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跟着仙人修炼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雪鹰领主大主宰修仙狂少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不朽凡人权力巅峰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霸还为见过这么有趣的一幕,笑着道:“大爷我就站在这里,我看你怎么过来,有本事你……”

    院子内,只见白光一闪,张霸的身体飞了出去,一直飞到院外。

    再看张霸所在的地方,韩斌正站起那里。

    周围的人都懵了,那些打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满是惊恐之色,他们刚才根本没看清,韩斌究竟是如何出现的。片刻之后,那些打手才惊呼一声,向院子外跑去,把张霸扶了起来。张霸满嘴是血,牙掉了大半,那一下把他打清醒了,连忙让手下把他搀扶到韩斌的面前。

    韩天河刚才也看懵了,可看到张霸又来了,连忙跑到儿子的面前,把他护在身后,举起手中的锄头,对张霸道:“如果你想动我儿子,先过了我……我……你,你这是干什么?”他还没说完,便看到张霸跪了下来,不停的磕头道:“大哥,我有眼无珠,你绕了我吧!”

    看到韩天河没有回答,张霸一咬牙,对身边的打手道:“你们还愣在那里做什么,都给我跪下……”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一沓银票,递给韩天河,恳求道:“大哥,大叔,大爷,我求你放了我吧!这些钱算是我孝敬你的。”

    韩天河不是不回答,而是把眼前的一幕彻底的搞蒙了,转身对看向儿子,道:“斌儿,这是怎么回事?”

    王秀娟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又无法确定,走到儿子的面前,道:“斌儿,你是不是?”

    韩斌点点头,对张霸道:“刚才看清了吗?要不要我再给你来两下。”

    刚才那一脚,就要了张霸半条命,听韩斌这么一说,张霸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道:“仙人,我有眼无珠,我该死……”他啪啪的对脸上打几下,每一下都用了全部的力气,几巴掌下来,脸上出现血红的掌印。

    韩斌轻咳一声,学着仙人那样,露出一副高深的样子,沉声道:“今天的事我可以当作没发生过,爹娘欠你的钱我也可以帮他还,不过一切都要按协议完成。那协议不是半年吗?半年以后你再我家拿钱。”

    张霸已经被打懵了,点头道:“是,是……”说完,才想到说错了,忙改口道:“仙人,那些钱不用还了。这些也给你,就当我孝敬你的。”他连忙把手中的钱递给韩斌,心里暗道:“希望他不要计较,不然就死定了。”他后背已经汗湿了,仙人若是真要杀他,即使说出有个当城主的舅舅都不管用。

    韩斌淡淡的看了一眼银票,道:“这钱……”

    张霸还以为说钱少,忙说道:“回去以后,我再让人送点来。”

    韩斌接过了钱,对张霸道:“不用送了,今天的事我不追究了,若是你敢乱说,让我爹娘不能像以前那样安静生活,那么……”

    张霸一个劲的点头道:“仙人,我一定不乱说。”

    “滚吧!”韩斌冷哼一声,转身对父母道,“爹娘,我们到房间里说。”

    三人坐下后,韩天河和王秀娟都有些不认识儿子一样,他们怎么看,也看不出儿子是仙人。

    韩天河开口道:“斌儿,你真的是仙人?”

    “勉强算吧!”韩斌苦笑,他哪是什么仙人,最多是仙人手下一个打杂的。

    听到儿子承认,韩天河还是有些无法接受,刚才的一幕就好像做梦一样,缓缓道:“你如何成为仙人的呢?”

    韩斌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其中不少地方都修改了,比如说在大伯家发生的事,还有仙人考验的情况,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下。说完之后,韩斌总结了一句话,对父母道:“爹娘,那些事都过了,你儿子现在是仙人了。”

    两人虽然听的糊涂,但他们却相信儿子的话,如果儿子不是仙人,不可能眨眼之间就把对方踢飞。韩天河看着儿子,越看越满意,欣慰道:“没想到啊!我韩家也能出一个仙人,如果你爷爷奶奶还活着,他们一定很高兴。”说到这里,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内疚。

    对于爷爷奶奶,韩斌的记忆并不深,只知道他们是被人害死的。

    看到丈夫内疚的眼神,王秀娟忍不住说道:“孩子他爹,当初不能怪你,那些人我们得罪不起。”

    从母亲的话中,韩斌隐约明白了爷爷奶奶的死因,问道:“爹,害死爷爷奶奶的到底是什么人?”

