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演技:演深情,陷阱。(6000+)

作者:赠丽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雪鹰领主修仙狂少大主宰权力巅峰造化之门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青篱咬着牙,痛心到了极点,再抬头,却见燕宇飞紧紧的皱着眉头,那眸光里划过一道阴暗,青篱甚至来不及捕捉,便已然消失不见撄。

    “我……”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青篱的话,她紧张的看了燕宇飞一眼,随即低下头去拿出包里的电话。

    在看到那来电显示时,急忙按下了接听键,可能是太慌乱了,一不小心按到了扩音器,那边的声音也随之而来。

    “小篱,你现在在哪里?”

    “妈?您别急,怎么了?”

    “你赶快回来,刚才北京那边来电话了,说孩子很严重,你赶快回来。”

    田丘霞的声音还在耳边,而青篱已然呆滞了,手紧紧的握住手机,骨节泛白。

    燕宇飞抿着唇,眼底划过一丝担忧,看青篱还呆愣在原地,单手覆盖在她的手背上,那宽厚的手覆盖着她的,给予她温暖。

    她抬眸,脸上全然是惊慌失措,那嘴巴张张合合的,却最终没有发出一个音来。

    “别担心,走,我陪你一起去。”

    “他会没事的对不对,对不对?偿”

    青篱被燕宇飞拥着走出了燕氏大楼,这会儿燕氏楼下已然围满了人群,还有那些闻讯赶到的记者。

    在看到燕宇飞与青篱相拥出现时,相机不停的对着他们闪烁个不停。

    青篱被燕宇飞拥着,却是全身都在颤抖,耳边排山倒海而来的全是那些狗仔们的问话。

    “请问青小姐,关于你私生子一事,有什么看法?”

    “青小姐,据说这孩子现在在北京,您能详细说说关于孩子的身世……”

    “请问青小姐……”

    “青小姐,请你回答一下,关于……”

    “青小姐……”

    狗仔们咄咄相逼,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把燕宇飞跟青篱重重包围住,两人根本就没办法突围。

    青篱被他们逼到了角落里,浑身颤抖着,那一双充满惊恐的眼睛就那么显露在了大众面前。

    大家看时机一对,立马就拍了下来,而那轮番的问答接踵而至。

    “我……我……你们让开行不行,我求求你们了,我……”

    “青小姐……”

    那话筒凑过来,大有今天非要得到答案的架势。

    这边青篱已然苍白了脸色,双手紧紧的抓住燕宇飞的手,“怎么办,宇飞,怎么办,孩子他……”

    燕宇飞抿着唇,那犀利的眼神扫过众人,眼眸变得阴郁起来。

    “你们给我听好,没有什么私生子,那个孩子是我的。”

    燕宇飞这一承认,无疑是给青篱解了围,而狗仔们听到这消息便炸开了锅,这消息的确是够劲爆,仿佛是情理之中,可又是意料之外。

    “这孩子都两三岁了,若是我没记错的话,三年前燕先生的妻子可不是眼前这位。”

    那记者言辞犀利,这样一说,分明就是挑开了燕宇飞婚内出轨的事情,而且还是跟妻姐搞在一起。这新闻要是一出,明天燕氏的股票恐怕又会受到影响,那内部也必然会出现纷争。

    燕宇飞承认,这一刻他是大意了,这样分明就坐实了他的罪名。

    “没有,不是,孩子不是他的,你们别乱说,不关他的事。”

    青篱急急忙忙撇清两人的关系,冲着燕宇飞摇头,示意他不要乱来。燕宇飞蹙眉,却是开口道,“小篱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当年我们就是一对,若不是有人从中作梗,小篱也不会被迫离乡背井,这些年让他们母子流落在外,是我的不对。”

    他眼神清明,坚定,紧紧的握住青篱的手。

    “所以,请你们不要诋毁她,她是这世上最美好的女人,我会娶她,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燕宇飞说着,便拨开人群,拉着青篱的手快速的上了车离开。而青篱直到坐进了车里,还紧紧的抓住燕宇飞的手,脸上布满了泪水,眼前一片模糊。

    “你太傻了,宇飞,你这样做,燕家人是不会承认我的,说不定还会影响你……”

    “嘘——”食指覆在她薄薄的唇瓣上,他轻轻摇头,”我不怕,让你们母子受苦是我的不对,小篱,我答应你,从今往后我只对你好。”

    紧紧的将她拥入怀中,燕宇飞这一刻才明白,他要的是什么,对啊,一直都是她,不管青篱是不是当初救他的那个小女孩。

    他对那个小女孩,一直都是感激,只是想要找到她,报答她,那不是爱。而对青篱,却是真真实实的爱,年少时刻到现在,他的那颗心,仍旧为她所跳动。

    “小篱,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名分,绝对不会让你继续在外吃苦。”

