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布尔罕的地位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最强炊事兵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们的伤亡重吗?”布尔罕问郭怒,郭怒一脸悲观的说。

    “没人损失,就是受伤的有137人,大多是轻伤,重伤4人。”布尔罕听了心情十分沉重,虽然没人死,可是这么大的战损却也不是布尔罕能接受的。随后他走到伤员大营慰问了伤员,有的人被狼咬破胳膊、大腿,抓伤后背,4个重伤员都是被狼扑下马摔断胳膊或者大腿。布尔罕看了看,伤员大多挂彩,重伤员要比他想象的好很多,至少伤愈还能归队。这次围猎,阿勒特也将合赤惕部的医师带了过来,有蒙古族萨满也有汉部大夫,其中最好的莫过于汉人大夫宋毅先生,他原是宁夏镇随军医官后来流亡过来的,宋老先生和蒙古萨满正在给赤那思的小家伙们治疗,黝黑的膏药贴在伤处,弄得小家伙们直呲牙咧嘴,可是他们脸上转而就会露出高傲的笑容,示意他们也是男人了。草原上,最敬重的莫过于射雕杀狼的英雄,经此一役赤那思可以有高傲的本钱了。

    离开伤员大营,布尔罕回头望着不远处的战场,牧民们正在以家族为单位分头剥皮,那软绵绵的狼尸被两个人拖着没有丝毫生气,那充满仇恨的眼睛还朝着战士们望去,布尔罕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回大营复命去了。

    沿途上,扎都罗一直谈论着布尔罕的小手斧,多么精准、多么快速、杀伤力多么大,俨然成了战场必备。布尔罕知道扎都罗的目的就是自己的三把手斧,无奈之下布尔罕终于松口给了扎都罗一把。

    “大哥,你看我有两只手,你就给我一把也太小气了吧!如果在战场上,一把怎么够啊!”扎都罗耍宝似的纠缠着布尔罕。

    “你要是不想要可以还我!”布尔罕有些生气了。

    “那怎么行?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呀,我扎都罗作为你的弟弟,最疼爱的弟弟不能让你犯这样的错误。”扎都罗顿时犹如护食的狼狗死死抱住来之不易的手斧,引得众人偷偷笑了起来。

    布尔罕看着扎都罗一脸无奈,正巧忽阑骑着一匹枣红马朝着他飞奔而来,真是救星来了这下扎都罗再不敢妨碍忽阑和情哥哥相聚了。布尔罕拍马和忽阑相会,回头向扎都罗说道:“回去找冯记打三把!”扎都罗兴奋的快要疯了。众人只见布尔罕快速脱镫、收腿、蹲鞍、再蹬腿,像头飞豹从马背上飞身一跃,狠狠地和忽阑抱在一起,大家看得眼都直了,随后就是额哦~额哦....的呼喊声,忽阑的小脸立即变了颜色,在布尔罕的胸膛轻捶几下就跑开了。布尔罕也没有再去理那些家伙而是上马朝着大营走去。

    刚到合赤惕部临时扎营点后,布尔罕着急下马,此时天还没有全黑,夕阳的一缕余晖映彻远处的山峰,布尔罕看到包括自己的父亲阿勒特在内的全部随军贵人们站在辕门两侧,他缓缓走上前去,就看到合赤惕部的萨满祭祀端着满满的马奶酒唱着赞歌向布尔罕走来,蓝色的哈达拖着盛酒的银杯,布尔罕内心万分激动,他急忙跪下。老萨满敬天地又点了一下布尔罕的额头,划了一下递给布尔罕银杯,布尔罕抿了一口将剩下的就撒在大地上,恭敬的交还酒杯老萨满给布尔罕带上哈达。此时,等待了许久的阿勒特才一把把儿子抱在怀里,说实话他发出命令后就有些后悔了,如果儿子要是有什么闪失他该怎么向彩妮交待呢,自己可有两个儿子在赤那思。然后阿勒特把布尔罕浑身上下都看了一个遍,确认无误才放过他。而随后回来的扎都罗成为又一个受害者,阿勒特根本没有理会扎都罗是否喜欢就是一顿疼爱,父爱是伟大的,我们不能剥夺这样的爱,既然没法避免就好好享受,扎都罗就是这样。

