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驯服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与南宋同行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个严冬让土尔扈特部大出血,不少奴隶以及部族青壮被交易到合赤惕部,连带着周边部族也都遭了殃。这一年合赤惕部总共交易到的奴隶怎么也有两万人了,为了防止夜长梦多,布尔罕及早将这些奴隶转移到了紫泥淖。随着合赤惕部存粮日渐干涸,奴隶贸易也轰然终结,这让不少游离于各大部族的小部族、群落深深的舒了口气,再也不用整日担惊受怕被抓去做奴隶。也有看得开得人,与其被那些强盗抓去做奴隶,倒不如干脆举族投奔合赤惕部的好。对于这样的人,布尔罕从来都不吝啬,全部赐予自由民的待遇,这下他们可以衣食无忧了,既不用担心被抓做奴隶,又不用为吃饱穿暖而四处奔波,捕奴活动的兴起也促进了这一进程。

    然而,同样是刚刚加入合赤惕部,可是待遇完全不同。一面是相当于合赤惕部部民一般的自由民待遇,一面是奴隶待遇。虽然在合赤惕部做奴隶也绝对好过原部落部民,甚至在一些人的眼中,他们目前过的生活简直比贵族还要好。但,那总归是要顶着奴隶的标志,那就意味着始终低人一等,出身卑微,而正因为如此,彼此的矛盾骤然升温。

    由于奴隶都被集中在紫泥淖,合赤惕部一下子多了两万人,这占到合赤惕部总人口的近2/3。为了防止有人煽动奴隶暴动,阿勒特专门划拨出一块地方,限制奴隶的出行,周围都是用拒马和木栅栏围起,并派遣重兵看守驻扎。合赤惕部如此防备,这些奴隶一天两天还不以为然,若是长久了内心不然激增恨意。对于父亲这样的做法,布尔罕不是很同意,他主张分化驯服,若能为我所用就是增加合赤惕部的实力,未来这些奴隶也都将被合赤惕部吸收,何不现在就开始呢?

    几经激辩,布尔罕终于说通了父亲,他带着汉军营主将郭威将军前往奴隶大营,专门挑选汉人奴隶。实际上,不管是布尔罕是否有汉人的灵魂在,汉人都是他已经决定好的依仗对象。因为汉人似乎是这个世界上最能够忍耐的人,无论如何压榨,只要有一线生机就不会主动叛乱。而郭威的汉军营这些年来,已经很好的融入合赤惕部这个大家庭。如果这些汉人奴隶被率先驯服,那么他们将成为一个标榜,从而稳定奴隶不安的情绪。

    布尔罕和郭威站在栅栏外面,一个书记官大声朝着里面的人群喊道“呔!是汉人的都站起来,跟我走!”因为是用汉语说的,自然很好辨认,也不怕别人冒认。

    很快就有千余人站出来,他们被士兵押到外面。汉人果然很是乖躁,推搡之间也没有什么不满。布尔罕不知道这是该庆幸还是感到悲哀呢?现在他也算是个不小的统治者,这样的情感越发矛盾。

    看着眼前跪倒一地的汉人奴隶们,布尔罕和郭威倒是摆开小桌吃了起来,布尔罕或许是真的饿极了,或许是为了让人更加眼馋,吃得满嘴流油,想着就香。而郭威却只是例行公事般的吃了一点,他身为汉人,还是有些放不开。

    吃到兴头,布尔罕将一条烤羊腿朝着人群中丢过去,马上就伸出几十双大手争先恐后接住,生怕掉地浪费。布尔罕原本以为,这些人接到羊腿就会发生争抢,甚至是斗殴。可是,事实却让布尔罕大跌眼镜,接到烤肉的是一个壮年男子。他没有独享,而是将肉撕开,分给了老人和孩子,以及那些虚弱的人,而自己以及最前面几十个壮汉只是不停的吞咽着口水,却没有人过来争抢。一个女人怀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女娃,用黝黑的手小心翼翼的将烤肉撕下,喂给怀里的孩子。看着孩子嘟囔的小嘴咀嚼着烤肉,眼里流露出一丝安慰。可她只能舔舔粘在手间的油脂过瘾,而对那块儿肉没有丝毫觊觎之意。

    这一幕让见惯了现实自私无情的现代人的布尔罕内心被刺痛了,看看汉人摆出的阵势,青壮在前,女人孩子被围在中间。看看他们彼此依偎,相扶相助,真不是现代人可比的。布尔罕示意之下,早已经准备好的食物被一股脑的端上,保管人人都能吃饱。即便见到食物,也没有发生争抢,依然井然有序。

    郭威告诉布尔罕“公子!这些北地汉人,自打被人掳去做了奴隶,对于同乡、同宗、同族之情更加看中,他们已经与中原之人不大一样了。”

    布尔罕想想也是,布尔罕就觉得合赤惕部的汉民就与中原汉人大相径庭,他们更加团结,或许是经历过大灾大难之人才能深刻体会到吧?

