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极品飞剑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雪鹰领主修仙狂少大主宰不朽凡人权力巅峰造化之门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修炼了大半个月,依旧无法释放出一个狂风术,对此,韩斌很失望,也很想放弃。但转眼一想,一个仙人如果连最基本的仙术都无法掌握,那还算什么仙人,于是又继续修炼起来。时间就在修炼中度过了,坚持了将近两个月,韩斌才勉强释放出一阵狂风,狂风几乎没有威力可言,除了可以吹起一下衣服外,连一个拇指大小的石子都吹不动。

    两个多月的时间浪费在小小的狂风术上了,韩斌觉得很不值得,辟谷丹已经服下三枚了,如果剩下的时间内不能有新的突破,这一年就算白过了。韩斌放弃修炼狂风术,从怀里拿出天道玉玺,放在膝盖上,刚想进入修炼中,韩斌突发奇想,用神识感应起天道玉玺的内部,神识刚一接触到玉玺的表面,一股庞大的能量传来,把神识挡了回来。

    韩斌身体一颤,惊讶的看向天道玉玺,玉玺上突然释放出淡淡的白光,白光极为柔和,韩斌不解,神识再次落在玉玺之上。这一次,他没有进去玉玺内部,而是停留在表面,感应之下,发现玉玺上雕刻的龙嘴里,一股淡淡的灵气释放而出,以前修炼时感应到的灵气正是从这龙嘴里散发而出。韩斌想想,现在起码也是一个仙人了,不能修炼的时候总放在鼻子上吧!能不能让灵气自动散发出来,为自己吸收呢!

    想到这里,韩斌神识一动,把整个玉玺包裹,同时心里默念,“灵气出来,灵气出来……”

    默念刚刚开始,一股纯净的灵气便从龙嘴里散发而出,韩斌心里一喜,连忙闭上眼睛,开始吸收起来。刚闭上眼睛,天道玉玺上散发的白光黯淡下去,周围的灵气以惊人的速度向玉玺里汇聚而来,短短一个时辰,洞府内的灵气便被吸收一空。周围的灵气被吸收完了并没有结束,天道玉玺加大了吸收的范围,轻松的突破了洞府的阵法,开始向周围大举吸收。

    旁边洞府内,住着一名刚入门的正式弟子,他突然睁开眼睛,感应到的灵气以难以现象的速度消失不见,心里惊讶不已,“怎么回事,灵气怎么消失了?不对,好像被谁吸收了一样。”他实在想不出来,灵气能被谁吸收,要知道练气期弟子每天吸收的灵气极少,其中有大半的还是空气,就算巩基期的修士也无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把洞府内的灵气吸收完。

    “这事太邪门了,必须找长老说清楚,总不能让我在没有灵气的洞府修炼吧!”那弟子连忙起身,向落叶殿奔去。

    洞府内,韩斌正坐在蒲团上修炼,突然,一道传音符飞了进来。韩斌睁开双眼,一把抓住传音符,符咒自行燃烧,周通的声音缓缓响起,“韩斌,立刻打开洞府。”洞府外的结界并不强,周通并非没有破解的能力,而是宗内有规定,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事先通报一下,不可擅自闯入。万一弟子正在修炼关头,造成走火入魔,后果不堪设想。

    韩斌忙把天道玉玺收进储物袋中,快步向洞府前走去,当洞府打开口,两个人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周通站在最前方,在他旁边还有一名白衣弟子,那弟子灵气不强,体内却形成周天,显然是刚达到练气期一层。韩斌看到对方的相貌后,微微一怔,惊讶道:“谢虎,你怎么来了?”这白衣弟子不是别人,正是阔别三个多月的谢虎,没想到这家伙也达到练气期一层,并成为正式弟子了。

    谢虎看到韩斌后,同样一愣,随即笑着道:“你能成仙人,咱也能,意外吧!”

    韩斌确实意外,但在长老面前又不能过于兴奋,道:“周长老,不知道此次前来是为何事?”

