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闲的也是闲的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医统江山夜天子督军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续南明银狐带着手机当知府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丁零人的做派让布尔罕很是恼火,既然这样那就怪不得自己心狠手辣了,当天夜里,布尔罕睡得并不是很踏实。

    第二天,布尔罕吃过早饭,发现父亲早已经不在大帐,估计是去处理公务了。可是,不一会儿,布尔罕就被通知参加紧急会议。布尔罕想来,打狗也得看主人,一定是巴图拔根在父亲那里告状了,也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收拾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丁零人。

    果然,一进入大帐就听到巴图拔根在向父亲阿勒特哭诉:

    “阿勒特首领!您可要为我做主啊!我手下的奴才只是赐予了些马奶酒,那些个丁零人就不由分说上来就打,现在有几个还不能动掸。已经开春儿,这马上可就要缺人手了,您说这我得损失多大啊?”

    阿勒特与布尔罕一样都是先入为主,心想:巴图拔根一直都不消停,现在又与乌日昭走得很近,这是不是乌日昭暗中指使?

    想了想随即又摇了摇头,对于奴隶方面的事情,乌日昭都是支持的,就连布尔罕一个孩子主持驯服工作他都支持。如果要暗中下绊子,当初也就没有必要做出姿态嘛!

    身为一部首领,阿勒特不能将个人的喜恶加注到部族事务中去,这不公平!至少不能过于明显。一面之词并不能说明什么,他看向一旁的郭威,他是奴隶营守将,当晚发生的事情应该他最清楚。

    郭威顺着阿勒特的目光跪下说道“阿勒特首领!事发当时末将就在现场,也正如巴图拔根大人说得那样,是那些丁零人先动的手。而且,这丁零人颇为猖狂,这种事发生也不是一起两起,只是这次影响比较恶劣罢了。”

    有道是:墙倒众人推!平日里没有积德,落难时难免会有落井下石之人。

    “郭威将军说得对!卑职分到几个丁零人奴隶,一天天不干活也就罢了,还欺负其他奴隶。说也是职下无能,没能打过那些奴隶!”说着红着脸低下头。

    噶丽那个没良心的笑话道“哈哈哈!你可真是给我们合赤惕部丢脸呐!真不知道谁才是贵族!”

    那个小贵人当即反驳道“噶丽!这样丢人的事,我还能让别人知道吗?我还要不要活了?再说,我们以前也没遇到这么蛮横的奴隶。”

    “是啊!他们哪里是奴隶,一个个都是老爷。”“如果杀掉的话,怪可惜的。”

    几个小贵人的话让身为首领的阿勒特倍感意外,同时也很愤慨!这么多年,合赤惕部生活日益充盈,百姓富足,难道贵族们的血性都被好日子冲淡了吗?是!没错!合赤惕部是对奴隶出了名的好,奴隶们也极为卖力,希望能够尽早的融入到合赤惕部这个大家庭里。所以,长久以往合赤惕部无论是部民还是贵人都将奴隶视为自己人,因为他们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彻底融入合赤惕部,剥削也就没有必要。而这也是自老汗时代就留下的美德,大家都是穷苦人,何必相互为难?

    然而,丁零人的加入却是让合赤惕部颇为棘手,他们并不怎么配合,反而会处处与你为敌。但是,阿勒特想不明白,难道合赤惕部的刀已经钝了吗?

    一直没有说话的乌日昭站出来也说道“本来已经开春,部民忙于给牲畜配种,去年怀孕的母畜也该产仔了,过后还要剪羊毛,事情会越来越多,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可是丁零人不合群还会欺压主人,这使得没有人愿意使用这样的奴隶,也不好分配。再说了,我们的牧场根本无法安排这么多人干活,如果活都让他们干了我们的人慢慢会像那卷刃的刀一样笨拙,未来合赤惕部又能走多远?所以不能全部安排。可是...当下的奴隶也太多了,我们也是第一次经历,而其中丁零人的数量...?”说到这里他看向大管家乌力吉,对于人数方面他应该是最清楚的。

    “噢!人数嘛!...”乌力吉随着乌日昭的话继续说道“是这样的,到目前为止,我们一共接收奴隶是19033人,老人1370人幼童4952人青年男女12711人。丁零人较多共计8500余人,且多为青壮和幼童。”

    丁零人生活不易,他们的社会组织与合赤惕部类似,都是老人少,青壮儿童多。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能够欺压其他奴隶的原因。

    乌日昭继续说道“将近九千奴隶,整日无所事事,光是看管他们也需要大量人手。别的奴隶都努力干活才能得到足够的食物,而他们则只要慵懒的晒着太阳就能得到,这比我们的部民还要好过。我主要担心,长此以往,别的奴隶也会有样学样,那个时候可就不好管理了。”

    这确实是个问题,幸好是今天就提出来了,否则说不定就是个定时炸弹。

    “嗯!...!”阿勒特沉吟片刻,问题很是棘手。看似很小一件事情如果展开了,那可能就会影响到合赤惕部的未来,此时他也没有太好的主意?好不容易换来的奴隶杀掉?虽然只是些丁零人,但那也是大几千人啊!而且多是青壮,说实话他真的舍不得。

