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正式弟子!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雪鹰领主修仙狂少大主宰权力巅峰造化之门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最终,掌门决定,让魏鹏来调查此事。第一,魏鹏平日里最不爱修炼,整天在门内中晃悠,遇到练气期弟子就吹嘘一下。其二,对于在练气期弟子面前显摆,这也是魏鹏最爱做的事情。魏鹏见有机会吹嘘自己,想都没想,便连夜同孙元刚赶来了。

    来了之后,魏鹏郁闷不已,房间内没有半点灵气,他不甘心的等了一夜,同样如此。思前想后,魏鹏最终决定把两个人弄出来单独问问。当然,把两人带到杂物房的时候,魏鹏也没少在外围弟子面前吹嘘一把,说他天资如何如何,修炼速度何等的之快。别说,这些话对外围弟子还能管用,许多人听后都流露出崇拜的神色。魏鹏就是要这种效果,他自我感觉良好的又吹嘘的一会,才来到杂物房。他前脚刚到,韩斌和谢虎便醒来了,随之便是刚才发生的一幕。

    孙元刚一阵郁闷,暗道:“你问我,我去谁啊!”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道:“魏长老,他们不过是刚入门的外围弟子,怎么可能弄出如此浓郁的灵气,我看这事有些蹊跷,可能他们身上有什么宝贝。”说到这里,见魏鹏没有打断,继续说道:“外围弟子所住的房屋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这么多房子,为何灵气偏偏从他们的房间内流出来呢?”

    魏鹏听后,点了点头,故作深沉的说道:“你说的有道理,这几年没白修炼。”

    孙元刚微微一笑,恭维道:“全托魏长老的福。”他在宗内混了那么多年,混到这个地位并非没有原因,他深深的明白,见什么人要说什么样的话。这一点同韩天龙有些相似,两人都爱拍马屁,而且马匹拍得都相当的好。

    魏鹏喜欢吹牛,同样也喜欢听别人拍他马匹,道:“这事确实蹊跷,你先下去,我来审问一下。”

    孙元刚拱手告别后,魏鹏对两人问道:“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韩斌。”

    “谢虎。”

    魏鹏听到之后,法决暗暗掐动,身上顿时散发出一股庞大的气息,衣服在无风的情况下兀自翻滚起来,看起来确实像修为强大的仙人。片刻之后,魏鹏看到两人眼中流露出惊讶之色,知道刚才的道术起到了效果,对两人道:“你们知道刚才的道术叫什么吗?”

    两人一愣,不是说审问他们吗?怎么问起了这个了?

    谢虎反应比韩斌快一些,忙说道:“长老,你这道术太厉害了,弟子根本没看明白。”

    魏鹏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吹嘘道:“那是,你若是能看出来,修为也如同本老老一样了。”说着,又向韩斌看去,等待韩斌回答。

    韩斌不知道这长老玩的是哪一出戏,只好道:“长老的道术很厉害,弟子同样没看出来。”他想不出来,这个能让衣服吹起来的道术能有多大的攻击力。

    这道术名叫御风术,威力不大,却能让身上的衣服飘动起来,看起来更像是仙人。

    魏鹏对两人的话还算满意,又道:“你们知道修炼有多难吗?”

    两人瞪大了眼睛,如果刚才那话同审问有关系的话,现在这句根本半点关系都没有。

    魏鹏见两人不回答,脸色一沉,道:“你们是看不起本长老吗?”

    这一次,韩斌先说道:“长老,你不是审问我们吗?怎么问起这个了?”

    魏鹏好不容易找机会吹牛一次,竟然被韩斌给打断,他心里很是不爽,厉声道:“你知道现在跟谁说话吗?”

    “弟子知道。”韩斌有些郁闷,这长老到底想干什么?

    魏鹏冷哼一声,道:“说话的时候,要在话前面再一句尊称。”

    韩斌眉头微微皱起,但还是说道:“回长老,弟子明白。”

    魏鹏点点头,道:“早这么说不就没事了,对了,刚才说到哪了?”