    阿勒特霸道的扛着扎都罗领着众人回到大帐,原本要今天回去的因为有了这场灭狼之战所以耽搁了,如此胜仗合赤惕部的贵人们有理由留下来庆祝一番,很快晚宴的规模就此展开,奴隶和牧民们开始收拾东西,大寨的木围栏上还挂着狼皮筒子,宣誓着主人的战利品,滴血的羊肉、狼肉被抬上火架翻滚着,想想要不了多久就能散发出诱人的肉香和那金黄的油脂色让人顿生食欲。

    布尔罕没有和众人回大帐,而是陪着忽阑数星星,人说大战过后的男人最是柔情一点没错。看着躺在他怀里的忽阑,任由她用辫子逗弄着自己的鼻尖,就这样抱着她。此时才能平息自己内心杀戮的气息。现世文质彬彬的大学生此时却变成一个魔王,即使杀得是狼也一样是有血有肉的生灵。

    “布尔罕哥哥,你那时候怕不怕?”忽阑柔声的问道。

    “不怕!如果我连这些狼都害怕的话,又怎么能够保护忽阑妹子你呢?”被布尔罕说的肉麻的不行,脸红彤彤的忽阑轻打了布尔罕一下。

    “讨厌!”....“这样真好。”就拧头跑开了。

    小女人的扭捏姿态做的十足,布尔罕确越发喜欢了,他也追了过去。

    刚出来两人突然停住了,忽阑赶紧松开布尔罕的手。伊拉贡正怒视着布尔罕,布尔罕有着自己的骄傲,容不得别人挑战对待自己有恩的人还是十分礼遇的。

    “刚才谢谢了,如果不是你我就危险了。”

    “哼!客气个什么,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忽阑。”

    “哥哥你最好了!”忽阑一下子抱住了伊拉贡,欢乐的表情显然是得到了最好的答案。

    “好了,快和我走吧,一会儿阿爸要着急了。”

    看着忽阑和伊拉贡远去,布尔罕也觉得自己离开这么长时间也该回去了。宴会上诸位将领和贵人们对赤那思的肯定是一致的。

    阿勒特举起酒杯,扫视众人“诸位,此次布尔罕的赤那思全歼了那群万恶的狡狼实在是大快人心,我们为小英雄干杯。”

    “干杯!”众人显示的豪迈感染了布尔罕,很少喝酒的布尔罕今天也多喝了几杯。赤那思的诸位卫队官也在席间,尤其是扎都罗此时已经喝超了,露出红彤彤的笑脸打着饱嗝。

    “来,我们再敬大公子一杯!”噶丽将军带着一帮子贵人来给布尔罕敬酒,布尔罕推辞的说:“这怎么行呢?布尔罕实在不该受次大礼。要敬也是布尔罕敬各位叔伯才对呀!”

    推脱之间,阿勒特表态:“布尔罕,不要扭捏了,就冲着今天你能指挥若定就当得起。”布尔罕还是不敢,他急忙跪下说“要是这样,伊拉贡也当得起。最后要是没有他布尔罕可能要溃退了。”布尔罕的话让贵人们愣了一下,从来对于对手都是不遗余力的打压,怎么大公子还替伊拉贡说话?要知道伊拉贡和乌日昭这几个月可是被排除核心圈子了,他们的生存范围越来越小了。可是在阿勒特的眼里,布尔罕又成熟了不少。天底下没有永远的敌人,自己和乌日昭都没有隔夜的愁,儿子辈怎么能弄得这么犟呢?况且忽阑这个女孩不错,如果能嫁给布尔罕一定是布尔罕的一大助力。

    “哈哈,布尔罕说得不错。伊拉贡同样出色这支弓跟随我多年,今天就赐给你。希望你日后能挽救部落于危难。”说着拿出心爱的雕花弓给伊拉贡,伊拉贡当即跪下接弓也不矫情。反而是布尔罕此时特别羡慕伊拉贡,看着伊拉贡试着拉了一下弓弦,虽然没有满月不过也差不了多少,要知道这可是父亲的弓啊!

