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毒计:这孩子,你的。(6000+)

作者:赠丽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雪鹰领主修仙狂少大主宰权力巅峰造化之门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青葶也冷了脸,嗤笑一声,“哦?那我就等着了?不过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先顾好自己再说,你要是先被自己的绯闻给整死了,我岂不是会很孤独?”

    青葶大言不惭,立即切断电话,气的那边的青篱张牙舞爪的,更加确定了这件事是青葶所为撄。

    “贱人,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死死的握住手机,青篱面目狰狞,在这寂静的夜里,更显得有几分的可怖。

    切了电话,青葶才正视千夜渊。

    “消息是你放出去的?”

    除了千夜渊,她想不到还有谁。

    千夜渊也没有否认,“不喜欢?”

    “不是,你应该提前告诉我的。”最近一直都在忙着合作案的事情,她根本就无暇顾及青篱这里。

    而且关于那个私生子的事情,青葶还没有想通,所以她才先放一放,却没想到千夜渊会出手。这的确让她有些措手不及,“要是那孩子真的……偿”

    “应该不会。”

    他摇头,“母亲昨天醒了。”

    “你说什么?”青葶惊讶,不可思议的看着千夜渊,“你是说母亲好了?”

    “没有,”千夜渊摇头,”她的意识现在是清醒的,可还没有完全恢复。”

    青葶不免有些泄气,虽然知道治疗的事情急不得,可每多一天,她就会担忧一分。毕竟她不知道柳菲菲的极限在哪里,究竟能不能恢复。

    可转念一想,才这么短的时间,柳菲菲就好了很多,可见那臣雨的医术了得了,也不能逼得紧。

    “我是有个计划,所以才提前曝光了她的事情。”

    “什么计划?”

    千夜渊凑字啊她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话。青葶眨着眼,先是疑惑,而后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

    “那行,就按照你说的做吧。”

    第二天,天娱便出动了公关团队为青篱洗白,不过这些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关于青篱的绯闻不但没有被压下来,反而越演越烈。

    那群狗仔甚至找到了青篱在北京的那套公寓,二十四小时在公寓门前蹲守。

    青篱急的没办法,只能打电话给保姆让她待在家里不许出去。这短时间还能忍受,时间一长,公寓里缺水缺粮,再加上那孩子病发,保姆没办法,只能违背了青篱的话,把孩子送往医院。

    而这一幕,恰巧就被新世纪媒体的那群狗仔给瞧见了,跟踪那保姆一同进了医院。

    漫天的消息在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而那孩子无疑也被曝光了。

    青篱这些天都把自己关在家里不肯出门,阻隔了一切与外界的联系。田丘霞跟青仕尧是急得团团转,这漫天的消息下来,不仅对青篱有影响,更是对华泰也产生了连锁反应。

    华泰虽然不是那些娱乐公司,可华泰在l城也还是有些地位的。青篱的这事儿一曝光,直接影响了华泰的股票,股东们纷纷讨伐,这让青仕尧措手不及。

    青家外面更是蹲守了许多的狗仔,寸步难行。

    屋子内,青篱发疯似得推掉佣人送上来的饭菜,再也抑制不住崩溃大哭。

    她所有的演艺生涯都要结束了,她经营了那么多年,现在全毁了!

    尤其是方才,她打给燕宇飞,燕宇飞居然说很忙就挂掉了电话,可她分明听到了他身边有一道女声。

    后来她又打给那个男人,威胁他,可他却不吃她这套,根本就不理睬她。

    凭什么?究竟是凭什么?

    那时候,根本就不用她说,那些男人都主动的围上来,燕宇飞也不例外,可现在呢?就连一个也不肯接她的电话。

    “啊——!!”

    青葶,都是因为青葶!

    要不是青葶,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个孩子……那个该死的孩子。

    “啊,青葶,总有一天我要将你踩在脚下,我要让你后悔这么对我。”

    青篱大叫,随手就拿起房间里的东西往外扔,“滚啊,给我滚。”

    她下手也狠,直接砸到那佣人的身上,吓得佣人飞快的跑走。

    “太太,太太,您快去看看大小姐……”

    那佣人刚好碰上田丘霞,像是看见救兵一样。田丘霞也是听到了动静,才跑上来的,这一看佣人的模样就知道青篱在生气,急忙跑过去。

    “我说给我滚,你没听……”青篱拿着花瓶就要往外砸,一看是田丘霞,怔愣的收回了手,“妈……”

    “你出息了啊,嗯?这还没开始呢,你就自乱阵脚!”