    周通轻咳一声,缓缓道:“听谢虎说,他洞府内的灵气突然诡异的消失了,老夫特意来调查一下。”

    听到这话,韩斌心里咯噔一下,道:“周长老,请进。”即使他不让对方进,周通也会进来调查,与其这样,还不如痛快的让对方进来,以免让其怀疑。

    周通点点头,快速的向洞府内走去,看了片刻,并未发现异常。韩斌洞府内的灵气并不旺盛,同别的洞府没有区别。走出洞府,周通对韩斌道:“你这里刚才可有异常,比如说,灵气突然消失了?”

    韩斌道:“弟子一直在修炼,并没有发现灵气消失。”

    周通想了一下,对谢虎道:“打开你的洞府,本长老亲自去看看。”对于谢虎的话,他并非全相,可这事关系重大,他必须调查清楚。

    来到谢虎洞府,里面并非如他说的那样,灵气消失,淡淡的灵气依旧回荡在洞府之内。

    周通脸色一沉,视线在洞府内一扫而过,厉声道:“这就是你说的灵气全无?”

    谢虎满脸不解,拱手道:“周长老,弟子走的时候确实没有半点灵气。”他想不明白,刚才走的时候明明没有半前灵气,怎么一会功夫灵气又有了呢?

    “哼!”周通冷哼一声,道,“既然你说没有半点灵气,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这……”谢虎不知如何回答,眼前发生的一切他根本无法解释。

    周通身为长老,可没时间和一个练气期弟子说废话,沉声道:“你继续在这里修炼,如果下次再敢乱说,你知道什么结果吧!”说完,他看都没看谢虎一眼,身影一闪,化为一道流光破空而出,转眼间便消失不见。

    谢虎郁闷不已,苦笑道:“这都怎么了,灵气怎么一会儿出现,一会儿又没了呢!”

    韩斌心里最为明白,谢虎洞府内的灵气是被天道玉玺吸收了,谁能想到,灵气如此差的地方还能有弟子前来呢!关于天道玉玺的事,断然不能告诉谢虎,但谢虎毕竟是他的兄弟,说什么也要劝慰一下,于是道:“谢虎,灵气突然消失也许有别的原因,那天晚上我们房间不也发生奇怪的事情吗?”

    谢虎想想也对,便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兴奋道:“兄弟,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

    韩斌一愣,道:“你知道我在这里?”

    谢虎哈哈一笑,指向洞府道:“走,咱兄弟进去说。”

    原来,韩斌离开外院之后,谢虎便发现体内有灵气了,并且十分浓郁,他修炼不久便达到瓶颈。接下来的时间,便一直开启法决,他毕竟是三星灵根,天资比韩斌强上许多,经过一个月日夜不停的开启,最终达到练气期一层。修为达到练气期一层,便是真正的仙人了,谢虎也是个聪明人,把手里的钱全部拿出来,换了符咒,最终见到了一名长老,并把那些符咒拿出来孝敬。符咒对于长老来说,虽然没用,可那长老一见谢虎这么会做人,又符合收徒的标准,便收他做了弟子。

    成为正式弟子后,谢虎便打听韩斌的下落,最终得知他在落叶峰修炼,便申请来到这里。

    谢虎的师父得知他要来这里,想都没想便批准了,只是觉得这弟子有点傻,为了一个兄弟竟然跑到灵气最差的山峰。不过,向谢虎这样的弟子,那长老不知道多少个,压根就没把谢虎放在心上,简单的交代几句,便让一名弟子把他送到落叶峰了。因为来的时候,师父没为他准备见面礼,周通自然不能给他安排好的洞府,于是就送到了这里。

    听完谢虎的经历后,韩斌苦笑一声,道:“你知道落叶峰灵气稀薄,为何还来啊?”

    谢虎哈哈一笑,道:“韩兄,就我这资质去哪里不一样,苍石峰的灵气虽然比这里好一点,但也差不了多少,何况你在这儿,我来了也不孤单。”

    韩斌多少有些感动,谢虎真的把他兄弟了,感叹道:“谢虎,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谢虎笑着道:“有什么打算?继续修炼呗!咱这修为,宗内的大事也参与不了。”

    “大事?”韩斌三个月没出过洞府了,来的时候也没问过宗内的事,对于宗内的大事一概不知。

    谢虎嘿嘿一笑,道:“兄弟,看你这样,很久没出去和师兄弟门聊天了吧!”