    由于布尔罕的区别对待,让这些汉人备受羡慕。他们的吃喝以及穿着用度都要好过别人。虽然不能与自由民和部众相提并论,但也经常能够剩余一些好吃食,分给蒙古奴隶一些,对于这种行为布尔罕是默许的。

    几天之后,布尔罕再次宴请汉人奴隶,这次点名一个身材不高的奴隶也跳出来用生涩的汉语说道“老爷!我...我可也是汉人呢!”

    此言一出,马上就有相熟之人举报“他撒谎!他是个土默特人,怎么会是汉人?”那年轻人反驳道“你懂什么?我的母亲是汉人,父亲是个土默特奴隶,我从小就生在土默特,但这不能抹杀我有汉人血统的事实啊!”

    布尔罕听后笑了,他点头让侍卫给予年轻人等同汉人的待遇。其他奴隶看到这样的情形,哪里还能按耐得住内心的渴望,也都有样学样。虽然是区别对待,可是布尔罕也不是一味在吃喝上面做文章,他有意让汉人奴隶自由出行,分配给部众干些力所能及的营生。因为严冬刚刚过去,合赤惕部牧民也开始忙碌起来,但总归每天除去喂牲口也就没什么活了。汉人奴隶被解放,很是利索的干完活,然后又很自觉的回到栅栏那里休息,没有一人逃跑。实际上,在合赤惕部的领地里,布尔罕绝不介意他们逃跑,若是能躲避合赤惕部的追兵,也不可能逃过大自然的怒威,在草原上一个人是无法生存的。汉人奴隶大体知道,这里再怎么说也是一块能够安稳的“家”,总好过在外飘零。

    他们虽说是奴隶,可一个月下来已经可以在营地内自由出行,而合赤惕部百姓也没有当他们是牲口一样使用大骂,俨然合赤惕部的一份子。很快,有聪明的奴隶就发现,只要学着汉人的模样,勤快、利索、任劳任怨而又没有那些乌七八糟的坏想法,那他们的待遇就与汉人奴隶一样。甚至本身就是蒙古人,在合赤惕部牧民手里,他们的待遇还要好过汉人奴隶。

    两万奴隶也不尽是聪明人,也有懒散不爱吃苦之人。看到合赤惕部衣食无忧,一种得过且过的心理作祟,他们不愿意有一丁点进步让人能看得起,反而会以兴趣、爱好或者别人的鼓动结成小团体。这样的团体刚刚有所冒头,布尔罕就已经察觉。

    夜里,人们大多熟睡,只有那些心怀不轨者还在活跃。一个贼头贼脑的青壮摇醒周围几人,细声细语的说道“哎!朋友!合赤惕人守卫如此松懈,干脆我们跑了吧?反正现在也没人,我观察了两个月,可以肯定能逃出去。”

    那人刚刚说出计划,旁边一个大汗颇为不屑的骂道“有病!老子好不容易托人才被交易到合赤惕部,这里有吃有喝的,跟你逃跑,真他妈的有病。”旋即倒头便睡,身边几人听了这话也略带鄙视的看了那人一眼也安静的入睡了。

    他是杜根特意派来给合赤惕部掺沙子的,可是一连几天联络,原本怀揣与他同样使命的人都不尿他,他们已经被合赤惕部的生活所腐化,唯有他没有忘记杜根的教诲。

    今天的碰壁并没有让他放弃使命,第二天他在栅栏里闲转悠,同时故意找茬儿,远处瞭望台上的士兵已经注意他很久了。只见一个倒霉的汉人奴隶撞在枪口上,他路过不小心踩了那人的脚,汉人马上道歉,并且给那人擦拭了靴子。然而,面对故意找茬儿的人,没那么容易就解决了。他开始疯狂的殴打可怜的汉人,守卫一看形势不对,马上吹响口哨同时将事件汇报给主管贵人布尔罕。

    当布尔罕等人抵达的时候,那个汉人已经躺在血泊中,他的颈部扎着一根用羊棒骨打磨的短刃。布尔罕眉头紧锁,显然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而凶手就是那个找茬的蒙古人。他杀了人,可是却没有逃走。随着汉人越聚越多,彼此的肢体冲突也愈加严重。为了平息怒火,也是为了杀鸡骇猴。布尔罕手一挥,马上侍卫分开人群将那人拿下。而此刻他却高喊“杀人啦!合赤惕部屠杀奴隶啦!你们还等什么?”尽管这样切斯底里,可是响应的人却是少数。待到出了栅栏,布尔罕没二话,直接命人将其就地正法。

    当滚烫的鲜血喷涌如注之时,不少蒙古人围了上来,侍卫们害怕布尔罕受伤,将他护在中间。布尔罕却并不害怕,他言辞激烈的说道“怎么?你们想要造反吗?”

    当“造反”两字刚说出口,他们就听到栅栏外弓弦紧绷的声音,人群也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布尔罕继续道“杀人偿命,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如果有人为他而惋惜鸣不平,可以试试。”说完见没有动静就离开了。

    此事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奴隶们一如既往的过活,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起冲突。因为他们都知道,在合赤惕部只要安分守己就过得比自己原部落强,也就自然没人愿意冒险,更何况布尔罕目前啥意正浓。但是,死了两个奴隶总归是要向父亲禀报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