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他只想杀人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雪鹰领主修仙狂少大主宰不朽凡人权力巅峰造化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惜晗使劲的摇着头,双眸中的泛着泪珠,只听她哽咽道:“不,我能见你最后一面很满足了,你快走,我拦住他。”她就要挣脱韩斌的怀抱,向杨雄扑去。

    韩斌手臂一用力,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佳人,凝声道:“惜晗……”面对曾经爱过的女子,看到她如今变成这个模样,原本心里有很多话要说,这个时候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好像过去的种种已过了千年,甚至更久,久得有一种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的感觉。

    柳惜晗眼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汹涌而出。她咬着下唇,露出淡淡的笑容,而后凝视着这个曾经爱过的男子,哽咽道:“韩斌,现在我才明白,平凡的生活也是一种幸福。如果当年我没有走,也许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孩子。我对不起你,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选择留在你的身边,一定不会……”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眼中的神采消失不见,最终头一歪,倒在韩斌的怀里。

    她的身上已没有了生机,整个人也逐渐变得冰冷起来。

    “惜晗!”韩斌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女子,嘶声的喊道。

    原本以为,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不在乎了。可当佳人死在怀里的,韩斌才发现,心是那么的痛苦。

    韩斌抱着柳惜晗,一步步向杨雄走去,他的眼中只剩下杀意。

    这一刻,他很想杀人,很想把伤害过他的人全部杀掉。

    感受到韩斌身上散发出滔天的杀气,久经沙场的杨雄也不禁惧怕起来,下意识的后退三步,惊惧道:“你,你想怎么样?”看到韩斌越走越近,杨雄猛然举起手中的长鞭,朝韩斌挥去。这一鞭蕴含极大的内力,长鞭在空中幻化出无数的鞭影,宛如毒蛇一般直奔韩斌而去。

    韩斌右手一挥,狂风术施展而出。疯狂呼啸,吹散了空中的鞭影,来到杨雄的身前。

    看到对方施展超出想象的攻击,杨雄整个人都傻了,忘记了阻挡,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改如何阻挡。狂风吹在他的身上,他的身体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重重地出落在墙上。落下之后,他脸色苍白,一口鲜血喷出来。

    鲜血喷口,杨雄仿佛意识到什么,惊恐道:“你……你是仙人。”他身为将军,又是武林高手,怎会看不出来,对方不经意间的一击,具有如此强大的攻击力,这根本不是武林高手可以拥有的力量。这个世界上,唯独传说中的仙人,才能做到杀死一个武林高手,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这一刻,杨雄也认出了眼前的青年,瞪大了瞳孔,难以置信的喊道:“你,你是青石村的那个少年?”

    韩斌没有回答,一步步向杨雄走去。

    看到对方走来,杨雄仿佛看到了死神在靠近,他的眼中除了惊恐之外,还有绝望。他不想知道韩斌如何成为仙人,也不想知道韩斌如何如此强大的仙力,他只想知道谁能来救他。其实,杨雄心里比任何人都明白,得罪了仙人必死无疑。

    杨雄当了这么多年将军,胆识非一般人可比,即使名知道是死,他也会拼一番。想到这里,他赫然站起身来,对大门喊道:“来人,抓刺客!”声音刚落,院子内脚步声响起,无数手拿兵器的士兵冲了进来。

    韩斌没有回头,对着身后就是一挥袖,狂风呼啸而出,那些士兵如狂风扫落叶一般被吹得东倒西歪。

    士兵愣了,一些有见识的士兵惊惧道:“仙人,这是仙术……”

    其余士兵听到这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杨雄一见,怒喝道:“都愣着干什么,给我抓刺客。”

    士兵们还是没有动,将军是他的首领,他们要无条件服从上级的命令。可是帝国有明确规定,若是遇到仙人,一定要听从仙人的命令。

    看到韩斌越来越近,还有不到十丈,杨雄急了,低吼道:“他没有穿仙服,不是国教的仙人,而是刺客。你们不用顾虑,凡是杀死刺客者,赏黄金百两,提升为副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士兵们也不管眼前的青年到底是仙人还是刺客,眼里只剩下了钱。