    韩斌苦笑一声,面露尴尬之色。

    谢虎似乎很喜欢打听这事,一脸兴奋的说道:“宗内的大事有两件,一是半年后新人王的争夺,凡是入门一年内的弟子都可以去争。至于另一个大事,则是三年后大师兄之位的争夺,只要练气期的弟子都可以参加。”

    对于这两件事,韩斌都没兴趣,道:“我们这点修为,参加又有何用?”

    谢虎知道参加也是白搭,无论哪一个比试都获得不了名次,但他依旧兴奋道:“参不参加无所谓,到时候可以去看看,宗内所有练气期弟子都去广场比试,场面可热闹了,还可以通过比试学习一点实战经验。”

    这点说的倒是不错,可修为不足,即使学到一点实战经验又如何?

    看到对方一脸兴奋的样子,韩斌忍不住问道:“你很想参加?”

    谢虎拍拍胸部,激动道:“当然,我都报名了。你去不?要去的话我帮你报名,比试前一个月都能报名。”

    韩斌没想过参加,也没准备参加,摆手道:“不了,比试肯定需要很长的时间,有这些时间还不如用在修炼上呢!”

    谢虎大为差异的看了韩斌一眼,尤其韩斌在说到修炼时,信心十足的样子,他心中更是疑惑,道:“韩兄,不是我打击你,你那资质想突破很难。”对于韩斌的资质,他早知道了,最近门内流言四起,全都关于韩斌,他想不知道都难。

    韩斌一脸平静,道:“小时候,说书先生经常说过,笨鸟先飞,我资质不行,但我希望可以做一个笨鸟。”他站起身来,快速的向洞府外走去。

    看着韩斌孤单的背影,谢虎有些不是滋味,嘴巴动了几下,一个字也没有说出。

    回到洞府,韩斌拿出天道玉玺,思忖起来。如果用天道玉玺修炼,将会把谢虎洞府内的灵气全部吸收,谢虎是他来到天明宗第一个兄弟,他不忍这样做。既然天道玉玺可以用神识控制灵气释放,不知道能否控制它吸收灵气的范围。

    韩斌想到这里,神识一动,对这天道玉玺覆盖而去,同时心里发出一个命令,让他不吸收谢虎洞府内的灵气。这个命令刚一下达,天道玉玺好像听懂了他的话一样,发出嗡嗡的声响,接着便开始吸收周围的灵气。与此同时,韩斌也盘腿而坐进入修炼之中。

    如果天道玉玺能听懂他的话,一定不会吸收谢虎洞府内的灵气,如果听不懂,周长老一定还会找上门来,到那个时候,再决定以后是否还用天道玉玺。转眼便过了三日,三日内周长老并没有出现过,韩斌知道天道玉玺确实能听懂他的话,也按照他的话去做了。对此,他松了一口气,全心投入到修炼之中。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便过了半年。韩斌通过天道玉玺的神奇能力,修炼速度快的惊人,一举达到练气期二层的顶峰。达到顶峰之后,灵气无法吸收半分,韩斌不得不一边掐动法决,一边修炼狂风术。

    这一日,谢虎来到洞内,刚一进来便对韩斌道:“韩兄,你没去看新人王的比试,真是太吃亏了,你知道第一是谁吗?”

    “是谁?”韩斌对此事没有半点兴趣,可谢虎说了,他也不好不问。

    谢虎嘿嘿一笑,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蒲团,盘腿坐下,兴奋地说道:“他和你一个姓,叫韩飞,此人九星灵根,短短一年的时间就修炼到练气期三层的境界,速度之快,真是百年罕见,听说掌门真人还赐他一件极品飞剑呢!”他眼中露出羡慕之色,显然很想拥有一把品次高点的法器。

    法器共有四个品次,分别是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不同品次的法器,威力也不同,同等修为下,手持极品法器可以轻松击败下品法器拥有者。每个弟子成为正式弟子时,师父都会送一个储物袋,里面便有飞剑,那飞剑便是一件法器,只不过是下品罢了。

