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草秋黄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这个福晋有点萌大宋的智慧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知不觉中,阿里木离开也有两个月了,粮食都被分发给部民。这些天,连着下了几场雨,牧场的草慢慢变得枯黄了。一场秋雨一场寒,秋天到了。

    鸿雁天空上对对排成行江水长秋草黄草原上琴声悠扬鸿雁向南方飞过芦苇荡

    天苍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这首鸿雁是布尔罕最喜欢的歌曲之一,旋律悠扬只是布尔罕没有细细听过,也只能哼唱这么多了。布尔罕看着这青黄的草场,感慨秋天来临了,这是个收获的季节。

    回到朵列延,人们都在忙碌着,因为要打草为牲畜储藏过冬的牧草了。每年就要数这个时段欢乐了,以前去打草拿着巨大的镰刀划着半月收割着冬天的希望。布尔罕也曾发现许多好玩的东西,是他以前没有见过的。草原上有许多黄鼠,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也能像人类一样打草储存起来过冬,它们把青草连根咬断然后摊开让阳光将其晒干,晚上就堆起来以免露水打湿了草,第二天重复这样的工作,极为勤劳。自打布尔罕发现后就常常去黄鼠多得地方把快要干得草堆拿走,引得黄鼠发出吱吱的叫声,这也是一种偷懒的做法吧。牧民很早就知道这些方法了,只是从来都不拿尽总是要给黄鼠留下足够多得牧草,这样他们才不至于饿死。

    中午吃过饭的布尔罕又去赤那思大营走了一遭,如今的布尔罕更多的时间是帮助父亲处理部族事物,没有时间到赤那思,赤那思也就交给噶丽负责训练了,训练大纲还是布尔罕以前留下的。

    今天部族贵人大会上,父亲提出了秋猎,各家贵人也都十分支持。在没有战争的年岁里,合赤惕部要使军队保持战斗力也常常组织秋猎,这就好比是现世的军事演习。布尔罕前来是通知大家赤那思也要随行参加,大家一定高兴坏了。

    “见过大人。”走到大营,一个真在站岗的赤那思士兵向布尔罕行礼。布尔罕不习惯别人叫他小主尤其是军营里,他更觉得大人的称呼好一些。

    “嗯!噶丽将军在军营吗?”

    “禀大人,噶丽将军被阿勒特首领叫去了,不在大营。”士兵的回答很流利。估计是父亲要让噶丽叔叔一起参加秋猎,毕竟他也是部族的左部将军。

    “现在谁在主持训练?”

    “是三公子扎都罗大人。”

    “前去禀告,让大家集合,我有事要宣布。”

    “是,大人。”

    不一会儿的功夫,大家就集结起来了,犹如校场点兵一般肃穆。

    “今天我来宣布一件事情,秋天到了,首领和众贵人决定,在10月举行秋猎,我们赤那思这次也要随行。记住我们是第一次参加如此盛大的集体活动,可能秋猎没有我们什么事,但是却不能堕了我们赤那思的威风,听清楚了吗?”

    “是,大人。”整齐划一的口号体现出良好的训练。各人的脸上洋溢这激动的表情,不过扎都罗就不一样了,秋猎是要骑马的,而扎都罗偏偏不会,这叫他怎能不郁闷呢,脸抽得像一个闷葫芦。

    第二天,布尔罕想往常陪伴父亲处理部族政务,作为未来合赤惕部的继承人,此时布尔罕要学的东西还很多,除了这些就是和贵人们交好。赤那思那边不用他担心,三弟扎都罗会处理的,即使噶丽将军不在也是一样。

    临近傍晚布尔罕才回到毡房,草草吃过饭才发现扎都罗不在往常他应该早从大营回来了,问二弟说没看见,问阿妈也说不清楚。布尔罕知道他们一定是清楚,难道扎都罗出什么事了?不行,布尔罕决定去找扎都罗。他先去了忽阑家,可是没有。忽阑和扎都罗的感情最好(和布尔罕的不一样),也吵吵着要一起去,布尔罕没有办法,有只小尾巴其实也不错。两人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在朵列延找到天黑,最后实在是累的不行才在草垛附近休息片刻。布尔罕本来想和忽阑说说话可是一阵吱呀声从草垛深处传来,弄得两人脸都红了,尤其是忽阑。

    七转八拐间,两人终于在草垛的中间找到了声音的源头。只见一个8-9岁孩子,正在一只木驴上学着骑马的动作,一边驰骋一边喊着驾、架,前后晃动着倒挺像那么回事的。隐约间忽阑似乎发现了什么大叫

    “扎都罗,你在干什么?”

