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你立了头功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完美世界雪鹰领主大主宰修仙狂少不朽凡人权力巅峰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片刻后,两人走到一间商铺前,韩斌突然停下脚步,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柳惜晗一怔,刚想问韩斌去干什么,却看到他已经走进商铺内。抬起头,她看到商铺的招牌挂着一个巨大的牌子,上面着个一个“衣”字。

    一炷香的时间,韩斌便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件白色的衣裙,递到柳惜晗的手中,道:“你穿我的衣服也不好,把这个披上吧!”

    柳惜晗紧握着手中衣裙,眼中盈出了泪水。因为她还记得,当年和韩斌说过,很想要一件白色的丝绸白裙,没想到他还记得。

    韩斌神色如常,正色道:“别想那么多了,走吧!”

    两人并肩而走,一直没有说话,快到吴文王府时,柳惜晗突然鼓起勇气,道:“韩斌,能不能给我一个孩子?”

    韩斌一怔,眼中满是诧异之色。

    柳惜晗低下头,轻声道:“我知道这话很唐突,却是我心里的想法。”

    韩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深吸一口凉气,道:“如果还有机会见面,再说这事吧!”他并非在意柳惜晗跟过别人,而是对她的爱已经消失。一段没有爱的姻缘关系,继续走下去,耽误了别人,也耽误了自己。

    片刻后,两人来到吴文王府前。

    管家早就从徐武将军那儿得到了消息,连忙跑出来迎接,点头哈腰道:“仙人,里面请。”当他看到身边的柳惜晗后,微微一愣,怒声道:“夫人,你跟仙人走在一起,不觉得有**份吗?”她以为柳惜晗刚从杨将军那里回来,正好和韩斌顺路,于是脸色一沉,完全不给柳惜晗面子,怒声道:“还不给我进去。”柳惜晗虽贵为夫人,府邸内却没有地位,连一些有地位的下人都瞧不起她。

    柳惜晗咬了咬下唇,深深的看了韩斌一眼,就要向府邸内走去。

    “等一下。”韩斌脸色一变,对管家道,“吴天在哪?”

    管家眼中不解的神色一闪而过,道:“回仙人的话,老爷他一早就被皇上叫去了。”

    韩斌想了一下,道:“从今天起,柳惜晗不是吴文王府的夫人了,把她的东西收拾一下,派几个可靠的人送他回老家。”他话锋突然一转,厉声道:“听着,如果路上出什么事,或者无法把她安全送回老家,你的日子也到头了。”

    管家脸色大变,刚想说是,却想到什么,道:“仙人,这不行啊!没有老爷的允许,老奴不敢去做。”

    韩斌冷哼一声,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杀了你。”他身上散发出庞大的杀气,旁边的守卫感应之后,双腿不断打颤,险些无法站稳。

    管家普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磕头道:“仙人息怒,就算您杀了老奴,老奴也没这个胆子。”

    “按我的去话,吴天那边我去和他说。”韩斌道,“吴天什么时候回来?”

    管家如实道:“老爷说要去皇宫住一段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韩斌心里一紧,看样子吴天已经知道昨天的事了,想杀他必须进皇宫。

    走进院子,凌双双等人正等在那里,见韩斌回来,快速走了过来。只是众人看到柳惜晗时,大多人都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甚至有不少人认为韩斌昨天晚上出去偷情,被修士发现,后来两人大打出手,韩斌为了杀人灭口,才一路追出都城。

    当然,有一个人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就是凌双双。

    众人来到韩斌的身前,喊了一声四师兄后,凌双双便问道:“四师兄,你昨天晚上追杀的是什么人?”

    “潜伏者。”韩斌的回答简单明了,“赵国修士。”

    众人一愣,发现误会了韩斌,相继露出讪讪的笑容。

    凌双双又问道:“杀了吗?”

    韩斌点点头,从储物袋中拿出赵翔的玉牌,在众人身前一晃,道:“死了。”

    听到这话,刘克连忙大拍马屁道:“四师兄,你太厉害了,一出手就杀了赵国修士,这次下山历练,你可是立了头功啊!”