    韩斌心里一紧,暗道:“是他。”

    谢虎见韩斌没有说话,忙向韩斌看去,神识在韩斌身上一扫,当即张大了嘴巴,吃惊道:“你,你,你……”

    谢虎看向韩斌的眼神满是难以置信,他深吸可一口凉气,才说出这句让他无法相信的话,“你竟然突破了?”他心中极为震撼,这才半年时间,韩斌竟然突破到练气期二层的境界。这等速度,七星以上的灵根弟子,全力修炼下也不过如此。韩斌他连一星都不到,竟然做到了。

    韩斌表情平淡,正色道:“如果你全力修炼,也能做到。”

    谢虎并不认同这句话,好奇道:“韩斌,你究竟如何所到的。”

    韩斌自然不能说出天道玉玺,反问道:“我问你,这半年来,你修炼时间有多少?”

    谢虎不明所以,但还是回答道:“满打满算,三个多月吧!”

    “那其余的时间呢?”韩斌继续问道。

    谢虎想了一下,道:“修炼一段时间,便去广场上找人谈论修炼心得,每月三号去领取聚灵丹和灵石碎片,其余时间就是修炼法术,还有参加新人王的比试。”说完,他忍不住问道:“韩斌,这都是应该做的事,你难道都没做?”

    韩斌点点头,道:“这半年来我没出去过一次,什么都没参加。”

    听到这话,谢虎眼睛瞪得更大了,惊讶道:“你连聚灵丹都没用?”他看向韩斌的眼神,就好像看到一个怪物。

    韩斌这才想起,师父曾经提过,宗内所有正式弟子,每月三号都可以去领取聚灵丹。想到现在修炼到练气期二层顶峰,确实应该把这几个月未领的聚灵丹领回来,以增加突破的几率。看到谢虎一脸诧异的样子,韩斌苦笑一声,道:“我一直修炼,把这事给忘了。”

    谢虎心里暗暗佩服,感叹道:“我真服你了,修炼如此枯燥,你竟然一坐就是半年。”

    修炼对于别人来说,确实枯燥,但对于韩斌来说,并非如此。每逢修炼到想休息一会儿时,脑海中就闪过讥讽嘲笑的画面,逼的他不得不继续修炼下去。当然,还有那个无法忘记的身影,如果不是她,他的命运也不会变成这样。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谢虎才想起来此次前来的目的,道:“韩斌,又到三号了,我正好要去取聚灵丹,一起吧!”

    韩斌点点头,道:“走吧!”他之所以答应,最大的目的还是想看看这几个月修炼的御剑术怎么样了。御剑术,就是以神识配合灵力,御剑飞行。当然,御剑之术并不只是驾御飞剑,别的器同样能够驾御,只是相对来说,飞剑是最容易驾御法器之一。

    两人祭出飞剑,破空飞去。韩斌第一次驾御法器,飞行起来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会从飞剑上掉落下来。再看谢虎,就比韩斌轻松多了,他站在飞剑上面十分稳当,面色肃然,身上的衣服在风中轻轻舞动,看起来还真像个仙人。

    谢虎身影一动,来到韩斌面前,笑着道:“韩斌,如果不是看到你御剑的样子,我还真不相信你半年来都在洞府内修炼。”他心里大好,继续说道:“你别的法术可以不修炼,这御剑术必须修炼的好,而且要修炼的精,如果仙人不能御剑破空,那还算什么仙人啊!”

    韩斌却不是这么想,御剑术修炼的再好,只是飞行的稳当一些,依旧无法提高自身的实力。他来到天明宗,不是学花拳绣腿的功夫,而是要拥有强大的实力。对于他来说,御剑术并非要修炼到剑同心动的境界,只要不从空中掉下来就行。

    两人一路说着,几乎没听过。谢虎说的特别兴奋,大多时间都是他说,韩斌只是简单的应付几句。片刻功夫,两人便来到天明峰上。两人刚一落下,便有几名白衣弟子走了过来,那些人一看到他们,便上前对谢虎大招呼,“谢虎,你也来了,旁边这位是?”

