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需要代价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最强炊事兵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又是一天,杜根来到合赤惕部已经三天了,今天如果不能得到想要的恐怕部族会很难熬。杜根刚要出去,就听侍卫说阿勒特首领叫他到大帐,貌似合赤惕部贵人们达成一致了。杜根顿时高兴的朝着大帐跑去,在帐外他还停下整理了一下容装才进去。

    “哈哈!杜根长者来了,快请上座。”阿勒特热情的邀请杜根坐下,让杜根感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总是那么不踏实。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杜根很快就给这事定下了调调。坐在座位上是极度不安,看向四周合赤惕部的贵人们一边吃着一边以极其畏缩的笑容看着他,弄得他浑身起鸡皮疙瘩。

    待到阿勒特安顿好杜根后对着布尔罕说“布尔罕你昨天不是说有解救土尔扈特部的办法了吗?今天就给杜根长者好好说说。我这个儿子呀有什么事情总是喜欢在家一个人捣鼓,要不是我听到后询问他还是连一个屁都不放,害羞的!”很显然阿勒特是在夸布尔罕的,不过也不用这么明显吧!

    “不行啊,我还没有想好恐怕不行的。”布尔罕推脱着,实际上就是吊杜根的胃口,他知道自己此行粮食问题可能成为最大的阻力,如果能有什么办法他会不听?

    杜根急切的把布尔罕拉到跟前,取下自己腰间的一串佛珠給布尔罕说“那布尔罕,杜根伯伯此次前来没给你带什么好东西,这串佛珠送给你。不管你的主意对伯伯有没有用伯伯都想听听。”事实证明要办事实还是行贿实在,布尔罕看着那串佛珠,是由祖母绿和红珊瑚打磨的应该很值钱值得收藏,他回头看向阿勒特。

    “既然是杜根长者送你的见面礼,你就收下吧。不过得给杜根长者好好说道说道!”

    布尔罕深深鞠躬后,正了正衣冠对杜根说道“那这样小子就谢谢长者的恩赐了。”心里那个高兴果然好官不如好点子,有心把玩又怕杜根腻歪只能清了清嗓子说道“杜根长者,我这个主意不怎么成熟,如果不行这串佛珠可是不奉还的啊!”小孩子心态一览无余,杜根也很无奈谁让他是个孩子,孰不知他的内心比谁都老道。

    “杜根长者,恕我冒昧问一句。如今的土尔扈特是不是饿莩遍野?”布尔罕一脸严肃的样子,杜根没有想太多“没错,身体不好的老人和孩子已经开始有饿死的了。”

    “那好,我们合赤惕部可以拿出粮食,5000担...可能没有2-3000担倒是可以凑齐。”听着布尔罕的话阿勒特的心一下子揪住了,不过这小子最后说得到也在阿勒特可以接受的范围,听这孩子的话还真得需要一颗大心脏。

    杜根听到有3000担左右的粮食顿时欣喜不已,3000担粮食如果和其它东西一起省着吃也能支撑十天半个月,虽说还是不够用可是总比没有强。

    人在欣喜若狂的时候往往会自大,也最受不起刺激。布尔罕一个‘但是’让杜根又掉回冰窟,他挺着酱紫色的脸强忍着继续听布尔罕的说辞。

    “但是,我们合赤惕部也需要保留一些粮食以备不时之需,您说是吧?”嗯嗯!杜根不住的点着头,哎!继续听吧看看小家伙能有什么惊喜?

    “可是,合赤惕部这些年一直在土尔扈特的羽翼下成长,我们不能忘本。后来和父亲大人一商量还是拿出1000担粮食来,请杜根长者笑纳。”听了布尔罕的话,杜根心里反倒平静不少,来的时候杜根就曾听说过合赤惕部的人们生活富足,主要是和明廷有贸易心眼里都是钱,果然如此。事到如今再听不出话外之音那他就是个棒槌,人家设了套他却必须要钻还要说谢谢。

    “布尔罕贤侄,你这样就不对了啊!土尔扈特部少说也有三十万人,你拿一千担粮食怎么够吃?”巴图拔根悠然的说道,今天他是来唱红脸的实际上就是一个打酱油的。

    “叔叔说得没错,可是我们也没有太多食物啊。”布尔罕双手一摊表示没有办法,此时布尔罕的母亲杨采妮进帐带着侍女们给众贵人端上下酒的菜肴。

    杜根一眼就认出来这个女人,他对着阿勒特说“这位是不是当年那个汉人女子?”