    田丘霞走进来,一把夺去青篱手里的花瓶,狠狠的给了青篱一巴掌,“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

    “遇到一点事情就自乱阵脚?你看看你,哪点儿像是我田丘霞的女儿?”

    对于青篱这样自暴自弃的做法,田丘霞简直就是恨铁不成钢。

    “妈,我……”

    “现在事情还没到绝望的那一步,你是怕什么?”

    田丘霞厉声道,“不就是娱乐圈吗?我早就让你别进那个圈子了,你倒好,偏偏不听我的话。”

    “要是你跟着你爸爸学做生意,就算你无名无分,只要燕宇飞不松口,那燕家也断然不会来硬的,可你倒好,三年前一声不响的就跑了,你说,那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丘霞愤恨的看着青篱,要不是她当初离开l城,让青葶那贱人有机可乘,说不定青篱早就嫁给了燕宇飞。

    若是有燕宇飞撑腰,背后又有整个燕家,她还怕斗不过青葶,还怕得不到华泰吗?

    让田丘霞没想到的是,她向来认为乖巧的女儿,竟然会有一个私生子。

    现在不但失去了燕宇飞,还闹得绯闻连连,这一仗,无疑是她们败得惨烈。

    “我……我不知道。”

    青篱咬着牙,脸色苍白。

    这个孩子是个意外,她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

    有可能是燕宇飞的,也有可能是那个人的。

    “什么叫不知道?”田丘霞快被青篱气死了,“孩子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你告诉我你不知道?”

    青篱摇头,“我真的不知道。”

    那晚的记忆太混乱了,她是真的记不清了。

    原本她以为会是燕宇飞的,可那晚燕宇飞跟青葶在一起。

    那那个男人呢?她分明瞧见另一个女人从那个男人的房间里跑出去。

    而她,是后来才潜进那个男人的房间里,躺在了他的身边……

    青篱咬着下唇,实在是想不起来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了。

    原本以为燕宇飞娶了青葶,那那个男人也会娶她,可她万万没想到,那男人竟然逼迫她离开。

    她拿那件事威胁他,所以能在他身边待了一个月,那晚,他们发生了关系,可后来他就消失不见。

    她后来发现怀孕了,没有办法,只能躲到北京去想要流掉那个孩子。

    可她更加没想到的是,因为她身体的关系,医生说不能流掉,要不然以后都没有办法生育了。

    “妈,你一定要帮我,我没办法了,实在是没办法了。”

    她万万没想到那个孩子会被人发现,她现在正处在事业的高峰期,原本这部电影后,她就能跻身电影圈,可现在一切都毁掉了。

    未婚先孕,再加上她跟燕宇飞的关系,还有她的身世,一定会被媒体大做文章。

    田丘霞一咬牙,虽然怨这个女人不争气,可毕竟青篱是她的女儿,也是她何青仕尧的女儿,只要青篱还在青家,她就不可能会离开。

    “听妈的话,退出娱乐圈。”

    “什么?”

    青篱不可置信的看着田丘霞,她根本就没想过田丘霞会这样说。

    “妈,我是不可能退出的,您一直都知道,我要做明星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

    “不行,以你现在的情况,连自己都顾不好,可你知不知道,华泰因为你的问题,股市也受到了影响,你爸爸表面上虽然没说什么,可心里清楚着呢。要是青葶那贱人趁火打劫,你爸爸再重新信任她,那华泰可就是她的了!”

    这样的事情,她绝对不会让它发生。

    华泰是她的,一定要是她的!

    田丘霞恨恨的瞪了青篱一眼,“你要是不退出,别怪我狠心不认你这个女儿!”

    “妈……”青篱不理解,”您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我都说了,等我红了之后,我们就不必求他了,我可以带你……”

    “你懂什么?”

    田丘霞狠狠的给了青篱一个巴掌,推开她。

    “就凭你?就算你红了又怎么样?能比得上华泰值钱吗?”

    华泰虽然不像燕氏跟帝爵那样规模大,可是它胜在稳扎稳打,当初柳菲菲那个贱女人还在的时候,华泰在她的手上是风生水起,在医疗器械那方面做的可是同行都比不上的。

    可惜了,可惜了柳菲菲这么个人,遇上了田丘霞,一败涂地。

    柳菲菲虽然智商高,可情商却几乎是为零,就跟青葶一模一样。

    当年她忍辱负重,跟了青仕尧这么个软饭,却借着青仕尧的光,跟在柳菲菲身边学习。

    华泰在柳菲菲的手上那可是了不得,那个时候她就发誓了,总有一天她要得到华泰,让华泰从此都属于她田丘霞。

    好不容易等到柳菲菲那贱人疯了,半死不活的躺在精神病院,她想方设法的想从青仕尧手里拿到华泰,可那个老头子精明着呢,尤其是他对青葶还有愧疚,纵使是青葶那样恶贯满盈,青仕尧第一个想到的仍然是青葶,这让田丘霞百般不是滋味。

    你现在退出娱乐圈,你身上的这些消息对于那些媒体而言也不是重大的新闻了,等风声一过,你再去华泰上班,跟着你爸爸学。你还怕这华泰不是你的?”