    阿勒特看出儿子心里所想,走到布尔罕面前取下自己的随身宝刀,这是一把雕刻着狼头镶嵌着宝石的弯刀,递给布尔罕。“从今天开始这把刀就是你的战刀了,希望你不要钝了它的利刃。”布尔罕看着父亲接过宝刀,站起来高高举国头顶,周围的贵人们见此情形开始欢呼起来。如果开始布尔罕的地位最多是阿勒特儿子中具有继承权的一个,那么此时布尔罕就是合赤惕部一位不可或缺的人物,他不仅仅是一个能够参加部族会议的贵族,而且他能提出他的意见,同样他的意见必须得到重视。

    第二天,大队人马开始返回合赤惕部大朵列延。赤那思受伤的孩子被放置在勒勒车上缓缓前行,坐在他们战利品身上。

    日子过得真快,冬天来了,夏天还会远吗?合赤惕部今年没有遇到灾年,雪是下过几场连牧草也没有全盖住。牛呀、羊呀使用蹄子就能吃上草。

    布尔罕现在的任务就是训练他的赤那思卫队,卫队人数没有变还是880人,可是经过半年的训练质量上去了,尤其是恶战狼群那次,赤那思的气质都发生了改变。不过,布尔罕也看出赤那思的不足,以及战法上的落后。虽然蒙古战法是经过历史考验的,就连日后的满清也使用蒙古战法,可是布尔罕希望加入自己的想法。比如,经过和狼群的一战,布尔罕认识到猎犬的新用法,马匹比狼高出不少可也让他们的薄弱暴露在狼口之下,那一战大多战死的战马都是被恶狼撕裂肚皮毙亡,进而骑手被甩出去产生伤亡。布尔罕希望获得作战勇猛的听话的战犬配合赤那思作战,像狼群一样必要时布尔罕不排斥狼,他现在就在研究狗。其实,布尔罕不知道他的这次“创新”早就被蒙古人使用过了,历史上曾记载蒙古军队善于使用獒犬最多一次行军带领上万只獒犬随军。

    “毕力格老人,这窝狗崽怎么样?”布尔罕抱着一只小狗端详着。毕力格老人是合赤惕部最好的猎手,部落中几乎全部的猎犬都是毕力格老人培养出来的,是牧民围猎的好帮手。

    “布尔罕公子,这窝还没有长大,看样子腿短而粗跑得不快身子骨倒是健壮,真不知道您非要这种狗干什么?”毕力格老人不解的问道。

    “我不要它们跑得快,我要的就是耐力好,凶猛如狼和我的赤那思配合。”

    “哦!这样啊,我想你是找错方向了,我知道一种狗特别凶猛也特别忠诚,只要是认人为主终身不背叛。以前草原上也有过一只狗对阵两三只狼都不在话下。”

    布尔罕听了毕力格老人的话让他不由的想起中国的藏獒来,就问毕力格老人

    “您说的是藏獒吗?”

    “呵呵!不是也差不多是獒犬又叫四眼狗。藏獒那家伙在咱们草原养不活,也太过凶猛了!”

    布尔罕彻底懵了,蒙古草原还有比藏獒厉害的角色?后来从毕力格老人那得知,草原部族曾经驯养过一种十分凶猛的大型犬类,它是用草原特有的四眼狗和藏獒配种得到的杂交品种,体形比藏獒略小但是无论是耐力还是忠诚度凶猛都与藏獒不相上下。布尔罕算是明白了这大概就是不纯种的藏獒吧!那么为什么人们不用了呢?毕力格老人说这种狗是专门打仗用的,随着蒙古军队的衰落也就没落了,那时候的蒙古人连饭都吃不上谁还喂养食量惊人的大家伙,要说捕猎不如如今的土狗跑得快还能逮着野兔或者黄鼠和狐狸比四眼狗强多了。

    就在布尔罕和毕力格老人谈话的空,侍卫说要召开部族会议让布尔罕回去参加,布尔罕无奈只能拜托毕力格老人代为培养獒犬就催马回营了,该不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吧,大帐周围都是父亲的卫队。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