    谢虎哈哈一笑,道:“张六,李成,你们也来了,我旁边这位……”他看了看韩斌,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毕竟韩斌在宗内的“名气”太大了。

    韩斌却是无所谓,对两人拱手道:“在下韩斌。”

    众人一愣,面色有些古怪起来,有两人更是强忍着笑意,硬是没有笑出声来。不过,下一秒,当众人弟子看到韩斌的修为后,脸色都变了,一个个如同当时的谢虎一样,满脸吃惊之色,甚至有些难以置信。

    看到众人的表情,谢虎嘿嘿一笑,道:“吃惊吧!韩师兄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只要努力修炼,天资不是问题,悟性不是问题。”

    修道界是一个复杂的世界,同时也是一个简单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辈分划分更为简单,一切以实力说话。修为高的便是师兄,修为低的只能当师弟。如果有一天韩斌达到筑基期,魏鹏也不得不喊一声师弟。所谓学无先后,达者为尊,就是这个道理。

    众人汗颜,他们中间大多都是三星灵根,甚至还有两个五星灵根,可他们的修为都是练气期一层。

    谢虎突然觉得,有韩斌这样一个兄弟特别有面子,道:“走吧!咱们去领东西。”

    路上,不少人向韩斌询问修炼的心得,韩斌都是一句话,只要坚持修炼都有机会突破。

    每月三号,可谓是天明峰上最热闹的一天,除了极少数人在洞府内闭关修炼外,所有的练气期弟子都会前来,一是借这个机会散散心,二是认识一些朋友,谈论心得。众人刚走到丹房前,便看到前方一群人围在一起,大声的说着什么。隐约可以听到,有人说道:“韩飞师兄,你修炼速度这么快,有没有什么心得啊!”

    韩飞的笑声传来,接着便听他说道:“心得肯定有一些,但最重要的还是天资,天资优异,修炼的速度就会加快,天资不行,怎么修炼都不行。”他的话顿了一下,接着语气一沉,继续说道:“大家还记得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一个弟子吧!”

    “记得,韩飞师兄说的是那个乞丐吧!听说连一星都没到,这样的弟子竟然还成为正式弟子了,我看当外围弟子都是多余。”一名弟子为了巴结韩飞,讨好似的说道。

    韩飞点点头,道:“不错,这样的弟子就算修炼一辈子,也别想达到练气期一层。”

    这个时候,有人问道:“韩飞师兄,听说他也姓韩,是不是真的啊?”

    韩飞的脸色微微一变,虽然宗内没有人知道韩斌是他的表哥,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被人知道,这可影响他在练气期弟子心中的声望。他轻咳一声,朗声道:“他确实也姓韩,先不说几百年前有没有亲戚,就是他姓这个姓,咱都感觉丢韩家的人。”

    “我要有这样的亲戚,早就丢人死了。”

    “韩飞师兄天资这么好,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亲戚,那人不会看韩飞师兄天资好,也改名姓韩的吧!”

    “乞丐要饭就算了,还偷取别人的姓,真把祖宗八辈都丢尽了。”

    不远处,谢虎脸色一沉,道:“混蛋,他小子太过分了,老子去找他算帐。”

    韩斌一把拉住谢虎,摇了摇头。他太了解韩飞了,如果没有绝对的实力,去了只能自讨欺辱。即使达到练气期二层,韩飞也同样会侮辱他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法,强行提高修为,或者求哪位长老,赏赐他一枚提高修为的丹药。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去。

    此时此刻,没有人注意到,韩斌另一只伸进袖子里的手,正紧紧地握着,指甲深入掌心,鲜血直流。

    韩飞好像没说够一样,继续道:“我要是有这样的儿子,没出生就给他掐死了。真知道他爹娘是怎么想的,为何生出这样一个败类来。”

    “韩飞,你说够了没?”一个突兀的声音在众人的嘲讽声中响起,仿佛尖刺一般刺在每个人的心里。所有人都能声音中听到愤怒的情绪,甚至还有一丝杀意。众人寻声看去,却看到一少年用力的咬着下唇,唇边鲜血斑驳,眼中满是愤懑。

    韩斌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步步向韩飞走去。做什么事都有一个底线,韩飞今天的话超出了他的底线,如果再不站出来,他就不是人。几丈距离并不远,对于韩斌来说,每走一步,心都在滴血,以前他只是恨韩飞,此时却恨不得杀了他。

    看到韩斌满是杀意的眼神,韩飞心里一乱,退步道:“你,你想怎么样?”