    在田丘霞眼里,戏子就是戏子,永远也上不了大台面,只有牢牢的抓住这些实际的东西,她们才能保证下半辈子高枕无忧。

    “可是妈……”青篱实在是不喜欢田丘霞这样,她以前从未想过要从青家得到什么,那个时候跟着田丘霞来青家,完全是因为她想要一个爸爸,而她以为田丘霞是爱青仕尧的。

    可后来,她成为了青葶的眼中钉,母亲眼中的工具,她慢慢变得工于心计,直到遇到了那个人。

    而这一切,都是梦境。

    “你别忘了,华泰的大半部分股份都不在爸爸手里。”

    “那又怎样?”田丘霞冷哼。

    “就算我们得到了爸爸的全部股份,华泰也不可能是我们的,除去那些散股,还有一大部分是在大妈手上。”

    青篱说的没错,也正是因为这样,青仕尧至今不敢跟柳菲菲离婚娶她,所以她到现在还是无名无分。

    “所以我才让你去接近那个疯子。”

    田丘霞冷冷一笑。

    她原本是真的打算放弃了华泰,可偶然得知柳菲菲并没有死,也没有失踪,而是真的疯了,住进了精神病院。

    她第一次去看那个疯女人的时候,她已经不记得任何人了。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她进去房间的时候柳菲菲正跪在地上吃饭,蓬头垢面的,神经兮兮。她进去扔了颗糖给柳菲菲,那个疯女人还傻兮兮的对她笑,连糖纸都没剥掉就吃了。

    那个时候看到柳菲菲那样,别提有多高兴了。

    那个曾经在她面前颐指气使的女人,如今变成了这副模样,田丘霞只觉得畅快无比。

    而自从那天见过柳菲菲之后,田丘霞就更加确定了,她一定要将华泰拿过来。她让青篱去看望她,扰乱她的记忆。这一切的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

    “你是想……”

    青篱这才惊吓的看着田丘霞,她从未想过,她的母亲竟然会是这样的人,而她在她面前,甚至算不得什么。

    “听我的,退出娱乐圈,进入华泰,还有,燕宇飞这棵大树,你可千万别给我给弄没了。”

    田丘霞说着,眼里闪过一道精光。一个计划在她脑海里形成,她拉起坐在地上的青篱,轻抚上她红肿的脸颊,“不是喜欢演戏吗?陪着我唱一出大戏。”

    **

    办公室里坐着两个人,男人紧紧的皱着眉头,那目光落在对面正哭的梨花带雨的女人的身上。

    兴许是被哭的烦了,男人不耐的扫了女人一眼,“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

    语气里满是不耐。更有一种淡淡的嫌恶。女人被男人这么一吼那正在拭泪的手,微微一怔,眼底划过一抹诧异,却很快被委屈所取代。

    女人抬眸,那一双红肿的眼睛却是映入眼帘。没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现在绯闻满天飞的青篱,而那男人这一切,分明就是燕宇飞。

    若是以前,他看到青篱这样委屈的模样,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心存疼惜,可现在他却觉得异常烦闷。总觉得他看不透眼前的这个女人,看似善良,可做的那些事情呢?

    燕宇飞万万没想到七年前绑架青葶的人竟然会是青篱,而且还拍了那么多不堪入目的照片。分明是要将青葶往死里逼。

    尽管燕宇飞也不喜欢青葶,可到底青葶是当年救了他的那个人,那时候青葶那样善良,跟以后他看到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

    青葶!

    不知何时开始,他脑海里已然被这个女人所占据了。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那个女人委曲求全,却也冷傲高贵。那个时候他厌恶她到了极点,所以根本不曾了解过她。

    “宇飞,我知道你在怪我,是不是?”

    燕宇飞蹙眉,并没有回答。

    “我知道你怪我当年为什么不辞而别。也怪我只要工作不要你,可我没办法,宇飞,我真的没办法。”

    “没办法?”燕宇飞冷眼扫过青篱那苍白的脸,“你告诉我,你怎么没办法了?那个时候我求你不要离开,你呢?还不是一转眼就离开了?你现在告诉我你没办法,当初你去哪儿了?”