    “没错!哈哈!是我的正妻。来杜根长者来尝尝我们合赤惕部的特产。这血肠我告诉您全部落也只有我的妻子制作的最好吃,来您尝尝。”杜根看着这个当年差点爆发部族战争的女人捏起一片血肠放入嘴中痛快的咀嚼着,嗯!真是越嚼越有味,不错。女人们放下食物就离开了,倒是这血肠是不停地上,不一会儿杜根就吃饱了。

    “哈哈,杜根长者看来您还挺喜欢血肠的,这样您走的时候我送您一牛车。”噶丽大大咧咧的样子让人倍感爽快。杜根慢慢发现问题,难道这血肠很多吗?

    “一牛车倒是不用,走的时候给我几根就行了。”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没想到噶丽的话让杜根大跌眼镜。

    “哎!没事,既然您来了就多拿点以后天天吃,我们家多得是这东西就是能放住。这也是您要是别人我才舍不得呢!”噶丽说得没错,杜根也吃出是肉做的。在没有足够多的粮食时候要是能多些这种血肠也好呀!他再此转向阿勒特问道“敢问阿勒特首领,你们这种血肠是不是有很多?”

    “没错,的却有很多基本上每户人家至少有大几百斤。”乍一听杜根简直是惊呆了,每户人家都有大几百斤,合赤惕部有3-4000帐部民如果全部拿下足够支撑到春天新草发芽了,合赤惕部果然是富得流油啊!。

    “阿勒特首领您看,我们土尔扈特部都成这样了,能不能将这些血肠给我们均一点啊,杜根在此感激不敬。”说着就跪下了。布尔罕上前扶起杜根。

    “杜根长者,实话跟您说吧。我们合赤惕部匀兑出1000担粮食也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我们部族和土尔扈特部不一样,我们的粮食都是部民自己筹集,自己分配,部落只能支配属于部族公有的财产,1000担几乎是我们能拿出的全部了。像这些血肠您如果想要的话只能从部民手中购买,别无他法了。”杜根听后吃了一惊,没想到合赤惕部是这样的,看来大出血是不可避免的。布尔罕没有说错什么,只是粮食血肠部族会征收到时候会被抵成税收或者是牛羊给部民,壮大合赤惕部是每一个部民的愿望,只有部族强大人们的生活才会持久,这个道理即使没有读过书的蒙古部民也都知道。

    “那我们要了,不知道这价格怎么算,用什么结算?”反正都是一刀,还是说开了好。他倒是看的开,没错阿勒特自己恐怕心里已经狂笑不已。

    “我们什么都要,你们给什么我们要什么。”没等阿勒特说话布尔罕就抢先回答了,阿勒特狠狠的瞪了一眼布尔罕道:“多嘴!”随后转向杜根说道:“嘿嘿!杜根长者,您看没有管教好,既然他说出来了,那就这么办吧!你们给什么我们要什么,黄金白银女人奴隶什么都行。”

    “还是阿勒特首领您自己说吧,我好回去禀告大汗有个准备!”杜根再此将话题转给阿勒特,阿勒特也就不客气了,照着和儿子昨天议定好的说:“好吧,杜根长者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们合赤惕部也不是乘火打劫的豺狼虎豹。这样,您先带着这1000担粮食回去,算是合赤惕部报答先前土尔扈特的恩情,然后再用金银来换取别的东西,实际上也没有别的东西就是血肠。”

    “阿勒特首领,我从科不多到您的大朵列延快马走了八天,这1000担粮食最多够吃十天半个月,这路途遥远,您看我先带着粮食和物资回去,您派人和我同去,回来的时候带上金银?我可以向长生天起誓,一定偿还合赤惕部的物资。”

    “那怎么行?如果你们土尔扈特部不守信用不给我们钱,你让我们部民和西北风啊!”这个提议很快就被乌日昭否决了。很显然是行不通的,即使你杜根济农名满草原可是当家的毕竟不是你。

    眼看着双方面红耳赤,布尔罕站起来说“这样吧,杜根长者我们合赤惕部在额济纳有冬营,那里距离你们近些即使是马拉雪橇也只需5天时间就到了,这样与大家都好,您说呢?”额济纳的确是个理想的地方,合赤惕部在那里有一部分部民设置了冬营倒是便利的很。

    接下来的琐碎的事情又蘑菇了一个时辰,最后终于定好了。合赤惕部的物资会尽快启程赶往额济纳。临走杜根望着合赤惕部的大朵列延心中流露出一丝期望。

    “布尔罕,为什么不提出来就用奴隶换物资?”乌日昭有些不解,合赤惕部从来不缺少食物和金银只是对人口和奴隶情有独钟。

    “乌日昭叔父,如果老早说出使用奴隶结算那我们的用心就暴露了,放心吧只知道暴殄天物的土尔扈特部一定会用奴隶和部民来交易的,留下没用的金银他们的眼太小。”

    布尔罕猜得不错,常年的战争使得土尔扈特部积攒了约一万名奴隶,贵人们宁可使用这些还要分担粮食的奴隶结算也不会使用金银。

    一路上,杜根的随从问杜根为什么不带兵灭掉合赤惕部?