    大吼一声,所有的士兵争先恐后的向房间内杀去,都想第一个把韩斌杀死。

    神识散发而出,身后的一切尽在的脑海中,韩斌冷哼一声,森然道:“如果再近一步,杀无赦……”

    如此冰冷的声音,落在士兵的耳朵里,仿佛一根针刺进了他们的心间。士兵们再次止步,眼中满是恐惧之色,他们毫不怀疑,如果再走一步,对方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他们。当然,他们也坚信,在对方面前,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韩斌几步走到杨雄的面前,冷冷道:“没有可以救你,当年我在你面前如同蝼蚁,今天你在我面前同样如此。”他右手抬起,庞大的灵力凝聚在手中,手腕之上顿时悬浮一个拳头大小的红色火球。

    火球在灵力的输入下,越来越大,短短三息时间便如同成年人的头颅那么大。红色火球熊熊燃烧,里面的温度高的惊人,周围的桌椅板凳以惊人的速度融化成黑色的杂质,连燃烧的机会都没有。

    看到这样一幕,众人的瞳孔猛然放大,杨雄的脸色更是如同死灰一般,随即闭上了眼睛。

    韩斌右手向前一挥,火球呼啸一声直奔杨雄而去,转眼间便来到他的身前。

    就在这时,杨雄突然睁开双眼,一咬牙,从身上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玉石,猛然捏碎。玉石捏碎的瞬间,一股庞大的灵力释放而出,并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凝聚出一个高约三丈的灵气盾,灵气盾刚形成便把杨雄包裹在其中。火球落在灵气盾上,只听砰的一声,火球消散,灵气盾上的灵力只是稍微减弱几分。

    韩斌眼出惊讶之色,刚才杨雄拿出的玉石,正是玉符。玉符是符咒的一种,但威力不同,普通的符咒只能使用三次,三次之后里面的灵气便会用完。玉符却不同,少则使用十次,多则使用百次,次数的多少以玉符内的灵力决定。如果想一次使用完其中所有的灵力,只要那把玉符捏碎即可。

    “一个凡人身上怎么会有玉符这等宝贝?”韩斌没有继续攻击,而是警惕的看着杨雄。杨雄如果仅有这等宝贝,为何到最后关头才使用,他完全可以祭出灵气盾逃走。难道,他想用灵气盾做掩护,击杀自己不成?

    韩斌思忖之时,杨雄又从坏里拿出一个玉符,同样捏碎。

    玉符捏碎,庞大的灵气瞬间形成上百道剑气,穿过灵气盾,直奔韩斌而去。

    剑气来的如此突然,韩斌先前若是没有准备,只顾着进攻的话,必定会伤在剑气之下。

    韩斌眼神一凝,一拍腰间的储物袋,飞剑化为一道流光盘旋在头顶之上,而后光芒大作,直奔飞来的剑气。剑气遇到实体的飞剑,瞬间奔溃。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消失不见。韩斌冷哼一声,快速掐动法决,飞剑一颤,直奔灵气盾而去。

    飞剑落在灵气盾上,只听一声轻响传来,灵气盾剧烈的震动起来,其上的灵力消散了大半,而飞剑上的光芒只是黯淡几分。韩斌神识一动,飞剑再次向灵气盾攻击而去,每攻击一次,灵气盾上都有大量的灵力消散。如此过了几次,几听砰的一声,灵气盾奔溃,化为点点灵光消失不见。

    灵气盾消散之后,杨雄最大的倚仗随之消失,他惊恐的看着韩斌,眼中满是难以置信,只听他喃喃说道:“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破开灵气盾的防御。”