    “可是……”青篱趴在燕宇飞的怀里,眼泪沾湿了燕宇飞胸前的衬衫,“我相信你。”

    她闭上眼,满足的抱紧了他。

    而片刻之后,她却是倏然睁开了眼,露出一抹狠厉的光亮来。

    ……

    关于青篱那个私生子的事情,事情非但没有平静下来,反而是愈演愈烈了。

    这媒体嘛,不都是喜欢越闹越大,最终从中获利。

    这几年不光是l城,其他的地方也争相报道这件事,除却青篱的明星光环,其实还是有很多人关心其他的事情。

    就比如光鲜亮丽的豪门或者整日撒狗粮秀恩爱的明星夫妻中,这些丑闻可是经常见到。

    那些网民,键盘侠们茶余饭后的消遣便是在这上面了。

    尤其是这青篱的身份特殊,而这次的事情发生之后,有心人又将她以前的料扒了出来,当然了,青葶也免不了受到拖累。

    关于青葶的一些事迹在网上也是疯了一样的蔓延,还有燕家的事情,青家不为人知的秘密,也一并被人挖了出来,这可真是一出年度大戏。

    出了这样的事情,燕家必定会受到牵连,连日来股票下跌,燕家老宅里更是乌云密布,而当事人却不见踪迹,气的燕老爷子是差点儿病发,扬言一定要将燕宇飞这个不肖子孙赶出去。他央阵弟。

    这夏晚晴是急了,跟老爷子求情,就怕燕宇飞又跟上次一样被老爷子收回股份,从燕家除名,这样的话,她也就没有盼头了。

    现在燕家的人虎视眈眈的,谁不是在盯着老爷子手上的那生杀大权,只要成为燕氏的继承人,以后便是这燕家的当家人了。

    所以,她一定不能让那个贱女人破坏了她辛苦建立起来的一切。

    她的丈夫不能给她爱,她便要他们整个燕家。

    夏晚晴狠狠的想,却是双手紧握成拳,尤其是在瞧见了自己的丈夫带着那个女人堂而皇之的在燕家老宅出现时,夏晚晴再也无法淡定了。

    青篱那个女人,必须得消失。

    相对于外面的满城风雨,华庭里相较而言,却是十分惬意的。

    因为上次跟千先生说了这小院子里要种一些小树苗,千先生便立即吩咐人去寻了过来栽种。

    她还说想要种一些花,千先生便找了许多花卉的种子,又去学了栽种的方法,甚至还在院子里搭建了一个小棚。

    青葶说想要一个秋千,还要一个躺椅,这些也都有了。

    看着这原本杂草丛生的院子,如今都快赶上那花卉中心了,而且有千先生的悉心照料,这些花花草草看起来也格外的顺眼了。

    这会儿青葶正躺在躺椅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正是前些日子青葶从千先生的书架上框来的。

    三杯茶。

    青葶以前可没耐心看这些,只不过后来跟着千先生在一起久了,竟也沾染上了一些他的气息。

    青葶不禁摇头失笑,翻开一页继续看。

    眼前却覆盖下来一片阴影,不用瞧便也知道来者何人。

    只淡淡的笑了笑,“回来了?”

    她声音恬淡适宜,没有丝毫的奉承,倒是多出了一份清冽。

    男人忽而挑眉,手肘间还搭拉着西服外套,便是一伸手,抽去了她手里的读物。

    “夫人这般敷衍了事,可是伤了为夫的心。”

    他低沉温润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调侃。

    青葶倏的笑了出声,那一抬眸,晶亮的眼眸里带着笑意,却是细细打量着来人。

    “你这心是什么做的?竟这样脆弱,我可不敢。”

    “不敢么?我瞧着你是胆大包天。”

    将书还给青葶,男人单手搭在躺椅的边缘,轻轻的摇晃着,青葶便是随着那躺椅轻轻摇曳。

    “你不是向来不看这些书的么?”

    “你管我?”

    青葶好笑,爬起来,看着男人那好看的下巴。“我今晚没做饭。”

    “出去吃?”他问道,青葶却是摇头。

    一看青葶这模样,千先生便知道了她又打的什么主意,一记暴栗过去,脸上是温和的笑意,“夫人且去稍作休息,为夫下厨。”

    “呀,老公,你真好。”

    青葶说着,快速的在千夜渊的脸上啄了一下,就跟小鸡啄米似得,只那么一下,便飞快的跑走。

    看着那掉落在地上的书,还有那无端摇晃着的摇椅。

    千先生眼底沾满了笑意,连带着那唇角也是上扬的,这女人,以为只这一个吻就能了事了?

