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回家喽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与南宋同行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晚上,布尔罕和老刘(就是刘鼎臣)聊了好一阵,他说就是想到草原上看看同时也到传说中的阿拉善蒙古第一大部合赤惕部看看,其实他打什么注意布尔罕心里都清楚。大车阵里的人们都睡着了,大概是一路上神经紧绷就会感到乏,慢慢布尔罕也数着饺子睡下了...

    第二天和煦的阳光散满大地,因为今天准能过关所以蓝染没有要求大家早起,收拾好套上大车已经是辰时。在蓝染的指挥下车队浩浩荡荡的向着山口行进。

    等到大家抵达山口的关隘前面的时候,距离还有50-60米,布尔罕就认出是来时的那些人,只见他们个个衣甲鲜明,挺着腰杆手握长枪个个都是保家卫国的好汉子。等到他们走到距离关卡不足十米的时候才横枪指着布尔罕他们说道

    “站住,什么人出关为什么。车上拉的是什么东西下马驻车给我搜。”要不是亲眼所见布尔罕还以为是拍电影呢!这些大头兵真是活宝。一个小兵跑出关隘一看高兴坏了,这一眼望不着边的车队得收多少银子啊!他赶快跑回来钻进旁边的茅屋内,一会儿从里面出来一位身材圆滚滚的大汉,看他甲胄的样子就知道不是普通小兵,手握着腰间的刀柄说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也不管你们过关所谓何事。最近朝廷要派人查典我们也不好过,所以需要意思一下。来人给我搜!”兵头儿可是不地道,什么也没说明白就是一个字搜!也太突然了吧?

    布尔罕看了看蓝染,这批货可是你接的标要是有什么闪失可是你振威镖行的事故,这可没过关呢。蓝染下马来到兵头儿跟前说道“这位军爷,我们是振威镖行的人,这次押镖不同往日能否通融一下?”顺手拿出一封银票塞到兵头儿的手中,兵头看了一下可能是嫌少--(废话,你们这么多车马才这么点银子打发要饭的呢?)兵头儿搓了一下又退还给蓝染说道“振威镖行啊!失敬了不是兄弟我不给面子,实在是上峰管的严。这也就是在我了,要是别人你这样可是要吃板子的。”感情这位说得比唱得还好听。振威镖行他当然听说过,还没少打交道呢,这些年往来的商队多了,为了安全就会请镖行来做押运,振威镖行就是其中风头最盛的那个,听说是有镇守将军府做后盾,可是俗话讲这县官不如现管,况且自己又是职责之内,即使是将军府来人也不能说什么吧?

    蓝染算是没辙了正要和兵头商议如何如何,布尔罕拿出通关文牒给兵头儿说道“我们有通关文牒,速速让开。”兵头看到了,那就是朝廷特别签发的通关文牒,只有镇守太监和边镇总兵才有这样的权利。难道这些人是在给那几位办事?兵头儿心里盘算这,这东西都有好些年没人用过了,于是用尖酸的言语对着蓝染说道“我管你是什么人?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一定要查,来人给我搜!”小兵们一听着这命令就要上车,被皮五派来的人一把拉下来摔在一边,看来是个练家子,那个太监则阴阳怪气儿的捂着鼻子说道“哎呦喂!好大的口气呀!咱还没听说过这大明朝什么时候出来你这么号人物?连通关文牒也不看就敢查验当真胆大!”

    有明一代就是一个宦官的时代,社会的各个阶层都不大愿意和太监打交道,听了这位的话似乎还有那么些太监的味道,这下兵头儿不敢造次了,他恭敬的走到那人身边打欠道“不知这位怎么称呼?”太监没有说话,倒是旁边的那个人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抽的兵头儿眼冒金星,正欲拔刀相向又是一个大嘴巴子嘴里还骂道“瞎了你的狗眼,连五爷的车队你也敢拦,老子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有必要给你松松筋骨了。”兵头当然不知道五爷是谁,他已经不回宁夏好多年了,里面的事情自然不太知晓,布尔罕拿出皮五开得通关文牒,那太监恭敬的接过来,甩在兵头的脸上说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兵头儿被这么一弄反而有些吃不准,他小心翼翼翻开文牒只见其中大印上赫然写着“宁夏镇守刘”五个大字,再联想到那人的声音可不就是一个太监吗?这下坏醋了,冷汗不由得往下淌拿文牒的手抖得厉害差点没拿住,那太监伸手一把夺过文牒重新交还给布尔罕说道“以后招子放亮点儿,可不要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布尔罕还坐在马上,至始至终他都没有要下马的意思“这下我们能过关了吗?”布尔罕的话惊醒了兵头儿他颤颤巍巍说道“可...可以了,您请!”