    韩斌:“……”

    刚才被打断的话,魏鹏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便从新开一个话茬,对两人问道:“说说正事吧!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对于孙元刚的话,他一点也不认同,来的时候神识就找两人身上探查过了,什么也没发现。如果他们身上真有宝物,必定会有灵性,

    对于昨天晚上的事,谢虎可谓是一无所知,不明道:“长老,我记得昨天晚上喝多了,接着便睡着了,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韩斌也道:“弟子也是,喝多了,就醉倒了。”

    魏鹏根本不信这话,道:“真的这样?”

    “真是这样。”两人同时回答道。

    魏鹏看了两人一眼,怎么看都不觉得两人有弄出灵气的可能,也许是机缘巧合,地下有灵眼,恰好冒出一股浓郁的灵气罢了。毕竟这里离阴尸绝地不远,阴尸绝地都能出现如此古怪的一幕,这里怎么可能不出现奇怪的事。想到这里,魏鹏对两人道:“你们想修道吗?”

    两人做梦都想,可一直没有机会,或者说没有正式拜师的机会。

    听魏鹏说出这话,两人忙说道:“弟子想修道。”

    魏鹏微微一笑,道:“就知道你们想,不过修道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两人面露不解之色,刚才那话明明想收他们为徒,可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考验他们?

    谢虎想都没想,便跪倒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一下头,道:“师父在上,请……”

    未等谢虎说话,魏鹏便长袖一挥,一股清风拂过,谢虎下跪的身体顿时站了起来。

    谢虎懵了,不解的看着魏鹏,道:“长老,您这事……”

    魏鹏这个人很爱吹牛,但做起事来却不含糊,刚才他只不过想吹嘘一下修道是何等的艰难,他是如何修炼到这等境界的。可没想到,眼前这家伙还当真了。魏鹏郁闷的看了一眼谢虎,缓缓说道:“你很想修道可以理解,可修道讲的是机缘和天资,你既没有机缘又没有天资如何能修道呢?”他叹息一声,看向房间之外的天空,喃喃道:“大千世界中想修道的人太多太多,可有多少人能向本长老一样,拥有莫大的机缘和天资呢?”

    这句话很强大,也很无耻,一个人能把自己吹嘘到这等地步,实在有些无语。

    韩斌和谢虎此刻就是这种心情,他们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长老,来这里到底是调查昨晚发生的事,还是想在他们面前吹嘘一番。

    魏鹏说完之后,看到两人一脸惊讶的样子,还以为他们太崇拜自己了,自我感觉良好的继续说道:“你们也不要有难过,每个人的命运是上天安排好的,你们能来到这里成为记名弟子,比起那些被淘汰的孩子幸福多了。”

    说到这里,魏鹏一挥袖,房间的门突然关了,而后压低声音道:“其实你们想修道,也不是没机会。”

    两人瞪大眼睛看着魏鹏,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魏鹏似乎没看到两人的眼神一般,从怀里拿出两本线装书籍,上面写着四个大字——练气法决。

    不难看出,这是一本修炼秘籍,可魏鹏拿出两本秘籍是为了什么呢?

    谢虎已经得到修炼法决了,这东西对他没什么用,他需要的是一个身份,于是道:“长老,您这是?”

    魏鹏微微一笑,道:“只要给我几葫酒,这东西就是你们的了?”身为内门长老,可不能喝酒,天明宗的宗规特别严格,凡是发现正式弟子偷偷喝酒着,轻则面壁十年,重则废除修为,逐出宗门。

    内门的规矩,外门弟子并不知道,谢虎看到魏鹏一脸想喝酒的样子,觉得这是一个机会,说不定办成了,长老就收他做弟子了。想到这里,谢虎忙说道:“长老,这是一句话的事,我这就去给你取酒。”说着,转身就要向门外走去,刚走到门前,魏鹏突然叫住了他,道:“你知道怎么说吗?”