    “就是!”肖刚也说道,“那群白痴还不跟四师兄,现在恐怕都在后悔呢!”

    “哈哈!”众人听后,大声的笑了起来,好像杀死赵翔的人不是韩斌,而是他们一样。

    柳惜晗站在旁边,玩弄着衣角,她抬头看了韩斌一眼,突然道:“韩斌,你……保重,我先走了。”

    韩斌点点头,并没说话,当柳惜晗转身离去的时候,才说了一句话,“路上小心。”

    柳惜晗转过身来,对韩斌莞尔一笑,道:“你也是。”

    看着曾经深爱的女子离去,韩斌暗暗叹息一声,他知道这事还没有结束,只是一个开始。当年,柳惜晗离开并没有错,谁不想选择幸福的生活呢!没想到她来到王府,竟然过上水生火热的生活,吴天还把她送给手下肆意玩弄。吴天,你这是找死。

    韩斌想到这里,心里一火,对众人道:“你们先回去,我还有事要做。”

    众人相继离去,只有凌双双还站在原地,当所有人走开口,她传音道:“你找到她了。”

    韩斌点点头,传音道:“找到了,我还有些事情去做。”

    “你要杀吴天?”凌双双一眼就看穿了韩斌的想法,劝说道,“事情都结束了,你去杀了他有如何?”

    韩斌冷哼一声,道:“如果你爱过的女人离开后,过上惨目忍睹的生活,你会怎么做?”

    “我什么都不会做,那是她的选择。”凌双双凝声道。

    韩斌并不赞同这个想法,道:“你可以那么做,我不可以,虽然和她之间的一切都已结束,我还想为她讨回一个公道。”说着,转身向府邸外走去。

    凌双双一把拉住他,急声道:“你不能这么做,若是被宗门知道,一定会怪罪于你。”她见韩斌没有半点放弃的意思,又道:“修道必须断绝凡尘琐事,如果你为了一个凡人就动了杀念,以后修炼将更加艰难。”

    韩斌自嘲的笑了笑,反问道:“如果连一个想杀的人都不能杀,这修道还有必要继续吗?即使再强大,那也是一个懦夫。”他有自己的原则,只要他认为对的事就一定会做,即使真的错了,知错、改错、不认错。

    凌双双怔怔地站在原地,回味了韩斌刚才的话,看了一眼他即将走出府门的身影,暗暗叹息一声,“也许,你是对的。”她知道韩斌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否则不可能隐忍到现在。当年在天明峰被那么多人嘲笑和讥讽,他依旧没有暴怒,这样的心志换了她也做不到。她同样明白一个道理,一个人隐忍的时间越长,爆发时就越发可怕。她抬起头看着苍穹,默默为韩斌祈祷,希望宗主不要怪罪与他。

    大明皇城,气势雄伟,巍峨壮观。

    韩斌站在城下,拿出身份玉牌,便顺利的进入皇城。

    来到皇城后,一名太监迎了过来,恭敬道:“仙人,您找谁?”

    这等于是一句废话,来这里不找皇帝,还能找谁,难不成找贵妃?

    韩斌问道:“皇上在哪?”

    太监一怔,以前都是皇帝找仙人,还没听过仙人找皇帝。他看到韩斌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忙说道:“仙人,皇上正在后山狩猎,您去金銮殿,不,您书房等他吧!”大臣见皇上都去金銮殿,只有身份特殊的人才有资格去书房等候。

    “后山?”韩斌既然来了,就没想过善终,对那小太监道:“吴天也在后山吗?”

    “你怎么知道?”小太监说完,恨不得掌嘴,这不也是废话吗?人家是仙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韩斌祭出飞剑,破空而去,刚飞入空中,便感应到十多人从四面八方快速飞来。那些人都是修士,修为不高,最多也只有练气期三层的样子。领头一名老者看起来六十岁左右,一头白发,他穿着一身灰色道袍,留着发白的胡须。

    白发老者飞到韩斌面前,阻拦道:“仙人,请止步。”

    韩斌停下脚步,待众人飞来后,才问道:“你们既然知道我的身份,为何还拦我?”