    韩飞停下脚步,直视的韩飞,冷冷道:“不想怎么样,只要你跪在地上道歉。”

    众人一个个都看傻了,尤其那些刚才说韩斌的弟子,看到韩斌满是杀意的眼神后,下意识的退到人群中。韩斌的杀意实在太浓了,如果一个人的恨意没有达到难以想象的地步时,不可能拥有这样的杀意。他们实在想不出,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

    深仇没有,大恨很深,韩飞每一句讥讽,每一次嘲笑,韩斌都几在心里。

    韩飞同样无法想象,一向看似懦弱,被自己讥讽嘲笑的表弟,竟然表露出如此强悍的态度。刚才的一瞬间,他真的有些怕了,很想向这个表弟道歉。但看到周围这么多弟子,想到自己是新人王,是练气期三层的修士,道歉的念头便荡然无存,冷哼道:“可笑,你一个乞丐凭什么要我道歉。”

    周围和韩飞关系好的弟子,看到韩飞的态度后,大声地说道:“一个乞丐,别人说他几句,还想上天了,也不看看他那德行。”

    “乞丐来修仙,我都替你感到丢人。”

    “滚回去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韩斌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他猛然转头,看向刚才说话的众人。这些人刚欲说话,却看到一双充满杀意的眼神,再也说不出一个字。韩斌的视线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凡是说过他的人,相继低头,即使没有说的,也被韩斌的杀意镇住了。

    凛冽的杀气从韩斌身上散发而出,回荡在丹房前的那片空间,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韩飞心里惊惧,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惧怕的神色,一向看不起的表弟,怎么能在他的面前低头。他冷哼一声,对韩斌道:“韩斌,你不要太过分,这里是天明宗,是仙人修炼的圣地。不是你的乞丐窝,也不是撒野的地方。”

    韩斌目光如电,凝视着韩飞,一字一顿道:“跪下,道歉。”

    每一个字都蕴含着灵力,落在众人的耳中如同雷鸣一般。

    看到韩斌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韩飞一咬牙,右手向腰间的储物袋一拍,一把蓝色的飞剑猛然飞出,在他的头顶盘旋了一圈,落在他的身前。这飞剑名为蓝琊,他成为新人王后掌门赐予的极品法器。

    “韩斌,让我道歉不可能。如果你再说这样的话,那就以宗内的规矩解决吧!”韩飞法决掐动,体内的灵力瞬间散发而出,落在蓝琊剑上。剑身得到灵气的补充,蓝光大作,发出嗡嗡的声响。

    见对方祭出法器,韩斌知道不是他的对手,但此时此刻他决不会低头,同样祭出了那把灰色的下品飞剑。飞剑上散发着淡淡灰光,看起来是那么的不起眼,比起韩飞的蓝琊剑,仿佛跳梁小丑一般。

    法器不如对方,韩斌身上的气势猛然提升,他怒视着韩飞,冷冷道:“在这里解决,还是去比试场?”

    比试场,便是问天宗弟子比试的擂台,凡是私下无法协商的问题,都以擂台的方式解决,只要不伤其性命,宗内不会插手比试的结果。比试一旦分出胜负,输者在比试后主动道歉,并永远不追究此事。

    韩飞一愣,韩斌的修为远远不如他,法器也是如此,竟然有胆量比试。看到韩斌满是杀气的眼神,韩飞知道今天的事不可能善终了,冷声道:“既然你想被痛打一顿,我就成全你。”他话锋一转,不屑道:“不需要去比试场了,我三招之内就能将你重伤。”他一掐法决,蓝琊剑化为一道蓝光,骤然向那韩斌飞去,转眼便来到韩斌的身前。