    如果是以前,韩天河肯定不会说出来。现在儿子是仙人了,飞天入地无所不能,他觉得应该把这个心结说出来了,于是道:“三十里外有个青龙帮,你爷爷奶奶就是被帮里的二当家活活打死的。”

    韩斌紧握了一下拳头,对父亲道:“爹,你放心好了,用不了多久,青龙帮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听到儿子的话,韩天河心里一暖,速记郑重道:“儿子,你听着,你现在是我们家唯一的希望,做什么事不要太冲动。爷爷奶奶的仇虽然重要,但不是这个时候,青龙帮里也有仙人,等你有了报仇的能力后再去找他们,十几年都过去了,也不差这几天了。”

    以前修仙是为了让父母过上好日子,不再被别人看不起,现在却一样了。韩斌第一次有了修仙的目的,有些事必须去做,只有修为达到一定境界后才能进行。看着父母满是期待的眼神,韩斌修仙的决心更加坚定了。

    韩斌在家里呆了两天,第三天晚上便离开了。

    月光如水,清辉漫洒,皎洁的月光照着在韩斌的身上,散发着朦胧的白光,他的身体如离弦的箭一般,直奔天明宗而去。走到半路,韩斌有些口渴,便来到一个小湖前,弯下身体,刚想捧起湖水喝上几口,只听叮当一声,一个白色的石头从口袋里滑落。

    看到天道玉玺掉落,韩斌想都没想,便要把它拿起来。就在手指碰到玉玺的瞬间,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体内的能量以惊人的速度涌向天道玉玺,当韩斌反应过来,想要把手指移开,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一般,无法动弹半分。

    天道玉玺吸收的速度越来越快,韩斌的身体无法承受这股能量疯狂的运转,头一沉晕了过去。

    冬季的清晨,天地间雾蒙蒙的,地上布上一层淡淡的冰霜。

    湖泊旁,韩斌睁看眼睛,第一反应就是向周围看去,周围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韩斌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可在荒山之中,若是来了野兽,小命就没了。想起昏迷前发生的事,韩斌心里一紧,忙向身边看去,天道玉玺安静的躺在湖边,没有任何变化。

    韩斌皱起眉头,不停着思考着其中的原委,忽地,他想什么,忙向贴着符咒的手腕看去。那里已没有符咒,只剩下符咒燃烧后黑色的粉末。符咒只有在灵力消耗完才会燃烧,即使满打满算,这符咒也没用上三天,灵力怎么就完了呢?

    天道玉玺,一定是天道玉玺。昏迷前体内的灵力全部被天道玉玺强行吸收,可天道玉玺吸收那些能量干什么呢?韩斌拿起天道玉玺,仔细的咂摸着,并未发现任何异常。就在这时,清晨第一道阳光照着在天地上,周围的雾气隐约淡了一些。与此同时,一股股灵气从地下冒出,回荡在天地之间。

    韩斌知道,每天清晨天地间的灵气最为浓郁,而清晨第一道阳光照射的时候,灵气可谓是一天中最佳时间。感觉到空气中的灵气,韩斌忙选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盘腿而坐在地下,进入修炼之中。这一次,刚一入定,便感应到周围的灵力疯狂的向身边涌来,韩斌心里一喜,加快的吐纳的速度。几次吐纳后,体内并没有半点灵气,那些涌来的灵气好像并非进入身体,而是向怀中而去。

    “怎么回事?”韩斌从修炼中醒来,一边感应着灵气涌来的方向,一边向怀里看去。

    这一看,却让韩斌瞪大了眼睛,因为怀里除了天道玉玺外,什么也没有。难道这些灵气全部冲着天道玉玺去的。既然如此,以前修炼的时候怎么没有这种异象?昨天夜里天道玉玺吸收了符咒内的灵力,今天就出现这种现象,难不成天道玉玺吸收灵力后,其中的某个功能开启了不成?