    “看着前方的道路,谁知道哪里会有岔路口?合赤惕部如今可战之兵有7000多人,我们能够凑齐三万就不错了,秋草不肥,战马没有力气,即使全部用在合赤惕部胜负也未可知,况且还有准格尔部虎视眈眈,合赤惕部再不能有任何闪失,走吧回去了。”老人显然高兴不起来,以他的智慧焉能不知合赤惕部的目的?

    回到土尔扈特部的杜根受到和鄂尔勒克因的热烈欢迎,无他就冲着带回的那1000担粮食。宴会上杜根将他在合赤惕部和阿勒特的交易一一说明,和鄂尔勒克因和众贵人们沉默了。

    “无耻,他们这是要趁火打劫。大汗请让我带兵去教训那些该死的合赤惕人让他们知道我们土尔扈特部的厉害。”脱朵是个战争狂人,他一向喜欢依赖战争解决问题,况且这次又是他的死敌阿勒特,最好是将合赤惕部的人全部杀光,在阿勒特以及众杂种面前奸污那个小贱人。脱朵怨恨的眼神欺骗不了和鄂尔勒克因,他一拳打倒脱朵“你这个蠢货,难道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吗?如果你去攻打合赤惕部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拦着你你自己去。部族现在最大的威胁是过冬而不是劫掠,再说了你能有把握在合赤惕部没有毁坏粮食的情况下灭掉他们吗?当初如果不是你,我们怎么和合赤惕部出现裂痕?我怎么有你这么一个侄子!”真是恨铁不成钢,如果不是自己的儿子战死的早,和鄂尔勒克因说什么也不会在意这个侄子的。

    “土尔扈特部已经做过一次恶人了,难道要让全草原都知道我们是忘恩负义的小人吗?这次人家可是给我们上千担粮食。”杜根有些失望了,看着自己的侄子和鄂尔勒克因,他可不仅仅是软弱无能。

    没错,部族危难之际更应该结交其它部族,而不是惹事生非。即使大汗答应了,其它贵人也不会出兵的,再说了粮食不是可以交换的吗?

    “尊敬的杜根济农,不知道您和合赤惕部阿勒特首领谈论粮食怎么交换法?”一个已经忍不住的小贵族急切的询问着。和绝大多数蒙古部族一样土尔扈特部也是一个部落联盟式的存在,部族首领和亲信贵人可以挺一挺可是像其他小部落则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经历,为了生存他们需要付出的更多。虽说大济农带回来1000担粮食可是能到自己手里的又有多少?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拿到,部落甚至会有被完全吞并的可能,所以即使是出头鸟他也义无反顾。

    “这个倒是说好了,阿勒特首领说让我们准备黄金、白银到额济纳交易,对了合赤惕部粮食不多,只有血肠这次我也带回来点,众位品尝一下再做决定。”说着招呼侍卫拿来血肠让各位品尝。大家吃过发现这东西和肉差不多,至少比粮食耐饿。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阿勒特既然让我们到额济纳交易那就说明额济纳一定储存了许多物资,叔叔请让侄儿带兵将它们夺回来!”不和谐的声音总是在人们遐想的时候响起真是扫兴。看来脱朵还是没有认真思考过土尔扈特部如今的境况。

    “你这个蠢货,怎么就这么不知好歹呢?还不快给我滚!”刚才还在耀武扬威的脱朵被和鄂尔勒克因打得满地乱窜,灰溜溜的离开大帐。

    “尊贵的杜根济农,不知道除了黄金和白银还有没有其他东西能换这些物资的?”说话的人一手捂着钱袋子,一看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吝啬鬼。

    “好像奴隶也可以,你们还有什么?反正他说只要你们有的他就要。”杜根没有过多理会他。

    “早知道奴隶也可以我就不杀那些奴隶了。”人群中的抱怨也是姗姗来迟,蒙古部族在成吉思汗时代基本上向封建时代过渡,奴隶变得少了。可是,明成祖之后蒙古部族被赶回草原,各部族开始不断征伐以及大量汉人俘虏加入,奴隶再次兴起。奴隶是没有人权可言的,即便是发达的明廷也是一样,大户人家的丫鬟下人和奴隶又相差多少呢?与其留着他们要和贵人们分粮食何不拿来换些食物,既能削减开销还能带来食物节省金银可谓是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