    谢虎一怔,随即笑着道:“我就说昨天晚上房间里的灵气,可能和酒有关系。”

    魏鹏满意的点点头,挥手道:“去吧!快去快回。”说完,他看向韩斌,问道:“你为什么不去?”

    刚才魏鹏给韩斌留下的印象,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失望。

    原本以为,仙人虽不能说是锄强扶弱,但起码也是道骨仙风。可眼前的这位长老,说到酒的时候,哪有半点仙人的样子,看起来更想是一个酒徒。如果仅仅是一个酒徒也就算了,竟然还跑到外围弟子这里用修炼法决换酒喝。

    筑基期修士跑到这里要酒,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不敢在内门喝酒,也不敢私自下山买酒。韩斌虽然不知道喝酒被人抓后会是什么下场,但惩罚一定相当的重。否则不会把一个修道者逼到这分田地,为了几葫芦酒,竟然用修炼法决来换。当然,拿法决来还有另外一个目的,毕竟秘籍交换都是私下进行,只要交换成功,没有人会把这事说出去。

    韩斌听到魏鹏的话后,没有半点惧怕,正色道:“长老,他去拿酒得到的只是一个秘籍,你不会收他做弟子,我为什么要学他。”

    魏鹏一愣,凝重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心里有些不解,难道修炼秘籍打动不了眼前外围弟子?

    韩斌深吸一口气,正色道:“我想成正式弟子。”

    魏鹏先是一愣,而后笑道:“你想让我收你做弟子?”身为长老,他不敢笑的太厉害,有**份。不过,他嘴角却不停的抽动,好像听到了最可笑的事情。

    韩斌摇摇头,道:“不是我想,而是你必须收我做弟子。”此刻,两人之间没有半点长老和弟子的感觉,看起来好像平辈修士在说话一样。

    魏鹏也从韩斌的语气中听出了什么,笑声戛然而止,沉声道:“我凭什么收你为徒?”

    “因为你刚才的话。”韩斌颇为自信地说道,“长老,如果我猜的不错,宗内弟子是不允许喝酒的。”

    魏鹏脸色一沉,随即消失不见,淡淡道:“那有如何,我现在不是还没喝吗?”

    韩斌道:“长老,你已经那么做了,如果我把刚才的事说出去,结果会怎么样?”为了修道,韩斌别无其他的办法,只能这么做。他知道,这也许是唯一一次单独接触长老的机会,如果不能让他收自己为正式弟子,必须等三年之后,甚至更长的时间。

    听到韩斌略带威胁的口气,魏鹏脸色一变,厉声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韩斌正式着魏鹏,脸上没有半点惧怕之色,挺着胸膛道:“长老,你不会杀我,也不敢杀我。”他见魏鹏听下去了,又继续道:“长老来这里是为了调查房间内为何有如此浓郁的灵气,如果我死了,宗内会怎么想,一定会认为你发现了重大的秘密,想隐瞒下去,所以才杀人灭口。”

    听到韩斌分析的有理有据,魏鹏倒吸一口凉气,他突然觉得韩斌很可怕,小小年纪竟然把事情看得如此透彻。同时,他心里也明白一个道理,韩斌这个做的目的只是为了收他为弟子,想了一下,他对韩斌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冒着被宗门处罚的危险,不收你为弟子呢?”

    韩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道:“收我做弟子,对你没任何损失,为何不答应呢?”魏鹏能说出这话,便说明有收徒的想法。刚才嘴上说的轻松,其实韩斌心里没任何把握,毕竟内门的宗归他并不知道。

    魏鹏叹息一声,道:“你很聪明,但你资质太差,不适合修道。”说着,就要离去。

    韩斌心里咯噔一下,看着即将走到门前的魏鹏,突然咬牙道:“资质差可以用时间来弥补,长老身为仙人,难道还计较弟子刚才的话吗?”他已经破釜沉舟,如果魏鹏还不收他做弟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好的机会擦肩而过。