    韩斌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心里更加肯定,天道玉玺是个了不起的宝贝。可宝贝再好,不能为自己所用,那也白搭。韩斌没有心情继续修炼,索性研究起天道玉玺。既然天道玉玺能吸收灵力,它吸收灵气之后干什么呢?难不成它也会修炼,学着人类那样修炼成仙。

    “不,不可能!”韩斌否定了这个想法,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以前没有这个征兆,偏偏自己修炼的时候就出现了。忽地,韩斌脑海中一道灵光闪现,这个想法把他也吓了一跳,“难道,天道玉玺要帮助我修炼?”

    “可惜,这家伙不会说话,要是能告诉我在想什么就好了。”韩斌把玩着天道玉玺,拖着下巴继续思考,他就不信弄不懂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想了片刻,没有想出结果,疯狂涌进天道以突袭的灵气也缓缓的减弱下来,最终消失不见。

    韩斌眉梢一挑,连忙继续修炼之中,几乎刚一入定,灵气又疯狂的向天道玉玺内涌现。

    看到这个结果,韩斌兴奋起来,刚才的想法完全没错,这家伙平时不会吸收灵气,只有在自己修炼的时候才会发生这个异常。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把天道玉玺内吸收的灵气为自己所用。韩斌把天道玉玺拿在手中,尝试着修炼,结果修炼了半天,依旧没什么两样,玉玺内的灵气没有半点进入体内。

    “可能刚才的方法不对,凝练灵气靠吐纳来完成,不可能通过身体接触来吸收。”韩斌想到了这一层,忙把玉玺托起来,放在鼻孔前,用力的一吸。这一吸用的力气实在太大,竟然把他呛到了,重重地咳嗽几声才缓过气来。

    不过,就在缓过气来的同时,韩斌感觉体内有种酥麻的感觉,如一万只蚂蚁撕咬一般。唐小峰给的纸上有明确的记载,若是身体能感应到酥麻的感觉,就说明体内拥有一丝的灵气,那样就算入门了,继续修炼下去,储存一定的灵气后,按照法决便能尝试开始练气期第一层。

    韩斌想到这里,整个人都懵了,惊讶道:“这么神奇,吸一口能就让体内拥有灵气?”要知道,他修炼了一个月多都让体内拥有半点灵气,吸一口就完成了,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蚂蚁撕咬的感觉还在继续,韩斌又在大腿上用力的掐了一下,感觉到疼痛传来,才确定这并不是做梦。既然不是做梦,那就继续吧!韩斌倒要看看,这天道玉玺还能给他多少惊讶的地方。闭上眼睛,再次进入修炼之后,按照吐纳的方法,一次次吸收着身前的空气。

    灵气进入体内,便自行循环起来,蚂蚁撕咬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韩斌仿佛忘记了一切,全心的投入修炼之中。时间缓缓流逝,当阳光完全照着在地面之后,韩斌才从修炼中醒来。醒来之后,觉得身体是那么的舒服,冬季的寒冷再也感觉不到了,体内好像一个能量体,一股股灵气在经脉中缓缓的循环着,把周围的寒气阻挡在外。

    如果按照这个速度修炼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能达到练气期第一层。

    这一刻,韩斌对修炼有着前所为用的信心,但下一秒,又黯淡下去。如果没有遇到内门弟子为了某样东西而追杀唐小峰的事还好,可看到之后想法就不同了。韩斌可以肯定,修道界同样是个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同凡间一样,也会出现杀人夺宝的事情,甚至比凡间那还要明显。人的**是无限的,尤其在修道的世界里,谁不想拥有高深的修为,谁不想与天同寿,在这些面前,人类的良知就变得黯淡许多,甚至会消失。

