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战群狼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与南宋同行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次狩猎基本上结束了,要是还有没尽兴的人马还可以再来。赤那思卫队除了此前的搜集情报就是充当了一次仪仗,谁让布尔罕有钱给赤那思配备精良呢?正在苦恼中的扎都罗很是不痛快,连伊拉贡都能亲自射杀雪豹可是他只能被当作仪仗来使用,着实郁闷。正当大家打马回营的时候,一声苍劲有力的狼嗥响彻苍穹!哎!这次狩猎居然没有一头狼入围,反而有只豹子,草原狼果然是狡猾呀,一定是看出端倪了。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牧民们心慌不已。可能刚才的那声嚎叫是狼王的号角,此时草原上响起起伏的回应,细听之下不在少数。布尔罕觉得很有可能就是他们那天遇到的那群狼。

    “启禀首领,围场外围发现大队狼群尾随我们,两个士兵没了!”回来报信的卫兵心情沉重的汇报着。

    布尔罕很是吃惊,心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这些草原狼居然敢露出獠牙,还杀害了两名卫兵,简直是胆大妄为。

    “首领,必须灭掉这群狼。”这一带的牧民西林满达突然跪在众人面前,祈求着。

    “有必要吗?我们回来的时候也曾遇到过狼群,不也没事吗?”扎都罗小声嘟囔着,对此他显得十分不屑。

    “三公子有所不知,这群狼至少有300只。头狼的嚎叫铿锵有力显然是壮年,这样的狼群发展到这样的规模未来必然成为大患,到那时候只怕出动千人军队也未必是对手啊!”西林满达说得没错,曾经合赤惕部就遭遇过狼灾,有上千头狼组成。一个马群4-500匹战马一个晚上全没了,小的群落根本不堪一击,老汗也是那时候出兵围剿时被咬伤后来不治而亡的(估计是狂犬病)。部族的贵人们也纷纷下跪请求首领发兵围剿,他们不能允许这样不安定的因素出现。一开始布尔罕没有在意,他越想觉得如果再隐瞒下去会成为他的一个硬伤被人发掘,会给父亲和家人带来麻烦。

    布尔罕撩了一下衣服,顺势跪下,头低得很低一副认错的样子。贵人们这下懵了,怎么?大公子这是个什么意思?连旁边的乌日昭都闷圈了。

    “布尔罕,你这是要承认错误还是什么意思啊。如果是要为了没有探清狼群的情况那就算了,这不是你的错。”阿勒特知道自己的儿子,他一定是错过了什么才来这出。这小子的政治手段连自己都不如,经营的铜底铁帮,没有破绽,自己也好先为他开脱下吧。

    “不,父亲。布尔罕做错了事愿意受罚。布尔罕曾遇到过这群狼当时大概猜到有300只左右,因为没有采取措施,险先酿成大祸,还造成两名卫兵惨死,布尔罕有罪。”

    看着布尔罕这样大家都觉得实在没什么,这不是没有太多损失吗?了解内情的人也许从他们子嗣那得知当时天已经黑了,如果赤那思发起进攻那才是愚蠢,黑夜正是狼的天下,如果赤那思因此而损失那就得不偿失了。

    “首领,这事不能怪罪布尔罕公子,实际上我知道这件事,当时天色已晚不利于清剿那些狼,如果非要有人怪罪那就算我一个吧!”噶丽很光棍的跪倒,谁都知道他是看好布尔罕公子的,他家小子童嘎目前是布尔罕的那可儿,同时也是赤那思的卫队官之一前途无量。

    “也有我一份,我家小子也告诉我了,我没有在意!”

    “还有我”“我也是”...

    慢慢的,王账前的贵人们都跪下请罪,为的就是不让怪罪布尔罕公子。令人奇怪的是乌日昭也在其列,他可能也知道这件事。阿勒特此时很高兴,公子外交的成果十分奏效,原来分属不同贵人的势力此时都拧成一股,可以预见未来如果布尔罕继位他的地位会更加稳定,这正是阿勒特所希望的。

    看着跪着满地的人,目的只是避免布尔罕被惩罚,同样阿勒特也知道这件事,当然他也不希望儿子有事,既然这样那就就坡下驴好了。

    阿勒特狠狠得剜了布尔罕一眼,“好,既然这样了就戴罪立功吧!这群狼是从你手上放过的就由你以及你的赤那思负责清理吧,记住你只有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到那时我可就不再过问你的事了。”说着转身离开,噶丽冒死上前拦下阿勒特。“首领,赤那思组建不足半年而且都是些孩子经验不足,我看不如我和大公子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你想出头?”听着阿勒特的语气,噶丽的小心肝乱颤。他可以容忍子嗣的无理和过失却不能容忍部下对他的顾虑,这或许就是首领的威严吧!