    白发老者道:“仙人,皇宫内不得私下使用法术,仙人身为国教弟子,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韩斌虽然明白,但他等不了,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吴天,冷哼道:“让开,我要去见皇上。”

    白发老者并没有让开,身影一动,挡在韩斌的身前,道:“你身上有杀气。”

    韩斌眉头一皱,不善道:“你们想怎么样?”

    白发老者似乎知道韩斌会这么说,脸色一沉,凝声道:“如果你想杀皇上,我等恕难从命,只好得罪了。”说着,他对众人使了了眼色。众人得令,快速祭出各自法器,把韩斌包围在中间,并做好了斗法的准备。

    这些人修为不高,韩斌可以轻松解决,他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也不想打破凡间的安静,沉声道:“放心,我要杀的不是皇上,而是他身边的吴天。”

    白发老者并没有问韩斌杀人的原因,因为他明白,仙人杀人是不需要原因的。若是杀一般人也就算了,他现在杀的可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很可能会被皇帝拒绝。如果那样,他一时冲动杀了皇帝怎么办?

    想到这里,白发老者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对方修为明显高于他们,昨天晚上连一个练气期八层修士都敢追杀,杀死他们并不困难。若真的拒绝对方,他会不会执意突破他们的防御呢?白发思忖片刻,对韩斌道:“我们可以带你去见皇上,不过,你若是私自动手,我们就不客气了。”

    “可以。”韩斌点头道。

    白发老者松了一口气,对一名皇家修士传音道:“你去通知老祖,我先带他过去。”

    皇宫,后山。

    此刻,大明帝国的皇帝朱文宇正骑着骏马,射杀林中的兔子,吴天就在他的身边。朱文宇双手张弓,拉成满月,只听嗖的一声,箭离弦而去,径直飞向不远处的一只兔子。兔子被射中,身体一颤,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吴天借此机会,大声称赞道:“皇上,您还是像以前一样英明神武,百发百中啊!”

    朱文宇已经四十多岁,他是好皇帝,国内的大事小事都会亲自审阅,用日理万机也形容也不为过。正是如此,身为皇帝的他看起来比同龄人苍老许多。他同吴天从小就认识,两人私下关系特别好,外人面前是君臣,私下却是朋友。

    听到吴天的话后,朱文宇哈哈一笑,道:“吴天,你还是这么会说话。小时候朕最喜欢听你说话了,哈哈!”笑了几下,他心里畅快多了,突然想起一事,道:“对了,你怎么想起来到皇宫来住啊!你应该知道这里的规矩,整个宫内只能有朕一个男人。”

    吴天苦笑一声,道:“皇上,实话和你说吧!我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不该得罪的人?”朱文宇不禁好奇起来,笑着问道,“什么人能让我们的吴文侯都得罪不起啊?”他心里明白,吴天虽然只是一个侯爵,但在大明帝国的权利极大,又是皇帝面前的红人,即使那些王爷公爵见了,那也要客客气气的。

    吴天犹豫了一下,道:“昨天晚上我手下一名将军被杀了,皇上也知道了吧!我得罪的人势力很大,即使皇上你……”

    看到吴天停下不说,朱文宇脸色一沉,道:“说吧!朕不会追究你的责任。”

    “谢皇上。”吴天继续道,“皇上,那人你也得罪不起。”

    朱文宇一愣,普天之下还有他得罪不起的人,冷哼道:“到底是什么人,连朕都得罪不起?”大明帝国内,除了皇权之外,就是国教的人了。国教势力极大,但也不敢在皇帝面前随便杀人,即使做了,也要先经过皇帝的同意,给他三分面子。

    “皇上,你已经猜出来了吧!”吴天道,“那人正是国教弟子,微臣迫于无奈才来到皇城躲避。据说他们此次下山历练要一年时间,只要躲过这段时间就没事了。”

