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为我所用即为人才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最强炊事兵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晚上,冯记和他的那些老伙计都回到布尔罕他们下榻的悦来客栈,一进门就发现公子他在其间用餐,冯记没敢把老友们直接带进来,实在是他们身上的气味和邋遢的样子久已,他害怕公子会因为这样而疏远他们,从而达不到目的。

    布尔罕吃完了,看到冯记进来起身说道“冯记,你不是去找当年的老伙计们了吗?怎么这时候回来,怎么?难道...”布尔罕心中也是明了,毕竟这么多年了在古代人的平均寿命只有4-50岁的样子,像冯记这样就已经是长者了,或许等他到来早已是物是人非了。

    布尔罕走上前去,拍了一下冯记的肩膀算是宽慰他了,可是没想到冯记一下子跪倒在地。“公子,我...我...”冯记此时已经开始哽咽“公子,我见着他们了。可是...可是我看到他们如今这个样子我...我就心痛不已呀!所以...所以...”冯记接下来要说的话布尔罕已经知晓,他想这也没什么吧,不用如此,可是他是以一个现代人的思想来考量这件事情的,而冯记却是真真切切的古代人,你让他如何能张开这个口?还是布尔罕代劳吧!

    “所以,你就私下里把他们都带来了对吗?”冯记看着布尔罕重重的点头,“哎!我看他们实在是可怜至极,如果我没有见到那我可以不管,但凡我见着了我就一定要管。哪怕...哪怕是公子不答应我冯三槐也一定要管的呀!”

    可能是布尔罕的语气控制有问题,让人听出了责备的意思,实际上布尔罕并没有这个意愿。在外面的大伙害怕布尔罕处置冯记所以没有理会冯记安顿的话,直接冲上来齐齐跪下“求求您公子,不要为了我们处罚冯三爷了,我们不去了我们也不配去呀!”这便是兄弟情呐!大家都误会布尔罕的意思了,布尔罕有些无语。他扶起抱头痛苦的冯记,冯记老泪纵横,也不知道这一路上他哭过几回,眼睛都已经哭肿了。“冯记你且起来,你们众人也别哭了。大家误会我的意思了。”实际上布尔罕还没有表现意思呢!“我们合赤惕部向来都是以雄鹰般广阔的胸怀欢迎所有的朋友的,哪里有什么嫌弃之说?冯记我来问你,当年你流落草原可曾被我父拒绝?”布尔罕的问话让冯记感到羞愧,是啊!合赤惕部就是一个大家庭,当时的首领阿勒特救了自己一家人还热情挽留他们,简直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啊!不仅如此还分给他们食物和牲畜,知道他是个铁匠还给他建起了作坊,从来都没有把他们当作奴隶来使用。

    “我...我...”冯记哽咽不语,布尔罕上前硬拉他起来,其他人也都被扶起,这就算是结束了。布尔罕通知老板娘给大伙烧些热水再置办些衣服和食物,可能他们很长时间没吃上一顿饱饭了,布尔罕还特意交待给他们吃些清淡的,不要吃饱。

    饭后,终于是安顿好那些人了。格里姆乔来回在外面度步,正在看书的布尔罕瞟了他一眼说道“格里姆乔你有事?”“嗯!”他就像一个闷葫芦一般,布尔罕指示他坐下说“布尔罕公子,有些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布尔罕觉得格里姆乔今天有点意思啊!“你是怎么了,什么当讲部当讲的,有话快说不要像个汉人一般扭捏。”

    被布尔罕臭骂一顿格里姆乔反而觉得更加舒坦,这时的布尔罕公子才没有杀伤力也是最令人亲近的时候,如果他不说话那才不好呢!

    “公子,我觉得带上他们那些人可能对于部族还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这拖家带口的也有四五十人,都是些老人孩子且不能生产这就是累赘啊!我们已经有那么多老人奴隶要赡养了,这些人也是一样。况且说不定还会影响我们的速度。”

    布尔罕把书放下说“我知道你讲的这些都是事实,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冯记的感受。这不仅仅是四五十口人的事,这是人心的事。汉人最是重情尤其是这患难情和兄弟情最是难以割舍。”布尔罕看着窗外的月亮接着说道“我大可以不加礼遇,可是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好了,这件事我自有计较,你回吧!”