    韩斌没有理会他的话,法决再次掐动,飞剑直奔杨雄而去,随之洞穿了他的身体。

    杨雄死了,死在韩斌的飞剑下。

    房外的士兵,一个个都看傻了,不知谁喊了一声,“将军死了。”所有的士兵都丢下武器,惊恐的跑出了院子。

    韩斌上前一步,灵气释放而出,化为一道无形的大手,把杨雄的尸体抓在手中,仍进了储物袋中。而后,他看向怀中的柳惜晗,叹息一声,右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把真力输入其中。柳惜晗已经死了,韩斌不知道这么做能不能救醒她,他只是不想留下遗憾。

    灵力快速的涌进柳惜晗的身体内,循环起来,原本冰冷的身体,再次有了体温。片刻之后,苍白的脸色也逐渐恢复了红晕,而后有了心跳,有了呼吸。韩斌惊喜之下,再次加大灵力的输入,当他把体内的灵气全部输完时,柳惜晗的睫毛动了一下,接着张开了眼睛。

    柳惜晗一醒来,便看到韩斌那张苍白的脸,忙问道:“韩斌,你也死了?”

    韩斌摇摇头,道:“我们都没死。”说着,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件普通的衣服披在她的身上。储物袋中除了道袍之外,还有不少普通的衣服,这些衣服都进入宗门前穿的,后来虽换了道袍,衣服却一直没扔。

    “你救了我?”柳惜晗看了一眼披在身上的衣服,有些不信的问道。

    韩斌点了点头,却没说话。

    柳惜晗的眼眸湿润了,再次留下了眼泪,哽咽:“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她轻声的哭泣着,好像要把这些年来的委屈全部诉说出来。半响之后,她突然看向周围,见房间内空无一人,只有墙角的地方有一摊血迹,惊疑道:“杨将军呢?”

    “死了。”韩斌淡淡地说道,好像根本没当回事一样。

    “你杀的?”柳惜晗瞪大了眼睛,韩斌从前连一直兔子都不忍心杀,怎么可能会去杀人。

    一个人是会改变的,经历这么多事,韩斌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纯朴的山村少年了。第一次杀人,韩斌心里也不是滋味,若是不杀,对方就会杀他。修道就是这样,不是别人杀你,就是你杀别人,有的时候必须改变。

    韩斌并没有回答她的话,深吸一口凉气,道:“今后有什么打算?”

    柳惜晗一脸茫然,摇头道:“我不知道去哪儿,王爷他不会放过我的。”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什么,道:“韩斌,你快跑吧!你杀了杨将军,王爷一定会杀了你。”她不关心杨将军怎么死的,只担心韩斌的安危。

    韩斌给了她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道:“放新好了,吴天不敢对我怎么样。”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就行柳惜晗,可感受到她身体冰冷的时候,他并不想看到她死去。

    就在这时,一股神识波动在身边扫过,韩斌神色一紧,厉声道:“谁!”

    房间外一道流光闪过,直奔韩斌所在的方向而来,离他不到三丈的距离停了下来,化为一名身穿青色长衫的男子。那男子相貌普通,一身的修为却不可小觑,已经达到练气期八层的境界。他看了韩斌一眼,笑着道:“想不到啊!堂堂国教的弟子,竟然会爱上一个别人玩过的女人。”

    韩斌脸色一沉,冷声道:“他身上的玉符是你给的吧!”

    “不错。”青衫男子点头道,“一个废物,白白浪费了我两个玉符,本想让他刺杀皇上的,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你。”

    这等大话竟然当着韩斌的面说出来,便可说明他的身份,他并不是大明帝国的人。

    韩斌同样明白,对方说出这话,必定起了杀心,于是道:“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还敢说这样的话?”

    青衫男子哈哈一笑道:“这话虽然是秘密,但对死人来说是没有秘密可言的。”他根本没有把韩斌放在眼里,一个练气期五层的修士对他没有威胁。

    韩斌警惕的看着青衫男子,低声对怀里的柳惜晗道:“闭上眼睛。”

    柳惜晗乖乖地闭上上眼睛,心里却翻起了滔天巨浪,“他,他竟然成了国教弟子,那岂不是仙人?”