    朱文宇冷哼一声,手中微微用力,那把用精铁锻造而成的弓箭顿时断为两截,“国教,到底朕是皇帝,还是你们是皇帝。”他看了一眼吴天,道:“你不用担心,只要我一天还是皇帝,国教的人就不敢动你。”

    听到这话,吴天连忙跪倒在地上,感激道:“谢皇上。”

    朱文宇摆摆手,道:“起来吧!陪朕去狩猎。”说着,对旁边的护卫道,“你们去拿一把新的弓箭来。”

    就在这时,天空流光闪动,一群人飞落在空地上,领头的一人正是白发老者。那十多名修士,把韩斌围在中间,生怕他出手击杀皇帝。周围的护卫,看到有人落下,连忙聚了过来,把众人包围在中间。

    白发老者上前一步,对朱文宇拱手道:“老奴见过皇上。”、

    朱文宇对周围的护卫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后,才道:“三叔,你怎么来了。”他看到人群里有一人陌生,又道:“那位是什么人,新收的弟子?”皇家自然也有修道者,大多数都来自皇族,还有一些是从全国各自招来的散修。所谓的散修,便是那种没有门派的修士,他们自行修炼,无拘无束。不过,散修者修为都不是很高。

    白发老者苦笑一声,道:“皇上,这位是国教弟子,他说找你有急事。”

    吴天所站的地方,正好被白发老者挡住,他并未看到韩斌。他好奇之下,向旁边挪了一下,当看到韩斌后,身体一颤,失声道:“是你……”

    韩斌脸色阴沉,一步走到白发老者的身边,对吴天道:“吴天,我们又见面了。”

    朱文天脸色微怒,这国教弟子竟然不和他打招呼,太不给他面子了,怒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韩斌淡淡的看了朱文宇一眼,淡淡道:“国教弟子韩斌,见过皇上。”如果三年前看到皇帝,他肯定会跪下来磕头,现在身为国教弟子,身份不同了,完全没有必要对皇帝客气。尤其是他知道皇帝未必允许会他杀死吴天后,态度更不恭敬了。他已经想明白,如果皇帝同意就算了,若是他不同意,即使这些人拦着,也要把吴天击杀。

    朱文宇冷哼一声,道:“你就是这样和皇帝说话的吗?”

    韩斌脸色不变,反问道:“国教弟子的地位应该不比皇帝低吧?”

    “你……”朱文宇大怒,若不是顾及韩斌的身份,他早下令将韩斌击杀了。

    气氛一时间变得紧张起来,发白老者看了朱文宇一眼,对韩斌道:“道友,有什么话就对皇上说吧!说完快点离开。”

    韩斌的视线在吴天的身上一扫而过,后者当即觉得如芒在背,忙向朱文宇身边靠了靠。

    “皇上,我想问你要一个人头。”韩斌看着吴天,冷冷地说道。

    朱文宇面色阴沉,他知道韩斌要杀的人是谁了,但先前答应了吴天,又怎能反悔,冷冷地说道:“如果我说不呢?”他可不怕得罪国教,国教的人可以随意杀别人,却不敢杀他这个皇帝。国教有修士,他皇家也有修士。他是个野心极大的皇帝,恨不得国教也听从他的掌管,这些年来一直在培养完全听从自己命令的修士。

    “如果皇上说不,那我就直接取了。”韩斌的声音同样变得冰冷起来,一股杀气弥漫全身。

    “大胆。”朱文宇真的怒了,对白发老者道,“三叔,给他赶出去。”

    白发老者不愿意看到这样一幕,韩斌的实力他昨天看上看得清楚,御剑飞行的速度之快,超出了他的想象,如果韩斌执意要走,他们这些人根本拦不住。若真是那样,很可能引起对方的报复。白发老者深吸一口气,对朱文宇传音道:“皇上,他杀人还和你说一声,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不如就依了他吧!”

