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赤那思卫队

作者:阿克拉瓦墟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带着手机当知府雷武督军与南宋同行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到大帐的布尔罕激动的难以入睡,他没想到父亲满足他的居然是这个,冷静下来的布尔罕猜想,这可能是父亲的一种统御部族的手段,只不过现在可以正大光明的交给自己的儿子来统帅,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期间他的哈喇子几乎沾满了整块被子。

    第二天,一大早布尔罕就迫不急得去找噶丽叔叔挑选属于自己的卫队了,连早茶都没有喝!

    当布尔罕走到噶丽的帐子的时候,看到噶丽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在噶丽帐子外不远处的空地上伫立这近600位符合条件的少年,他们大多13-4岁,小的也有8-9岁。

    “噶丽叔叔,这么早啊?”布尔罕知道这句话没有一点营养,不过是简单的问候罢了,可是他还是陪着笑脸,希望这位战场上威风的大将军不会因为要为自己办事而早起发火。

    “呵呵!尊贵的布尔罕小主,我还以为能让您再睡一会儿。是不是他们太吵惊了您的觉?”噶丽的态度让布尔罕有些诧异!看来,他是误会布尔罕的意思了,不过他也没有去

    解释,如果那样反倒不好了。

    “噶丽叔叔,人都到齐了吗?”

    “都到齐了,首领说,各家十四岁以下的次子,共576人全部都到了。”

    “怎么才这么点人?”布尔罕有些不解?都是一个部落的,这些年部落发展,年纪大的也都去世了,现在的合赤惕部可以说是最强大的时候,部族由青壮男女和小孩子组成,每天太阳升起来后,大朵列延就成了孩子们的天堂,总是吵吵得那些醉酒的男人不能睡个好觉,大营里的孩子(这里特指男童,一般女童14岁就嫁人了,有的更是初为人母。)不会少于1600人,符合条件的至少有1000左右吧?布尔罕带着疑问扭头看向噶丽。

    “小主人,这...这个,我选择的都是咱们部族蒙古人家的孩子!”布尔罕听着噶丽勉强的回答,他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

    “怎么?那些回部和北地汉人的孩子没有在挑选之列?”

    噶丽似乎发现了布尔罕的不悦,可是这事儿也不能明着说,只能将布尔罕拉到旁边小声得说道:“是这样的,布尔罕小主。这些都是咱们自己人,那些汉人、回回不可靠又怎么能选作您的卫队呢?况且这些外人似乎对生育别样钟爱,人数可是不少啊!”

    听了噶丽的回答,布尔罕明白了。噶丽是害怕那些回回和北地汉人不可靠!其实他完全没有这个必要,这些年前来投奔合赤惕部的回部和北地汉人也有六七千人了,他们已经慢慢地把合赤惕部当成打他们的家,有良好的生存环境才有归属感,一视同仁的态度下才不会出现分裂。有噶丽这种思想的蒙古人绝对不在少数,这种意识很危险是要不得的。布尔罕决定给噶丽说道说道!

    “哦!是这样啊!噶丽叔叔我问你,郭威将军和您是不是兄弟?”

    “是啊!我郭威兄弟可是了不得啊,虽然他人就像只狐狸,不过那也是我噶丽的好安达呀?”噶丽一边说着一边还在极力的吹捧这自己的这位安达,似乎很骄傲的样子。

    “那就好,噶丽叔叔!郭威将军是您的安达,那他是不是奴隶?”

    “当然不是了,我的安达郭威怎么可能是一名奴隶呢?”

    “同样,像郭威这样的北地汉人在咱们合赤惕部多不多?”

    “当然多了,自老汗时代,我们合赤惕部就开始容留北地汉人,虽然他们放牧、打草不怎么样,不过做活还是很勤快的。到阿勒特首领我们合赤惕部的北地汉人越来越多了,没有奴隶,全部都是自由民。对了,布尔罕小主你说这些干啥?”噶丽不解的反问布尔罕。

    “噶丽叔叔,你想啊!自老汗时期我们可曾视部族中的北地汉人为奴隶?他们可曾少交赋税?(自万历二十年即:1592年,阿勒特.巴禿儿继承部族权利,规定每户每年缴纳一定量的奶酪、干肉和肥羊一只作为一年的赋税用以庆祝、祭祀和对有功将领的奖励以及部族公共财产。一头牛或一匹马驹可低三年赋税,这一制度一直延续至今。)是他们作战不勇敢还是劳作不勤快?一致他们不能被伟大的合赤惕部包容?噶丽叔叔,我相信这不是你的本意,一定是什么人对你说了什么,才会这样对吗?”此时的布尔罕就像一个怪蜀黍拐带小朋友,慢慢的把头脑不是太发达的噶丽“叔叔”绕了进去。

    噶丽,恍惚了一下,才用大手覆在自己的脑门上“噢!我说么,是巴图拔根对我说的,他说这个卫队必须由我们蒙古人来担当,还说什么汉人有句话叫什么不知道人心什么的。”

    听了噶丽的话,布尔罕有些明白了,同时笑着对噶丽说“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吧?”