    魏鹏已走到门前,当他听到韩斌的话后,身体不禁一颤。这句话让他想到了很多往事,当年,他还是一名外围弟子,资质同韩斌一样,并不适合修道。可他的师父见到以后,却意外的收他做了弟子。很多年以后,师父羽化登仙,他才明白一件事,原来他的师父也是一名天资不足的修士,凭借的毅力和努力,最终修炼到筑基期的境界。

    转过身来,魏鹏凝视着韩斌的双眼,从那双充满坚定信念的眼睛中,他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想起师父临终时留下的话,魏鹏叹息一声,缓缓地走到韩斌的面前,沉声道:“我收你做弟子并不是你刚才的话,而是你的信念。”师父临终前,只说了一句话:“我这一门弟子,收徒只能在外围弟子中选,只要看到信念坚定,超于凡人者,便可收为弟子。切记,不可让师父这一门绝后。”

    魏鹏身为长老,却不像别的长老那样,要么修为高深,要么有几名弟子。师父羽化之后,他不是没想过收弟子,可这些年来,无数次在外围弟子中寻找,一直未找到满意的人。他在外地弟子面前吹牛,只是他这一门弟子选拔的考验,只要为不所动,坚持自己的信念,便算合格。先前,韩斌听到他的话后,虽然脸上没有太大的表情,但他依然能看出,韩斌内心很渴望修道,而眼中的信念却极为黯淡。若不是韩斌刚才的话,让他转身时看到一双拥有坚定信念的眼神,他也不会想到那些往事,也不会答应收韩斌为弟子。

    往事历历在目,好像昨天才发生一样,对于师父,魏鹏有着深厚的恩情,如果不是师父,他最多只是练气期一层的弟子。正是如此,师父留下的话,他都会认真去办。算算时间,离羽化也不远了,确实需要收一个弟子,而韩斌刚才的眼神又勉强附和条件。

    听到魏鹏的话,韩斌不敢确定一般,忙问道:“长老,你真的收我做弟子了?”

    看到韩斌的样子,魏鹏微微一笑,道:“收你做弟子了,不过,以后不许用那样的口气和师父说话。”记得师父当年收他做弟子的时候,表情同现在的韩斌完全一样,也是不敢相信的样子,一切都好像发生在梦中。

    韩斌猛然弯腰,行了一个大礼后,才郑重道:“师父,请受弟子一拜。”说完,便跪倒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九下头。这九下,每一次都用了很大的力气,当九次头磕,韩斌的额头上已不满了血丝。如果仔细看去,还能从血丝中看到疤痕。

    当韩斌磕完之后,魏鹏笑着道:“你小子倒是来真格的啊!当年我给你师祖跪拜的时候,也没用那么大的力气。”他挥挥手,示意韩斌起身之后,感叹道:“师父说过,磕头越响,信念越深,希望你以后能坚持修炼,不要辱没了为师这一门。”

    “弟子定当谨记师父的教诲,努力修炼。”这句话,说出了韩斌内心的想法。以前修炼都是偷偷摸摸,现在有了师父,成为正式弟子,一定要在一年之内达到练气期第一层。

    “嗯!你能明白这点就好。”魏鹏缓缓道,“我这就回去把此事禀报宗主,你等下收拾东西,明天就去内门。”

    看到魏鹏即将离去,韩斌一咬牙,道:“师父,能不能答应弟子一件事……”

    魏鹏似乎知道韩斌要想什么似的,打断道:“师父这一门只能一个弟子,他和为师没有缘分。”他的声音回荡在房间内,身影却化为一道流光破空而去。

    看着天际,韩斌紧紧地握起了拳头,脸上满是激动之色。这一天他等了很久,终于不用摸索着修炼,不用在清晨的时候偷偷摸摸的跑去深山,终于可以像别的弟子那样,把精力全部放在修炼上了。

    片刻之后,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韩斌忙朝声音的方向看去,见谢虎快速的跑来,手中正拿着几个酒葫芦。