    “赤那思如果连这都解决不了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阿勒特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大帐。众人开始反思,首领这些年所做的都是有深意的,搞得他们都糊涂了,本来头脑就不甚发达。也有明白道理的,赤那思建立就是为了日后合赤惕部大军拔营可以带走更多的士兵而不至于造成兵力空虚,这些后备力量送往战场过于残忍和浪费了,留守老营却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有他们在,前线的将士能够安心作战为合赤惕部赢得更多的战利品,否则以合赤惕部如今的战力只需一场惨胜就能重创合赤惕部进而被人吞并。有更多的士兵参战就又更多的机会获胜。

    大帐内的众位将军和贵人还在思索阿勒特首领的话的时候,布尔罕却没时间观摩了,他正在召集赤那思。

    “扎都罗,去将所有的卫队官叫到我们的大账来。”扎都罗向来雷厉风行,不一会儿大帐里就聚集了一批赤那思卫队官。他们腰胯弯刀背覆小弓身披大氅显得十分威武,这些都是布尔罕使用私产置办的,要不然怎么像仪仗呢?不过谁都不敢小觑这华丽之下的勇武。

    “都到齐了,我别的就不说什么了,我们还有不到半个时辰。童嘎!探马探明狼群的范围了吗?”

    “是的”童嘎走到地图面前标注出方位并为大家解释“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一共三个地方,其中后部的狼较多也比较杂大概是老弱病残组成的,狼王在西北部这个地方,这里的狼比较壮实,前去的探马三人就是在这里两人遇难的。还有这里似乎还有一个狼王在统领有50-60头。”童嘎在旁边指点着,这些情报是他父亲给的,两个卫兵没有白白牺牲。

    “三处一共有多少只?”郭怒捏着下巴问道,颇有乃父之范。

    “额!一共有近300只。”实际上童嘎也不太确定,只是一个粗略的统计。

    “我们不能不考虑,狼群有后手毕竟狼的狡猾已经出乎意料了。”

    “没错,我们不能冒险,可是也不能不打。这样秦放和郭怒所部绕道后面重点围捕狼群的后卫,只要它们动你们就动,给我看死了,等回来在收拾它们。阿拉坦金和阿拉达尔图所部一样看住那群60多头的狼群不能让他们和狼王汇合,既然来了就不妨留下。扎都罗留下作为预备队埋伏在这边的小岗下,只要它们有伏兵就立刻掩杀过去,其他人我们先对付狼王。刚苏和、巴音额日乐你们两个这次戴罪立功如果还像个土拨鼠我就杀了你们,听到了没有。我宁可你们冲锋的死也不愿窝囊着活。”

    “谢大人!”没有过多的话,却流露出他们的本意,有的时候活着是种煎熬。这样可以打开他们的心结,不至于因为那件事而影响到日后,抬起头做人是十分重要的,这是两员虎将布尔罕不想折了他们。

    赤那思行动起来了,探马们三五成群靠近狼群,此时必须知道狼群的确切消息,不能单凭以前的结论,没有实地考察就作战实乃不智。为此,布尔罕专门制定了三套方案,同时预留了撤退路线,如果实在不敌也可以将损失降到最低。好在那些胆大妄为的狼没有太大的变化,一切都依计行事。秦放和郭怒到了指定地点了放出响箭,不一会儿阿拉坦金他们也放出响箭。布尔罕开始指挥人马向头狼方向移动,部队尽可能发散,却也是三五成群的。大队人马的行动无法做到隐蔽,狼群还是觉察到了,慢慢的分散在外围的孤狼开始向大队集结,孤狼是不敢与士兵对峙的,一头狼的力量或许不行但是两头或者更多那就不是简单的加法运算了,量变产生质变。同样这样的结果正合布尔罕的意思,狼群集聚才是赤那思箭阵立功之时。

    先前的布置让狼群不能团结一致,被分成三个集团不能互相支援,此时也成为赤那思消灭其中一群的关键时期。战马越过山坡,就行走到草甸之上了,速度也更快,众人开始发出“呼啾、呼啾”声和打草惊蛇一样的作用,如果有现代人在此才能真正感觉到草原部族那种卓越军事素质和军事天才的普及性--“全民皆兵”。布尔罕是真的感受到了,虽然这些都是些孩子兵但是军事素养不比合赤惕部士兵差,最多是经验和技巧还有力量。