    青衫男子叹息一声,郁闷道:“闭不闭上眼睛又什么关系,还不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一拍腰间的储物袋,一把青色的巨斧悬浮在身前,对着韩斌一指。巨斧上光芒一闪,骤然来到韩斌的身前,那一剑凝聚了大量的灵力,大有一斧将韩斌劈成两半的趋势。

    “小子,你为了一个女人浪费大量的灵气,恐怕连抵挡这一斧的能力都没有了吧!”青衫男子淡淡地看了韩斌一眼,笑着说道。

    韩斌早有准备,为柳惜晗输入灵力的时候,他就发现有神识在房间内掠过,他估计露出没有发觉的样子,就是想等对方出来。面对迎面而来的飞剑,韩斌一拍储物袋,天道玉玺猛然飞出,他一把抓这玉玺,其中的灵气以惊人的速度进入他的体内。灵力瞬间恢复,韩斌法决掐动,悬浮在身边的飞剑猛然迎上。只听碰的一声,两件法器撞在了一起,相继弹开,竟未分出个胜负。

    青衫男子面露惊讶之色,道:“你怎么可能施展出如此强大的攻击力?”

    如果是普通修士,断然无法施展出如此强大的攻击力,可韩斌的灵力极为精纯,同练气期八层不相上下,青衫男子自然占不到便宜。青衫男子突然想到什么,向韩斌手中看去,当他看到天道玉玺后,眼中的惊讶之色更盛,猛然向后退去。后退三步后,他身影一闪,直奔门外而去。

    韩斌眉头一皱,对方不战而逃,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发现了天道玉玺的秘密。如果让对方逃走,肯定会把天道玉玺说出去,决不能让他逃头。韩斌神识锁定在对方的身上,化为一道光影快速追去。

    青衫男子额头上满是冷汗,离开房间后,便脚踏巨斧破空而去。刚来到空中,便看到韩斌追了上来,一咬牙,灵力全部释放而出,加快了飞行的速度。飞了片刻,发现两人之间的距离不但没有缩小,反而越来越近,心里惊恐不已,忙从储物袋中拿出大把的丹药,吞服而下。

    韩斌修为不如对方,这等高速的飞行中,灵力消耗的惊人。转眼之间灵力便消耗完了,若不是天道遇袭内储存了大量的灵力,可以源源不断的使用,早就被对方甩开了。韩斌发现天道玉玺储存的灵力多的惊人,心里更是欢喜,追杀对方更有信心了。

    一个在前面飞,一个在后面追,两人速度极快,转眼间便飞出了都城。

    都城内,无论是潜伏者,还是国教弟子,都发现了天空的一幕。

    两人驾御飞剑时,散发的光芒太大了,众人想不发现都难。

    都城,一处商贾府邸内,一名黑衣男子皱眉看向天际,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他旁边,一名女子道:“大师兄,赵祥师弟怎么被一个练气期五层的弟子追着跑,我们要不要帮他?”

    大师兄摇摇头,道:“不能去,都城内来了很多大明国的修士,如果我们去了,他们肯定会出手。”

    永川王府。

    齐浩同样看着天空,惊讶道:“没想到啊!刚来都城,他就发现了潜伏者。”

    一旁的唐小峰问道:“大师兄,对方可是练气期八层修士,我们要不要帮四师兄?”

    齐浩摇摇头,道:“不用,你没看到四师弟在追他吗?”

    唐小峰看了一眼天空中追逐的两人,还是有些担心,道:“可是四师兄他在练气期五层,对方是不是故意引他出去的?”