    布尔罕给了蓝染一个眼神,蓝染就开始招呼着车队通过关隘。等到全部过去要一个多时辰,看看天色已经将近午时了。

    “公子,既然已经顺利通关那么我二人就回去复命去了。”随行的太监赖和布尔罕道别的,看来皮五早就猜到通关会有困难所以才派他们二位前来,既然完成任务那也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接下来的地方他一个太监也不管用,那里是合赤惕部说了算的。

    “怎么?二位这就要走了?且容在下相谢一二呀!”布尔罕是真心要留二位去合赤惕部做客。“不了,公子我家主人有过交代。况且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也没什么谢不谢的,就是举手之劳。”不管布尔罕说什么两人都要离开复命,没法只能任由他们离去,当然好处是少不了的,在他们回去的时候,布尔罕还一息看到那个兵头儿对两位的惧怕无以言表。

    送走俩人,大队伍又上路了。又走了一个时辰,突然天际卷起一阵土雾并且传来雷霆阵阵,振威镖行的人大多没有见过这个阵势,都本能的握紧自己的武器,蓝染还是比较识货的知道这是有大队骑兵前来,估计还有不到十里的路程了。

    镖行的老二已经开始心神不宁了,也难怪眼看就要完成任务了,可不要再演上一出。他悄悄问蓝染“大哥,会不会是马匪?”蓝染摇了摇头“这里是合赤惕部的势力范围,我不知道有哪支不怕死的马匪敢在这块地头儿开张?八成是公子所说的接应之人。”他说得没错,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指挥队伍以最快的速度盘成几个车阵好用来防御。像这样的车队,即使是提前一个时辰盘阵也有些费劲更不要说是十里地的路程了,以合赤惕部骑兵的速度也就是不到半刻钟时间,哪里能做好防御,蓝染他们只能催马上前看个究竟。

    当看到领头人是格里姆乔后,他们才松了口气。布尔罕早在开拔前就派格里姆乔到大朵列延报信了,看来时间是刚刚好。

    成群的骑兵将整个车队围了起来,还拔刀在空中忽闪着欢呼。看到如此多的大车,车上装的都是粮食这些蒙古汉子可是要比打了胜仗还要高兴呐!终于要完成任务了,振威镖行的人都显得十分兴奋当然也多少放松了些,只有蓝染没有,他的心里还装着事情,同时也感到宁夏镇未来难卜!如此精锐的骑兵比之以前见过的中蒙古霸主土默特部不知强大多少倍,看看那装备,以及纪律性即使是欢呼也时刻能组成进攻队形,行家看门道一看便知。

    草草和布尔罕交接了,蓝染留下老二和其他一些人就离开了,他们镖行可不仅仅是接了布尔罕的标还有皮五的,当皮五知道振威镖行去草原就暗中通知他们将自己和布尔罕未完成的交易带回,只是蓝染另有安排所以要及早回去了。布尔罕知道老二还有特殊使命后也同意了,毕竟还要回去取此次的酬谢,也一道将皮五的事情了解岂不更好?当然随行的还有神相刘鼎臣,这家伙自打那天醉酒就缠着布尔罕了,实在没办法只能先带着了,即使他再有阴谋布尔罕也不怕了,偌大的草原他一个汉人怎么施展?想通这些也就不管其他了,先留在部族看看有什么用。

    总的来说,这次还是很顺利的。这十万石粮食能够顺利回来可是帮了合赤惕部大忙了,也会为合赤惕部渡过目前的危机。

    布尔罕随着合赤惕部骑兵押运着三千多辆大车走在辽阔的草原上,许多汉民此前就没有见过草原,这次的经历必然会成为他们回乡骄傲的谈资。沿途青草已经全部返青,有牧民开始在上面放牧了,还没有离开贺兰山麓,布尔罕专门到山脚下不远的地方观察了几处,部民栽种的树木,以枣树和山杏居多,一颗颗嫩苗随风晃动,为了提高成活率,人们就上山把去年就已经长成的小树苗连土一起移栽过去,栽到更加有利于生长的地方。合赤惕部是最热爱大自然的蒙古部族了,小树被栅栏围着,以防止牛羊啃食,还有牧民不间断的给他浇水什么的,这让布尔罕似乎看到了未来合赤惕部的强盛。