    大概是奔腾而下的气势震慑了狼群,狼王意识到自己已经身处险境。开始指挥这狼群集结并且做了几次试探,一小股狼开始做试探。他们频繁穿梭于各个卫队之间,哪怕有些势头,赤那思们就立即围堵,再损失了几头狼之后,试探小队灰溜溜的离开了。

    草原上忽然挂起了风,这似乎预示着一场大战的来临。战斗的号角吹响了,合围完成的赤那思们纷纷扬起马刀解下弓箭时刻准备着。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每队都设置了游骑在外围猎杀偶尔的漏网之鱼。

    随着“呜~呜~”的两声号角响起,围猎开始了。半月形的阵势紧张有序稳步推进,人喊、马嘶、狼嗥一浪高过一浪,天快黑了,与人相比狼更怕火光,赤那思的火把照应出一个个光点也照应出一个又一个扇面。人影、马蹄、狼影开始交错变换着高频的音调,传递出大战的信息--紧张、兴奋。

    威压来临,狼王发出一声凄惨的嚎叫,不好,狼群可能要突围,如果让它们突出去,威胁更大。布尔罕下定决心要置它们于死地,就不会给它们太多机会。

    “杀啊!”高举着弯刀的布尔罕,将弯刀狠狠的划向前方。赤那思都训练有素,大家一齐搭弓射箭,啾...啾...刚苏和、巴音额日乐部的弓箭带着愤怒、怨恨射向狼群。噗~噗声随即回应着。游斗是赤那思最基本的战术,尤其是集群化游斗,一个转弯就避过与狼群的碰撞,草原狼的速度更本没法与战马相提并论。几个来回就有30多头狼被射死射伤,如果照这样下去过不了多长时间这伙狼就会被消灭殆尽。

    刚苏和他们两队人马还要再来个大回环时,进入一片厚草甸,突然一只巨狼猛地一扑就跳起近两米高,如果非亲眼所见布尔罕实在不敢相信,此时也揪着他的心,只见刚苏和扔掉弓箭拔出马刀朝着打狼扔了过去,巨大的冲击力使得弯刀贯穿巨狼前胸重重的落地,刚苏和马速不减走到跟前弯腰提起自己的弯刀,只留下一只汪汪流血的大狼孤零零躺着,嘴角不时呲牙抽搐两下就不动了。

    刚才的骚乱只是一个开始,厚厚的草甸给狼群以完美的掩护,这些突然杀出来的狼打破了赤那思的阵形,瞬间战场的形式开始逆转。有的狼甚至把战士扑下马,随即被另一个战士枭首,战士也被带上马背。布尔罕不敢耽搁,随即发布命令全线进攻。有了新鲜战力的加入,赤那思们逐渐稳住阵脚,对狼群再进一步分割围杀。可是狼群也不甘示弱,它们知道今天必死无疑似得,一个个做着凶猛的反扑,有的开始用轻伤换重伤,重伤换敌命的做法令人感到胆寒。就在此时,狼王再次发出嚎叫,这次比之前一次更加苍劲,只见原本没有出现过狼的三不管交叉地带,突然涌现出大批巨浪,虽然数目没有那三堆多,显然条件要好上太多,这才是正真的精锐,它们有意识的攻击外围赤那思,企图撕开防线接应狼王。布尔罕怎能让它们得手?他给了童嘎一个眼神,童嘎心领神会立即发出响箭,扎都罗早已经摩拳擦掌跨上黑僧(扎都罗的战马,那匹黑色的马驹)朝着脆弱的防线冲去。蒙古马的冲刺速度可以达到13m/s,也就十息时间便到了。扎都罗瞅准一只巨狼手起刀落干净利索的完成了首杀,随后部下们三五配合也有斩获。

    布尔罕实在是低估了狼的潜力,其他两拨狼群得知狼王正在被围攻,很有可能会被杀死,也蠢蠢欲动了。刚才的狼嗥就像是一个讯号,两群狼开始拼命突破赤那思的防线,尤其是最后面的一群,简直不要命。看着岌岌可危的赤那思防线,布尔罕再也坐不住了,他催马上前杀向敌群,连身为他侍卫长的童嘎都没能劝住,只能追随前去护卫左右。不仅仅是布尔罕着急,在外围观战的贵人们也是捏了一把冷汗,可是阿勒特首领不点头他们谁敢触这个霉头?