    朱文宇并非修士,自然也不会传音,气愤道:“大明帝国到底谁是皇帝?是他国教的人,还是我朱文宇?如果我连拒绝一个弟子的权利都没有,这个皇帝还当什么。”他也想成为修士,拥有强大的法术,只是灵根太差,一直没有修炼成功。

    白发老者:“皇上……”

    韩斌一抬头,打断了白发老者的话,对朱文宇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吴天肆意玩弄良家少女,难道不该杀?”

    吴天躲在朱文宇的身后,反驳道:“你把话说清楚,我什么时候玩弄良家少女了?”

    朱文宇脸上的怒气也缓和了一些,道:“你说吧!如果吴爱卿真的该杀,我就卖你一个面子。”

    韩斌道:“你夫人中有一名女子叫柳惜晗,你用什么手段骗来的?娶进门后,你又如何对她的?”

    “原来是那个贱人。”吴天一听这事,松了一口气,对朱文宇道:“皇上,她是我以重金聘礼娶来的小妾,并不是如他所说骗来的。她跟了我以后,经常睡梦中念叨别的男人,不守妇道,于是我就送给手下的一名将军,这么做,好像这不违反国家法律吧!”

    大明帝国,小妾的地位极其低微,某种情况下,甚至连总管婢女都不如。有些豪门贵族间,更是经常互曾小妾随意玩乐。小妾吃饭时,不能如发妻和平妻那般坐着,只能和婢女站在一旁,有些小妾更是连贴身婢女都没有。柳惜晗虽说是吴府的夫人,身份只是小妾。

    朱文宇听了之后,对韩斌道:“吴爱卿说的可是如此?”

    “不错。”韩斌凝声道。

    朱文宇淡然一笑,道:“既然你都承认他说的没错了,快点离去吧!帝国法律中,没有规定小妾不能私下送人。”

    韩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双眼中射出一道寒芒,“帝国的法律中没有规定,可以,但我的世界里绝对不允许。”他身影一动,化为一道流光直奔吴天而去。

    白发老者早已做好了准备,猛然祭出飞剑,直奔韩斌的身后而去。如果韩斌执意击杀吴天,飞剑也会落在他的身上,将他重伤。韩斌没有理会飞剑,右手猛然抬起,一个巴掌大小的火球快速形成,而后脱手飞出。

    眼看火球就要绕过朱文宇,来到吴天的身前,前者突然怒吼一声,“放肆。”他一把抓住胸口的玉牌,猛然捏碎。庞大的灵力从瞬间释放而出,化为一条长约丈许的八爪金龙。金龙悬浮在悬浮朱文宇的头顶,对着飞来的火球猛然张开大嘴,一口吞了下去。

    吞完之后,八爪金龙再次张开大口,对着韩斌吐出一口金色的液体。

    两者之间实在太近,金龙的神识又完全锁定韩斌,韩斌根本没有机会闪躲,只能施展一道灵气盾挡在身上。金色液体落在灵气盾上,灵气盾以肉眼可见速度融化了。感应到身后的飞剑袭来,韩斌猛然一个转身,对着飞剑就是一道狂风术。

    狂风吹过,飞剑被巨大的力量吹散到空气,韩斌施展的灵气盾也在这时奔溃。

    金色液体落在韩斌的背上,衣服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融解了,韩斌眼疾手快,猛然向后背撕去,只听咔嚓一声,衣服被撕掉大半。他手一扬,奋力的把衣服碎片扔向远处,而后向那条只有丈许长的八爪金龙走去,“挡我者死,他的命我要定了。”

    法器被吹散,白发老者吐出一口鲜血,急声道:“都愣着干什么,给我上。”说着,他也控制飞剑,继续攻击。

    众人同时祭出法器,刚想对韩斌出手。韩斌猛然转过身来,身上散发着滔天的杀气,“挡我者死,你们也想一起死吗?”