    齐浩微微一笑,毫不担心的说道:“我看不像,如果你没几分把握,明知道是埋伏,还会追去去吗?”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又继续道:“我们还是不要暴露身份,如果我猜的不错,一旦我们追出去,那些潜伏者也会悄悄的跟上。”

    西云王府。

    江敏和张龙同样看着天空的一幕,其余弟子也都在旁边。

    张龙摇头叹息道:“四师弟比我想象的厉害多了,历练的第一炮竟然是他打响的。”

    江敏冷哼一声,不屑道:“厉害什么,说不定他和潜伏者是一路的,故意布下这个局,让我们上钩,只要我们追出去,必定被他们一网打尽。”

    张龙一愣,并不赞同道:“五师妹,他怎么可能是奸细,宗内收录弟子的时候,家世调查的很清楚。”

    江敏反驳道:“那也未必,也许赵国修士几十年前就布下局了。”说到这里,她见众人全部露出思忖的神色,又道:“你们想想,一个练气期五层的弟子,怎么可能打败王贺师兄。一个一星都不到的弟子,短短三年多就修炼到练气期五层的境界,你们信吗?”

    张龙点点头,道:“有这个可能,我们现在怎么办?”

    “静观其变。”江敏道,“他究竟是不是赵国奸细还没有证据,早点做好准备没有坏处。”

    众人点点头,抬头看向天空。

    皇城内,一名只有练气期三层的老者,抬头看向天际,郁闷道:“练气期五层也敢追练气期八层修士,那八层修士好像还怕对方追上一样。”当他看到韩斌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时,眼神变得更加郁闷了,“有没有搞错,追杀人还抱着媳妇。”

    天空上,两人的身影如惊鸿一般,相继飞出了都城。

    赵翔越飞越惊骇,对方抱着一个女人还飞这么块,要是不抱女人哪还了得。

    韩斌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飞出都城时有人追出来,见无人跟来,心里放心了。据得到的情报,潜伏者都在都城内,别的地方可能也有人赵国修士,出现的几率不大。韩斌一个加速,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如此以来,两人之间只有不到百丈的距离,这个距离,韩斌正好可以施展攻击。

    神识一动,飞剑从脚下中飞出,在头顶盘旋一圈,直奔赵翔而去。

    看到直奔而来的飞剑,赵翔有苦难言,暗骂道:“你到底是不是练气期五层的弟子,竟然能隔着百丈施展攻击。”他的心在滴血,这么远的距离,连他都无法施展攻击。飞剑越来越近,感应他到飞剑上散发的杀气,赵翔一咬牙,从储物袋中拿出大把的符咒扔向韩斌,身影一闪,直奔不远处的山脉中。

    符咒一飞来,便化为火球,上百道火球猛然飞向飞剑。

    火球和飞剑碰撞在一起,发出巨大的声响,庞大的冲击力四散开来,飞剑顿时被弹飞。

    韩斌意识微动,飞剑一个闪动,来到脚下。与此同时,那些火球也紧跟而来,韩斌抬起右手,对着火球猛然一挥,狂风呼啸而出,形成一个巨大的旋风迎上火球。上百道火球顿时被卷入风中,吹向天际。

    而后,韩斌身影一闪,追入山脉中。

    山脉中,赵翔的身体如鬼魅一般快速闪动,可他无论如何闪躲,都无法躲开韩斌神识的锁定,心里愤愤道:“这么远的距离,他还能锁定我的身体,神识也太变.态了。”这一刻,他清醒的认识到,韩斌决不是练气期五层,肯定隐藏了修为。

    韩斌飞落到山脉中,神识散发而出,几座山峰同时笼罩,身影一闪,向另一个山峰飞奔而去。

    赵翔神识感应的范围没有韩斌大,当他感应到韩斌正在快速向一个方向飞奔而去,心里大为惊喜,“哈哈!终于被我摆脱了吧!”他没有掉以轻心,身影一闪,快速的向山脉中飞行。他可不敢确定,韩斌是不是真的感应不到他了。

    一个时辰后,赵翔气喘吁吁的坐在一个山头上,此刻他体内的灵力几乎用完了,刚想从储物袋中拿出一瓶恢复灵力的丹药。忽地,身边黑影一闪,韩斌如鬼魅一般出现在身边。看到突然出现的韩斌,赵翔瞪大了眼睛,失声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韩斌紧握的右手一松,一个符咒自行燃烧起来。