    “啊!布尔罕哥哥!”看到布尔罕上战场了和巨狼厮打在一起,忽阑的小心肝乱颤,抓着哥哥伊拉贡的手生疼,伊拉贡疼的要命可是也不想打扰妹妹。他们是双生兄妹,自己对妹妹的宠爱无以言表,看着妹妹这样紧张布尔罕,伊拉贡心里不是滋味,既想要看布尔罕的笑话又不想他危险让妹妹担心,这个家伙可真是幸福啊!伊拉贡甩开妹妹的手催马疾奔朝着战场跑去。

    “哥哥,你干什么去呀?...哥哥”忽阑急切的呼喊着哥哥,可是伊拉贡连头都没有回,行动着那么毅然决然。

    在后方观战的乌日昭,最是了解儿子伊拉贡的。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保护公子,要是他有什么闪失我必不饶你们!”乌日昭虽然也希望伊拉贡能有所突破,可也为儿子担忧,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虽然不如布尔罕优秀却也是合赤惕部难得的青年才俊,可不能有什么闪失。

    得到乌日昭的命令,属于他的门户牧民们纷纷催马加入战团。噶丽也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于是给牧民们使眼色,牧民们牵着猎犬追随而去。在合赤惕部如果有胆敢和首领阿勒特对着干的,非乌日昭不可,因为只有他阿勒特才会一笑而过。

    远处,布尔罕催动着战马来到扎都罗旁边替他打掩护,挥刀砍开几只巨狼,顿时围困扎都罗的几只狼选择性的跳开。正在苦战的扎都罗回头一看是自己的大哥嘿嘿一笑说道:“大哥,你怎么来了?”顺便用马刀卸掉大哥旁边巨狼的前腿,兄弟两颇有默契。

    “不要说话,专注点!”...“小心三弟!”原来一只疾奔的巨狼突然冲着扎都罗扑去,黑僧不足岁,个子不高。眼看巨狼举要扑过来了,布尔罕掏出手斧挽背甩出,还在奋战的扎都罗因为哥哥的喊叫刚一分神,只听到手斧入肉的声音,随后是喷!的一声,那巨狼的尸身重重的摔倒在扎都罗的身后眼看就不活了,手斧正中胸膛。布尔罕虽然给弟弟解了围,却也使自己陷入困局,而扎都罗也是被几只大狼纠缠着,周围的侍卫却无法突破,巨狼呲牙咧嘴吓住了战马,普通战马早已经被吓得畏缩不前了。就在此时,一只巨狼将布尔罕扑下马,正准备回身咬住布尔罕的脖子时......布尔罕吓得身子直往后退,却爬不起来。

    扎都罗看到大哥被扑下马,自己却被几只巨狼纠缠着,只能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弯刀,希望能打通道路救大哥出来。外围的忽阑此时无比惊恐,布尔罕哥哥有危险,她急的都哭了,一个人不忍再看这一场面扑到父亲怀里痛苦着,此时她多么希望哥哥能快点赶到,可是又怕哥哥......乌日昭安慰着女儿,周围的贵人们也捏了把冷汗。赤那思们更是不顾一切的向着“大人”靠拢,杀伤力倍增。

    巨狼起身朝着布尔罕的脖子咬了过来,眼看着要咬伤了。扎都罗几乎要疯掉了,挥散着泪水发狂的甩着马刀,就快要咬伤了,突然咔的一声,一支羽箭直插巨狼的喉头。失去后劲的巨狼一下子滑落到布尔罕的胯下。刚才实在是太险了,布尔罕朝着箭的方向看去正是伊拉贡,他正在装逼似的慢慢收起小弓。身后牧民和猎狗们冲了过来,瞬间和狼群战在一起,有的猎狗和狼在一起翻滚四五圈,然后咬向巨狼的肚子、脖子等软肋。狼群和布尔罕的赤那思战了十几分钟了,被杀的杀,残的残此时早已力竭。牧民的大棒子招呼着,朝着巨狼头部冷不丁的抽一下,虽然死不了却也要缓一缓,就在这缓的劲上,早有人收割了它的性命。又过了几分钟,大战终于落下帷幕,围场中热气腾腾,狼尸、马身、狗嘴、人额都冒着白气。狼王也被布尔罕一手斧结果了,正宗的爆头。众人开始挨个补刀,狼的心可毒着呢!粗略的清点了一下有500条之多,幸好此前让扎都罗做预备队了,要不然还真让他们得逞了呢!布尔罕没有管这些狼尸,自然有人会处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