    青葶飞快的上了楼,刚洗了个澡出来,紫一的电话却进来了。

    “你在干什么呢?这么久才接电话?”

    紫一质问的声音传来,青葶先是一怔,随后却笑了出声,“刚刚在洗澡,怎么了?”

    两人也是前两天才和好,起因也是因为青篱的这些事。

    紫一原本就看青篱不顺眼,再加上青篱对青葶做的那些事情,紫一自然是气不过,想方设法的帮着青葶整治那个贱人。

    这次看到青篱栽了那么大一跟头,紫一还不解气,立马就给青葶打电话,约她出来聚聚。

    紫一想着这事儿肯定跟青葶有些关系,这一问,还真是。尤其是在听到青葶说,这幕后的一切都是千先生在操控的时候,紫一简直对千夜渊崇拜到了极点。

    毕竟以前她们整治青篱那些,可都是小儿科,在千夜渊这个骨灰级的整人专家面前,可真是班门弄斧了。

    两人这一来一回说着最近发生的那些事情,紫一也就明白了为什么青葶会嫁给千夜渊了,的确,这样的一个男人,怎么会不让人心动。

    而且她也在自家哥哥柳浩风那里了解了千夜渊这个人的人品,她哥哥柳浩风的人品她还是相信的,所以,结交的朋友一定也是信得过的。

    最最重要的是,千夜渊对青葶是真的很好,简直就是宠上了天。向青葶这样智商凑合,情商为零的女人,能碰上这样的一个男人,嫁了就嫁了吧,至少这个男人不会伤害她。

    这样想着,紫一也就释怀了,至于跟青葶那点儿小别扭,她早就忘记了。

    “还能怎么了?老娘刚刚被你舅妈扔出来……相亲。

    “嗯?”

    青葶忍住笑意,”又去相亲?”这相亲的频率有点儿渗人啊。

    “你要是敢笑,看老娘不削了你。”

    紫一一听那声音,就知道青葶这死女人是在嘲笑她了,”你还好意思笑我,要不是因为你,我会被催婚吗?”

    说起这个紫一就来气,自从柳家人知道青葶结婚以后,每天都在她面前耳提面命的说结婚的事情。

    人家青葶都结婚了,找了个好人家,你呢?你看看你,跟小葶也差不多大吧,你怎么就没人要啊!

    每次她家母上大人都拿青葶结婚的事情说事儿。而她只要一反驳,哥哥不也还没结婚吗?就会遭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

    “那你怎么办啊?”青葶也爱莫能助。

    “凉拌呗。”紫一突然哀怨起来,“我刚刚才搅黄了相亲,我现在不敢回去啊小妮子。”

    青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扒拉了头发,转身走下楼去,”你也不能一直这样,你要是不想,你得告诉舅妈,要不你就自己找一个。”

    “哎哟喂。”紫一打断青葶的话,“你快别说这风凉话了,饱汉不知饿汉饥,我知道你现在有你家千先生天天滋润着,哪里管我的死活啊。”

    紫一忍不住酸道,想着青葶跟千夜渊相处的模式,简直就觉得牙根都是酸的。

    忍不住想起那个人来。呵呵!

    他对谁都那般谦和有礼,看似有情,实则无情,甚至冷血到了极点。

    在那个人的心里,就只有她的存在,旁的人,根本近不了半分。

    “现在先不说这个了,小妮子,姐现在无家可归,而且还饥寒交迫。”

    紫一说着,连带着吸吸鼻子,做出可怜的模样来,末了还配合着鬼哭狼嚎,“地主婆,就收留,老汉我无处可去,可怜可怜我吧。”

    “……”

    青葶嘴角抽了抽,单手搭在楼梯的扶手处。看着千先生从厨房里走出来,那颀长的身子,健硕的身材,还有那鬼斧神工般的脸,此时此刻却是系着围裙,手里端着盘子。

    像是注意到了青葶的打量,千先生抬眸,迎上她肆意的眸光,露出一抹淡笑,“饿了吗?”

    分明是十分平常的问句,可青葶还是听出了别样的色彩,咬着唇,忸怩的用余光瞥了千先生一眼。

    千先生心情大好,笑呵呵的又走进了厨房。

    那边的紫一一听,简直要哭出来了,“青葶,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竟然公然秀恩爱,不知道她是单身狗吗?

    “小白菜啊,地里黄啊,两三岁啊,没了……”

    “停。”青葶忍不住嘴角抽搐起来,捏着眉心,“你这样,舅妈会被你气吐血。”

    “嘿嘿,不会不会,她是老妖怪,要祸害千年的。”

    “紫一,你正经点儿。”青葶摇头。

    千先生这时已经完成了所有工作,解下围裙出来,“还在聊?”

    “老公,紫一说她无家可归。”

    千夜渊蹙眉,目光掠过青葶,便听到那小东西说,“让她来我们家可以吗?”

