给谁?还不是叶尔羌汗国和准噶尔汗部的贵人们?也只有他们才有那样的财力和需求。这样,布尔罕就更加期待,打入喀尔喀蒙古贵族当中。尤其是合赤惕部的特产烈性马奶酒,像他们那样的苦寒之地,对于酒的需求量甚大。就在合赤惕部这样的军纪森严的部族中,马奶酒的消耗都是个天文数字般的,到了土谢图汗国那就更加畅快了,蒙古人嗜酒那是有传统的。而且布尔罕有信心,合赤惕部的美酒只要他们一沾上必然再喝不惯自酿的马奶酒了。想通这些布尔罕希望说给父亲听,好得到他的支持,于是他催马跑到前面和父亲并排走在一起聊天,也好打发多余的时间。

    阿勒特有些纳闷布尔罕突然上来问了自己好多莫名其妙的问题,也不知道儿子怎么了?“阿爸,你说兀良哈后部怎么样?”布尔罕又开始问了,阿勒特以为是这孩子有点看不上,自己可要小心应对可不能让这桩婚散掉。“唔!”阿勒特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嗯,兀良哈后部虽然部民不多,当然也没有合赤惕部富裕,可是牧场水草可是相当丰美的,只要我们稍加支援,未来一定是一个富足的部族。哎!他们被土谢图汗国打压的时间太久了。”阿勒特指出兀良哈的短板还不忘为其打抱不平。布尔罕看差不多了,于是就开动计划了。“阿爸,我有个想法。”阿勒特一听新鲜了,可能是儿子看到兀良哈那样要帮助一下老丈人吧。阿勒特是无所谓了,合赤惕部财大气粗,即使布尔罕再怎么帮助未来的岳父那都不是个事儿。

    “阿爸,我想我们可以将我们的毛料卖给兀良哈,甚至是更远的地方比如:土谢图汗国、套部蒙古和土默特部。”原来儿子说得不是这个啊,那他又是打得什么注意?“卖毛料?”阿勒特有些不解,布尔罕开始认真分析了。

    “阿爸,你想啊。阿里木叔叔每次来都要毛料,这说明我们合赤惕部的毛料很有销路,而且人们都喜欢。再者如果我们能卖给其它部族,我们就不用像这次一样只能等待阿里木大叔来的时候才仓忙生产,再加上目前有了大型织机也占用不了几个人我们可以生产更多的毛料,当然也不怕西域的商路不通而造成积压。”说得兴起不免声音变大了,乌日昭似乎也被吸引了,他也靠了上来听听布尔罕的高见。相比擅长统兵打仗的阿勒特,乌日昭更加明白其中蕴含的价值,这也是布尔罕希望看到的。

    “而且不只是毛料可以卖给他们,还有汉人那里的丝绸茶叶,我们的铁器和马奶酒。他们愿意用金银我就收金银,愿意用其它物品我们也和他们换,大不了我们最后和汉人交易。尤其是羊毛,我们可以做成毛料再卖给他们,我实在是想不出他们除了把羊毛拧成绳子使用还能干什么?”布尔罕的话让阿勒特和乌日昭都大笑起来,虽然他在编排其它部族生产力落后有些不礼貌,不过所说也的确如此。在认真的听了之后乌日昭大言妙啊!“阿勒特首领,我认为公子的提议不错啊!只是这卖铁器不是个好主意。”得到乌日昭的肯定就是布尔罕的一大成果,什么事情只要他能认可布尔罕就不怕其它麻烦,至于具体操作还是要布尔罕来办的。阿勒特也看出这个主意的价值,相比之毛料阿勒特更加看重烈性马奶酒的功力,一想到这里他还不由的拿出酒囊喝上两口大呼过瘾。

    见到部族的两大当家都看好这一计划,布尔罕十分高兴。阿勒特让他回去后专门从事这方面事务,乌日昭还特意指出要继续奴隶交易。随着合赤惕部的驰道修建,人们越发感到驰道带给大家的便利,这也让乌日昭喜欢上了这些奴隶,要是有越多的奴隶合赤惕部的小年轻就不用被家里的琐碎困扰可以追随阿勒特征战四方了,这样合赤惕部的繁荣才会更加持久。

    布尔罕不知道,就在他们刚刚离开的兀良哈后部,一件小事也极大推动了合赤惕部对周边部族的经济渗透的进程。

    在布尔罕一行离开兀良哈后部不到两天,就有土谢图汗国的将军喀尔喀尼带着手下大将哈斯龙前来提亲了。正如淖彦朱丹所说,她不是没人要的,虽然有激励布尔罕的成份可也说得都是实话。这哈斯龙就是其中之一,哈斯龙的父亲佩利(阿苏特部的一支首领)就是喀尔喀尼的手下大将,后来因为在与土默特部的战争中为救喀尔喀尼阵亡,因此喀尔喀尼对于哈斯龙十分宠溺视为己出,这些年他不仅帮助哈斯龙顺利成为这支阿苏特部的首领还让他向他父亲一样追随自己,成为他的侍卫亲军的统领,这次前来兀良哈后部就是来给哈斯龙说媒的,这小子眼看就十八岁了,是应该定门亲事了。