    送走格里姆乔布尔罕回想了今天,越发觉得自己是赚大发了。尤其是这冯记那群人,布尔罕知道冯记是以前卫所的匠户和他一起的老伙计估计也都是些有一技之长的匠人。今天的事情做的漂亮,既收拢人心又能拐带一帮匠人到合赤惕部,即使他们不能干活了那也一样是合赤惕部最不可多得的宝贝,布尔罕决定回去一定要让人把所有的老人头脑里的东西都挖掘出来,俗话说得好“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他们所经历的毕竟要比我们更多,说不定日后合赤惕部的腾飞还要多多依赖这些经验之谈啊!

    第二天一大早,布尔罕级开始安排行程了。此行最大的任务粮食已然完成,可是这石灰工匠却依然没有信。冯记有近二十年没有回来了,老板娘精心经营酒家更是不知。

    “公子,我可能能帮得上忙!”布尔罕一看正是冯记那伙老友,看着他今天的面色要比之昨个强了不时一点。“公子,我五年前曾去拉过一次石灰,就在城北偏西50里处有座很大的石灰窑,估计这时候还在开。”布尔罕多少有些失望,还以为那老人自己就会烧石灰呢!不过这线索也来得及时,老人非要给布尔罕带路不过,布尔罕怕他旅途劳顿又身体不行没有让他随行。

    一行人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目的地,可是依然没有找到那个窑厂,无奈之下只能花些银两找来一个本地的向导带路。早知道就不用费事了,直接拉个向导不就完了?这窑厂还真是偏远,山沟沟不说还要七拐八拐的甚是费时。

    “过了这个沟就到了,窑厂的人很凶俺不敢进去你们去吧,俺回家了。”那向导看模样真的害怕,只不过是不是如他所说害怕窑厂的人就未可知了。

    “不行,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们的,你一定要和我们一起走。”格里姆乔也是被找这地方整怕了,如果再来一次还不要了他的命?

    那领路人看着这帮家伙,佩戴武器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再加之这地方穷乡僻壤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要是歹人害了他都没人知晓。“俺婆子还等着俺呢,过了这沟你们就到了,俺...”布尔罕实在是不想和他再墨迹了给格里姆乔使了个颜色,格里姆乔一把擎住向导就抓在马背上了,弄得向导直喊救命。

    果然,过了沟就看见远处道路变宽了还有白色的浓烟泛起,定是那石灰窑没错。“看吧!俺说过了沟就到了你们不信!”向导还在嘀咕什么这都不重要了,因为布尔罕发现有条宽大的道路能直通窑厂自己还和向导绕了好多沟真是被人耍了。

    临近窑厂众人就感觉到这里热火朝天,难怪那些工人们都是赤身裸体的,只用两块毛巾一裹一扎就算完事。工人们正在卖力的将已经烧好的石灰熟料清出,再放入小块石灰石,动作干练。看到有人来了一个貌似管事的上前作揖问道“诸位有什么事情吗?”布尔罕不知道这里做生意是怎么样的,大概和现世一般吧!布尔罕下马拉了一会儿马继续往前走,一边和管事说“我想和你们谈谈生意,不知道阁下是否是正主?”那管事开始狐疑了起来呵呵一笑说道“公子说笑了,我正是此间的管事有什么生意我们里面详谈。请!”

    窑厂并没有布尔罕想象的那般规模,只有两个窑。看到来了这么一大帮子人,工人们也停下了手中的活开始关注着他们。“都看什么呢?没见过来人啊!还不好好干活当心没有饭吃。”管事十分不满工人这样,祭起绝招再硬的人也要吃饭的三天不吃饭你还能硬的起来才怪,工人们又开始忙碌起来。

    会客的一套流程做全乎了,接下来就是谈生意了。布尔罕没有说话只是拿起茶碗喝了一口,管事等不及啊率先开口“听您口音不时本地人吧?”布尔罕觉得这就话倒是说对了,无论前世今身他还都不是本地人,说着官话能使本地人才怪了。“对的,我们是京城人氏。”

    “那您来我们窑上是有什么买卖呀?”布尔罕开始想着,该怎么回答掌柜的。说我要买你的匠人?那一定不会卖谁傻啊!买石灰?不是布尔罕的初衷!后世最好的资本投资就是收购工厂和技术,可是那是人家吃饭的家伙能卖吗?