    必须把天道玉玺收好,不能被别人看到,否则指不定会惹来杀人之祸。

    韩斌想到这里,把天道玉玺放在内衣口袋里,才看了一下方向,朝问天明宗奔去。

    没有了御风符,只能步行,还好此地离天明宗并不远,走了半日便达到了。

    来到门派的山脚下,两人守卫的弟子看到韩斌都是一愣,其中一人道:“你是外围弟子?”他做外围弟子也有几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步行上山的。外围弟子有几千人,彼此间大多不认识,这两人不认识韩斌也不奇怪。

    韩斌从口袋里拿出象征身份的木牌,在两人面前晃了一下,道:“师兄,回家探亲的时候一小小心用过了头,把御风符内的灵力用完了。”

    两人听后,忍不住哈哈一笑,对韩斌道:“进去吧!”韩斌的说法,他们也能接受,毕竟回家一次不容易,谁不想在亲戚朋友面前显摆呢!

    回到外院后,韩斌修炼起来更加小心了,每次清晨便离开了房间,借口山上采药。

    这一日,天刚亮,韩斌就要出门,谢虎突然喊道:“韩斌,你等一下。”

    韩斌身体一紧,这家伙明明还在睡觉,怎么醒来了,转身道:“谢虎,有什么事吗?”

    谢虎披上了外衣,对韩斌摆摆手,示意他到身边来,而后郑重地问道:“韩斌,你当我是兄弟不?”

    这段时间,谢虎一直很照顾他,韩斌早已把他当朋友了,想都没想,便说道:“当然了。”

    对这个回答,谢虎很满意,道:“韩斌,这些天你神神秘秘的,一早就出门,到底干什么?”

    韩斌心里一紧,脸上却没有任何变化,回答道:“谢虎,你也知道采药很难,周围的药草都被大家采的差不多了,若是再不起来早些,我怕又没饭吃。”这话说的也在情理之中,外院中的采药弟子比一般人起得都早一些,但也不会像韩斌这么早,天刚亮就起来。

    说完之后,韩斌见谢虎一脸古怪的看着他,脸色微微一变,沉声道:“谢虎,我当你是兄弟,你为何不相信我的话?”既然对方不信,只能装作生气的样子。韩斌小时候喜欢听书,对人性的理解比同龄孩子懂的多。

    谢虎摆摆手,道:“韩斌,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问了,不过……”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快速的走到门前,打开门看了一眼后,突然把门给反锁了,接着又关上了窗子。而后,他才走到韩斌的面前,神神秘秘的从被褥下拿出一张微微发黄的纸,递给韩斌道:“你看一下。”

    韩斌拿过纸,仅仅看了第一行字,就瞪大了眼睛,惊讶道:“谢虎,你从哪弄的?”

    谢虎嘿嘿一笑,对韩斌道:“惊讶吧!”

    韩斌确实惊讶,刚才谢虎给他看的东西,竟然同唐小峰给他的一模一样。

    “我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谢虎见韩斌点头,才压低声音道,“我来这几个月,把外围弟子的关系都搞遍了,才明白一件事,原来所谓的机缘,并不是真的要在这里干三年后才能修仙,还有更简单的途径。”

    “更简单的途径?”韩斌不能把自身的秘密告诉谢虎,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弄到这个的?”

    谢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道:“当然靠关系了,我来的时候带了不少银票,全部用在他们身上了,才从一个记名弟子的手中买到了这东西。”

    韩斌瞪大了眼睛,更是吃惊道:“这东西也能买?”

    看到韩斌一脸不信的样子,谢虎有些急了,道:“你可别不信,这东西想弄到手,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第一,这东西只能卖给外围弟子,如果卖到人间去,那是死罪。”说到这里,他见韩仔细的在听,继续道:“第二,我们这些外围弟子,帝国虽然给家里养老费,可那点钱比内门弟子算什么,只能勉强够温饱,记名弟子的待遇也是如此。所以外围弟子中,不少人都想弄点钱送到家里,这样便形成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要能出得起钱,便能买到修炼方法。当然,这机缘一般情况下对刚入门的弟子无效,只有那些来了几年的弟子才有这个机会。你想想,那些弟子来了这么多年,只要坚持完成任务,都有机会得到修炼方法,与其这样,还不如挣点外快呢!”