    看到那燃烧的符咒,赵翔恍然大悟,同时失声道:“隐身符,你连隐身符都有?”隐身符属于极品符咒,制作起来特别困难,只有巩基期长老手中才有。

    韩斌冷哼一声,几步走到赵翔的面前,灵力疯狂的释放而出,瞬间形成一个旋风,直奔赵翔而去。

    此刻,赵翔体内灵气少的可怜,根本无法抵抗韩斌的攻击,连忙转身就跑。

    赵翔刚转过身,发现韩斌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忙停下脚步。此刻,他看向韩斌的眼神像是看到一个怪物,“你,你体内还有灵力?”他实在想不明白,对方施展了如此强大的狂风术,体内竟然还能有灵力。即使最恢复灵力速度最快的回灵丹,也无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恢复灵力。

    这一惊之下,耽误了逃脱的时间,狂风术已来到他的身前。赵翔一咬牙,祭起巨斧,转身向狂风术攻击而去,想要在狂风术飞来之前击溃。

    韩斌不会给他逃脱的时间,手中法决掐动,飞剑嗖的一声,直奔赵翔的身后。

    赵翔正全力控制飞剑,即使知道身后被攻击,也没有多余的灵力施展法术。

    一声轻响,飞剑洞穿了赵翔的身体,他身体一颤,死不瞑目道:“你,你到底服用了什么丹药,竟然恢复的……”话还没说完,他祭出的巨斧便黯淡无光。旋风呼啸一声,卷起他的法器,随之来到他的身前,而后把他的身体卷入其中。

    旋风在韩斌身前快速的旋转,只听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传来,旋风内血红一片。片刻后,旋风旋转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而后化为点点灵光消失不见。地面上只除了一个储物袋和一把巨斧以外,什么也没有,赵翔的身体已被旋风卷成了碎片。

    韩斌右手一招,储物袋和巨斧飞落在他的手中,神识落在储物袋上,顿时遇到一股阻力,韩斌冷哼一声,轻松的抹去了赵翔的神识。其实,即使他不抹去,用不了多久,赵翔的神识也会自行消散。无论多么强大的修士,死去之后,神识都会渐渐消散,修为越高,消散的速度越慢。

    储物袋中有不少丹药,其中回灵丹和聚灵丹最多,大约有十多瓶。符咒也有不少,火球符、遁地符、狂风符……除了没有隐身符之外,凡是韩斌听过的符咒,应有尽头。除此之外,还有几枚玉符,虽然只是最普通的剑气符和灵气盾符,但对于一穷二白的韩斌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下山时,门派内给了一个储物袋,储物袋内的东西很少。一瓶辟谷丹,两瓶聚灵丹,三瓶回灵丹,以及一道隐身符。这些东西,除了隐身符还有点用,其余的丹药用处并不大。从赵翔刚才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隐身术是一个好东西,可惜只有一道,如果能多弄几道隐身符那该多好啊!

    这一刻,韩斌有了制符的念头,他心里明白,制符咒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如果没有一定的毅力,经过常年的制作,连最简单的御风符都制不出来。符咒品次越高,对修士要求也越高,不但需要大量的灵力,还需要强大的神识做后盾,只要一笔画错,整个符咒便报废了。

    收起战利品,韩斌看了一眼怀里的佳人,已经熟睡。叹息一声,走到不远出的一个山洞。

    山洞内篝火摇曳,树枝燃烧时发出劈啪的声响,篝火旁,韩斌手拿着一根拇指粗的树枝,放在篝火前不停的转动,树枝上插着两只已经烤成金黄色的野鸡,金黄的液体不断的掉落,落入篝火之中。山洞内,一阵肉香飘荡开来,闻上一下,顿时会有食欲的感觉。

    熟睡中的柳惜晗,突然张开眼睛,她猛地吸了几下空气,砸了砸嘴巴。一夜没有吃东西,她早就饿坏了,忙站起身来,朝篝火的方向看去,当她看到眼前的一幕后,不禁一愣,而后道:“韩斌,你这是为我烤的吗?”