    “饭菜只有两人份的。”男人凉凉开口。

    “……”

    “客房我前段时间让人拆了。”

    “……”

    “我不睡沙发。”

    “……”

    “被子也没有多余的。”

    “……”

    “千夜渊,你王八蛋,我诅咒你。”只听得电话那头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

    青葶微一挑眉,目光幽幽的看向对面的千先生,意思是,你自己看着办吧,她可不管了。

    千先生气定神闲的走过去,拿起青葶手里的电话,淡淡的开口,“反弹。”便是不等紫一反应,直接挂了电话,对着青葶无害一笑,“来,夫人,来尝尝为夫刚刚为你做的红烧狮子头。”

    紫一这人啊,是没皮没脸惯了,你若是好言好语,她一高兴说不定还就不来了,可一旦不高兴就折腾的你哭天抢地。

    这会儿被千夜渊撂了电话。那气更是不打一处来,直接杀到华庭,看你饭菜够是不够。

    这不,青葶端着碗埋头吃饭,剩下的两人就展开了一场抢菜大战。千夜渊夹什么菜,紫一就抢什么菜,甚至将整盘菜都往自己碗里弄。

    这一顿饭下来,千夜渊吃的可不算畅快,他是男人,总不能跟一个女人抢,更重要的是他有洁癖。

    青葶眼角抽搐的看着此时正一脸郁结的千先生,纵然是想安慰他,可没办法,紫一这会儿正在沙发上死命的换台,还有意无意的冲着千夜渊翻白眼。

    收拾好碗筷,看紫一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是跟千夜渊杠上了,青葶就觉得头疼了。端了杯热茶过去,又被紫一一把抢过,青葶彻底无语了。

    余光瞥到千先生,幸好他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扫了青葶一眼,那模样似在说“晚上你要补偿我”,便转身上了楼。

    青葶红着脸,看自家千先生那哀怨的眼神,顿时觉得无奈,千先生上了楼之后青葶一把夺过紫一手上的茶杯。

    “一一,你太过了。”

    虽然千夜渊没有说什么,可青葶认为还是有些不妥。

    紫一瘪瘪嘴,靠在沙发上看青葶,“看你过的很好,我也就放心了。”

    姐妹俩也许久都不曾这样安安静静的坐下来聊天了,青葶听紫一这样说就知道紫一担心她。也对,当初她要死要活的嫁给燕宇飞,结果呢?什么也没有得到,倒是消耗了她的青春。

    如今她才刚刚离婚,却又马上结婚,尤其还是跟千夜渊这样的人物,紫一担心也是难免的。

    “嗯,我很好。”

    青葶点点头,又把茶杯还给紫一,自己又去倒了一杯。

    紫一看了青葶一眼,胖了,精神了好了很多,整个人都丰腴了不少。

    紫一眼底精光一闪,笑意涔涔,“看得出来,再过几个月,我都要以为你有了。”

    “有那么夸张吗?”

    青葶忍不住掐了掐脸颊,的确是长了不少肉,可也没那么夸张吧!

    “有。”紫一点头,“不过千夜渊对你可真好。”

    她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华庭这里真是不错,环境好,而且小院子里的那一切恐怕也是因为青葶吧。

    她记得青家以前就是这般,姑姑很喜欢葡萄,所以就在院子里搭了葡萄架,院子里还栽种了许多的树木。而现在的青家,这些怕是都没有了吧。

    紫一感叹一声,看了青葶一眼。发觉她满心满眼都是笑意,也就放心多了。“看得出来你现在很幸福,但是也没必要在我这个单身狗面前这样炫耀吧。”

    不满的抱怨,青葶无奈的笑了笑,“其实这些年你也遇到过不少好的,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呢?”

    青葶很好奇,追紫一的人不少,其中不乏商业新贵,还有海归留学生,可紫一却是一个也看不上。

    紫一一怔,随后翻了个白眼,”你要我随便找一个?然后一辈子没有感情的生活?”

    对于这样的生活,紫一嗤之以鼻。她向来敢爱敢恨,是绝对不会将就的。只不过……“我也想找一个人陪着,一个人太孤独了,但是小葶,有时候不是你想找就有的,或者你想要的,别人不一定要你。”

    就比如那个人!

    紫一眼神黯淡,苦涩一笑,捧着手里的热茶喝了一口,靠在沙发上有些疲惫。

    青葶微微一愣,她很少见到紫一这样的表情,“你……心里有人?”

    这是唯一可以解释的。

    ---题外话---明星的演技真不是盖的,那个结婚时不是山盟海誓狗粮撒的满天飞,这两年倒好,离婚的扎堆,出轨的也扎堆儿,贵圈真是风生水起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