    众人感应到韩斌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都是一怔。白衣老者脸色微变,他发现韩斌正在凝聚灵力,准备施展强大的法术。

    看到众人停下,韩斌转身道:“皇上,如果你再不让开,我不介意多杀一个人。”他做什么事,有因有果,如果当初不是吴天派人将柳惜晗骗走,他也不会重伤昏迷,也不会走上这条路。他修炼仙术,不是为了长生,不是为了拥有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地位,而是为了报仇。心中的仇,心中的恨都是吴天引起的,吴天的命,他今天要定了。

    此刻,朱文宇有些担心了,虽然知道韩斌是国教弟子,是仙人,但没想他这么强大。如果早知如此,即使不要颜面也不会选择得罪韩斌。可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如何让让步,若是让了步,天下人会怎么看他?

    看到韩斌一步步走来,朱文宇一咬牙,对头顶上的金龙道:“杀了他。”

    八爪金龙仰天长啸一声,对着韩斌又是一口金色液体。

    这一次,韩斌做好了准备,还未等液体飞来,身影便一个闪动,轻松的躲到一边。液体落在地上,花草以加快的速度融化了,顷刻间化为一滩浓水。这液体正就是传说中的龙息,具有极强的腐蚀力,如果落在练气期修士身上,虽然不能要其性命,但也极难清除。

    韩斌看了一眼龙息,心里惊讶不已,一个由灵力凝聚而出的金龙,竟然也能喷出实质的龙息。龙息腐蚀力虽强,攻击的速度并不快,一时间还伤不到他。看到八爪金龙就要再吐龙息,韩斌冷冷道:“如果你只有这点本事,根本救不了你的主子。”庞大的灵力凝聚在手臂之上,他猛然抬起手,对着前身一挥。刹那间,狂风呼啸,韩斌的头顶上出现一个巨大的旋风,旋风快速的旋转,周围的枯枝败叶疯狂的卷入其中。

    周围的皇家修士,无不瞪大了眼睛,这道法术内蕴含的攻击力超出了他们想象。众人可以肯定,如果韩斌用这道法术攻击他们,即使不死,也要重伤。白发老发身影一闪,出现在朱文宇的身前,厉声道:“韩斌,你想造反吗?”

    韩斌眼神冰冷,森然道:“我并不是想造反,只是想杀一个人罢了,若是皇上让开,我绝不会伤他一根汗毛。”

    吴天身体颤抖,猛然拉住朱文宇的衣服,恳求道:“皇上,你不能让开,否则我就死定了,你答应我的……”

    白发老者瞪了吴天一眼,对朱文宇道:“皇上,我看你不如把他交给那位道友处置。”这么做,他也觉得丢人,可眼前的形式,根本没有更好的办法。他只希望能拖一点时间,老祖能快点到来。同时也期盼韩斌不要冲动,别不计后果的把皇上给杀了。

    朱文宇的心里也挣扎不已,这时他若是不让开,必死无疑,若是放开了,皇帝颜面何在。他思忖再三,对韩斌道:“韩斌,你别冲动,你要吴天的命,我给你就是。”说着,一把踢开吴天,让出了身位。

    韩斌并没未完全相信朱文宇的话,法决掐动,头顶上空的旋风缩小了三分。他看了吴天,一步步走去,同是冷声道:“吴天,今天没有人能救得了你。”头顶上的旋风,也随着他的走动,不断前移。只要韩斌意识一动,旋风就会发动攻击。

    白发老者见韩斌没有收起法术,叹息一声,站在朱文宇的身边,而后警惕的看着韩斌。

    韩斌走到吴天的面前,吴天已吓的跪倒在地上,祈求道:“仙人,你绕了我吧!我知道错了,只要你绕了我,让我干什么都行。”

    “我只要你的命。”韩斌的声音越发冰冷了,看向他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听到这话,吴天整个人面如死灰,身体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上。

    韩斌刚想抬起右手,将吴天击杀。突然,身后破空的声音传来,一道危险的信号遍布于全身。韩斌想都没想,猛然一个转身,悬浮在头顶的旋风骤然飞出。而后,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旋风瞬间奔溃,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从奔溃的旋风中爆发而出,瞬间来到韩斌的身前。