    韩斌听到这里,总算明白了,道:“宗内知道这事以后,不追究吗?”

    谢虎摆摆手,道:“追究什么?只要不把修炼方法传出去,谁问这事,大家心里都明白,我们这些外围弟子,天资太差,即使得到修炼方法也修炼不出头绪。不但如此,长老们暗中还很支持这这事,每三年都会来外围弟子中巡查一番,看看有没有修炼到练气期的弟子,如果有,就破格成为记名弟子,或者被某个长老看中,直接成为正式弟子。”

    这话对于别人来说无所谓,对于韩斌却是天大的惊喜,没想到还有这等好事。可是,既然如此,唐小峰当初为何还弄得神神秘秘的呢?他是真不知道这情况,还是不想说出来,让自己觉得欠他一个天大的人情?无论怎么样,唐小峰还是帮过自己,韩斌也不是那种记仇的人,只要做的不出格,也不会放在心里。

    当谢虎说完后,韩斌问道:“你修炼了吗?”

    谢虎点点头,郁闷道:“昨天早上修炼了一会,体内半点灵力都没有,真不知道要修炼到什么时候。”他看向韩斌,凝声道:“韩斌,我当你是兄弟,你等下也仔细看看,把修炼方法和法决记住。”他确实把韩斌当兄弟了,否则这么重要的东西别说给韩斌看,就是拿出来都不可能。

    韩斌一阵感动,犹豫了一下,道:“谢虎,这东西这么重要,你竟然……”

    谢虎笑着道:“什么重不重要,不就一张破纸吗?回头我再写几张,也拿出去卖钱。”

    韩斌苦笑一声,也不做作,从谢虎手中接过修炼方法,仔细的看了起来。虽然早知道上面写的什么,韩斌还是很认真的看了一遍,也好知道唐小峰有没有在那张纸上动过手脚。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让谢虎相信,他以前没有看过这东西。虽说私下交易宗门不会怪罪,但私下给别人修炼方法,天知事发之后会不会被追究。

    看了之后,韩斌深吸一口气,道:“好深奥。”

    谢虎赞同似的点点头,道:“我当初看的时候也迷糊了,尤其那吐纳方法,我怎么都觉得别扭。

    当初为了适应这种别扭的呼吸方法,韩斌坚持了好久才掌握,看到谢虎一脸郁闷的样子,笑着道:“谢虎,要相信自己,我们来这里不就为了修仙吗?现在有了修仙的机会,一定要好好珍惜,说不定三年后就能成为正式弟子呢?”

    谢虎也知道自己的天资,苦笑道:“正式弟子就算了,能成为记名弟子就算老天开眼了。”他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听说那些资质好的人,几天就能掌握吐纳,一个月就能达到练气期一层,我琢磨着,我们能在十年内入门就不错了。”

    有了天道玉玺后,韩斌信心十足,自信道:“也许不要那么长时间。”谢虎可以把修炼方法那出来与他分享,但他却不能把天道玉玺拿出来。那东西能聚集灵力,转换之后被修道者吸收,如此逆天的东西被外人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谢虎,对不起,我现在不能帮你。”看到谢虎毫无信心的样子,韩斌在心里暗暗说道。

    谢虎并不知道韩斌心里的想法,微微一笑道:“好了,我们出去修炼吧!对了,修炼的时候千万不要在有人的地方,这事虽然不触犯宗归,怎么说也不合法,还是私下进行的好。只要不出什么乱子,没有人会追究这事的。”说完,还义气地拍拍胸脯,道:“兄弟,若是真出了什么事,就告诉别人,这东西我给你的。”