    韩斌镇定自若,体内的灵力快速涌出,低喝一声,“灵气盾。”他的身前,一道由灵气组成,半透明的盾牌骤然出现。盾牌刚一出现,蓝琊剑便落在其上。没有人会怀疑,蓝琊剑会瞬间洞穿韩斌的防御,将其重伤,毕竟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法器又不是一个品次。

    下一秒,让人无法相信的一幕出现了。蓝琊剑落在灵气盾上,生生地停了下来,无法再进入一分。要知道,韩飞可是练气期三层的修为,手持极品法器,即使练气期四层弟子施展灵气盾也能勉强击破,韩斌才练气期二层,怎么可能抵挡得下来?

    所有人的脑海出现一个巨大的问号,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一旁的谢虎,已经做好出手的准备,当他看到这样的一幕,眼中同样是惊骇,看向韩斌的眼神已经不是在看一个怪物了,而是一个超级怪物。同韩斌在一起,所有的不可能都变成了可能,他甚至怀疑,韩斌究竟是一星灵根不到,还是百年罕见的天才?

    这一幕,不但在场的众人无法相信,连丹药房前的张国强也无法相信,他早就看到这一幕了,却没有出手阻拦。他想看看,这两个弟子如何解决。当韩飞出手的一瞬间,张国强就认定了韩斌必输无疑,当结果出现后,他也觉得难以置信。

    “没想到啊!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张国强依旧没有出手的打算,他要看看,韩斌到底能坚持多久。他并不认为韩斌能战胜韩飞,只是觉得韩斌施展的灵气盾,其中蕴含的灵力极为精纯,才使得盾牌的防御力大幅度提高。如此只有一种解释,灵气盾被韩斌修炼到极高的层次。

    韩斌心里也惊骇不已,他的想法很众人一样,认为自己必输无疑,看到灵气盾挡住了韩飞的攻击,心里有了底。他也想看看,这半年来修炼的法术,到底修炼到怎样的层次。心神一动,放弃灵气盾,身影化为一道流光,出现在三丈之外。

    低阶法术,韩斌修炼的并不多,这半年来,大多都修炼了成功了,灵气盾便是其中之一,另一个法术则是闪烁。闪烁并不是攻击法术,而是辅助法术,施展之后,身体可以做到瞬间移动,范围在十丈之内,随着修为提高,范围会继续扩大。

    灵气盾没有了灵力的补充,啪嗒一声被蓝琊剑击碎。

    韩飞看到韩斌闪到一旁,有种被戏耍的感觉,心里顿时一火,怒声道:“韩斌,你这是找死。”蓝琊剑上蓝光更盛,化为一道蓝光再次飞向韩斌。这一击威力之大,速度之快,大有把韩斌击杀的攻势。

    限于宗规,韩飞不能把韩斌杀死,但打成数年无法恢复的重伤,还是可以做到。

    看到这一剑飞向韩斌,谢虎忙喊道:“韩斌,小心。”

    韩斌脸色肃然,没有半点担忧之色,他没有使用法器,也没有闪躲,而是在众人惊讶的眼光周抬起了右手,对着身前的飞剑猛然一挥。看到韩斌这样的举动,众人再次瞪大了眼睛,在场的众人都是正式弟子,他们怎么会看不出,韩斌施展的正是法术中威力最小的狂风术。

    狂风术的威力众人皆知,没有人会相信,这样的法术能挡下急速飞来的蓝琊剑。

    不远处的张国强也皱起了眉头,喃喃道:“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狂风术只是一个辅助法术,怎么可能抵挡极品飞剑的攻击。看他满脸自信的样子,并不像放手一搏的样子,难道他真的很有信心?”

    韩斌选择这个法术,也是没有办法。他修炼的这么多法术中,狂风术修炼的时间最长,可以做到心同神动,如果连狂风术都抵挡不住飞剑的攻击,别的法术同样无法做到。灵气盾虽然不弱,但只是一个防御法术,闪烁根本连半点攻击力都没,狂风术纵然攻击力不行,起码也是个攻击法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