    韩斌微微一笑,示意柳惜晗过来,道:“饿坏了吧!”他也不怕烫,从树枝上取下一个野鸡,吹了几下,才递给柳惜晗。

    柳惜晗接过野鸡,大口的吃了起来,看她那狼吞虎咽的样子,根本不像是一个女子在吃东西。吃完之后,柳惜晗舔了舔嘴巴,露出一副还未吃饱的样子,看着韩斌正烤的野鸡道:“那个,能不能也给我?”

    韩斌笑着取下另一个野鸡,道:“拿去。”

    柳惜晗刚想去接野鸡,却想到什么,摇头道:“不了,还是你吃吧!”

    韩斌摆摆手,道:“不了,我不饿。”说完,又加了一句,“你也听到了,我是仙人,仙人是不用吃东西的。”他并没有说实话,并不是所有的仙人都不需要吃东西,练气期弟子还没辟谷,如果没有服用辟谷丹,同样需要进食。

    柳惜晗想了一下,接过野鸡,而后撕下一半,递给韩斌道:“仙人虽然不需要吃东西,但这么好的美味还是吃一点吧!来,我们一起吃。”说到这里,她的眼神突然黯淡下去。曾几何时,她和韩斌幸福的坐在一起吃饭,现在想想,恍如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她心里明白,这也许是最后一次同韩斌在一起吃东西了。

    听到柳惜晗的话,韩斌心里也不是滋味,下意识的接过另一半野鸡,吃了起来。

    半只野鸡并不多,两人却吃了很久,好像双方都故意吃的很慢。

    良久,两人吃完野鸡,同时看向对方,柳惜晗的眼中满是泪水,她一个健步扑到韩斌的怀里,悲恸道:“韩斌……”

    韩斌拍了拍柳惜晗的后背,柔声道:“好了,不要多想了。”

    曾经,他们也这样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如今即使身在一处,再也没有当年的感觉了。起码,韩斌没有了,他当初很爱柳惜晗,可经历那次的事后,爱已经被尘封的心底。如今,尘封的心被打开,爱念汹涌而出,随着两人单独相处之后,韩斌突然明白,这种情愫并不是爱,而是当年的不舍罢了。他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遥远的触不可及,一如当年,永远没有交际的可能。

    翌日清晨,天刚刚亮,韩斌便带着柳惜晗回到了都城。

    柳惜晗回都城,并不是呆在吴文王府,只是想收拾一些东西返回老家。当然,她想要回去,完全没有必要再回吴文王府,之所以回去,因为她知道韩斌要回那里。她这么做,只是想多陪陪韩斌,多一点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她同样明白,自己已配不上韩斌,今天之后,彼此天各一方,永无相见的可能。

    一个时辰后,两人来到都城门下,城门紧关,任何人无法进入。

    城头上,一名身穿盔甲的将军看到两人后,厉声道:“城门关闭三日,任何人不准进来。”

    韩斌神识一动,手中突然多了一块玉牌,举过头顶。

    那名将军看请玉牌上的文字后,身体一颤,险些从城墙上掉下来,同时大声道:“快开门,都愣在干什么,快去开城门。”他额头上满是冷汗,一边怒骂着手下,一边向城门下跑去,速度快的惊人,恨不得多长两条腿。

    看到韩斌风光的样子,柳惜晗心里的内疚少了一些,如果当年没有离开他,他也没有现在的成就。其实,她不明白韩斌内心的想法,韩斌并不想修仙,也不想风光无限,他只想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厮守终生。如今,一切都无法挽回,走上了修仙的路,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即使他想回头,宗门也不会允许。

    大明帝国,都城,城门下。

    “仙人,属下不知道您来,刚才得罪之处,还请见谅。”徐武满头大汗的跑到城门下,又是行礼,又是道歉,完全没有昔日的微风。

    韩斌并没有责怪对方,只是点了点头,便进入城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