    “不知道管事有没有想过换一个地方开窑?”布尔罕的话让原本还很热情的管事脸黑下来了。“如果还是那件事,那就劳烦阁下告诉你家员外,这窑厂我是不会卖的。”布尔罕一听,好嘛!这还有内情呐!不搞明白里面的道道不能点破,有的时候要善于运用误会,误会也能产生价值。

    布尔罕没想到就这么一句话就说死了,甭管布尔罕再说什么管事都已经把他定成员外的人,所有的一切全部否决。当然布尔罕没那么傻说自己和员外没关系,矛盾要利用,才有价值。

    回去的路上,布尔罕从向导那得知。窑厂的许多工人都是他们村子里的青壮,也得知想要这窑厂的人就是此地的大地主孙员外。从管事的出入都带皮鞭布尔罕就猜到此人对待工人一定不怎么好,果然,向导说以前有打死过人的,后来赔几个钱了事。知道这些布尔罕就有了计较。

    “走回去,找这个孙员外去。”几经打听才找到孙员外的府邸,看样子倒不像是一个地道的地主老财,里面的布局颇有些文人雅士的韵味。递上名帖说明来意,很快小厮就静布尔罕带到正厅去喝茶。

    “哈哈,贵客临门真是蓬荜生辉呀!”布尔罕看见一个穿着无不显示奢华,肥头大耳背宽腰粗的人物,一看就是土鳖还假装骚客,瞎了眼了!

    “哈哈,员外可真是个富态之人,冒昧打扰。失敬,失敬。”布尔罕亦抱拳回礼。孙员外和布尔罕重新做好后就开始谈论,布尔罕觉得时间拖得越久就越不利于己方,坦言道“员外,在下听说您有意城北的石灰窑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么回事?”谈买卖还是直接的好,拐弯抹角实在是不符合蒙古人的习惯。

    孙员外也放下茶碗说道“不错,不瞒公子,鄙人属意这石灰窑,奈何那王老五是油米不进,他窑厂还有十几号打手,我也不好动手就这么耗着了,惭愧呀!”布尔罕心想我说么一个员外还对付不了一个石灰窑厂?原来是有所依仗呀!布尔罕叫人拿上礼物,揭开红布看的孙员外眼直,这是黄金100两那!黄金在市面上可是难得流通,能够拿出如此之多的黄金来来人必定是大富大贵之人(古代黄金主要用于功勋的赏赐和民间首饰的流通,作为货币是不允许的。)

    “公子客气了,不知公子下这么重的礼所谓何事呀?”布尔罕拿起茶碗抿了一口说道“简单,我也看中那个窑厂了,只不过我不要地方我就要那些匠人。我需要员外的配合,不要告诉我你孙员外没有办法。”孙员外实在是不想流失这些好东西,听到布尔罕不要地方他就放心了,这匠人哪还没有啊?

    “最近我会派人光顾窑厂,打手的事不用您操心。好了在下告辞了。”言辞犀利,雷厉风行有大家之范,这就是孙员外对布尔罕的评价。

    晚上,布尔罕又来到皮五的住处,说明来意,皮五也倒是爽快的答应回和府衙那边通气,布尔罕想来就是了,后世不也是有权势的人经常劳烦政府为之办事?那效率没得说,一句话概括就是:只要钱到位,玻璃全干碎!再是正经营生也架不住公务员的拾掇。

    布尔罕一面派人扮成马贼打劫窑厂,一面让人拿着酒肉拜访村子里的那些匠人。第二天,格里姆乔就出发了,窑厂那些个打手哪是他们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为了逼真还专门挑那恶人杀了两个。那管事果然报官,可是官府只是说会去剿匪只是需要管事资助一二,管事哪肯就这么耗上了,倒是差役三天五头前来勘察。今儿个查查这个,明儿个问问那个,管事还得管酒菜。孙员外也没闲着,知道窑厂被洗劫了不乘火打劫就对不起那一百两金子。布尔罕那则是,带着好吃好喝从内部攻陷窑厂,有道是最坚固的堡垒也有从内部攻陷的时候。

    就这样,被麻烦的实在不行的管事只能将窑厂低价卖给了孙员外,布尔罕当然也以极低的价格雇佣了一批匠人。原本还以为一个匠人需要花费至少300两银子,没想到他们的要求就是能让家人有饭吃,多么可爱呀,谁家没个亲人?望着渐渐走远的管事布尔罕倒没觉得这件事情自己做错了,要想干大事就要集聚人才,什么都要。记得小时候看过一部外国的电影有个别动队小组成员全部牺牲了无奈组长只能临时组建一个由酒鬼、小偷、强盗、**犯的小组没想到还大获成功完成任务。布尔罕一直坚信民间自有高人在,是人才完全没有必要一定要用学院派,野路子出身或许更能成功。英雄莫问出处,只要是与我有用的那就是我所需要的。

    又一次来到村子,布尔罕一行人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他们是如此的受欢迎。土路上小孩子奔跑玩耍,已经没有了初时的羞涩和恐惧。布尔罕给每户匠人200两银子作为安家费用,如果能和他们一起到合赤惕部那就更好了,并且开出每年300两的年薪这可是多少人可望而不可求的事情呀!只要有饭吃有银子赚管他去哪呢!