    谢虎一边跑来,一边问道:“韩斌,你怎么出来了,长老等不……”急字刚要说出,却被他咽了下去。

    看到谢虎,韩斌总觉得有些亏欠他,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开口。

    谢虎跑来,伸手在韩斌的眼前晃了晃,笑着道:“你怎么了?好像失神了一样。”

    “没什么。”韩斌暗暗叹息一声,声音中带着一丝内疚。

    谢虎并未听出,笑着道:“别在这等我了,我们这就去见长老吧!”说着,就要向杂物房走去。

    “谢虎,你不用了。”看着谢虎走去的背影,韩斌突然喊道。

    谢虎前行的身体猛然一颤,而后看了一眼敞开的房门,又转身看向韩斌,不明道:“为什么不用去了?”他所在的方位,只能看到大门,无法看到房间内的情况,他并不知道魏鹏已经不在了。

    韩斌更加觉得对不住这个一直照顾自己的兄弟了,知道这事隐瞒不住,道:“谢虎,其实,我……”他刚才已经想好怎么说了,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从何说起。

    谢虎还是一副没有心机的样子,锤了一下韩斌的胸膛,笑道:“别像了女人一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长老他……”韩斌深吸一口凉气,一口气说了出来,“长老他收我做弟子了。“

    “什么!“谢虎整个人愣住了,只听啪嗒一声,手中的酒葫芦掉落在地上,酒水洒落,淡淡的酒香散发而出。

    片刻之后,谢虎才缓过身来,随即冲韩斌一笑,道:“你干嘛露出一副欠我钱似的表情,这是好事啊!你应该开心才对。”

    听到这话,韩斌心里更是难受,道:“谢虎,我没能帮到你。”

    谢虎哈哈一笑,从地上拿出没有撒漏的酒葫芦,递给韩斌一瓶,道:“这事不能怪你,那长老,不,你师父的想法真的很特别,他到底想什么,我到现在还没弄明白。你比我聪明,书有读得多,他选你也很正常。”他举起葫芦,大口的喝了一口,兴奋道:“以后我谢虎终于可以告诉别人,我有仙人兄弟了,以后兄弟你发达了,可别忘了我。”他伸出后,递到韩斌的面前。

    韩斌伸出手,重重了握了一下,凝声道:“好兄弟,那些事我会永远记得。”

    翌日清晨,韩斌便收拾行礼离开了房间,刚一出门,便看到十多名弟子站在那里。这些人,大多都见过,但很少说话,他们此次前来是为韩斌送行的。看到这么多人,韩斌微微一愣,刚想说话,谢虎从门内钻了出来,笑着道:“韩斌,以后你成了仙人,可别忘了我们啊!”

    这一刻,韩斌真被感动了,他知道这都是谢虎的功劳,如果没有谢虎,他此次离开,恐怕没有一个人送行。他一向独来独往,没有多少朋友,不像谢虎,只要说上几句话,便能成为朋友,外围弟子中多半他都认识。

    谢虎微微一笑,道:“不要感叹了,我这么做就是想告诉大家,只要努力修炼,总有一天会被长老看中,成为内门弟子。”

    韩斌一愣,疑惑的看向谢虎。

    谢虎突然压低声音道:“这些人都想买我的秘籍,如果不把你抬出来,他们怎么能出高价呢!”

    听到这话,韩斌内心的感动荡然无存,苦笑一声,对众人挥手告别。

    这些人欢呼一声,把韩斌送到路口,才缓缓离去。

    谢虎没有走,对韩斌道:“你可别怪兄弟不通知你啊!我这么做对你也没影响。“

    韩斌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里,打趣道:“你弄到钱了,是不是也应该分给我一些啊!“

    “算了吧!”谢虎摆手道,“你都是仙人了,还在乎这点钱吗?以后有时间,记得多回来看看。”说到这里,神色有些黯淡,虽然这几个月交了不少朋友,但韩斌却是最真心的一个。看到韩斌即将离去,多少有些不舍。

    韩斌重重地点了一下头,他知道这次离去后,下次见面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走在前往内院的路上,韩斌感慨万千,本以为进入内院起码要三年以上,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进入内院,只是修仙的第一步,以后的路还很长。摸着怀中的天道玉玺,韩斌长长的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加快了步伐。