    “对对,就是这个,知人知面不知心。布尔罕小主真有学识啊!”噶丽一边尴尬的摸着光秃秃的头顶一边还不忘恭维一下布尔罕。

    “噶丽叔叔,你想想看,如果我们在这方面剔除了汉人和回部,他们会怎么想?我们的人怎么想?他们会不会以为我们要有意排挤?这样我们的部族会出现分裂,你还会把后背放心的交给对方?长此以往,在不远的将来我们合赤惕部可能要出现术赤之祸了(术赤不被父亲和兄弟承认最终抑郁而终,后代也被排斥。)!

    当噶丽听到术赤之祸时,心头一震,他虽然没有文化但是也知道术赤,如果那样的话,那么巴图拔根真是该死,同时自己也要成为合赤惕部的罪人了。如果因为这个而得罪了布尔罕这个未来首领的继承人,那可就不划算了。噶丽顿时觉得自己像一只海雀(海雀将鱼群赶到浅谈最后却被贼鸥占了便宜,费力不讨好。)傻乎乎的,他感觉他的肺快要气炸了,通红的眼睛此时就像是被激怒了的公牛。

    “这个该死的乌呢格(狐狸),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果然是这样,我这就找他去,我要杀了他。”

    布尔罕又怎么能让他去找巴图拔根算账呢?如果放任不管,搞不好会出任命的。谁都知道巴图拔根是乌日昭的狗腿子,这样会给父亲带来麻烦,也不利于部落的团结。布尔罕拼命的抱住噶丽,不能让他做傻事。

    “噶丽叔叔,可能巴图拔根也是一片好意,只是方式不对罢了,你这样去找他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吗?这样不利于咱们合赤惕部呀!你们以后还是要一起上战场的呀!”

    经过布尔罕的劝说,噶丽终于冷静下来。于是按照布尔罕说的,教部落里各家14岁以下的适龄男童在噶丽家附近的空地集合,很快布尔罕和噶丽便挑选了880名孩子,这些孩子都是体格强壮、活泼好动的主。能选出这么多人来,也着实让布尔罕吃惊了,因为回部和那些北地汉人家连长子都派过来了,蒙古人有长子留账添柴的习惯能继承家业,而次子成家后就要独立谋生的。

    看着这880人,布尔罕仿佛感受到那种未来千军万马的感觉了。很不容易啊!这也就是自己未来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全部依仗了吧?不,我还要用他们来实现我的报复。布尔罕的思想从这一刻开始转变了。

    站在勒勒车上的布尔罕看着这群孩子,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为合赤惕部战斗,奉献自己的热血和激情。同时,孩子们也再注视着布尔罕,这是部族的小主人,尤其是那些来自回部和北地汉人的孩子,心中更加热切,他们从父母那得知,这是部族首领继承人的卫队,将来必定飞黄腾达出人头地,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人前来应召的原因了。这群孩子最大的14岁,最小的才8岁,布尔罕也是经过精挑细选的,蒙古孩子早熟身体也好即使是8岁也是一只老虎仔!

    “今天把你们聚集在这里,是要告诉你们。我:布尔罕.吉亚克森,是你们的统领,虽然我们现在还很小,但是,未来一定会属于我们。我们将会为自己、为父母、为我们的部族合赤惕部战斗。驱逐阴险的狡狼,为我们的父母和牛羊提供庇佑。我们将杀死一切阻挠我们的敌人,因为我们是赤那思卫队!”

    “呼瑞!呼瑞!”

    赤那思卫队,是西隋帝国的皇家直属部队。(赤那思原意为狼)始建于明神宗万历38年,初为880人,后人数几经变更,直到西隋显德11年正式确定由原西套蒙古六部万户子弟中挑选精壮之士共3万人。“显德十一年四月十四,上于宗仁殿下诏日:太祖宿卫,赤那思,国之柱石,执锐之士,不可多得。特旨西套六部万户,择其精锐,置左中右三军,每军满万不可敌焉!若宗庙有失,则聚三部以保社稷。”可见,赤那思是被当作西隋帝国的最强也是最后武力来使用。其实,早在显德初年赤那思就已经很少出征了,为了保证赤那思的战力,显德皇帝下令,非国之大殇不得三部同役,轮换戍边。赤那思也成为唯一一支常年驻扎北庭都护的西隋军队。显德11年(即1671年)8月,沙俄乘一代大帝天佑皇帝(布尔罕.吉亚克森)驾崩出殡,发动了针对乌拉尔要塞的战争,当时巡逻的一标(西隋帝国的军事单位)赤那思与7000名俄国哥萨克骑兵遭遇而全军覆没成为唯一一支成建制被全歼的赤那思,但是也给俄军带来了4000多人伤亡,最后只有8位巡哨官和荣亲王蒙力克之第九子:杨景彪--蒙古名字阿拉坦苏和,当时任赤那思左部军都尉。被打晕带回乌拉尔要塞,其余全部战死在冲锋的路上,无一人退缩。后来杨景彪羞愤自杀,可见赤那思的荣誉感极强。常年在边疆服役的赤那思,在与哥萨克的对决中,人数上一直处于劣势,即使这样也常常成建制的全歼哥萨克骑兵,反而没有一次战斗成建制的损失超过一部人马。可见赤那思的武力何等强大。被誉为世界四大王牌骑兵之首。

    标--西隋帝国初期的军队编制。五人为伍,二伍为什,五什为队,两队为都,五都为标,两标为部,五部为营。军事长官依次为:伍长、什长、队正、都统、标统、都尉、校尉。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