    “你可真是奇怪呀,快到家了不赶快走却要跑来看什么小树苗!对了你弄这些做什么?”神相对于布尔罕的行为有些不解,布尔罕冲着他笑道“你不是神相吗?算算!”他顿时就歇菜了,只能跟着布尔罕走。

    这一路走来布尔罕没少被神相骚扰,草原上即将进行一项伟大的工程,当然还有许多神相此前没有见过的东西和事物,他此刻就是一个好奇宝宝。

    又走了一天才到了合赤惕部目前的大朵列延驻地紫泥淖,朵列延外围的游骑早就将布尔罕的消息带回去了,不一会儿就见布尔罕的赤那思都策马相迎,当然少不了扎都罗和忽阑了,只不过两人的目的明显不一样嘛!

    扎都罗一上前就开始耍宝,并且一刻都不停歇弄得布尔罕都没办法和忽阑聊天了,他的目的就找找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发现没有之后就给布尔罕做了个鬼脸拍马跑开了,回头还警告布尔罕说“哥哥,你可要小心点啊!”布尔罕看着远去的扎都罗甚是无奈,这个家伙现在都开始威胁自己了。布尔罕也没有当真,反而和忽阑一起脱离大部队想要率先进朵列延,离家都快大半个月了,对于阿爸阿妈也怪想念的。

    两人来到门口,就发现部族的贵人们都已经准备好迎接布尔罕一行了,他为部族如此卖力这样的欢迎也是配得上的。布尔罕下马接受了老祭祀的哈达和进献的马奶酒,全场洋溢着欢快的气氛,阿勒特也不免高兴起来,说实话他也没想到布尔罕会突然带队前往宁夏镇,自从彩妮知道后,几乎每天和自己吵架,加之阿勒特又是一个十分尊重妻子的好丈夫不和女人一般见识,可是老这样自己也受不了啊,尤其是这几天更甚连毡房都不让进更不要说亲热了,这下好了这小子完好的回来了,还带回了部族急需的粮食以及人才。汉人的作用在合赤惕部都不用明说,那是谁用谁知道。(可不要想歪了,有才华和技术的汉人从来都是合赤惕部的座上宾不是奴隶!)

    阿勒特拉过布尔罕是一顿教诲“你这个臭小子怎么一声不吭就跑去明廷那边去了?你知不知道这让我们多担心呐!尤其是你阿妈整天思谋着你,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说你让我和你阿妈怎么办?”对于阿勒特的控诉,布尔罕是一点都不认同的。心想我离开你会不知道?不知道还给我带足了银两?噢!我知道了一定是阿妈...布尔罕想到这里心咯噔一下坏了,联想到扎都罗的话和阿爸如今的说辞,在众人欢呼声中布尔罕慢慢拧头向着自家大帐看去,果然他看到了...

    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阿妈犹如一只大虫手拿皮鞭对这是以前教育扎都罗的家伙事儿,怒气冲冲的朝着布尔罕走来,那脚步声摄人心魄呀!布尔罕也知道自己错了不该没和家人商量就私自作主前往宁夏,于是他走到阿妈面前跪下。看着阿妈手中的皮鞭以前扎都罗没少被揍可是布尔罕一向听话所以没尝过这滋味,这次也好回去能和扎都罗交流一下心得了。众人此时也屏住了呼吸一般,夫人这是怎么了?部族里可是没人愿意得罪这个女人,以前关于扎都罗的一起事故就让民众深深认识到这个汉人女子的厉害!