    走了半天的路程,韩斌才看到当初所去的那个被云雾环绕的山峰,此山名叫天明峰,为天明宗的主峰,周围还有四座副峰。这五座山峰便是内门弟子修炼的地方。其中,主山峰上的建筑最多,丹药房、灵器阁、符咒房等都在这里。上次回家探亲时虽然来的也是内院,却没有上主峰的资格,而是去山脚下的符咒房,那符咒房规模很小,里面的符咒只有回家探亲用的御风符。

    韩斌的师父虽然修为不高,名气不大,毕竟是一门长老,同样有资格住在山峰上。

    来到山脚下,两手守山的弟子拦住了他,厉声道:“你是什么人?”

    韩斌从怀里拿出一块拇指的玉牌,递给一名守山弟子,道:“两位师兄,在家是奉家师之命,前往内院。”

    那弟子接过玉佩,淡然的看了一眼,发现韩斌体内只有很少的一点灵力,冷哼道:“你师父是谁?”

    韩斌说出魏鹏的名字后,那弟子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即想起什么,又露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道:“既然是魏鹏师叔的弟子,那就进山吧!”早上守山的弟子都得到一个消息,魏鹏师叔刚收的弟子要上山,只要那人说出魏鹏的名字即可放行。

    韩斌拿过玉牌,问清师父的住处后,快速走去。他刚走不久,两人弟子再也人忍不住了,大声的笑了起来。其中一人道:“真是什么样的师父有什么样的弟子,魏鹏师叔也太搞笑了,竟然和他师父一样,也有了一个这样的弟子。”

    另一人也笑道:“真不知道魏鹏师叔怎么想的,师叔虽然天资不行,可起码也有三星灵根,刚才我神识感应了一下他的体质,你猜那小子几星?”

    先前说话的那弟子名叫张叶,他笑着问道:“不是一星吧?”他琢磨着,能成为外围弟子的人,起码也有一星,不到一星的人连进入宗门的机会都没有。

    钱超哈哈一笑,道:“如果是一星就好了,那小子连一星都没有。”

    张叶一愣,有些不信地说道:“怎么可能,他没有一星怎么能进宗门的?”

    钱超嘿嘿一笑,压低声音道:“听说魏鹏师叔经常下山,不知道干什么,这家伙不是魏鹏师叔的私生子吧!”

    “别扯了。”张叶道:“他长的和魏鹏师叔差的太大了吧!怎么可能是私生子。”

    两人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一直谈了很久,笑了很久。

    天明宗内,像他们这样的守山弟子有很多,除了每个路口都有两名弟子把守外,周围的树林中也隐藏不少。这些弟子大多拥有练气期三层以上的修为,他们负责整个门派的安全。如果有强者来敌,便开启护宗大阵。当然,护宗并非一种义务,而是有相应报酬,只要护宗一个月,便可去内门的杂务处领取一块下品灵石和十枚聚灵丹。护宗的时间越长,报酬也越长,那些修炼到瓶颈,又无法短时间突破的弟子,都会来接这种任务。

    韩斌一路向宗内走去,刚走到半路,几名身穿白衣的弟子走来了,他们走的时候有说有笑,好像说起极为开心的事情一样。不过,当这些弟子看到韩斌后,都是一愣,因为韩斌穿着灰衣,按理说外围弟子是没有资格进去内门的。

    说来也巧,这群弟子中便有韩飞,他看到韩斌后,惊讶的失声道:“韩斌,你怎么来这里了?”