    听到这话,韩斌彻底的被感动了,这才叫兄弟。他嘴上虽答应了谢虎,心里却并非这么想,如果真出了什么事,他绝对不会连累谢虎。

    两人离开房间,便上了山,韩斌一路向北走,借着晨雾,隐约可以看到有不少弟子快速的向山上跑去。以前不是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那时候还认为这些人起来这么早,有别的事情,现在才明白,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是去修炼。

    走了三里多路,韩斌选了一个偏僻的山谷,才拿出天道玉玺,进入修炼之中。

    天道玉玺不但可以凝聚灵气,还能把灵气中多余的杂质排除来,转化为最纯净的灵气。韩斌修炼的时候,只需要把天道玉玺放在鼻子前,大口的吐纳就可以了。由于灵气纯净,不用在体内运转,再排斥杂质,只要按照修炼的路线,把灵气转化为灵力,在体内循环即可。

    这么以来,不但节约了凝练灵气的时间,还加快了修炼速度。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便过了半个多月,这半个月以来,韩斌每天早上都坚持修炼三个时辰,虽然时间不多,但收到的效果十分显著。体内的灵气已经达到饱和的状态,无论如何都无法吸收半分。这个情况,张小峰的纸上也提到过,这是入门的顶峰,只要暗暗运转法决,开启第二层的修炼方法,便能继续吸收灵气。

    韩斌无数次尝试开启,即使躺在床上也是如此,一直没能成功。他明白,这是天资的因素,天资好的人,有可能一次就能成功了。天资不好的,可能要一百次,一千次,甚至永远不能成功,也不是没有可能。

    房间外,欢呼声不断传来,韩斌知道要过年了,修道者虽说要摒弃杂念,安心修炼,但像他们这样的外围的弟子,根本不能说是修道者,宗内也没有太严格的要求。过年时,虽说不能像凡人那样放鞭炮,贴对联,但喝酒吃肉,热闹一番还是允许的,毕竟一年也就这么一次。

    门开了,谢虎手中拿车一壶酒闯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韩斌的面前,道:“兄弟,怎么不出去喝几杯,要是没钱,我可以帮你出。”说着,还义气的拍了拍胸膛。

    过年喝酒可不是免费的,宗门还没有这么大方,想喝酒只有两个办法,一是下山去几十里外的城里买回来,二是从别人的手中买。从别人手中买酒有两种交易方式,一是付双倍的钱,二是用御风符换。那些来天明宗有年头的弟子,手中的御风符可不少,他们经常借着回家探亲的理由,骗一些符咒在手里。这些符咒虽说不能拿到外界卖,可在宗内也能当钱来用,而且还很值钱,有些外围弟子专门积攒符咒,等到过年的时候大吃一顿。

    听到谢虎的话,韩斌微微一笑,道:“不了,我再修炼一会。”他从小就不喜欢热闹,何况这种热闹看起来挺开心,其实却带着淡淡的悲凉。外围弟子因为天资的原因,无法成为仙人,每个人心里多少都有些怨念,这些怨念只能借着酒水来消愁,而喝酒一年才一次。除了女弟子外,几乎所有的外围弟子都会选择在这天大醉一场。

    谢虎拿起酒壶,大口了喝了几下,才对韩斌道:“兄弟,修什么修,你就别修了。早晨都修不出头绪,这大晚上的能修出什么?”说着,把酒葫芦递到韩斌的面前,厉声道:“听我的话,今天咱们不醉不,不……”啪嗒一声,酒壶跌落在地上,整个人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韩斌苦笑一声,知道他喝醉了,便把他扶到床上。刚想继续修炼,却想起什么,快速的把门窗关上。而后,韩斌来到谢虎的床前,从怀里拿出天道玉玺,放在他的鼻子处,暗暗道:“兄弟,我能帮的就这么多,你能不能入门,就看你的造化了。”由于修为达到了瓶颈,这几天修炼都没使用天道玉玺,玉玺内储存了大量的灵气,只要韩斌运转体内灵力,玉玺就能散发出大量的灵气。这种散发灵气的办法,也是体内拥有灵力后才掌握的。