    在村口的一处转弯处,布尔罕发现有人在争吵。这个时候被招募的匠人以及家人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就等待动身的日子了,布尔罕想来也快了,如今就只剩下押运了。前面发生什么事情自己需要去看看去,别在这个时候再出什么幺蛾子。

    “你们凭什么不要俺们?”走近了就听到有人在和负责招匠人的冯记吵吵,布尔罕上前问冯记“冯记怎么回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冯记可算是找到依靠了,他连忙给布尔罕解释这一切。原来还真是布尔罕惹来的,布尔罕给每户匠人家200两的安家费并且有每年300两的年薪,不知道是谁家的长舌妇给说漏了嘴,这引来村里人家的羡慕。这不?也有觉得有本事的人前来应招可是他们不是石灰匠,冯记做不了主,布尔罕也没说要这些人,他们就这样闹上了。说着布尔罕倒是来了兴趣,他倒要看看来人有什么本事非要逼着他们招人?

    “都吵吵什么呢?如此这般成何体统啊?”还在吵吵的几个人新奇的看着这个少年郎,他们可不知道这是谁。“你是什么人,我们在这儿干什么关你屁事!”一个中年好似一点都不畏惧的样子,还和护卫们推攘着。“大胆!这是我家少主,怎敢如此无理。左右给我拿下。”格里姆乔发话了,侍卫见机擒住几人,作为主人的侍卫可不仅仅是保护主子的安全就可以了,有时候主子的威严是不容侵犯的。

    原本布尔罕还以为是艺高人胆大必有依仗,后来弄明白了,就是羡慕嫉妒恨前来闹事的,布尔罕也不想节外生枝只能让冯记给每户人家10两银子算是安慰这才消停。往回赶的时候布尔罕又在山口被三个男子拦住去路。

    “怎么?你们也是来应招的?冯记打赏每人10两。”布尔罕没想到这地方的人是如此难缠不过有10两银子应该可以了吧。冯记上前给他们丢下30两,可是那三人丝毫没有动静。“怎么?嫌少?”布尔罕笑了,如果刚才每人10两还能打发,那是刁民。此时要面对的却是有备而来的,10两少了?“冯记再给他们10两”冯记接着又给了每人10两,可是依然无动于衷,连看都不正经看一下,这下轮到布尔罕纳闷了。

    “我说几位这是要闹哪样?”布尔罕可以肯定全世界的人都不喜欢一声不吭的人。如果他们还是那样沉默对视可能布尔罕会受不了的。终于动了...要动了,那个年纪稍大的人说“公子,我们不图这点银子。您呐!别以为我们和那几个一样无事生非,我们可是有真本事的。我们也想要300两。”得了,又是一个钱闹的。不过这次貌似有点意思,年纪稍大的那个随即拿出一本小册子给布尔罕呈上。布尔罕随手翻了几页又看了看几人说道“这上面的东西你们都会做?”言语中透露着不信任,老汉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布尔罕他们到自己家里。一进院子布尔罕就被一辆四轮马车吸引了,做工极为讲究前面的轮子上还装了转盘使得马车能够很好的转向。这次又捡着宝了,单凭这四轮马车就一定错不了。

    “你叫什么名字?”

    “小老儿名叫余老万,这是我的大儿子余果,那个是二儿子余味。这本册子是小人祖上传下来的,里面的东西我和大儿都会做。”余老万的回答让布尔罕心喜不已,这册子里的东西对于合赤惕部太有用了,虽说是个木匠可是他们的技艺却是了得,单从这马车上就体现的淋漓尽致,车体除了转盘几乎没用一点金属都是用榫卯连接拼接处非常密实一点都不比铁钉连接差。

    布尔罕又问小儿子擅长做什么,回答却让布尔罕脸色发青。“俺会打棺材,凡是俺打的棺材密不透气还能防水。”这个特长的却有些...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不过这也说明这余老万一家的确是真本事。布尔罕当即决定每人给300两,如果愿意全家去合赤惕部每人给500两。当听到500两三人都高兴坏了,原本还以为会故土难离,后来发现这也要看你出什么价了,所有人都是有价格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