    除了韩飞以外,其中一人韩斌也见过,那就是城主的天风城城主的女儿凌双双。韩飞同凌双双站的很近,他没看到韩斌之前,视线一直停留着她的身上,眼中流露出爱慕之色。显然,韩飞想追凌双双,还没有的手。

    凌双双也觉得韩斌有些眼熟,下意识的说道:“好像在哪见过他。”当初韩斌留给她的印象并不深,事情都过了半年多。他们这个年纪,发育最快,韩斌比半年前高了许多,面貌也有了轻微变化,她一时想不起来也在情理之中。

    韩飞知道这是一个表现的机会,忙说道:“双双,我们刚考核灵根之前,有一个人突然闯进国教……”

    听韩飞提醒,凌双双还真想起来了,道:“我想起来了,他就是那个乞丐。”说完,发现说错了话,吐了吐舌头,对韩斌歉意道:“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韩斌并没有放在心里,刚想说话,韩飞突然瞪了他一眼,道:“双双,你没说错,那就是个乞丐,没想到一个乞丐靠跪求的方式进去外门还不知足,竟然还想成为内门弟子,也不看看他那德行,哪个长老能收他做弟子。”

    周围的弟子和韩飞一样,进入宗门只有半年多,他们身为内门弟子,除了每天修炼以外,没有别的事情可做,唯一的生活调剂品,就是偶尔聚集在一个聊聊天,讨论修炼心得。刚才这事,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爆炸式的新闻,其中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小女孩,忙说道:“韩飞师兄,他真的是乞丐吗?”那女孩相貌精致,身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淡漠的看了韩斌一眼。

    韩飞傲然的点点头,道:“张雪师妹,我和你说啊!就他那资质,说出来你们都不信,他连……”

    “一星都没到!”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打断韩飞正要说出的话。

    众人微微一愣,同时向韩斌看去,因为刚才说话的人正是他。

    韩斌冷冷地看了韩飞一眼,森然道:“说够了吗?如果说够了,让开。”

    那一眼,让韩飞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他下意识的让开了路。

    韩斌看都不看众人,飞快的从他们身边经过,向前方走去。这一刻,他的背影是那么的寂寞和孤单,仿佛整个天地间只剩下他一个人,只剩下那一个孤单的身影。

    看到韩斌离去,韩飞忙喊道:“韩斌,你那资质还想修仙。就算你来了内门,长老也不会你做弟子,还是快点离开吧!”他心里那个气啊!平日里看成废物一样的表哥,竟然也能来到内门,难道真的有长老愿意收他做弟子不成?

    张雪眉头一挑,仿佛看出了什么,劝说道:“韩飞师兄,你就别他一般计较,等长老们放弃他,他自然就乖乖回去了。”她的想法和韩飞一样,认为韩斌是来拜师的,以前外围弟子中也有前来拜师的弟子,可那些人起码修炼到练气期一层的境界,像韩斌这种刚入门的弟子还是第一次看到。

    韩飞冷哼一声,暗暗诅咒了一番,才对众人道:“走吧!我们去谈修炼心得,遇到一个乞丐,真是晦气。”

    众人的谈话,一字不漏的被韩斌听到,但依旧快速的向前走去。只是他的手紧紧地握着,指甲深入掌心,一丝鲜血缓缓地流出。这样的讥讽,这样的嘲笑,他听得多了,看得多了,刚才除了凌双双没有露出讥笑的眼神外,所有人都是一幕看笑话的样子。现在他没有能力去报复,只能忍着,众人的样子被深深地刻在心里,总有一天他会还回去。

    路边的一处树林内,魏鹏正站在那里,刚才发生的一幕他都看在了眼里,对于韩斌的表现,他更多的还是震惊。当然,这震惊有两个方面,一个十多岁的孩子,面对如此的讥讽和嘲笑,不但没有失去理智,当场发怒,还在众人的讥讽下,说出了让人最看不起的一面。

    至于另一个方面,就是韩斌的天资了。

    魏鹏早知道韩斌的资质不行,并没用神识扫视过他的身体,他怎么也没想到,外围弟子起码也是一星以上的灵根定律,怎么到韩斌这里就行不通了呢!难道这几年没问宗内的事,收徒又宽松了不成?连普通孩子都能当外围弟子了?他此刻有些后悔,如果早知道韩斌连一星灵根都不到,就算毅力再坚定,打死也不收这样的徒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