    阿勒特看向旁边一直不说话的布尔罕,问道“布尔罕!对于此事你怎么看?”毕竟布尔罕转管奴隶驯服的工作,丁零人的事情就证明他失败了。

    布尔罕跪倒在地说道“各位叔伯贵人,此前是布尔罕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给大家带来的不便布尔罕深感内疚。”

    “这怎么能怪你呢?要怪就怪那些丁零人不识时务。”乌日昭虽然不喜欢布尔罕,可是目前证明他的确比自己的儿子强。看看那些除丁零人以外的奴隶们,俨然就是合赤惕部自家人一样了,勤勉、平和。

    “布尔罕你坐下吧!”自己的安达也出面求情了,阿勒特这个做老爸的自然不能让儿子委屈了,他拍拍布尔罕的肩膀让他坐下,但似乎感到布尔罕还没有说完,便不再尝试强行让他坐下的举动。

    布尔罕继续说道“各位贵人!布尔罕听了你们的刚才的话,归根结底在于:其他奴隶他们一直就过着被剥削的日子,来到合赤惕部虽说是奴隶,但也相当于解脱了,再也不用为了活着而担忧。可是这些丁零人是被捕奴交易到合赤惕部的。来时大多都有伤,现在一个个活蹦乱跳,他们对我们有得只是仇恨,所以很难管理。”

    众人听了纷纷点头,布尔罕这话说到点子上了,他们也是这么感觉得。

    “总结起一句话那就是:他们闲的!”

    “闲的?”想想也确实是这样,给他们找点儿活干,他们就没有现在这么精力充沛了,可问题是部族没有那么多活,况且部众也不敢用丁零人了。

    阿勒特叹口气颇为无奈的说道“也是啊!与其就这么供养着浪费粮食还无甚产出,留着也是一个不安定因素,也只好忍痛处理了吧?”乌日昭也应和道“万般无奈,也只好这样了。”

    他们这么一说就预示着,阿勒特已经起了杀心,这可急坏了布尔罕。好不容易换来的奴隶又怎么能杀掉啊!他当即说道“别介!虽然我们没有过多活儿安排,可也还有大用处,如果用得好了,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阿勒特和乌日昭此时两人对视而笑。呵呵!这个儿子脑袋里不知装了多少东西,只是卖关子的本事无人能及,如果不逼他,他说话非得累死人不可。这下好了,话说开了,众贵人就认真的听。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呢?”无论儿子做什么,阿勒特都是支持的。

    布尔罕只说了两个字“修路?”

    “修路?”......“修路”这个词对于合赤惕部的贵人们可是一个陌生词,即使放在明廷也不见得有人说得明白。古人一般很少修路,最多也就是稍加修葺有个路样。正如鲁迅所说的那样:世间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像秦始皇那样刻意的逢山开道遇水搭桥修建驰道和直道的很少,非有远见之君主不可为!要知道后世也有要想富少生孩子多修路。

    “不错!就是修路。只有修路才能安排这么多奴隶,当然也是要改善我们合赤惕部的路况。大家看...”布尔罕走到地图旁边指点着“这里”,布尔罕指着目前合赤惕部驻牧之地--紫泥湖,“这里是我们现在驻牧的地方紫泥湖,这里到吉兰泰盐池是170里地,我们出产的盐需要卖给明廷汉人,如果像往常一样使用驮马那样不仅费时、费力遇到雨后路途泥泞也不好走,如果修建一条直道,我们就可以用马车拉,一辆车可以拉至少五担盐,又快又稳。跟重要的是,这样可以让大部分奴隶有活干,不至于让充沛的精力无处安放,反正闲的也是闲的!”的确,布尔罕提出的修路是一个好主意,用一万多人修路也得三两个月,不过合赤惕部如果真的要大修路那可有的修了。

    一听要修路,虽然乌力吉不知道修路究竟有多难,但他却知道一定是个体力活,而且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完工的,必是一个长久的工程。那么,他这个管家的压力就特别大了。他起身说道“首领!公子!我们的粮食不多了,精打细算也只能维持半个月。马上开春,如果再遭遇春旱,恐怕连十天都不能维持,更何况是修路这种体力活?如果粮食告罄,无法支撑到夏粮入库,奴隶们可就没有现在这么乖躁了!”

    嘶!又是奴隶的事情,如果没有这么多人,那合赤惕部的日子过得极为宽松的啊!不少贵人开始怀疑,当初的决策是否正确了。尽管蒙古人不是以粮食为主食,可是必要的储备还是要有的,以应不时之需。

    未雨绸缪是对得,但是解决丁零人的问题才是一切的关键。阿勒特说道“这个不忙!如果不能安置丁零人,粮食再多也只能白养这些狼。就这么定了,修路!”

    阿勒特说完乌日昭准备再说些什么却又听到阿勒特极为强硬的语气说道“其他人不准反对!”一句话又让大家选择性沉默,同时对着布尔罕说道“至于粮食问题!布尔罕自己去解决!”

    “啊?为什么又是我?”布尔罕不禁要问,但得到的回答却很无奈“如果不能让他们吃饱,那就饿死吧!与部族安定团结相比,区区八九千奴隶我阿勒特还不会放在心里。”

    阿勒特放下一句狠话就离开了,其他贵人也纷纷退场,只留下满脸茫然的布尔罕。身为一个部族首领,心狠手辣是必要的。今天他认识到了父亲残酷冷血,视人命如草芥般的一面。似乎,这就应该是一个帝王所具备的取舍之道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