    灵气从天道玉玺内散发而出,被谢虎吸收,韩斌怕灵气散发的太少,不能让他入门,便大量的释放起来。毕竟谢虎没有处于修炼之中,天知道这些灵气进入他身体后,能不能被保存下来。韩斌释放灵气时,却忘了一个问题,灵气如空气一般,虚无飘渺,并非关上了门和窗户,就能让灵气不散发。

    这个问题,并不是韩斌先发现的,而是一名经过门外的弟子。那弟子喝的醉醺醺的,由于平日里修炼过,对灵气的感应比一般人敏感。房间里散发的灵气实在太浓郁了,从门缝中飘了出来,他即使喝醉了,也知道这样的灵气若是吐纳一会,必定能入门,连忙扔掉手里的酒葫芦,盘腿而坐。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个弟子喊道:“王飞,你在那干什么呢?快过来喝酒。”

    王飞摆摆手,醉醺醺地说道:“不,不去了……我,我要修炼。”

    此话一出,周围的弟子都是一愣,要知道修炼可是隐蔽的事,他怎么能说出来呢!故而,有几名同样修炼过的弟子,一边说着他喝多了,说梦话之类的话,一边跑到王飞面前,想把他扶进房间。可众人刚来到韩斌的房前,同样感应到一股纯净的灵气从门缝内散发而出,昏沉的意识顿时清醒,相互看了一眼,同时盘腿而坐。

    房外的说话声,韩斌听的一清二楚,转眼间便明白出大事了,连忙把天道玉玺收到怀里。既然这事已经发生了,便隐瞒不下去,必须想出解决的方法。韩斌视线落在地上的酒葫芦上,心里有了主意,他先把窗户打开,再拿起酒葫芦,大口的喝了几下。

    韩斌长这么大第一次喝酒,刚才一口气喝的太多,顿时感觉头重脚轻,意识逐渐便的迷糊了,隐约听到有人在房外敲门。

    孙元刚也被这事引来了,他可是记名弟子,外院中有着绝对的权利。当他发现灵气从韩斌房间内散发而出后,连忙去敲门,见房间内无人应答,便叫人把房间撞开。门开了之后,一股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众人都是一愣,都想知道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孙元刚看了一眼醉倒在地上的韩斌,又看看躺在床上的谢虎,心里暗生疑惑。这事关系太大,他拿不定注意,让人看住两人,便连夜向门内奔去,把此事禀告长老。

    第二天一早,当韩斌和谢虎醒来,发现自己并不在房间内,而是在杂务处的客房。

    客房内除了孙元刚以外,还有一名红衣男子。那男子四十多岁,相貌普通,身上散发着庞大的气势。这气势同先前那名红衣老者相同,显然是筑基期修士,同样也是天明宗的长老。红衣男子见两人醒来,对孙院长道:“昨天晚上浓郁的灵气就是从他们房间内散发出来的?”

    孙元刚点头哈腰,道:“魏长老,就是他们,弟子不敢有一丝隐瞒。”

    红衣老者名叫魏鹏,虽然贵为长老,修为却是长老中最弱的一个,平时唯一的爱好就是吹牛。当然,这吹牛也是要选人,长老们都知道他的修为和秉性,在他们面前不敢吹的太厉害,可一旦遇到练气期弟子,就是他大展身手的时候了,总之一句话可以形容。他吹起牛来,那可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魏鹏的视线在两人身上一扫而过,对孙元刚问道:“你觉得他们两个能弄出那么纯净的灵气吗?”

    昨天夜里,内门长老得知这事后,便告知了掌门。

    掌门明元真人虽然招集了不少长老商谈,却没放在心里,只是觉得有些古怪。先前阴尸之地奇怪变化一夜消失,这又出现纯净的灵气,不人少人把两件事联系在一起,想要查探清楚。当然,也有人认为外地弟子喝多了,脑袋不清醒。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万一没查处什么,白跑了一趟不说,还耽误了修炼时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