    得知喀尔喀尼要来,可是把义若呼吓坏了。幸好有淖彦朱丹才稳住阵脚,因此他准备了部族能拿出来的最好的东西来招待贵宾,他害怕稍有不慎就会被喀尔喀尼吃得连渣都不剩。为了讨得喀尔喀尼的欢心,义若呼老早就出去十里之外迎接了,进了自己的翰耳朵之后就好酒好肉的招待着,甚至自己亲家带来的一些稀罕物品都拿出来了,唯恐招待不周。

    宴会开始,喀尔喀尼没有动手的意思,而是率先问道“义若呼首领,你知道我这次前来所谓何事?”义若呼愣了一下,倒酒的手在颤抖,喀尔喀尼给他扶了一下。义若呼心想该不会是和合赤惕部结盟的事来兴师问罪吧?不该呀!身为附庸结盟的事情老早就上报了,也是得到大汗的同意的,那会是什么呢?义若呼唯唯诺诺说不清楚,实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在那里嘟囔着。

    喀尔喀尼拉过哈斯龙说道“我呀!这次前来就是要送给你一个天大的姻缘的!”从喀尔喀尼的口气上就可以看出,义若呼的地位不怎么样,听到这些他的腿都颤抖了,几乎要摔倒被哈斯龙搀扶起来。喀尔喀尼看出义若呼的失态的样子就知道有是发生,他开始威逼义若呼。淖彦朱丹实在看不下去了说道“我已经许配给别人了。”义若呼就像一只小鸡一样点头,从其他贵人那里也获得了证实。

    “我夫家是卫拉特蒙古土尔扈特部下属附庸合赤惕部。”淖彦朱丹说得时候还特意加重是卫拉特蒙古。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喀尔喀尼虽然是土谢图汗国的将军可他也知道蒙古人的传统,哈斯龙要想得到淖彦朱丹就要在对方迎娶的时候来抢亲,否则是得不到蒙古人的认可,同时自己也不会让他这么做的。他喀尔喀尼虽然位高权重,却也不需要仗势欺人,他所做的事都是光明磊落的,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话不投机半句多,拿起马奶酒一饮而尽之后就离开了。路上他就有些后悔了,回味起那杯马奶酒自己为什么不多喝一些呢?相比之下以前所喝的简直就是马尿一般,后悔归后悔,还是回到自己的大营了。

    为了害怕喀尔喀尼的打压和吞并,淖彦朱丹让父亲义若呼带着合赤惕部的礼物四处走走门路,别说合赤惕部的东西就是好,土谢图部的贵人们收下义若呼的礼物后都纷纷向大汗进言宣扬兀良哈的忠诚,弄得哈斯龙和喀尔喀尼想要搞点小动作都不敢下手了。尤其是得知大汗额列克以及台吉衮布都在帮着义若呼说话的时候。这也难怪,额列克爱刀,义若呼就送他亲家赠与的**真正的宝刀给他,让他爱不释手。台吉衮布嗜酒,义若呼就送上好的马奶酒给他,让他流连忘返。俗话说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他们焉有不照顾之理?自此合赤惕部的所有聘礼都被疏散开来,兀良哈也逃过一劫,但是其影响甚远,贵族要在别人面前显摆尤其是在其它两个汗部面前,就这样合赤惕部的奢侈品就这么传开了,到一发不可收拾地步了。枉布尔罕还在精心策划之中,那边已经蔚然成风了。

    轻车上阵的合赤惕部一行人,用了仅仅十五天就回到了大朵列延。布尔罕还要处理路上所说的事物也没有时间和忽阑亲昵,开始还有些小脾气不过在乌日昭的开导之下已经好多了,也就不再缠着布尔罕了。要进行他的计划怎么能少得了皮五呢?蒙古部族尤其是贵人们对于明朝的东西甚是推崇,当然这些东西无一不是奢侈品,采办起来比较麻烦,皮五无疑是最合适的。布尔罕去找他的时候,他正滋润的看着大戏,显然没有被蓝染案波及。

    当布尔罕办完明朝那头的事儿,这边兀良哈的使者才到了。一听说辞,好嘛!丢盹就有人送枕头来--正合我意呀!布尔罕一合计马上开展自己的计划,而自己未来的岳父义若呼就成为最为合适的中间人了。然而,正因为布尔罕以及合赤惕部如此上心,才使得合赤惕部即将迎来一场大危机。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