    扎都罗太过专一了,顿时被吓了一跳,啊!的摔下了木驴。忽阑上前赶快看看这小子有没有摔坏了,顺便把他身上的牧草扒拉下来。

    “扎都罗,你知不知道我和你忽阑姐姐找了你一个傍晚?你怎么在这,不回家,你是诚心要让阿妈担心吗?”布尔罕略有责备的问道。

    “啊?你们不知道呀!我还以为阿妈会告诉你们的,这个主意还是阿妈教我的,我以为她会告诉你呢!”这下轮到布尔罕吃惊了,果然如自己所想,阿妈和蒙力克一定知道可是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呢?

    “你吃饭了没有?”忽阑热切的问道同时拿出干肉给扎都罗,扎都罗摆了摆手说“不用了,你们看我有这个不怕饿。”布尔罕当时无语了,扎都罗手里拿着正是自己的玛仁糖,看其规模应该是全部的了,本来想留着慢慢吃的,不知道扎都罗从哪搜罗出来的,明明自己藏好的!一定是阿妈,只有她知道自己还有一大块的,扎都罗这小馋猫自己的那份恐怕早就吃光了,算了吧,反正自己没时间吃的。

    席地而坐的两人,看着扎都罗狼吞虎咽的吃掉忽阑的肉干又喝了一大囊水才弄明白,这事和布尔罕有关。就是那天通知赤那思要参加秋猎的事情,扎都罗也想参加可是自己不会骑马就想了个办法来木驴上练习骑马,看着扎都罗这么拼命布尔罕觉得有点对不住他。一定要想办法让扎都罗学会骑马。

    自那天以后,每天忽阑就陪扎都罗练习木驴,一天布尔罕把扎都罗找来到马厩。哥俩看着马厩里的战马,布尔罕牵出他的枣红马-火烧云对扎都罗说“三弟,看这匹马漂亮吗?”

    “嗯!”扎都罗十分渴望骑马,可是正因为自己在驯服火烧云的时候使扎都罗被踩伤才让他对马产生恐惧。老话讲在哪跌倒就在哪爬起,布尔罕掏出一把炒米递给扎都罗,他心领神会的接过来,微微递到火烧云的嘴边布尔罕能够感觉到他害怕,每当火烧云去吃的时候就抽手回来,布尔罕鼓励这扎都罗,最后还是没成功。

    一连几天,布尔罕也向父亲告假,专心训练扎都罗慢慢他和火烧云的感情好了许多,布尔罕觉得,时机成熟了,就一把将扎都罗拖上马背,扎都罗腰间的肉都在颤抖,布尔罕带着他赚了几圈后才有了好转。

    “大哥,我上来了,我真的上来了。”是啊!任谁都会激动的,布尔罕第一次骑马也是这样。看着扎都罗高兴的样子布尔罕轻轻的放开缰绳任由扎都罗施为。火烧云很乖的,这样的马最适合他了,不过却不是他的战马。

    “大哥你说要给我选战马?”扎都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在大哥的火烧云身上才学会要领不长时间就要驯服自己的马是不是太着急了。看来他还是有些害怕呀!

    “你到底是要不要去秋猎,可就剩下十几天了。”一说到秋猎小家伙的兴趣立马上来了。作为部族首领的儿子,他们获得的资源就越多,当然选择的机会就越多。扎都罗在马群中选中一匹一岁大点的儿马子,可是野性十足,不好驯服啊!只见扎都罗冲过去拿着套马索,周围几个侍卫也帮忙逐渐将儿马子和马群分开,游牧民用马杆套住它拼命拖拽,扎都罗迅速上前抓住鬃毛就往上骑。布尔罕呆住了,小子还是小,最好你要先让溜一溜马再说,这样它浑身都是力气不把你摔下去才怪。奇怪的是无论儿马子怎么欢腾扎都罗都死死的抓着它,有几次险先掉下去最终力竭还是屈服于扎都罗的淫威了。

    刚驯服的马要骑着溜一溜,回来扎都罗看着父亲早给他准备好了马鞍,很合适这是父亲亲手制作的,套好后就随着布尔罕骑马到草原上野去了。阿勒特想这才是兄弟呢!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