    “我……”青篱咬着下唇,痛苦的看着燕宇飞,那一双眼睛里写满了愧疚。她看着他,双手绞在一起,良久才巍颤颤的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燕宇飞。

    燕宇飞狐疑,没有接过,只拧眉看着青篱。

    “你看过新闻了吧,那个孩子……”青篱哭着,泪水模糊了视线,却是再也忍不住,哽咽的开口。

    “这是孩子的出生证明,宇飞,你不看看吗?”

    将那报告塞到燕宇飞的手里。青篱仔细打量着燕宇飞的反应。

    只见他十分震惊的看着青篱,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可那报告打开来一看,燕宇飞却不是滋味了。

    那上面清清楚楚的罗列了那个孩子的出生年月日,还有那孩子的血型,各项报告。

    “你……这孩子。”

    “宇飞,他是你的孩子,不对,是我们的孩子。”

    “这不可能。”

    这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有一个两三岁大的孩子。不,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他死死的盯着青篱,“既然是我的孩子,你当初为什么要走?”

    “我……”青篱看着他,绝望的笑了,那泪水自眼角滑落,滴在了手背上,”怎么告诉你,那个时候你母亲要你娶青葶,我没有办法……”

    “你也知道青葶恨我恨到什么地步了,若是我告诉你孩子的事情,你肯定不会跟她结婚。我母亲抢走了她的父亲,她原本就对我恨之入骨,要是再知道我要抢走你,我怕,我真的怕……”

    “所以你就狠心的带着我们的孩子远走高飞?让我娶青葶?”燕宇飞不自觉的扬高了一个音调,尤其是在看到青篱那默认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真恨不得掐死这个女人,凭什么,究竟是凭什么替他决定他的未来?

    “青篱,你太自私了!”

    燕宇飞站起来,那份报告就那样掉落在地上。青篱更准备去捡起来,燕宇飞却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迫使她直视自己。

    “你告诉我,若是没有这次的事情,你是不是永远也不会告诉我这个孩子的存在?”

    “我……”

    青篱苍白着一张脸,手臂被燕宇飞钳制住,根本就没办法动弹。

    她隐忍着,看着燕宇飞那腥红的双眸,终究是倒在了他的怀里,放声大哭,“不是的,真的不是的。”

    “我想告诉你的,在我回来这段时间,我没有一刻是放下心来的。”

    “可我也怕,我怕他受到伤害。做我这行的,每天被媒体盯着,我根本就不敢让人知道我有一个孩子,我毁了不要紧,可孩子是无辜的。”

    “宇飞,你知道吗?我每晚都会被吓醒,梦见孩子不在了,你知道吗?或许是上天要惩罚我,惩罚我这个狠心的女人,所以才让孩子一生下来就得了糖尿病,他小时候几乎每天都在医院里度过的。”

    她死死的抱住燕宇飞的腰,一刻也不肯放松。

    而燕宇飞也渐渐的放松了对她的戒备,尤其是在听到那孩子有糖尿病时,狠狠一怔,倒抽了一口气。

    “我不敢把孩子的事情告诉你,燕家到现在都还不肯接受我,又怎么可能会接受孩子?”

    “你……你应该告诉我的,我不会放任你跟他……流落在外面。”

    或许是骨肉相连,燕宇飞在听到那个素未谋面的孩子病时,心口抽着疼,微微泛着酸。

    没想到他燕宇飞竟然会有一个儿子,而且还这么大了,他现在只想马上见到他,看看他,究竟好不好。

    “我知道你肯定会那样做,可我不能让你那样,你要是跟我在一起了,燕家的人不会放过我,更是会连累到你,宇飞,我不要你为我这样做。”

    她连连摇头,紧紧的揪住燕宇飞衣袖,“我只要你好好的。”

    “傻瓜,你要是告诉我,我一定会照顾你们母子,管他什么燕氏。”当他知道她为了她所做的这一切,燕宇飞就知道,他还是爱着青篱的。

    这个女人为了他做了那么多,这几年独自在外打拼,还要照顾生病的孩子,有多辛苦,他能想象的道。

    “可他们是你亲人,宇飞,我不要你为了我跟她们反目,不值得的。”

    青篱止不住的摇头。

    “我原本想一直瞒着你的,可我没想到事情会曝光,究竟是谁,谁这么狠毒,就连小孩子也不放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