    杨采妮看着布尔罕她的怒气一下子被提起来了,本来打算会毡房再处理,没想到你这家伙要让母亲下不了台以为我不敢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打你?你想错了,她扬起马鞭就朝着布尔罕的后背猛抽过去,啪!...啪!的皮鞭声听得忽阑不忍心了,哭着跑开了。布尔罕仿佛是天生的演员,他的眼泪一下子就淌出来了。“你哭什么?”面对阿妈的责问布尔罕没有思索就说“阿妈,我想你了!”这一下子就让杨采妮彻底崩溃了,说实话从小到大,自己对于布尔罕最亲甚至胜过扎都罗,同样对他的期望最大,不想一向十分听话的布尔罕这次却一声不啃去了宁夏卫这能让一个身在蒙古大营十几年的汉家女子放心吗?她紧紧搂着布尔罕,阿勒特看着这一切心中暗想,还是这小子机灵每次扎都罗都是打死不松口,为了他自己还经常和妻子吵架,幸好去了赤那思要不然还是个惹祸的主。杨采妮哭罢一抬头看见正在神游九天的阿勒特怒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天继续自个儿睡!”说完就拉着布尔罕离开了,阿勒特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说“我本来就不是什么东西嘛!我是首领怎么是东西?”布尔罕真心为阿爸祈祷,他还是没有体会到汉语语言艺术的真髓。

    这一家人的事情完了,可是剩下的宴会怎么办?还得由阿勒特来主持,正主布尔罕想来今天是不可能来了。这一切都被刚刚回来的神相和镖行老二看在眼里,对于首领妻子,布尔罕的老妈,刘鼎臣是打心眼里佩服,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呀!一个汉家女子能在蒙古大部中混得顺风顺水还能有如此地位果然不是寻常人呐!连带着生的儿子都不是一般的人,神相不由得内心窃喜这次算是跟对人了。

    天色已经开始昏暗了,整个车队也已经被接进大朵列延,乌力吉开始清点数目为入库做准备,当然还要留下一些给部民发放福利好渡过春季。看着这些大车他的嘴角露出招牌的笑容,合赤惕部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么富余过,这下可有的忙活了,不过再忙他都高兴同时也对布尔罕更加敬佩了,只是库中金银几乎告罄,这也没有什么,反正部族又不用金银这些东西放着也不会生崽儿,还不如换些粮食来得实在。

    篝火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这次要比往常大很多。部民杀牛宰羊,来了许多客人即使是车把式那也是部族的贵客,眼前花里胡哨的吃喝彻底让二当家看花了眼,他不免有些感慨道“神相,一直以为这蒙古部族应该是穷的连饭都没得吃,可是你看看,你看看这些肉食和美酒,这比我们富贵人家还要丰盛啊!”一边说着还一边往嘴里送的食物,刘鼎臣对他是十分鄙视,力大如牛的人怎么脑子还没有牛好使?今天是要招待贵客哪个部族没有些好吃好喝?其实,神相没有到过合赤惕部普通人家,要是他去了会发现合赤惕部果然是富庶得吓人。

    神相可不像二当家那样就知道吃喝,他在观察着合赤惕部的一切,这个部族可不一般。篝火晚会一直到子时才散去,众人都已经吃饱喝足了,该上的节目也都进行了,可以说没什么遗憾的了。只是阿勒特今天又要到部族大帐里过夜了,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了,可是这次最长。

    在遥远的宁夏镇一处隐秘的庭院内,一位大人正在听着手下汇报“大人,云雀来信说他已经成功进入合赤惕部做长期潜伏。”书案上那位大人正在练着字,是个“好”字,“嗯!你跟我有多少年了!”下跪之人没有想到大人会问这个,他平静的回答道“回大人的话,卑职是自万历三十二年就跟随大人了,如今已有七年了!”那人听了这些慢慢放下手中的毛笔“是啊!不知不觉都七年了,这些年你辛苦了也该好好休息了!”他抬头看着大人,不明白大人的意思“大人,小的对大人是一片赤诚愿一生追随大人左右,求大人成全。”那人轻轻一笑“你要知道云雀的重要性,这期间不能有丝毫差错。你...自裁吧!”当听到这些他的心真的很痛,没想到一向和善的大人,居然如此歹毒枉我跟随他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他居然如此对我,他想要反抗却又想起家人,嗷嗷待哺的儿子和年迈的老母,我也只能一死了。“求大人照顾我家中老小。”“你放心吧!”说完就背过身去,他不愿看到这个忠心手下自戮当场,只听见噗!得入肉声,一切都完结了。“来人,拖下去好生安葬!”灯光照亮了那人年轻的面庞,如果布尔罕在一定会发出惊呼“店小二?”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