    韩斌的身体在这股力量的冲击力下,倒飞而出,一直撞断了十多根树木,才停下身来。落地之后,只觉得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擦去嘴边的血迹,抬起头,向刚才法术相撞的地方看去。

    此刻,那里正站着一名老者,他身穿金色衣袍,微风吹拂下,衣服兀自翻滚起来。他看起来十分苍老,一头银发在风中轻轻舞动。让人差异的是,他的腰杆挺得笔直,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同他的年龄完全不符。

    白发老者快速走到那名老者身前,拱手道:“老祖。”

    朱文宇也没有了皇帝的架子,忙跑过去行礼道:“先祖。”

    如果不知道情的人听到这个称呼,一定会瞪大了眼睛,当今皇帝的先祖竟然还活着。大明帝国能称得上先祖的只有一人,那就是帝国的开创者,第一代皇帝朱云鹤。算算时间,大明帝国已经有一千年的历史了,如果眼前的人真是他,那他岂不是一千多岁了?

    老者淡淡地了点一下头,随即看向韩斌,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跑到皇宫来撒野,难道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韩斌凝神看去,神识在老者身上一扫而过,心里咯噔一下,竟然看不透对方的修为。对方体内朦朦胧胧,根本看不清具体的层次。这种现象,韩斌在看到宗内长老时也出现过,如此以来,只说明一个问题,这老者是巩基期的强者。

    “大明帝国还有巩基期的强者?”想到朱文天刚才的称呼,韩斌也猜出眼前这人的身份了。

    这人正如韩斌猜测的那样,大明帝国第一代皇帝,朱云鹤。他当年打下江山并未巧合,帝国大乱的时候,他无意间遇到一名修士,那人和他颇为投缘,便传授了他仙术。他学了之后,一举统一帝国,并把天明山脉送给了那名修士,让他在此开山立派,并封为国教。

    不过,韩斌转眼一想,又觉得没这个可能,如果对方真是一千多岁的人了,怎么可能活这么长时间。即使活这么长时间,也不可能只有巩基期的修为。刚才一击,威力最多是巩基期的实力,难道他隐藏了修为不成?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明帝国的先祖来这里干什么。

    韩斌深吸一口气,迎上朱云鹤的视线,不卑不亢道:“前辈,俗话说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我来此报仇,难道错了吗?”

    朱云鹤冷哼一声,怒声道:“我不管你来皇宫干什么,现在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韩斌眼神一凝,不快道:“前辈,你这么说不符合规矩吧!我又未杀你的子孙,你凭什么让我离去?”

    朱云鹤一怔,多少年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当即一挥袖,森然道:“小子,我看你是找死,即使你天明宗的老祖天灵子也不敢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他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个巴掌大小的白色玉玺飞了出来。那玉玺飞出之后,周身散发出耀眼的白芒,而后呼啸一声,直奔韩斌而去。

    白发老者看到玉玺后,先是一愣,随即暗叹道:“老祖真的动了杀念,连传国玉玺都祭出来了。”

    传国玉玺飞向韩斌的瞬间,猛然放大,转眼间便有一个房子那么大了,而后对着韩斌所在的方向径直砸去。

    如此大的家伙,若是真的砸下来,韩斌必死无疑,他刚想闪躲,却发现身体被对方神识死死的锁定,根本无法移动半步。看到玉玺正快速下落,韩斌想都没想,祭出飞剑,向上飞去。飞剑击中玉玺,只听哐当一声,剑身断裂,玉玺下落的速度微微一滞,而后又落了下来。

    韩斌又祭出巨斧,结果同样如此。

    “巩基期修士果然厉害。”韩斌在这道攻击下,根本没有反手的余地,但他也不会这么放弃,忙从储物袋中拿出大把的符咒,对着玉玺扔了过去。符咒飞向天空,自行燃烧起来,化为一道道法术,撞向玉玺底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